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九爺你們快進來,了不得了!」。巨人的手臂外側有兩道鋒利的魚鰭,雨水洗刷著兩隻巨物的身體。

歐布猛斯王剛被紅球製造出來,它看著比自己還像怪獸的傢伙。

有點害怕。

試探永遠是戰鬥的第一要素,歐布猛斯王嘴裡凝固出高能射線,這是格雷姆特光束,能使物質崩解毀壞。

光線射出,高溫使得雨水蒸發,霧氣更

《奧特曼也要用騎士踢》第一百七十章鯧 天斗城外。

軒轅麟月和朱竹清兩人看著一瘸一拐走向她們營地的戴沐白,忍不住笑出了聲,因為戴沐白一路上把軒轅麟月用來抓動物的陷阱都踩了一個遍,要不是軒轅麟月這些陷阱都是以困人為主,戴沐白可能就栽了!

「咳咳,軒轅麟月你為什麼會在你們的營地附近安這麼多陷阱?早知道有這麼多陷阱我就不走進來了,直接在外面等你們了。」

戴沐白有些尷尬的看了看周圍,不敢去看軒轅麟月和朱竹清,因為他現在實在是太狼狽了,不過好在自己都是皮外傷,要不然他恐怕又要養一段時間的傷了。

…………

走在去星羅帝國的路上。

「軒轅麟月,這一路上我會告訴你星羅帝國皇宮的布局,包括戴維斯的宮殿位置,你只需要把戴維斯給解決了剩下的只需要交給我就好了,兩幅魂骨雙手奉上。」

戴沐白說完以後開始詳細的介紹著星羅帝國的布局,而朱竹清則拿著一串糖葫蘆吃著,軒轅麟月則詳細的聽著戴沐白的介紹,聽著戴沐白的講述軒轅麟月對星羅帝國的範圍還有皇宮的布局開始逐漸的了解。

星羅帝國皇宮戒備和天斗帝國完全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這皇宮布局和戒備完全就是天斗帝國的三倍!

再也大大的增加了軒轅麟月進入星羅帝國皇宮的難度,不過好在是去戴維斯的宮殿並不是去星羅帝國皇帝的寢宮,要不然軒轅麟月才不幹呢,大不了就在外面蹲戴維斯,她不相信戴維斯不離開皇宮。

轉眼間軒轅麟月還有戴沐白朱竹清等人已經來到了星羅帝國的地域,但是距離星羅帝國的首都還有一些距離。

因為他們三人來到了金屬之都庚金城,星羅帝國的主城之一。

看著人來人往的庚金城軒轅麟月彷彿釋放了天性一樣,拉著朱竹清在庚金城之中到處逛。

「三位客人看上什麼隨便挑。」

一個攤位上的老闆看見軒轅麟月和朱竹清靠近這裡連忙起身拉客。

「哦?老闆你不怕我們沒有錢嗎?」軒轅麟月先是看了看攤位上的礦石后,戲謔的看著老闆說道。

「嘿嘿,客人這不是說笑了嗎?能來這裡逛的人,那個缺錢了啊,我這裡可都是一等一的好礦!」

老闆毫不在意軒轅麟月的調侃,反而是和顏悅色的介紹自己的東西,因為他確定了軒轅麟月肯定看上了這些東西之中的礦石。

軒轅麟月笑了笑,同時她的眼中閃爍著藍金色的微芒,這些礦石的真面目在軒轅麟月的眼下無所遁形。

軒轅麟月直接開始了掃蕩。

「老闆,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庚金城之中大小商鋪和攤位都被軒轅麟月給洗劫了,軒轅麟月的系統空間之中有一大堆的礦石,各式各樣的齊刷刷的擺在哪裡吃灰。

就連原著之中的那些礦石都沒有逃過軒轅麟月的洗劫,或者說庚金城內的稍微稀有一點的礦石都被軒轅麟月給買走了。

好在系統哪裡金魂幣啥的不需要,隨便拿,要不然軒轅麟月還付不起這麼多的錢。

而軒轅麟月的這一次掃蕩讓戴沐白見識到了女生逛街的厲害,他可是腿都徹底跑斷了而軒轅麟月卻毫無反應,戴沐白也被軒轅麟月吐槽了一句,說戴沐白是虛虎,這讓戴沐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畢竟逛個街都累成這個樣子,實在是丟魂師的臉啊,最打擊戴沐白的不是軒轅麟月而是朱竹清,她居然和軒轅麟月一樣毫無異常,生龍活虎的。

