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什麼都沒做,但他和教諭說了,陳澤最近心思都放在作詩畫畫上,許久沒好好做文章了。

陳澤不敢讓教諭久等,無奈只得離開這裡。

但離開前,他還委屈不已地和徐雅快速說道:「你知道吧,齊賢這人蠻小氣的,旁人輕易得罪他不得。你若不知道這個情況,那我現在告訴你知道。

那麼,看在我這麼好心的份上,你能告訴我,你來找齊賢是來做什麼的嗎?

你都叫我小哥哥了,比起我,你和齊賢不是更熟么,那你為何不叫他大哥哥?」

徐雅看了眼鄭同,你自己的同窗可以當面賣你的嗎?

鄭同面無表情地將頭撇向一旁,當作沒聽到也沒看到這事。

陳澤的話癆愛好奇的毛病,是他無法阻止的。

自己與其阻止得到逆反結果,還不如不理他,讓他越說越多,他說完便走。

徐雅見鄭同不吭聲,陳澤又用期待的眼神等她回答,她忙和陳澤說道:「……呃,我就來給鄭秀才送吃的,不做什麼。至於為什麼不像你一般稱呼他,那是因為不方便。」

她還真沒見過這麼害羞,又這麼自來熟的小哥哥呢!

此時,陳澤有話癆毛病,徐雅又哪裡知道呢?

陳澤繼續追問:「為什麼不方便?」

徐雅:「……」這小哥哥也太不識趣了吧?

不方便就不方便,哪有為什麼呢?

就是有,我也不方便告訴你的吧?

陳澤無視徐雅臉上的怔然,繼續又問:「為什麼不方便?快告訴我!我們教諭等我,我著急,你告訴我,我就離開。否則,教諭等久了責備我,那就要怪你了。

你說你給齊賢帶了吃的,那到時候我吃你帶的那東西,你就不要怪我哦!那都是因你欠了我。」

眼看放任陳澤,他還是沒完沒了。鄭同無奈嘆了口氣,提醒他:「程教諭是半個時辰前說要找你的,我說你吃飯去了。你吃個飯要多久?程教諭素來不喜歡等人。

小姑娘不像你一般稱呼我,那是因為尊敬我。就這麼簡單。你想讓她尊敬,那你讀書用功點,考過我,就可以了。」

得到回答,陳澤邁步欲走,卻還是面露著急之色看向徐雅,糾結著自己好奇的問題。

「是嗎?是這個原因嗎?」

徐雅連忙點頭,「沒錯,是這個原因。」

她不敢說不是。

她覺得自己被這位叫陳澤的外貌欺騙,這位可能哪裡有點毛病。

陳澤終於滿足了好奇心,然後急匆匆地跑走了。

陳澤走了后,鄭同面無表情的神色顯見得松下一口氣來。

徐雅指著腦袋問鄭同:「你這同窗是不是哪裡有毛病?」

鄭同微蹙眉間看向徐雅,不滿道:「他就是話多些,哪裡也沒毛病。」

緊接著,他朝著從剛才到至今,一直毫無存在感的徐栓子拱手一禮,打了個招呼:「大叔。」

徐雅這才想起自己身後還跟著堂伯。

「伯伯,我和你說哦,你去眾人圍著的那個鋪子外頭去看看。一會呢,方才那書生大哥哥所說的那買家離開了,你就來告訴我,我有急事要辦!」

徐栓子老實又憨厚,還覺得徐雅比自己能耐。對此,他沒任何異議地就聽從了。

此時,他終於發現,侄女每次和鄭同說話,都是避人的。

因為男女需避嫌的過,這個問題,他不知要不要和姑姑徐氏提一下?

可若提,又怎麼提呢?侄女是當眾和鄭同說話的,也不算沒避嫌。

可不提,侄女為何總避著他和鄭同說話呢?這顯然看著有點奇怪。

徐栓子離開后,鄭同這才冷淡拒絕徐雅道:「我說過了,不需要你報恩,所以你不必專程來送我吃的。以後,如非有要緊事需要我幫忙,否則你不要再來找我。」 ------

黑皇和金雷虎抱在一起瑟瑟發抖,因為有一位餓極了的大聖正以看食材的眼神盯著他們。

這位大聖很質樸,也就是想弄點吃食果腹,畢竟很多年沒有吃過東西了。

「前輩,他們不是儲備糧,是給我看家護院的。」

金雷虎頓時狂點頭,在這位看起來十分飢餓的老爺子面前,他彷彿變成了一隻乖巧的小貓咪。

壓力太大了,僅僅是被眼神盯上,就有一種馬上會死掉的感覺。

好在羅墨的話東方太一還是要聽的。

「原來是看家護院的。」

東方太一略帶遺憾的將手從白骨大棒上放下,目光還在最近體型變得有些肥碩的金雷虎流連了一下,砸了咂嘴,感覺可惜。

「來人,擺酒宴。」

既然東方太一餓了,羅墨自然不能讓這位目前修為比自己還高的強援餓著,立刻吩咐了下去。

各種靈果美酒擺了上來,一隻只罕見的珍禽異獸被送上了餐桌,八殿九宮的殿主宮主作陪。

「我向大家介紹,這位是東方太一前輩乃是我人族大聖。」

羅墨在宴席上的第一句話就引爆了氣氛。

人族大聖?

大聖?

