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別急,再等等。」同時,一個略帶滄桑的熟悉聲音,鑽入了我的耳朵。

。「就這些手段?」

葉長生輕蔑道。

「你,你絕對不是仇太平,你到底是什麼人?」

阿布見到葉長生的手段之後,立刻嚇得後退了好幾步。

「我是什麼人,你難道還不清楚么?」

……

《最強仙婿:開局搶婚美嬌娘》第七十八章十億起拍 「我認識,這個是半夏。」

「這個是血風藤、紫石英、生地、香附……」

金映月將十種藥材,全部都認了出來。

秦荷又問:「你可知道這些藥材的作用?」

金映月又說了幾種,有幾種葯不太明白,秦荷瞭然的點了點頭,又問了她幾句話,才道:「不錯,你可是願意進女子醫館?」

「願意。」金映月飛快的點頭,又問:「秦院長,那,我以後是到葯坊做事嗎?還是跟著您在這裡?」

「當然是在葯坊。」一旁的金玲出聲回答著,「以後醫女們除了要學習藥材,上山採藥之外,還要額外讀書認字。」

「上山採藥?」金映月只聽到這個,立刻就心動了。

金玲:「……」她是不是沒說,上山採藥一個月就一回?

「少夫人,我怎麼總覺得這金姑娘,另有所圖呢?」金玲同姓金,對金映月倒是印象不錯。

「對了,我剛剛好像看到金姑娘同吳朗公子說話,似乎是認識的。」

金玲又說著。

「哦?」秦荷問:「可知他們說什麼了?」

「不知道。」金玲搖了搖頭道:「我現在就去打聽。」

「好。」

秦荷想到了溫姨,溫姨一直就放心不下吳朗,吳朗到了藥房做賬房管事,後來做的好,又去了秦家的藥房,藥房的收購及販賣,都是由吳朗在記的。

吳朗做事穩重,細心,秦立安都跟她誇了好幾回了。

也不知道為何,吳朗這幾年,一直沒成親。

金府。

「醫館的那位男子,是誰?」金夫人一回府,就開始逼問。

金映月正沉浸在高興里呢,冷不丁的聽著金夫人一問,她頓了一下,瑟縮著往後退:「娘,就是醫館的人啊,我難道不能和別人說話?」

「他是藥房的管事,吳朗。」金夫人之前按兵不動,就已經讓丫環去打聽了。

「娘。」金映月走上前,蹲在她的面前,剛想撒嬌,就見金夫人板著臉道:「他是哪裡人?年紀幾何?家中可曾婚配?這些你可知曉?」

「他不曾婚配。」金映月飛快的說著,她道:「娘,他今年二十二歲,不曾婚配,家裡就一位母親和繼父。」

「你連這個都打聽清楚了?」

金夫人氣啊,她這個當娘的也太不稱職了,她道:「都二十二了,還不曾婚配,難不成有什麼問題?」

「娘,二十二沒成親的挺多的啊。」金映月鼓起勇氣說著。

金夫人睨了她一眼:「你個死丫頭,娘是管你管少了,從今日起,不許出門。」

「娘,秦院長說了,讓我明日去醫館報到。」金映月立刻說著。

金夫人頓時氣不想說話了。

不行不行,她得想個法子把金映月嫁出去。

……

「小蓮姐?」

秦荷正要離開的時候,碰上了方小蓮。

「姐夫好。」

秦荷看到一旁護著方小蓮的高飛,悄悄朝著方小蓮使了眼色,方小蓮嫁給高飛已經三年整了,聽說高飛待方小蓮極好,唯一可惜的,就是兩個人還沒懷上孩子。

「好。」高飛不好意思的說著,隨即就借口離開了。

「小荷,我聽說你回來了,就特意從莊子就特意過來了。」方小蓮成親之後,便將錦繡坊的事情,慢慢的移交了出去,最近一年,則是跟著高飛在莊子上生活,高飛打獵厲害,養雞養鴨更是厲害。