「好了,戴沐白去最後一個地方,買個東西后就出發去你家。」

軒轅麟月直接拉著朱竹清走在前面,而戴沐白則鬆了一口氣終於要逛完了,在這樣下去他恐怕又要多出來幾個不好聽的稱呼,關鍵是他還拿別人沒有辦法,畢竟有求於人家。

打也打不過,說也說不過,那咋辦,忍著唄。

庚金城,拍賣會。

戴沐白百般無聊的看著對拍賣會饒有興緻的軒轅麟月,他實在是想不明白軒轅麟月這樣的女孩子不是應該對衣服什麼的感興趣嗎?怎麼會來買那麼多金屬,今天的拍賣會基本上都被她給承包了,別人根本就搶不過她。

最讓戴沐白疑惑的就是軒轅麟月居然這麼有錢,都快趕上星羅帝國了,這簡直就是富可敵國啊,不過這一次她恐怕也沒有多少錢了。

就是不知道她哪裡來的這麼多金魂幣。

「接下來就是我們本次拍賣會的壓軸物品,這兩件物品為八寶如意軟甲!它們分別是由八種特殊金屬融合而成的,而且它們還能完美的扛下六十級強攻系魂師的最強攻擊!而且它們還是可延展的記憶金屬!雖然是金屬但是它們充滿了彈性和柔韌性,為樓高神匠所鍛造,目前也就只有樓高神匠能夠提煉這樣的金屬,我以靈魂和生命向各位保證!這絕對是一件神器!起拍價二十五萬金魂幣一件!好了大家可以開始競價!」

隨著主持人的聲音落下,拍賣場內紛紛可是報價。

「五十萬!」

「五十五萬!」

……

「六十五萬!」

「七十萬!」

……

競價聲絡繹不絕,戴沐白都有了競拍的想法,但是他一想到自己身上根本就沒有這麼多錢,只能放棄了。

「兩百萬!」

靜坐在貴賓椅上的軒轅麟月突然開口,讓全場瞬間冷靜了下來,兩百萬啊!兩百萬一件就是一百萬!這!實在是有些奢侈了。

「兩百五十萬!」

突然人群中有人提高了價格,這讓眾人紛紛看向那人,結果看見了武魂殿的標誌后瞬間放棄了。

「三百萬!不知道武魂殿的這位主教還敢不敢跟了。」帶著黃金龍面具的軒轅麟月不屑的嘲諷道。

「你!你確定你要得罪武魂殿?」邁爾斯主教死死的看向軒轅麟月的位置,眼神之中充滿了了淫邪和猥瑣,這讓軒轅麟月把他打上了黑名單!

拍賣會他是不可能活著走出來了,誰讓他在軒轅麟月的攻擊範圍以內呢!神不知鬼不覺的解決他,對於軒轅麟月來說只是小事情。 「方大哥,夏雨大哥剛兩千元買了一幅字。」剛坐下來,許晴就幫忙開口。

方醒早就注意到了。

「夏雨先生……」

許晴鬱悶地說道:「你們先生來,先生去的,也太客套了吧?」

呃!

方醒只好說道:「那就叫夏大哥、圓圓姐?」

夏雨和圓圓欣喜不已,連忙說道:「那我們也就佔便宜咯!」

能認識這種頂級的收藏家,他們就挺高興的。現在,還拉近了關係,自然是喜不勝收。

「夏大哥什麼時候玩收藏的?」方醒問道。

夏雨搖頭:「也不算什麼收藏,以前我不是拍了幾部戲,都是跟古董有關的嗎?所以接觸了一些相關知識,感覺挺有趣,於是有空就看一看。

不過,我這連三腳貓功夫都算不上,看不準。」

許晴竊笑不已:「他在電視劇裡面,可是大殺四方呀!」

此話一出,圓圓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方醒接過那幅字,打開,典型的瘦金體。

「我看這幅字,挺像宋徽宗趙佶的筆跡,所以就忍不住買了下來。」夏雨解釋。

方醒笑道:「眼光不錯,看得挺准。」

「啊!這是真的?」許晴和圓圓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別說她們了,就連夏雨都瞪大眼睛:「不會吧?真品?」

「仿的!」方醒。

頓時,許晴等三人無語:鬧呢?

故意耍我們玩唄!

明明是仿的,還說什麼眼光不錯,看得挺准。

「你們這什麼表情呀?仿的也分情況,也可能是古董,也值錢的呀!圓圓姐沒接觸過也就算了,但丫頭你跟我這麼久,這都不知道?」方醒白了一眼他們。

「哦!這麼說,這是後世仿的,但不是現代,是這個意思吧?」夏雨立即懂了。他怎麼說也算是了解過的,說開了就很容易明白。

「沒錯!我說眼光不錯,看得挺准,可不是調侃。這幅字,仿得非常相似,恐怕宋徽宗自己看了都以為是自己寫的。

而仿寫這幅字的人,也是一位皇帝。」方醒說道。

「這麼巧?」圓圓微微把頭髮往耳背撩了一下,很淑女。

方醒覺得她挺漂亮的,附和自己的審美觀。

「這哪能說是巧?金章宗沒聽說過吧?」

三人齊齊搖頭。

「沒聽過也不奇怪,金朝第六位皇帝。雖然是金朝的皇帝,但很敬仰漢文化,習漢字,通漢學,精音律,書法學宋徽宗,筆跡酷似,以致後人難分彼此。

他臨摹宋徽宗的筆跡,從古到今,可是騙了不少後人。」

最出名的,就是現藏大英博物館的顧愷之《女史箴圖》古摹本,圖卷左端書有《女史箴》一則,明清以來諸畫譜均認定為徽宗手書,後來經過外山軍治氏仔細辨識,才確認它出自完顏璟之手。

