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什麼都沒有?」秦舒指向水潭,「這水裡的魚啊蝦啊可不少,我去抓點給你,也好恢復體力。」

說完,她便從柳昱風的懷裡退了出來。

水潭中間深不見底,但邊緣很淺。

不時有魚兒游到水潭邊上來。

秦舒撿了個大小合適的石頭,站在潭邊,認真觀察著水裡的魚,然後看準時機,猛地將石頭砸下去。

柳昱風本以為她只是說說而已,直到,秦舒捧著兩條剛砸上來的魚走到他面前。 「要哭先把記憶取出來再哭,萬一記憶中有關於醫療方面的知識呢。」

「會長,你說的是真的嗎,我還會治療魔法?」

安楚妍點了點頭,關於這些事情,她也是在爺爺那裡聽來的。七十二份記憶,總歸有一份是關於這方面的吧。

阿米不相信這種事情,反正記憶留著也沒用,就物歸原主唄。

於是,她從體內拿出了一張白色的記憶碎片。

王末見狀,頓時咽了一下口水,他還記得塞列歐斯和克羅塞爾那個時候事情,頭都要疼炸裂一般。

「能不能讓我緩緩?」

「緩什麼緩呢。」曹蘇寒直接拿起記憶拼圖往王末的腦門一拍,頓時就進去不見了。

但是過了一會,王末果然疼的在地上打起了滾。

「他這是怎麼了?」阿米不知道王末拿回記憶會如此痛苦。

「這是一些記憶癥狀,我們使用魔力減少一點他的痛苦。」

於是,三人往王末身上注入了魔力。

此時的王末,腦海中不斷閃過大量的畫面,大腦彷彿要被撕裂一般。但是這些閃過的記憶卻讓他感到久違的熟悉。

很多生面孔出現在了他認知裡面。其中包括很多噁心的畫面和事情,這些東西需要他接下來慢慢的消化才行。

畢竟每次的記憶都有上千年數量,他作為人類才活了十七歲,這已經是極限了。

「我…我沒事了。」王末已經不再動彈,但是他皮膚上卻滿是汗水,可想而知他剛才有多痛苦了。

「怎麼樣,有關於治療魔法的記憶嗎?」

「先讓他休息一下吧,記憶量應該非常巨大,不是一時能消化完的。」還是安楚妍了解王末,她把王末安置到一旁的桌子上。

就在她們以為可以安靜等待王末恢復的時候,突然周圍展開了一道特殊的空間!?!!

「小心!」曹蘇寒提醒眾人。

「是誰打開了空間?」

阿米環視周圍,最終在倉庫的一角發現了兩個人影。

「拜朗,富卡斯!是你們!」阿米認出了來人。

「五十一柱和五十柱,今天太幸運了。」

阿米無語的看著安楚妍到現在了還能這麼冷漠的說出這樣的話。

「會長,他們是敵是友?要不然我出手收拾掉他們吧,小學弟現在這樣,估計也動不了了。」

「先看看情況,不管如何,他們的體內的記憶拼圖都要留下來!」

很快,對面兩人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阿米,你這樣做有什麼用,一個廢物而已,在意他幹什麼,要我說,我們一起動手殺了他,吃掉他我們的實力絕對比現在更強大不可!嘿嘿嘿嘿~~~~」

富卡斯的口水幾乎就要流下來了,他的話也向安楚妍她們給出了答案。

「要是在魔界的那段時光的話,我可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明白了生命的可貴,不管是誰,都沒有資格隨意殺人。

今天你們想殺人,那就跨過我的屍體!」

阿米第一次真正在眾人面前釋放魔力,粉色的魔力妖異而強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米,你腦子進水了吧,我們是惡魔,什麼是惡?你以為當個醫生就能擺脫你的過去嗎,別開玩笑了!

今天,我們不想對你動手,識相的話,就滾開一邊,別逼我們動手!」

「兩位,對女孩子這樣不禮貌吧。」曹蘇寒走向兩人。

「你是誰,不想死就一邊去!」

「呵?不教訓一下你們還真以為自己有幾斤幾兩呀?」

曹蘇寒出手了,魔法陣從手心展開,一記寒冰光束轟向兩人!

嘭!!!!!

對面兩人快速避開,回頭望去,發現他們之前的位置被寒冰凍結。

「『冰女的淚珠』?你是冰國的公主!?」富卡斯第一眼就看穿了曹蘇寒的能力,他在冰國還存在的時候,就去過一趟那裡。

只是沒想到,冰國到現在還有人活著。這可是個大新聞呢。

「冰國?富卡斯你在說什麼?」拜朗不知道冰國是什麼。

「字面意思,潛藏於冰島上的一個神秘國度,但是現在已經消失了,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但是今天就有可能揭開那個秘密了。」

富卡斯對於冰國可是非常的感興趣,那個國度可是富有寶藏國之稱,在冰國消失之後,那些大量的財寶也消失的一乾二淨。

這些年來他致力於尋找冰國人,但都失望而歸。現在,冰國的公主就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還有什麼比這更令人興奮的!

