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蘇景行元魂吐出兩個字。

「咳~我知道,這很不好意思,但沒辦法。」

夏蒼玄嘆氣,「我很快就會消散,如果可以,希望你能代替我,繼續鎮守禹國。這四百年來,我也收集了不少好東西。比如,神兵種,我還剩了一枚,藏在某個地方。」

「靈兵之上,是為神兵。你手裏的魂環,也可以叫神兵,就是殺傷力有限。如果要用神兵種,最好找一把真正的兵器來。嗯,靈兵屬性的兵器。」

「除此外,還有三顆聖元果,可以助你踏入虛神三階。」

「虛神三階?」蘇景行元魂疑惑。

「對,虛神三階。」

夏蒼玄微笑,「元魂歷經虛神、定神、化神的蛻變,便可成就元神。虛神、定神、化神,這三個小境界,突破並不輕鬆。」

「為了方便計算,讓自己清楚所處的層次,早在上古時期,就將這三個小境界,每一境界細分為九個階段。」

「元魂剛誕生,僅是虛神一階。」

「好比你眼下的元魂狀態,就屬於即將踏入二階。」

「元魂服用聖元果,可以加快蛻變速度。三顆聖元果,足以讓你的狀態,踏入三階。」

「對了,聖元果是通過鎮國玉璽,由國民信念孕養而成。」

夏蒼玄笑眯眯的補充了一句。

老狐狸!

蘇景行則在心中暗罵。

夏蒼玄話里話外,無不透露著誘惑。

想要更多的聖元果嗎?

要的話,就得先打造出一個新的鎮國玉璽。

比起元魂使用的神兵,聖元果的用處,無疑更大。

這玩意蘇景行第一次聽說,但一下子心動了。

怎麼讓元魂變的更強,從虛神邁入定神,岳東流的記憶片段里,可沒讀取到。

除了上次滅殺鴕鳥怪,吸取了鴕鳥怪屍體里爆出的古怪能量,蘇景行僅是通過一點點增加魂力,來試着實現。

現在好了,直接服用聖元果就行!

夏蒼玄怕蘇景行不想坐鎮虛界,用的這個小手段,蘇景行承認自願上鈎。

反正還要守護禹國十年,趁此機會重新打造一個鎮國玉璽,沒什麼大不了。

夏蒼玄自以為套路了蘇景行。

殊不知,蘇景行也套路了他!

……

「我答應了。」

迎著夏蒼玄的笑容,蘇景行笑道,「前輩這般說了,我答應試着重新打造鎮國玉璽,但不保證一定做到。前輩也說了,四樣寶物中的『歸魂石』,只有一條線索。能不能找到『歸魂石』,目前還是未知數。」

「沒關係。」

夏蒼玄有些激動,「儘力就行,打造鎮國玉璽,本就充滿困難,小友你肯答應就好。」

說着,不再猶豫,將包括神兵種、聖元果等幾樣寶物藏放地點,告訴蘇景行。

「歸魂石」的線索也一併告知。

末了,低沉道,「京都夏家,若是有冒犯到小友,小友不必留手,教訓、打壓、剿滅,都可以!」

嗯???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又想了一會,接着低喃:「可如若真不是貴妃,那會是……冶伽?自從貴妃的醜事被揭露,冶伽就再沒露面。呵!對外倒是撇得乾乾淨淨,國師冶伽果然不一般。」

貴妃一事,冶伽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過。只是在使館中待着,實在閑得慌就跟牧史一行人出去轉轉,體驗一下這墟府的風土人情。

而此時,她正坐在馬車上,懷中抱着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小男孩兒。待他們經過夜深人靜的街道,出城之後,馬車在一片幽靜的樹林中停下。

