•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我一夜之間成了醜聞女主角》第三百九十章少年不羈 以周星宇為隊長和C位的組合,演唱的是一首校園表達情歌,曲目偏抒情,輕緩而帶着點淡淡遺憾的傷,周星宇的嗓音偏沙啞,他唱的是高潮部分,當他唱到,「我以為我們會一直走到最後,卻在中途放了手,我轉身,而你已不在原地等待。」鏡頭切在林森落的面前,恰好一滴眼淚,從她瞳孔里落出。

顧顏沫很想每一首歌曲都認真聽,認真欣賞每一位選手的表演,奈何她的肚子開始非常不舒服,隱隱作痛,不是痛經般的疼,就是一點一點的疼,疼到她有點想吐,甚至途中幾次去了廁所,應該是吃壞肚子,導致肚子疼,也傷了胃。

所以這次顧顏沫的點評,幾乎很短,基本上從選手們的狀態以及造型上面來做點評。

節目錄製順利結束,當顧顏沫打開門,看到站在門口的是遲辰時,一張蒼白的臉,情不自禁的漫起笑意,像一枝開在雨露里的百合,給人清新的美好感,她本來以為網上的緋聞事件,他會不再理她,所以當他突然的出現,讓她滿是驚喜又意外。

「肚子痛?」遲辰把剛讓助理去買的葯遞給顧顏沫,詢問的語氣里,有着他自己都不易察覺的溫柔,他記得她上次偷偷去看他產品發佈會時,肚子就痛,這次肚子又痛,看來很不注意自己的身體。

遲辰從來都所想所說,自然而然,讓人情不自禁的就覺得被關心的很溫暖,忍不住就很開心,「天氣冷,別貪吃。」

「嗯?」顧顏沫沉浸在遲辰給她買葯的興奮激動里,完全沒聽清他說的是什麼。

遲辰無奈的扯起嘴角,抬起手輕敲在顧顏沫的額頭上,舉止里,有着縱容的寵溺,「因為我被罵,還這麼開心。」

遲辰本來以為嬌嬌小小的顧顏沫,被網友們謾罵侮辱,應該會很生氣,可她不但沒有發消息向他埋怨,還幫他說話,見到他后,眼裏還盛滿了藏也藏不住的喜悅,讓他不僅再次好奇,像之前每一次的那樣,帶着點調侃的疑惑,「顧顏沫,你喜歡我?」

「當然不喜歡!」像被人踩到了自己不小心露出的尾巴,迅速做出的反應,讓遲辰漫不經心的笑了,笑意里彌著淡然的散漫。

「我為什麼要喜歡你。」怕遲辰不相信自己的話語,顧顏沫再次強調到,可話一出口,她又後悔了,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小,小到遲辰沒有聽見,「我不是喜歡你,我是你粉絲。」

遲辰剛想開口詢問顧顏沫說的是什麼,門外處,便響起了余喬的聲音,「辰哥,時間快來不及了哦。」

顧顏沫漂亮的小臉上,瞬間漫起了失落和不舍。

「下次見。」遲辰低頭,和顧顏沫對視,嘴角的笑,帶着痞痞的帥,像電視劇里,大帥哥的一抹壞笑,撩人而蠱惑。

顧顏沫愣愣點頭,再也說不出其他什麼,每次的否認,就像把一顆柔軟的心,揉在了水晶泥里,拉扯扭捏的不舒服。

顧顏沫嘆氣,果然膽小鬼,都是不被愛的活該。

《你來選偶像》第八期節目播放后,顧顏沫再次復活陳洛,上了熱搜,連帶着剛剛降下去的林森落粉絲顧顏沫粉絲話題,再次上了熱搜。

我操,顧顏沫可以哦。

我覺得她很有心機,知道怎麼製造話題熱度,難怪出道不到一年,就這麼火。

顧顏沫晉級陳洛的時候,看到林森落的表情沒,太好笑了,那種你牛,你能的不屑,就差直接沖顧顏沫翻白眼了。

段修予也很搞笑啊,直接豎起大拇指,是給顧顏沫的這波騷操作點贊嗎?

小仙女人美心善。

不覺得顧顏沫的發言很有意境嗎?

我可太喜歡顧顏沫了,她真的跟娛樂圈裏的那些女明星不一樣,真的很敢說敢做,完全不怕,很有那種懟林森落粉絲的氣勢。

沫沫太剛了。

林森落粉絲:顧顏沫虛偽的婊子,裝。

顧顏沫粉絲:我家仙女虛偽又怎樣,遲辰喜歡啊,你家姐姐再美再厲害有屁用,還不是被遲辰甩了。

林森落粉絲:是我們家落落甩了遲辰吧。

遲辰作為頂流偶像實力明星,粉絲數龐大且黏性高,像跟林森落初戀前任關係被爆出來,都沒有出現脫粉情況,就算之後會談戀愛,戀情曝光,他們大概率也不會出現脫粉,而且遲辰粉絲特別護主,所以本來是顧顏沫粉絲和林森落粉絲,就機場事件的對罵站中,加入了遲辰粉絲。

遲辰粉絲:林森落的粉絲,能不能要點臉,很明顯是我家遲辰,不要你家林森落了OK。

笑死個人,林森落的微博,還不足以說明,是遲辰不要她了嗎?

