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慮?」唐宇噴著煙霧看了眼秦素貞,「秦姐姐,你可能誤會了,我上次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我沒有離開曲州分部的想法。」

「任何條件都隨你開,是任何條件呦。」秦素貞笑著誘惑道:「不怕你獅子大開口,只要你敢提條件,無論什麼條件,我都敢答應。」

唐宇眉頭一挑,饒有興趣的問道:「什麼都答應?」

「什麼都答應。」秦素貞點頭,又看見了希望之光。

「既然什麼都答應,那我就不客氣了。」唐宇似乎要趁機宰肥羊,嘿嘿的笑了幾聲后說道:「我開的條件是……幫我生幾個孩子。」

秦素貞怔了一下,旋即面露怒容,「滾。」

「……」唐宇。

不行就不行唄,幹嘛罵人呀。

哼,粗鄙的武夫。

熄滅煙頭后,唐宇率先下山。

秦素貞陰沉著臉跟在後面,可她忽然想到一件事,而後幾步追上去,好像患有健忘症一般,怒容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討好的笑容,「天宇,你能不能把招魂術傳給姐姐?姐姐不讓你白傳,用中品法器和你交換。」

唐宇的代號實在是有些不雅,秦素貞省略掉了『日』字。

「哼,不換。」唐宇賭氣般的扭開頭。

秦素貞氣的暗暗咬牙,可有求於人,只能陪著笑道:「天宇弟弟,剛才是姐姐錯了,不該罵你,你別生氣了,姐姐給你道歉還不行么。」

「你錯了?」

「嗯,我錯了。」

唐宇立刻嘿笑著問道:「那意思是你答應給我生孩子?」

「滾。」秦素貞怒罵,咬牙切齒的大步下山。

唐宇哈哈一笑,繼續慢悠悠的下山。

到了山腳下,他緊走幾步就追上故意放慢腳步的秦素貞,「秦姐姐,剛才開個玩笑,你別當真……」

「開玩笑?」秦素貞面無表情的看著唐宇。

唐宇連忙陪笑點頭道:「開玩笑,真是開玩笑。」

秦素貞沒回應,快走幾步就要翻牆回去,而唐宇急忙將她攔下,低聲道:「秦姐姐,我不是不傳授你招魂術,是我玄醫一派的招魂術離不開玄醫心法,只傳你招魂術並沒有用,你根本施展不出來。」

任何一個門派的心法,都是門派的立足之本。

不敢說絕不外傳,但輕易不會外傳。

秦素貞不惦記玄醫心法,而是追問道:「你會江湖上流傳的招魂術嗎?能傳給我嗎?我學招魂術是為了方便破案,能將死者魂魄招來即可。」

除了一些門派不外傳的招魂術外,江湖散修之間流傳的招魂術就多達十幾種。

萬變不離其中,區別是招魂的過程。

「其他的招魂術我能給你找來,可……」唐宇苦笑道:「可你是武夫。」

「就因為我是武夫,學不來招魂術,才問你怎麼辦。」秦素貞怒瞪唐宇一眼,「你也是武夫,為什麼你就能修習招魂術?」

「我不是武夫。」唐宇正色搖頭,滿嘴跑火車的說道:「玄醫走的是術修修鍊體系,只不過我入先天境之後改修武道,彌補術修被武夫近身必死的短板。」

當初他之所以習武,完全是因為不知道有術修體系存在。

姬伯傳承中並未提及任何修鍊體系。

「???」秦素貞有些懵,術修還能這麼玩?

她不死心,追問道:「我現在開始修習術法,彌補武夫的短板還來得及嗎?」

唐宇苦笑道:「秦姐姐,我才先天境中期,回答不了你這個問題。不過我覺得不晚,但據我所知,武夫想要施展術法,得先廢掉一身武夫真氣才能修術修心法。」

術修和武夫都是修真氣,只不過心法不同修出的真氣也不同。

至於怎麼個不同,他也說不清楚。

他之前修姬伯心法,又改修八荒奪靈訣殘卷,可姬伯心法修出的真氣能催動戰技,八荒奪靈訣殘卷修出的真氣也能施展術法……

原本他以為自己有什麼特殊的體質,可後來在六扇門APP上查了很多資料,才知道和自己的體質沒有半毛錢關係,而是姬伯心法特殊。

姬伯是開創巫修體系的祖師爺,但那時的巫修可和現在的巫修有很大的區別。

上古時期的巫修不止修術法,也注重打熬體魄。

姬伯心法兩相兼顧。 在度過第二輪城主之威技能后,大家發現,他們打出的傷害,並沒有變化。

還是和之前一樣,魔族城主的虛弱狀態,並沒有什麼變化。

傷害加深效果,還是和之前一樣的。

在查看魔族城主的屬性和技能的時候,關於虛弱狀態的描述。

是這樣說的,隨着血量的下降,魔族城主的虛弱會加重。

傷害加深效果會加大,最高可以增加到十倍。

然而,現在他們都已經快要打掉,魔族城主一半的血量了。

然而,傷害加深效果,還是跟剛才打掉百分之二十的時候一樣。

半點加強的意思,都沒有。

這特么,不是忽悠人么?

這接下來要怎麼搞?