冶伽走下車,將小男孩抱下來,看着眼前的黑衣人:「你成親多年,一直未有子嗣,讓他跟着你吧!算是了了你和你夫人的心愿。」

「多謝國師大人!」

「好好待他,今後不准他從軍做官。隨他做生意也好,做教書先生也好。」

「是!」

看着男子帶着小男娃走上馬車離去,冶伽心中算是鬆了口氣。

還好她動作夠快,不然還真趕不上救命。

轉過身,冶伽抬眼望着眼前的墟府城。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一張寫着朝臣名單的紙遞給身旁的人:「聯絡名單上的人,本國師的命令,伏淵國不可一日無兵史。其兵部衛伺,為人忠肝義膽,有勇有謀,實乃可用之才。因此,推舉兵部衛伺出任兵史。」

「是,屬下這就去辦!」

接到名單之人轉身消失在黑夜中。

……

不到三日,朝堂上便有數名舉足輕重的朝臣推舉衛伺。而經過貴妃一事,昱帝心力交瘁,見了衛伺一面,便讓他出任兵史一職。

付家在後宮的勢力沒了,付相的身子也是一蹶不振,長卧病榻。

連着好幾日都是好消息,冶伽心中十分高興。在使館中拉着使館眾人不醉不歸,場面十分熱鬧。

「國師向來不苟言笑,今日竟然拉着我們一起喝酒,看來是有什麼好事才讓她如此開心。」

牧史笑了一笑:「付相一向是昱帝的左右手,如今付相倒台,對伏淵國大大不利。自然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是啊!雖然沒有動伏淵國之根本,可也不免是一件快事!」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辛古國的人,就連隨從侍衛也是,所以說話自然不必顧忌。

而冶伽並沒有參與他們的討論,反而獨自坐在角落中飲酒。大有自己一個人逍遙快活的意思。

只是誰也沒有注意到,她眼角在不經意間落下的一滴淚兒。

貴妃下台只是報復的第一步而已,接下來還有很多步要走。她的目的並不止於此。

抬起左手,冶伽看着自己掌心中的字:再行兇險,速歸!

這已經是第六次出現速歸二字了,可她在伏淵國這些日子將自己的計劃進行得很順利,她怎麼可能放手?

「傾皇,我不能走啊!」冶伽低喃著,再是一大口酒喝進嘴裏。

直至深夜,使館眾人喝得東倒西歪。冶伽跌跌撞撞的走在回房的路上,突然一個黑影站在她的面前。

抬頭一看:「你怎麼來了?」

「你怎麼喝了這麼多酒?有什麼事情讓你們使團眾人如此開心?」付風站定在冶伽的面前,緊皺着濃眉,心中自然知道是何事。

冶伽看了他一眼,隨後倚在旁邊的大柱子上,薄唇勾了起來:「什麼事?還能有什麼事!」

「冶伽,我們家落難就那麼值得你們高興?我大姐被打入冷宮,侄子被賜死,你就那麼開心?」

「那不然呢?我還能為你侄子哭喪去?」冶伽無奈擺擺頭,嘴角藏不住的笑意。

付風雙手緊握成拳,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你果然是辛古人,一心為着辛古着想。你巴不得我伏淵國千瘡百孔,你的傾皇好一舉攻下!」

「你也真是的,瞎說什麼大實話!我有點累,先回去睡了!」冶伽搖搖晃晃走到付風的身側,拍拍他的肩頭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留下付風獨自站在長廊上,轉過頭看着下方院子裏飲酒閑聊的眾人。心中的苦悶與怒火快要將他淹沒了,甚至他認為,最終自己的一片真心錯付了人。

