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沈姑娘?沈姥姥?沈大嬸!你能把那一萬兩給我嘛,我還要趕着給唐師兄抓藥呢。」

站在這偏堂里的曹祐,隱約中覺得那沈姑娘,就在兩邊其中的一間房裏。嘩啦啦,一陣倒水的聲音,從他右邊這個房裏傳了出來。

於是,曹祐更加肯定了沈姑娘應該在這個房裏,可能是在洗澡,也可能是在洗腳。

「公子天資聰慧,家裏不止有個千百萬兩金子吧,何必稀罕我們這裏的錢財呢。」

忒想跑出去把曹祐綁起來踹一頓,大木水桶中的沈盈雨,撥弄了一下水面上的這些花瓣。捻起其中一片,她只當這就是曹祐,活生生地把它捏了個碎。

「我家那爹爹,說他一年才三百兩白銀的俸祿,沒有那麼多錢。要不是那個肖大夫一下子拿走了五百兩,我也想跟他開口要一要的。現在唐師兄受了傷躺在床上,我正指望這一萬兩給他抓藥呢。」

給自己找張椅子坐了下來,曹祐看着眼前這些粉紅香滑的簾帳,又摸了摸椅子上這些毛絨絨的墊子,有些希望家裏也有這些奇怪的物什。

「那一定是你爹騙了你,他肯定藏了不止千百兩銀子。」

不覺得曹祐這個故事很感人,沈盈雨忙着在想,邢鑫那丫頭怎麼沒有跑進來,而尹伯期那害了她的傢伙,又跑到哪裏去懺愧了。

頓了頓,她悠悠地說道,

「你師傅是誰呀?為什麼教了你一身好修為,卻沒有教你點人情世故呢?香怡樓這種地方不適合你這種小孩子來的,你應該早些回家去,別等你爹拿棍子來打死你。」

「我師傅就是我師傅,我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不過軒轅伽那傢伙,以為鮫海才是我師傅,其實他是我師公。一開始我也不想來這裏的,是我師傅聽別人說這裏很熱鬧,非要搶着我從賭坊那裏贏來的兩個金元寶往這裏跑……」

將手中這幾張銀票折了折,塞進了這個小錢袋中,曹祐也不稍微提防一下屋子裏的沈盈雨,便將這些個事兒說了出來。

「也就是說……從剛才開始,就是你師傅幫着你答題的是吧?就像你們在賭坊贏錢一樣!」

聽出了些意思來的沈盈雨,意識到尹伯期不是輸給了曹祐,而是輸給了曹祐的師傅。沒準人家那師傅這時候也在外頭。

「……」

心頭咯噔一下,彷彿所有的小秘密都被沈盈雨給識破了,曹祐想多說些話,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才好。在財源賭坊那會兒,確實是師傅耍老千在幫着他贏錢。

而之所以會跑到這裏來,也是因為師傅才會來的。

「嗯,夜深了,你就拿着王媽媽給你的那點兒錢,趕快離開這裏吧,省得等下我把她叫來,讓人打你出去。」

偷笑了一聲,沈盈雨覺得曹祐實在太可愛了。作弊就作弊嘛,非得一五一十地把事情都說給她知道。

「可你們不是說好了,贏了就能拿到一萬兩金子么?為什麼我贏了,你們卻不想着給我錢呀。」

想明白了沈盈雨這是在故布疑兵,目的是想讓他自個乖乖地離開這裏,曹祐等不來她的言語,遂着急地解釋道,

「我師傅只在賭坊的時候幫過我,來這裏之後他就趴在杯子裏睡著了,根本就沒參與過你那四道題。」

「你說沒你師傅幫忙,那下棋的事該怎麼解釋?別和我說你跟你師傅學了十幾年棋藝,沒人是你的對手了。」

嫌著這桶水有些涼了,沈盈雨又折騰出了一陣稀里嘩啦的落水聲。從水中走了出來的她,像極了那些包裹在煙雨朦朧中的花蕊,不僅有着一股別樣的芬芳,而且處處流露着些誘人的味道。

琴藝也好棋術也罷,她是不覺得自己有多厲害,但這含苞待放般的玲瓏嬌軀,她可是有着非常強的自信。

偏偏尹伯期那種傢伙,成天冷眼看着她,也不對她的美,說出那麼一個好聽的詞來。

「那……那是我胡亂擺着,擺着擺着就剩下一個黑棋了。」

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這番話的曹祐,不知哪裏飄來了一股奇香。這種香味有點兒,像娘親身上的那種味道,就是稍微差了一點點。