他們已經不能再等下去了,因為在系統提示中,有特別說明。

魔族城主多多安的虛弱狀態,只會持續半個小時。

過了這個時間后,多多安就會,變成一隻完全體的實名boss。

現在只剩下六分多鐘的時間,就算有什麼想法,他們也沒有時間來驗證了。

所以,張山才會說,什麼都不用管,直接干。

是死是活,打完就知道了。

張山在說完后,就直接朝着魔族城主不停的開槍,再也不像剛才那樣,有一槍沒一槍的打打停停拖時間。

隊伍中的其它人,雖然很鬱悶,但也只能繼續硬著頭皮,和張山一樣,開始向魔族城主發起攻擊。

畢竟現在想走也走不了,除非張山幫他們頂住boss。

讓他們讀條離開,否則的話,誰也跑不掉。

再說了,大家對遊戲中的第一個真正的任務,還是非常期待的。

這個奪城任務的獎勵,肯定不會差,而且打爆魔族城主,肯定也會有非常不錯的收穫。

畢竟是實名boss,哪怕是虛弱狀態的,魔族城主的掉落,肯定不會差。

要是就這樣半途而廢的話,誰也不會甘心。

風雲一刀一邊攻擊,一邊祈禱。

「聖人保佑,讓魔族城主的虛弱狀態,快快的加重吧。」

「靠,你剛才不是說,不要信聖人,要信遊戲策劃的嗎?」

看到風雲一刀的祈禱,小妖精忍不住調侃說道。

剛才她也是開玩笑的這樣祈禱,還被風雲一刀吐槽了一翻。

沒想到這麼快,就被她把場子找了回來。

風雲一刀現在也和她之前一樣,沒得招了,只能祈禱聖人保佑。

「靠,我就隨便說說,你咋就這麼記仇呢。」

「哼,你不知道,女人是不能隨便得罪的嗎?」

「我錯了,姑奶奶。」

在他們攻擊了一小會後,魔族城主多多安的血量,馬上就要下降到一半。

張山一邊保持快速攻擊,一邊拿出沉默捲軸。

同時緊緊的盯着魔族城主的血條,只要魔族城主的血量,下降到百分之五十。

他就會立刻,對魔族城主使用沉默捲軸,將它沉默住。

因為張山,並不知道魔族城主的那個神火滅世大招,是不是要讀條的。

萬一魔族城主的大招,是不用讀條的瞬發技能,他沉默晚了的話,那就一切皆休了。

但是也不能太早的使用沉默捲軸,畢竟沉默捲軸在使用后。

對目標的沉默時間,只有五分鐘。

這個時間對他們來說,是非常的寶貴,盡量不要浪費一丟丟。

張山緊緊的盯着魔族城主的血條,在魔族城主的血條,下降到百分之五十的瞬間。

他迅速將手中的沉默捲軸,對準魔族城主使用。

原本揮舞着法杖,不停的使用大火球術,狂暴攻擊張山的魔族城主。

在張山使用沉默捲軸的瞬間,就徹底的變成了一個傻子。

只見魔族城主多多安,在被沉默后,仍然是不停的揮舞法杖。

雖然它一個技能,都施放不出來,但是揮舞法杖的動作,卻沒有停下。

還是和沒有被沉默之前一樣,魔族城主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下。

仍然像是在揮舞法杖施法,只不過,半點傷害也沒能打出來。

將沉默捲軸使用后,張山立刻開啟狂暴和狂熱技能。

火力全開,猛烈的輸出,向魔族城主多多安打去。

一個個的傷害,不停的在魔族城主頭上顯現,偶爾還有幾個暴擊傷害出現。

隊伍中的其它人,也跟着火力全開,各種爆發技能,像不要錢似的,向魔族城主打出。

就連吳老闆,此時也不停的,將一道道雷擊技能,打向魔族城主。

在魔族城主被沉默后,張山已經不需要吳老闆的加血了。

魔族城主在被沉默后,完全變成了一個傻子,它現在半點傷害,也打不出來。

現在他們只需要,將所有的輸出,都打出來就行。

儘可能快的攻擊,爭取在五分鐘內,將魔族城主打爆。

雖然現在看來,他們成功的可能性並不大。

但是結果誰又說得准呢。

說不定,等下魔族城主多多安,就會變得更虛弱了呢。

還有可能,他們的運氣特別好,暴擊觸發得特別多。

那樣的話,也同樣有可能,將魔族城主打爆。

事實上,就算傷害加深倍數,不再加強。

以他們的傷害量,想要打爆魔族城,其實也就差一點點。

估計他們在五分鐘內,打掉魔族城主,百分之三四十的血量,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關鍵是,他們還差那麼百分之十幾的傷害,如果魔族城的虛弱狀態,不加重的話。

他們就打不掉,除非天命所在。

當然了,這只是玩笑話,就算他們運氣好,也不可能一直能打出暴擊。

現在只能祈禱,魔族城主的虛弱狀態,儘快發生變化。

風雲一刀一邊緊張的攻擊,各種技能接連不斷的打出,一邊開玩笑的說道。

「你們說,會不會在我們打到,最後百分之一血量的時候,沉默時間就沒了?」

「特么的,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一刀哥,你是在找罵吧?」

「砍你的boss,少說話。」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