接著,方醒從多方面分析,指出這幅字是金章宗臨摹的,有理有據,條理清晰,讓人聽得心曠神怡,直呼666。

「你兩千元入手,撿大漏啦!這幅字,怎麼說也值二十萬以上。」

夏雨聽完很高興,能撿漏,誰不高興呀!

幾十萬對他來說,不算什麼,畢竟年收入過千萬的人。然而,這就跟自己中了彩票一樣,心情是完全不一樣的。

「皇帝臨摹另一位皇帝的,感覺挺有意思。」圓圓托著腮幫說道。

按理說,都是皇帝,誰都不服誰,不會刻意去學其他皇帝的手藝。

「哈哈!歷史上那麼多皇帝,總會有一些奇葩的嘛!尤其是那些當皇帝不怎麼行,喜歡玩藝術的。歷史上多著呢!」

雖然當皇帝不怎麼樣,但對文化藝術的發展,確實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像後周世宗柴榮,這位精明強幹的皇帝在位僅五年,但「五代第一明君」一邊忙著理家治國,一邊開疆擴土,百忙之中還不忘搞點自己的小愛好——燒造瓷器。

柴窯就是他搞出來的,號稱中國歷代「諸窯之冠」,中國古代窯工素有「片柴值千金」的說法。

以前,大家以為柴窯瓷器都失傳了。後來在日本發現一件,但也被能得到公認。前幾個月,系統獎勵了幾件給方醒,大家終於才看到柴窯瓷器的真容。

南唐後主李煜,如果不做皇帝,以他在文化界的建樹,一生應該是輝煌的,藝術成就更是了得。精於書畫,諳於音律,工於詩文,詞尤為五代之冠,被稱為「千古詞帝」。

宋徽宗趙佶創造出瘦金體,繪畫也非常了得,可謂是一代藝術家。

明宣宗朱瞻基喜玩香爐,就搞出了大名鼎鼎的宣德爐。

明景泰帝朱祁鈺大愛景泰藍工藝,明成化帝弄出名震後世的鬥彩雞缸杯等等。

這些皇帝,都在藝術上搞出了自己的成績,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中華藝術文化如此璀璨,真少不了他們的功勞。

至於其他的功和過,暫且不說,一碼歸一碼。

圓圓打量著屋子的內部,忍不住問:「這裡的都是古董嗎?」

許晴代為回答:「基本上是吧!我們坐的椅子,茶几、茶杯,那些花瓶等等。」

圓圓一臉驚訝,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個杯子:「要是我,我就不舍的拿出來用,摔壞了要心疼死。」

許晴也贊成:「就是,像這個杯子,一百多萬呢!」

夏雨一聽,連忙認真看了那些杯子,大吃一驚:「一整套的花神杯?我的天!」

他也聽說過花神杯的大名,十二花神杯以十二隻瓷杯為一套,每隻杯上按一年十二個月中的某月各繪一種應時花卉,指代歷史上的著名女性,並題上相應的詩句。

「一個杯子一百多萬?」圓圓立即放了回去。

「這不誇張,我聽說,前兩年拍賣了一套,成交價三千多萬呢!一套就十二個杯子,平均下來,可是兩百多萬呀!」夏雨驚嘆道。

由於薄如脫胎的杯體,花神杯的燒制極其困難,成品率極低,且十分容易破損,故此後的各朝均只見有個別月份的杯子零星出現,成套完整保存者堪稱曠世奇珍。

好傢夥!

圓圓暗暗咋舌,一套杯子就三千多萬,這一個廳的東西,不得一個億起步?

不愧是大收藏家呀!

。 歐冠比賽一般都是周中的晚上,因為周末有聯賽,如果要在周中賣票,則只能安排在晚上,畢竟中午大家都是要上班的。

這樣一來想在中國國內看歐冠轉播,就只能在凌晨時間觀看了。

原本有些睏倦的中國球迷一下子精神起來,這場比賽節奏很快,不過真正讓他們振奮的還是齊策這腳射門。

在中國,紅魔曼聯本身就有很高的人氣,球迷數量眾多,中國的曼聯球迷此刻心情很複雜。

大部分鐵杆曼聯球迷也習慣了熬夜看歐冠比賽,但此時的對手是多特蒙德。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