沉默了下來的他,不由地想起了六年前那事兒。現在的他比之六年前,已經強了很多。可娘親此時在哪呢?為什麼爹爹不去找娘親,非要守在東州城這種地方。

誤以為外面的曹祐,早已中了迷香睡成了一頭死豬,有恃無恐的沈盈雨,真像在自個閨房裏一樣,只披着這麼件薄衫就打開房門走了來。

一看曹祐那小子正低着頭坐在椅子上,她更是沒有半丁點兒的擔心,想着往另外這個房裏來歇息。至於說曹祐嘛,等會兒自然是會被人摔到樓下去,去見他家祖宗的。

「咦?你就是沈姑娘嘛?」

嗅到了另外這股香味的曹祐,一臉好奇地抬起了個腦袋來。此時的沈盈雨在他眼裏,那也不過是一個,比邢鑫那丫頭高一些、好看一些的姐姐罷了。

「啊!」

循着曹祐這一道簡簡單單的目光,想到了些什麼的沈盈雨,連忙往這屋子裏閃了來。她只當自己被曹祐那臭小子看了個透徹,哪有多理會房門還沒關上呢。

噗通噗通,蹲在了這牆角邊的她,臉上都快滴出血來了。她覺得自己看清楚了天底下所有的男人,卻沒想會被一個小孩嚇成這樣。這種奇怪的感覺,讓她方寸大亂了起來。

「沈姑娘你怎麼了?」

不懂沈盈雨此時的心情,曹祐疑惑地往這門口走了來,怎麼都沒在這燈火幽暗的屋子裏,看到她的身影。若他再仔細看一看,他一定能夠看見人家沈姑娘,此時就躲在這門板旁邊,和他隔了不過六寸來遠。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夫人每天都不承認婚約最新章節、夫人每天都不承認婚約東方度、夫人每天都不承認婚約全文閱讀、夫人每天都不承認婚約txt下載、夫人每天都不承認婚約免費閱讀、夫人每天都不承認婚約東方度

東方度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夫人每天都不承認婚約、夫人,你重新喜歡上我了嗎(GL)、

。 可此時,深淵之下,許林站在一片漆黑的空間中什麼都看不到,甚至連自己的手都看不到!

慌亂之下,他連忙從身上拿出了一個熒光棒,然後打開看了一眼四周,但正是這一眼差點把他嚇得坐倒在地上!

只見神殿下方是一片巨大的空間,整個空間里都是各色各樣的死人!

有的人胸口插著一把大劍,有的人則是跪倒在地上。遠遠的看著一個方向,而且所有人都是朝著同一個方向跪倒在地的!

許林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腳下,層層疊疊的屍骸讓他不禁感到有些毛骨悚然。喃喃自語了一句:「這裡到底是死了多少人啊!」

說完這話后許林微微搖了搖頭,感受著空氣中若有若無的一絲魔氣,沉默片刻后,許林朝著魔氣涌動的方向走了過去。

路上許林忽然發現這些骨骸看向的地方,有大約十多根如人一般粗的鐵鏈,這讓許林都不禁感到一絲驚嘆!

如此粗的鐵鏈不知得是鎖住了多麼強大的生物。才會有這樣的效果!

就在許林走了差不多一百多米后,他而耳邊忽然傳來一陣陣若有若無的喘息聲同時伴著一些怒吼!

聽到這些聲音后,許林知道自己距離封印的那隻魔物可能越來越近了,於是打起精神朝著那邊一步步慢慢走了過去。

待走到終點的時候才發現,十多根鐵鏈將一個正方形的牢籠吊了起來,而其中,一名男子正赤紅著雙眼時不時怒吼著!

他的身上有一些鮮血順著傷口滴在鎖鏈上,每次一滴下來都會在所臉上發出一聲嗤響,彷彿是在腐蝕著鎖鏈一般!

看著這個男子,許林忍不住心神一震,不由自主的開口道:「你,你,你是誰!」

男子長長的頭髮已經長到了腳踝處,聽到許林的聲音后,他緩緩低頭看向許林,待見到他一頭銀髮,男子忍不住嗤笑了一聲。

「不人不魔的怪物?你又是誰,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說完這話。男子嗤笑了一聲后眼神閃過一絲暴虐!