半月過去,付家的一切都漸漸被百姓們淡忘。

可付相依舊纏綿病榻,根本不能起身。甚至冶伽還聽說,付相常常被噩夢驚醒,估計命不久矣。只是終究聽說也只是聽說,她心裏很清楚,付相是沒那麼容易倒下的。

而今日,冶伽進宮探望婉妃。

熟門熟路來到婉妃的宮中,一邊喝着茶,一邊同婉妃閑聊。

「這段日子,沒了貴妃,你的日子好過一些吧!」冶伽抬眼看着婉妃,瞧着她的氣色也好了許多,穿着也是明亮了很多。

。朱竹清躺在了大石頭上,抬起頭,對上了陳樂那熾熱的目光。

他的臉,湊得好近,而且,變得越來越近了。

近得她能感受到那股呼吸時,吐在她臉上的氣息,就像熱風一樣,而且沒有異味。

太……近了。

朱竹清感覺自己的心裏,就像有數不清的小鹿在亂撞。

都這樣

《斗羅之你管這叫玩具》第一百三十八章少女滿意的一天「要我穿這個?」

望着徐聞從手機里搜索出來的哥特女僕服,夏晴一時間竟然有點嗦不出話。

「你、你什麼時候懂這麼多了,誰告訴你的?」

「手機上偶然看到的……」徐聞微笑道,「感覺會很適合你!」

「上網害人不淺!我要把手機沒收!」

夏晴氣呼呼地要去奪走徐聞的

《渡劫失敗的我只好去蹭飯》124包在我徐聞哥身上 羅亮是常德勝和周小山親自點的,平津回來放了幾天假就集中了,專門帶特務營兩個加強排,警衛團的一個排,跟着常德勝不知道從哪裏弄的來的三百多人,浩浩蕩蕩就出發了。

「你小子,夠大方啊?」

「司令不也一樣?」

馮天魁意外的看着這小子一眼,難道他也是共黨,只是比鄭春華藏到更深?

不像啊?

共黨人家不唱下流小曲。

他託人在成都打聽了半天,都沒找到源頭,都說不是馮天魁就是范紹增作曲的。

這黑鍋給自己蓋的夠嚴實,馮天魁只想吼一聲,去他媽的。

再說了,這麼肯動腦子,能打的兵,放紅軍里多好,你六十六師值幾個錢,放你師里潛伏。

「老子不一樣,龍溪炮擊,紅雲寺,我欠了紅軍大人情。」

「你欠的,就是我們六十六師欠的。」

這話沒毛病,滴水不漏,馮天魁也犯迷糊了,他也看不懂手下這個兵。

說他是共黨,論說去熱河幫場子,說的過去。

可是他這混蛋,是奔著救孫永勤去的嗎?

狗日的是去承德弄錢去了。

最後連人家孫將軍,都犧牲了。

拉回來一堆的古董,還弄了個乾燥倉庫,分了自己一件不說,還說什麼剩下的好好保存,以後交給基金會管理,還說什麼船上那批古董,基金會都沒有權利處置,只能等國家真正大統,上繳國家。

不過馮天魁想起這混蛋,在承德城裏埋了大地雷,就想笑,還不知道日軍到時候那支部隊吃這個虧。

現在十一混成旅團,一群老鬼子,坐在火藥桶上辦公。

光想想那個畫面,就讓人心情舒坦。

「保安團那個順子,非常適合那個位置,你得拉他到特務營,學習認字,時事,戰術技能,過幾年我看可以讓他管整個團。」

「人家幾個會認字,現在不行,順子,陳二貓,張得財,一個都少不了。都得睜大眼睛盯着,我懷疑平津來的寓公,還有實業家他們帶的夥計,其中混著日本人。」

「順子給我說,你懷疑,昌邦布鋪,就是日本人開的?」

「是的,我這次去平津,確認了這件事情,他們曾經晾曬過兜襠布?」

「就是日本人穿的尿片那樣的玩意?」

「師座人才啊,你也見過噁心玩意,他們說你不近女色,可能喜好男風,不是空穴來風吧?」

馮天魁順手就拍了周小山腦袋一下。

「你狗日的,老子名聲夠壞了。你少拿兔兒爺那種髒水往我身上扣。我要是兔爺,倒霉的第一個是你。」

馮天魁話風一轉。

「對了,有個事情,我奇了怪了,昨天在司令部吃飯,我發現陳先生那個兒子,一雙眼睛都放在了卓教授女兒身上,而卓教授那個漂亮女兒,一雙水汪汪眼睛,放在你身上。你說這事鬧得,人家陳先生夫婦,對我們六十六師,可有大恩。」

「別扯了,人家卓小姐,在平津見慣了彬彬有禮的大學生,猛一見我這種上躥下跳,葷素不忌的,難免奇怪,嘿,這孫子有意思。」

跟好面子的四川人不一樣,周小山慣是這麼不要臉的,馮天魁爆笑。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