那些雞鴨被他養的極好,靠賣著這些雞鴨兔子什麼的,也足夠養活一大家子了。

方小蓮則是在莊子是里做綉活,一家人的日子雖然不算大富大貴,但也安穩。

「小蓮姐的氣色比以前好很多呢。」

秦荷伸手替方小蓮診脈。

「小蓮姐,看來,都不用我診了。」秦荷診完脈之後,便發現,最近怎麼是扎堆的懷孕了。

「嗯?」方小蓮還沒聽懂。

秦荷笑著說:「小蓮姐,你已經懷孕了,如今一個多月了。」

「啊……」

方小蓮獃獃的看著她,喃喃的說道:「小荷,你沒診錯吧,我三年都沒懷上,我這來找你,就懷上了?」

「我之前給你開的調理的葯,你可都吃了?」秦荷問。

「嗯。」方小蓮點頭,她的身子因為生了小女兒傷了,她調養好身子之後,也沒打算治,直到後來遇上了高飛,又嫁了人,便找秦荷調養。

可惜,一直養了三年,也不見懷孕。

「那不就成了?」秦荷道:「之前就同你說過,你這身子拖的太久了,治起來不容易,這不,你一直在吃藥,身子養好了,懷上也正常。」

「對了,你這一胎來的不容易,要更加註意。」秦荷想了想,又道:「還是住在京都方便。」

莊子雖好,但是郊外。

「嗯。」方小蓮一想到懷孕了,這心情就格外的好,她道:「小荷,你肯定是我的福星。」

秦荷看著她高興的樣子,又提醒了幾句,晚上回到家和燕九說起這事的時候,她道:「九哥,你不覺得很奇怪?」

「有什麼奇怪的?」燕九攬著她,手輕輕落在肚子上,道:「之前我二姐她們懷孕,不也是你的功勞嗎?她們可都叫你送子神醫呢。」

「……」

秦荷直接岔開話題:「對了,有個事想和你說。」

「嗯?」

燕九好整以瑕的看著她:「娘子有何吩咐?」

「別貧。」秦荷抓著他亂跑的手道:「你說,萬一生個女兒,你不能抱怎麼辦?」

「怎麼會不能抱?」燕九的話音方落,就想起他的怪病了,以前從不曾覺得不對,也不覺得哪不好,可是這會,被秦荷一問,他擔心了,更焦急了,對啊,萬一是一個女兒,他豈不是不能抱女兒?

「也許,女兒和你一樣,我能抱?」燕九俯身,在她的肚皮上親了親:「閨女,爹跟你商量個事,以後你呢,就得像你娘一樣,能讓爹抱,我是你親爹。」

「噗!」

秦荷被他的話給逗笑了,他這傻兮兮的樣子,真是傻的沒眼看。

「別笑,認真點。」

燕九輕輕摸著她的肚皮:「閨女,你可一定要隨你娘,不然的話,爹爹抱不了你,就不能抱著你到處去玩了。」

【作者有話說】

推薦好友沙子的書《絕寵世子妃》前世被親人欺騙,愛人背叛,她葬身火海,挫骨揚灰。浴火重生,她是無情的虐渣機器。庶妹設計陷害?我先讓你自食惡果!渣男想欺騙感情?我先毀你前程!姨娘想扶正?那我先扶別人上位!父親偏心不公?我自己就是公平!她懲惡徒,撕白蓮,有仇報仇有冤報冤!重活一世,她凶名在外,卻被腹黑狠辣的小侯爺纏上:娘子放心依靠,我為你遮風擋雨。她滿眼問號:???男人:娘子瞧誰礙眼?為夫替你滅了便是!