本來對林森落還有點好感,現在拉踩顧顏沫遲辰,瞬間好感敗完。

我們家遲辰已經闢謠了,顧顏沫不是小三,不曉得林森落家的粉絲,還追着顧顏沫罵小三是要怎樣,刷存在感嗎,難怪顧顏沫家的粉絲忍不了。

路人這波站顧顏沫。

對於網上粉絲的罵戰,林森落顧顏沫團隊,選擇不回應沉默態度,有時,越是回應,反而適得其反,越是沉默,越會過早偃旗息鼓。

看着顧顏沫總是一副清冷淡然的模樣,絲毫不受網上各種風波和謾罵的影響,讓鄭亦柔很是好奇,她是怎麼做到這麼無所謂的,又是怎麼擁有一顆這麼強大的內心的?

鄭亦柔和顧顏沫的出道方式不同,她簽約炎壹娛樂后,便一直拍攝電影,被外界評為票房公主,剛開始,她很開心,覺得自己的演技得到認可,可越是被捧到了一個位置,便越會開始有壓力,害怕擔心自己下一部作品撲街,害怕被罵演技下降,害怕被質疑,更害怕被謾罵,可上天,似乎格外眷顧她,即便她跟偶像影帝級別的遲辰合作電影,都沒有被網友質疑謾罵過,所以她至今都不知道,如果自己被網友謾罵侮辱的時候,她會怎麼樣,所以她莫名的,就是很佩服顧顏沫,不單單因為她是顧允澤的妹妹,而是她身上,似乎有她沒有的那種無畏和淡然。

所以很嚮往,很喜歡。

。 女皇揉了揉眉心,揮了揮手:「下去吧。」

「是。」月琰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

夜玖怒氣沖沖地回了王府,越過偏廳時正好看見了北宮祭,不僅如此王府的幾位全都聚集在這兒。

一屋子的美男,著實養眼。

夜玖一頓,整理了一下表情,壓下心中的火。

看見皇甫樺,有些驚訝:「你怎麼還在這兒?」

皇甫樺慢吞吞地抬眼,溫柔一笑:「我和納蘭側夫認識,現在沒有地方去,想借住幾日,但納蘭側夫說要你同意才可以。」

夜玖看著他:「你隨意。」

隨後走到北宮祭的身邊,一把扯住他的衣袖往外拉:「你跟我出來。」

北宮祭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夜玖扯了出去。

他眼含著笑意跟在夜玖身後:「妻主這是要作何?」

夜玖怒氣沖沖地拉著他的衣袖,把他拉進一個亭子里。

她轉身,抬頭瞪了他一眼。

「都是你乾的好事!」

北宮祭一臉無辜的表情:「妻主,我沒有做什麼啊。」

夜玖氣結。

這個無恥的男人!

她撩開自己頸間的頭髮。

「這是不是你乾的!!」

夜玖怒火衝天。

「你這讓我以後怎麼見人!」

「今天女皇還看見了!」

夜玖被他眼中的情緒嚇了一跳:「你…你…」

這人根本就沒有一絲悔心。

北宮祭把她拉入自己的懷裡,蹭了蹭:「妻主我錯了,下次一定不會。」認錯態度極為良好。

夜玖紅著臉,低聲細語道:「其實也不是不可以,就是…」

北宮祭眼睛一亮,在她唇上落下一吻,輕嘆道:「就這麼由著我來,你會把我寵壞的。」

夜玖臉頰微紅。

他愛她,她又何嘗不是愛他的呢。

由著他的性子,在自己身邊胡做非為。

兩人呆了不久就回了偏廳。

夜玖疑惑地看著一屋子的人:「都在這裡幹什麼?」

納蘭容止拉過她的手,捏了捏,溫柔道:「是洛侍君的事。」

被點名的洛子言坐在椅子上,緊張地抓著衣袖。

「子言?」夜玖疑惑:「子言能有什麼事?」

納蘭容止把她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關於洛侍君的身份。」

納蘭容止解釋了一番,並且也說了那次在王府鬧事的事。

夜玖想了想:「那那次鬧事的幕後之主查到了嗎?」

納蘭容止拉著她的手,垂眸把玩著:「這你就要問北宮側夫,楚側夫和君閣主了。」

夜玖眨巴著眼睛,看向他們三人。

楚離儒雅一笑,溫潤如玉:「是星璇國當今女皇洛銘做的。」

「洛子言是星璇國十皇子,二皇女洛於和她的夫許聽白的孩子。」

「當初十皇子的假死就是洛銘逼的。」

「洛銘和洛於一直是處於敵對,本來星璇國女皇這個位置是洛於的,但是被洛銘臨門插了一腳。」 任小凡其實是想安慰李琬琰的,不過見她一副擔心自己的模樣,心中又覺得有些享受,一時間竟選擇了沉默。