許林深吸了一口氣見對方一眼就將自己的身份看穿,更是不由自主的靠近了兩步打量著男子。

「我如果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我也不會出現在這裡了。」說完這話,許林好奇的看向男子。

猶豫片刻后沉聲道:「你,你大概就是被封印在這裡的惡魔吧,不然你不會一眼就能看出我的身份。」

男子眼神狠厲的看著許林哈哈大笑了片刻后開口道:「不錯,我就是被封印在這裡的惡魔,哈哈哈,你可以這麼稱呼我。同時也能稱呼我厲絕天!」

說完這話,他猛的抬頭看著頭頂發出一聲怒吼:「你們能困我百年,千年,萬年!可除了這樣你們又能耐我何,你們不終究還是死了!」

許林望著對方兇狠的姿態不禁打了個寒顫,隨即後退了兩步后顫聲道:「你,你就是這裡的惡魔,你就是被封印在這裡的惡魔!」

「魔又怎麼樣,你以為魔是什麼!我才不是魔。那只是他們對我的誣陷,我是神!真正的神!」

似乎是被許林的態度所激怒,厲絕天看向許林的眼神中頓時閃過一抹兇狠:「為什麼我們會被稱呼為魔?無情無欲就是神嗎,放屁!」

聽到這話,許林沉默片刻后指著滿地的屍骸開口道:「你不是魔這些死去的人又作何解釋,你不是魔。你身上那些精鋼所制的鐵鏈又是怎麼回事!」

怒吼一聲后,許林攤開自己滿頭銀色長發,看著厲絕天恨恨道:「你如果不是魔的話,又怎麼能一眼看透我身上的東西!」

看著厲絕天望向自己譏諷的眼神,許林哭笑了一聲后寒聲怒道:「你知道嗎,就是因為你們這些魔,就是因為你們我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因為你們!」

厲絕天看著許林怒氣勃發的樣子哈哈大笑了兩聲后,忽然發出一聲怒吼:「來啊。你想跟我試試嗎,看我不把你撕成碎片,我會把你嚼碎了一口一口吃下去!」

望向許林臉上的淚痕。厲絕天就好像是兇狠的獅子一般獰笑著沉聲道:「你抗拒它們?不不不,你不應該抗拒它們的,它們才是你的本源!」

「神性。獸性,構建出來的就是人性,可你現在多了一樣,那就是魔性,你不是魔嗎?」

望著許林的滿頭銀髮,厲絕天哈哈大笑了兩聲后恨恨道:「你也是魔,遲早有一天你會變得跟我一樣,成為一個人人憎恨的魔,這就是你的結局!」

聽到這樣的話許林頓時控制不住自己,一聲怒吼后震碎了自己的上衣,一個飛身便撲向了厲絕天的牢籠,卻不料那牢籠彷彿是有電一般瞬間將他給擊飛!

厲絕天看著許林被擊飛后倒在地上吐血。嗤笑了一聲不屑道:「你以為自己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想撼動這天牢?清醒清醒吧,你只是個融合了惡魔之力不人不魔的東西罷了!」

「你才是!你才是個不人不魔的東西!明明是個惡魔,你憑什麼頂著一層人皮,你配嗎!」說完這話,許林紅著雙眼咬牙又一次沖向了牢籠。同時又被擊飛。

如此反覆好幾次后,厲絕天看向許林的眼神也漸漸產生了變化,等到第七次的時候他已經被震得吐血了,但還是從地上爬了起來,恨恨的看著牢籠里的厲絕天。

「我一定,我一定要整死你,一定要整死你!」緩緩說完這句話后,許林又準備沖向天牢。

卻不料厲絕天忽然開口道:「休息會兒吧,先不說你撞不開,就算是你撞開了又怎樣,你難道還能殺得了我嗎?」

說完這話,厲絕天嗤笑一聲后看著滿地的屍骸開口道:「這裡大概有兩萬多具屍體,他們都是為了將我封印而死的,你憑什麼認為自己一個人就能將我整死?」

聽到這話的許林心頭忍不住浮現出一層寒氣,僅僅只是為了封印眼前這頭怪物就死了這麼多人,這簡直讓許林不敢相信!