。 開荒這件事情進行的同時,柏輕音找大臣清算了國庫剩餘的糧食和銀子。

不算不知道,這一算柏輕音才知道,自己和魏治洵接手了一個什麼樣子的爛攤子。

這個爛攤子讓柏輕音感覺頭疼。

她拿著賬本去了御書房。

御書房裡,魏治洵和大臣們正在討論開地的事情。

見到柏輕音,他們討論的聲音也沒斷,柏輕音也不介意,找了個位置坐下,聽著他們說。

每次她都是提出完善計劃,然後魏治洵才會拿來和這些人討論如何落實。

年關已經在眼前了,今年冬天說什麼都不可能開荒種地了,但是今年不可以,不代表明年不可以。

最後,大臣們將日期定在了明年開春,到時候組織那些乞丐和民間百姓自願參加開荒。

等到大臣離開后,魏治洵喝了一口水,潤利潤嗓子:「娘子怎麼忽然來了?」

柏輕音將賬本直接扔給了魏治洵:「你看看,這都是些什麼。」

魏治洵翻賬本,他一目十行,快速掃過。看到最後,嘴唇已經抿了起來,同時他也明白了,戶部說的沒錢是怎麼一會兒事兒了。

這國庫,是真的沒錢了。

「咱們即便不打大魏,按照魏治庭那揮霍無度的樣子,這大魏用不了多久也就亡了。」

捏著太陽穴,這個大窟窿,他們怕要補很久才能給補上,也就是說,她原本的計劃還是要延後。

想到此,柏輕音便免不了遷怒魏治庭。

這個幹啥啥不行的廢物當什麼皇帝,當個閑散王爺不好嗎?

非得禍害一個國家的百姓。

「娘子可有什麼辦法,儘快讓國庫富有起來?」

「通商,該稅法,但現在百姓們飯都吃不起,拿什麼通商?」

這就是柏輕音最頭疼的地方。

她太需要時間了。

而且因為大魏這些年的戰亂,百姓的數量也急劇減少,他們需要人。

將自己的想法全部說給魏治庭聽后,魏治洵聽完也沉默了。

好在大金和撻子已經被他給震懾,這些年應該不足為慮。

而且撻子和大金近期要開戰,這樣他們就更顧不上他們了。

「娘子覺得,這個窟窿幾年能補上?」

柏輕音冷笑:「換做是旁人,怕是要五六年才能堵上。」

她現在口袋裡雖然還有錢,就算用她的小私庫去貼補國庫,也得貼補個兩三年才能貼補回來。

柏輕音揉著太陽穴,無比慶幸,當初他們攻打大魏的時候一邊攻打,一邊調整休養生息,讓民眾早日恢復生產。

想到此,柏輕音轉頭看向魏治洵:「從北部和南部開始向中心發展,鼓勵通商,鼓勵耕種,這兩樣無論是哪樣,都要狠抓,同時還得考慮學子的問題,不能忽略教學。」

柏輕音越說越多,魏治庭聽著柏輕音那些想法,每一條都利國利民,但想落實,很難。

他的班底不錯,大多也的確都是一心為民的好官。

「這些事情交給我來落實,娘子從旁協助好不好?」

這是個大工程,柏輕音知道,靠自己去落實,很難。

但韋治洵來落實,那就不一樣了。

大朝會上,開荒這件事情大臣們最初是反對的,但是在聽到國庫的里剩餘的錢的數量后,卻都紛紛沉默了下來。

最後下來,朝堂上無一人反對魏治洵。

下了朝,幾個輔佐過魏治庭的大臣坐在一起,臉上都帶著複雜。

「若是從最初開始,坐上皇位的就是那位該有多少啊。」

「是啊,若是是這位殿下,咱們至於給大金賠那麼多的錢,把國庫掏空嗎?」

「也不知道陛下和娘娘要用多久才能將那個大窟窿堵上,這萬一再有個什麼天災人禍,不行,我不敢想。」

幾位大人從最初的面色複雜到後來的唉聲嘆氣,最後,他們直接罵起了魏治庭。

「沒本事做什麼皇帝。」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