而這樣,更加讓李琬琰認為任小凡沒法子了。

她本來淚腺就發達,現在聯想到三年後任小凡可能就要殞命,頓時豆大的淚珠止不住的開始滑落。

任小凡心下一驚,連忙想要解釋,不過還沒等他開口,老者卻是說話了。

「哼,我說你這小女娃,我讓你夫君去殺人,又不是讓他送死,你哭什麼!」他忍不住重重的哼了一聲道。

李琬琰沒有理他,只是抓着任小凡的胳膊不放,繼續掉着眼淚。

衣袖的一小片已經被李琬琰的淚水打濕,為了不讓自己這件新衣服變成她的「紙巾」,任小凡連忙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張紙巾,一邊幫她抹着眼淚,一邊安慰道:「好啦琬琰,不就是殺個人嘛,這不是還有三年時間么?而且啊,前輩又不是什麼都不做,就這麼讓我去殺人。肯定是要給我什麼殺手鐧,所以啊,別在哭了,乖哈。」

「真,真的么?」李琬琰聞言后抬起頭,哽咽的看向他。

「當然是真的了啊,否則我打不過對方,被反殺了,那前輩的黑符豈不是浪費了?」他說完,還忍不住用餘光撇了老者一眼。

幫忙殺人可以,不過得需要報酬,想憑藉一張黑符要挾自己,大不了就雞飛蛋打,誰怕誰啊。

似乎是看出了任小凡心中的想法,老者冷笑了一聲,「呵呵,真是只狡猾的小狐狸,都發了天道誓言了還這麼多心思。」

懷裏一陣蠕動,任小凡連忙伸手拍了一下小白狐,示意它安靜別動。隨後看向老者道:「前輩說什麼就是什麼,反正小子我是沒那麼大能力,大不了一死唄。」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反正讓我給你白打工,那是不可能的。

「行了,你也不用那一副表情。老夫本來就沒打算讓你白幫忙。」老者冷哼了一聲,隨後一甩袖子,便轉身離去。走了幾步,似乎感覺任小凡沒有跟上來,他又忍不住回頭瞪眼道:「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跟上來!」

「嘿嘿,來了。」任小凡嘿嘿一笑,拉着李琬琰便跟了上去。

……

仙府,並不是真的神仙居住的地方,而是一些修道士為了修鍊不讓人打擾,自己開闢的一處修鍊之地。

因為大多數都是選在山洞,所以仙府也被成為洞府。

老者不知在這裏呆了,這洞府倒是被他開闢的不錯。

甬道的盡頭連接着一座石橋,下面是川流不停的地下水,周圍空間寬廣,竟然還有些許多的動植物。

而最顯眼的當屬一隻和人差不多大小的蛤蟆。

任小凡愣了一下,好傢夥。原來這貨剛才沒被亂石砸死啊…

似乎是感覺有人在盯着自己看,那蛤蟆朝任小凡這邊看了一眼,「呱呱呱」的叫了幾聲。

橋的盡頭連接的是一座很大的石台,上面不僅有着石床,還有石椅,石桌等。

帶着任小凡和李琬琰來到了石台,老者便坐到一個石椅上,隨後轉身面向兩人,「隨便坐」

任小凡倒也沒客氣,盤膝坐到了老者的對面。而李琬琰也是沒有猶豫的坐在他得身旁。

見兩人都坐下后,老者才緩緩道:「多少年了,老夫已經很久沒見過活人了。沒想到這次一下子就見到了倆。」

石台周圍的生物們,似乎是挺怕老者的,在他出現后,就全部躲開了。除了那隻看起來憨憨的蛤蟆。

「相遇就是緣分,老夫雖然強迫你去殺人,不過也不是什麼好處都不給你。」老者說着,伸手從袖中摸出一把桃木劍,隨後將它丟向任小凡。

任小凡伸手將桃木劍接住,只聽老者繼續道:「看你也是用劍的,那老夫索性就教你兩招。以後保你在學習是其它劍法,只需看一眼便會。」

任小凡愣了一下,停止了要觀察桃木劍的打算,而是狐疑的看向老者,「劍法,一眼便會?真的假的?」

聽老者說的這麼絕對,他有些不相信。

就只需教自己兩招,就能讓自己變成劍道天才,這不是在忽悠人呢么?難道天賦還能改變不成?

「呵呵…」老者呵呵一笑,似乎並不在意任小凡的懷疑,而是看向了李琬琰,道:「你娘子我不敢保證,但你絕對行。不信你再練一遍基礎劍招試試。」

夫君,娘子

被人誤會多了,兩人也就不在意了。

見老者如此自信,任小凡也沒有猶豫,連忙起身,邊用老者給的桃木劍舞了起來。

記憶力天生就比別人強,而在成為修道士后,更讓他有了過目不忘的本事。所以腦中回想着之前壁畫上小人的動作,任小凡很快便將每一基礎劍招舞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