阿米在魔界的時候也聽聞過,冰國人除了財富,實力也是強悍,在千年前的三界大戰中,冰國人就展現出了非凡的力量。

如今聽到富卡斯的話,沒想到傳聞是真實的。

她此時望向了曹蘇寒。

「有點意思,我還以為世上沒人知道我國的事情了,區區雜魚居然知道,不知道該笑還是該鬱悶呢。」

曹蘇寒再次出手了!她雙手按在地面,冰之魔力頓時釋放!

「拜朗,快避開!」

在富卡斯的提醒下,拜朗快速飛離了地面。

「喂喂喂……差點就中招了啊,小丫頭。」拜朗事後一副慶幸的模樣。

「你以為結束了?」

聽到曹蘇寒的聲音,兩人還沒反應過來,突然腳底下的冰面猛地竄出數十道尖銳的冰柱!

富卡斯冷哼一聲,快速調動魔力轟碎一根根的冰柱。但是拜朗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就算開始閃避,冰柱也刺穿了他的腿部。

鮮血頓時朝著冰柱流淌下來。

而此時曹蘇寒的攻擊越來越密集,冰柱不斷的刺向兩人!

漸漸的,富卡斯和拜朗已經出現力竭的情況了。他們沒想到,曹蘇寒的實力會如此可怕,自己等人就算活了上千年。

面對活了不到二十年的一個小丫頭,居然毫無還手之力。

於是,富卡斯開始萌生了撤退的想法。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嘛。

興許是安楚妍看出了兩人的意圖,連忙在周圍的魔法空間再悄悄的施加了一層空間術式。

而這時,曹蘇寒的攻擊也停了下來。

(未完待續……) 隨後,各大長老都把自己的弟子叫到了身邊,嚴格保護起來。

葉清風被拉到了葉雲天的身邊。

浩浩蕩蕩的隊伍,出發。

古魔秘境,位於天魔森林之中。

天魔森林,在南荒域的南部。

距離凌霄聖地,不算太遠。

估計一天的時間,足以抵達了。

龐大的隊伍,在楚淺淺的帶領之下,御空而行。

一路上,太平無事,沒有哪個不開眼的傢伙,前來搞事情。

畢竟很多凌霄聖地的大佬們都在場。

沒有誰敢輕易招惹。

白天出發,到了天黑的時候,凌霄聖地的隊伍,就抵達了天魔森林之中。

天魔森林內部,已經匯聚了許多大佬。

正魔兩道,都有大佬前來。

大羅聖地、玲瓏聖地的隊伍,都已經到了。

還有靈劍宗、衡月宗、雪寒宮、天玄門等大大小小的宗門。

這些也是南荒域正道門派的代表了。

他們的實力和底蘊,雖然比不上三大聖地,但還是很強的。

魔道那邊,九幽魔門和合.歡宗的大佬們,早就到了。

對於奪取太古魔石,他們比誰都積極。

而且,九幽魔門和合.歡宗的隊伍,合併在了一起,大有結盟之勢!

另外,還有一些比較小的魔道宗門,長生堂、萬毒門,也召集了隊伍,跟在九幽魔門的屁.股後面。

這些小的魔道宗門,實際上在三千多年前,就已經被滅了。

不過,最近有一批餘孽,重新把宗門組織了起來。

在九幽魔門的支持之下,逐漸發展壯大。

他們依託於九幽魔門,卻也有不少強者。

其中有很多都是封魔之池當中跑出來的,實力很強!

如今的南荒域,風雨動蕩,沒有任何的勢力能置身事外。

因此,各大宗門勢力,都想藉著古魔秘境開啟的機會,互相角逐。

天魔森林的入口處,各方勢力,各自佔據了一塊地方。

凌霄聖地的人們到來,吸引了在場很多大佬的目光。

葉青的出現,尤其引人注目。

最近,葉青在合.歡宗乾的那些事情,消息靈通的宗門早就知道了。

「你們快看,那就是傳說中的葉青!」

衡月宗當中,有一位美麗的女弟子,看到葉青那絕世帥氣的臉龐,不由得嬌.軀亂顫。

「聽說葉師兄威武無雙,在合.歡宗的時候,合.歡聖女想吸干他的精元,都無從下手!」一位雪寒宮的女弟子輕啟紅.唇。

「據說,合.歡聖女因為葉師兄太過正派,一身浩然正氣,所以合.歡聖女不敢對葉師兄下手!」

「瞎說,這是哪裏來的傳言?據可靠消息,葉師兄早就可以越級而戰,擊敗通天境界的強者了,就連合.歡宗主都不是葉師兄的對手,何況區區一個合.歡聖女了!」

各種議論聲響起。

葉青一出現,就成為了全場的焦點人物。

因為其絕世無雙的姿容,還有超然不凡的氣質,強大的實力,收穫了一批女粉絲。

就連魔道那邊,都有很多女粉絲,向葉青拋媚眼。

葉清風就站在距離葉青不遠的地方,一臉的羨慕。

心說,自己的女人緣,什麼時候要跟葉青這麼好,那簡直就爽翻天了,可以日日笙歌!

魔道那邊,合.歡宗主投來了一道冰冷的目光,死死盯着葉青。

如芒刺在背!

還有九幽魔尊,臉色一片陰沉,身上的殺意絲毫不加掩飾!

有許多魔道大佬,都想除掉葉青!

濃郁的殺氣,不斷向著葉青襲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