【本章完】

。 「陳盟主,我們三人知道錯了,但名下弟子無錯,求陳盟主收回成命,我三人寧願在龍武山莊思過崖悔過。」其中一人緩緩地說。

「你們確定?」陳宇瞥了一眼三人,緩緩的說:「那地方可是重犯才會呆的地方,以你們三人的身份,如果到了那裏,會貽笑大方的。」

「本身就是我們三人的錯,笑就笑吧,總不能苦了門下弟子。」三人慘笑了一聲,同時躬身:「多謝盟主,我們三人,這就去悔過。」

「等等,他是盟主?什麼盟主?」何泛舟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閣下與我盟主結仇,難道不知道我們盟主是什麼人嗎?」一位老者沉聲道:「他就是三首六市武盟的新任盟主陳宇,閣下與人結仇的時候,最好還是打聽好對方的底細吧。」

「他是武盟的盟主?這怎麼可能?」何泛舟尖叫了起來,他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他平時就是一個紈絝,和武道界的人接觸的不多,但他見識過武道中人的手段,普通的一個武師就能一拳擊穿實木桌子,而武宗境的高手更是武道界的巔峰。

他們御氣傷人,凝氣成劍,一片葉子就能要了一個普通人的命,這種人在他看來就是神仙一般,可是現在三位武宗在陳宇的跟前居然慫了?

而且陳宇,居然是他們的盟主,這讓何泛舟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

「閣下還是好自為之吧。」三位武宗搖頭離開,室內只有餘家父子兩人了。

「好,好啊,何靈韻你果然是生了一個好兒子。」何泛舟兩眼通紅,他咬牙道:「我是沒想到,他居然還能和武盟搭上關係,並能成為武盟的盟主。」

「很稀鬆平常的事情,也許在你看來很了不起。」陳宇微微一笑道:「你輸了,退出吧。」

「呵呵,我輸了?」何正業咬牙切齒地說:「妹妹,我覺得我輸了?」

「或許你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但輸了就是輸了。」何靈韻淡淡地說:「也許父親會繼續支持你,但如果你能聯繫上他,告訴他,如果我和他見面,我不會顧及父女之情。」

「他是生我之人不錯,但他為了一己私慾,讓我母子分離二十餘年,而且為了支撐你甚至不惜派人暗殺我,我們之間的情分,到此為止。」

「三十年前他假死到了海外,或許現在他的實力很強,但請你轉告他,我們之間已經恩斷義絕。」何靈韻冷冷地說。

「好,好嘛,呵呵,靈舟去叫上你媽,我們走吧,何家已經容不下我了。」何正業慘笑。

「不用你走,何家依舊是你的家,我以後也依舊會住在公司。」何靈韻淡淡地說:「但是何氏的一切,從此以後你就不要在插手了,因為你是失敗者。」

何正業臉色鐵青,但事實擺在他的眼前,沒有一點辦法。

「小宇我們走吧。」何靈韻轉身,拉着兒子離開。

「二姐,二姐你別走啊,這裏可是我們家,小宇,我是你小姨啊。」就在這時候,何靈月追了上來。

「靈月,你還有什麼事情?」何靈韻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二姐,我們都是一家人,你要去哪呢?」何靈月裝出一副笑吟吟的樣子,她本來是偏向何正業的,但是現在看到何正業失勢了,馬上就換上了另外一副表情。

「呵呵,一家人?」何靈韻笑了:「靈月,何家沒臉比你隱藏得更深了,你收起來你那副假惺惺的樣子吧,以後何家,也少回吧,我會把媽接走,如果你想見媽,就到我那裏去。」

何靈韻說完,拉着陳宇離開,只留下一臉尷尬的何靈月。

「小宇,你姥姥的病情你有把握治好嗎?」何靈韻問。

「問題不大,我姥姥這是記憶性缺失,而且腦子有些不清楚,我給縫針,用些鎮靜定神的葯就好了。」陳宇道。

「恩,那就好。」何靈韻微微地嘆了一口氣:「當年你失蹤了以後,你姥姥其實也是受了很大的刺激的,她和你外公是在鄉下插隊的時候認識的。」

「你姥姥其實就是一個鄉下人,她讀的書不多,但是對人特別好,你外公是什麼樣的一個人,恐怕她現在都被瞞在鼓裏吧。」何靈韻說。

「恩,我知道,放心吧媽,姥姥會沒事的,不過我們得注意一下,我擔心何正業反撲。」陳宇道。

「放心吧,他反撲不了,這裏是華夏。」何靈韻淡淡一笑。

「但是,斬草得除根,不是嗎?」陳宇笑了笑。

夜,郊外一個廢棄的工廠處,何正業在焦急地等著。

良久,一道身影一閃,一條身影緩緩的走了過來,這身影混身上下都裹在黑袍當中,他正是黑袍冥使。

「冥使,我失敗了,現在何氏已經落入了何靈韻的手裏,我身邊的人眾叛親離,現在該怎麼辦?」看到黑袍,何正業急急地說。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