此時,這位大聖正在將各種美食送入自己嘴中,一條烤野蛟龍三兩口就被嚼吃乾淨,珍貴的鵬鳥蛋更是一口囫圇吞下。

這些食材都是源天教向南嶺蠻族購買的,價格很貴,這次為了招待東方太一下了很大的本錢,連仙台境界的蠻獸都擺上了桌。

只是東方太一還有些不滿意,嘟囔著,「這肉吃起來沒勁兒啊,有沒有祖王?要是有一隻祖王烤來吃就好了。」

眾人石化,這位老爺子這麼生猛嗎,祖王都要烤來吃?

羅墨將眾人的驚詫收入眼底,然後繼續說道:「東方前輩乃是太古時人,一直在神源中沉睡,剛剛醒來,修的是太陰太陽兩部經文,和我源天教相同——」

說到這裡,羅墨看向東方太一,「而今天下,人族大帝傳承眾多,但太陰太陽傳承卻只有我們源天教最為正宗完整了。」

東方太一將一塊玄龜肉咽下,皺眉問:「聖皇人皇道統呢?」

「消失在塵埃中了,我也是偶然從一件法寶中得到了兩部經文傳承。」

東方太一一愣,然後長嘆,「沉睡萬古,再醒來時沒想到最為輝煌聖皇人皇道統竟已不在。」

太陽聖皇一脈,這個時候去應該還能找到一點血脈,太陰人皇一脈那就沒徹底沒了,被鳩佔鵲巢,當初地府對這兩族發動了攻擊,掠奪血脈,消耗了兩族底蘊。

兩族高層戰力的損失讓紫微星上其它宵小勢力望到了可乘之機,對兩族進行了打壓。

羅墨手裡有紫薇星的坐標,隨時可去,就算他沒空也可讓葉凡去料理那些傢伙,好好抽他們一頓。

「前輩既然也是修太陰太陽經文,我們也算有緣,不如留在我源天教。」羅墨發出了邀請。

東方太一也沒有猶豫,只說了一個『好』字。

他是被羅墨解封的,又被羅墨用一段無上陰陽經文幫他解除了太陰太陽同修的弊端,若是沒有這段經文,他還會因為同修兩部經文的弊端變得神志不清,肆意殺戮,化身人魔。

這是一份大恩情,不能不報,因此他直接答應下來。

沉睡萬古,外界早已物是人非,熟悉的人早都已經不見了,看著眼前這些人,有不少都是修太陰太陽經文中的某一部,他倒是有些親切感。

想到這裡,他特別注意的看了看葉凡。

大聖目光如炬,他發現,這裡好像只有葉凡是和羅墨一樣同修太陰太陽,其他人並沒有做到這一點。

作為大聖,他稍微一想便明白了各種緣由。

因為羅墨給的解決方案只是一段經文,雖然玄妙無比,闡釋陰陽大道,但對於普通人來說能夠利用的程度太低。

而他不一樣,他是聖人,開闢了自己的道,才能夠吸收這樣的無上經文奧義為養料,調整自己的道路,其他人卻做不到。

但葉凡是怎麼回事?

大聖的本領自然通天徹地,只一眼便看出了葉凡的體質。

原來如此。

聖體。

這種體質是人族罕見的戰體,擁有不壞金身,肉身堅固可比法寶,尋常修士萬萬不敢和聖體肉搏,修行起來也更有底蘊,能夠成功。

宴席上,其他人都在慶賀,恭喜教主招攬東方太一這樣的人族大聖,也一一向東方太一拜見。

八殿九宮,八殿修源術,人體秘境法雖有涉獵,但都主修化龍秘境,看上去像是要修單一秘境的樣子。

而九宮宮主則是全部改修了太陰太陽兩部帝經中的一部,走的是正統的路子,一一向東方太一見禮。

東方太一記住了他們的名字,這些人以後就是他的後輩了。

「今後,東方太一前輩便為我源天教太上供奉,全教弟子需知悉。」

「是。」

八殿九宮應到,然後向東方太一行禮,「見過太上供奉。」

源天教太上供奉是一位人族大聖,這樣的消息迅速席捲了源天教上下,弟子們得知后都極為振奮。

原本他們就有一個霸氣的教主了,現在又多了一位大聖做供奉,就算是太古族也沒有他們源天教有底氣吧?

東方太一對源天教的一切都感到新奇,即便他是大聖也沒有見過源術,更別說羅墨的源術和正版的源天師源術有很大差別,現在基本上只披了一層皮,內里的骨可是有著三千大道的影子。

八殿九宮的格局即便是東方太一這位大聖看了也要說妙,當六陽聖水拿出來,東方太一更是交口稱讚,痛飲了好幾鼎。

六陽洗禮,純陽根骨,這對於修鍊過太陽古經的修士來說本就是極好的東西,比生命神泉還要適合。

葉凡也迫不及待的試了試,痛飲六陽聖水。

「還是跟著你舒服,吃喝都舒服,丹藥神水不愁,都是珍品。」葉凡感受著體內的燥熱,運轉輪海的太陰太陽之力,如一個磨盤。

再加上他是聖體,肉身強大,輪海不凡,可以容納的神力比尋常修士要多得多,因此即便是痛飲了灼熱似火的六陽聖水也能夠消化。

東方太一對葉凡很滿意,撕了一條大能境界的蠻獸腿給他,「你這個後輩能吃能喝,不錯,來。」

能吃就不錯?那我是挺能吃的。

葉凡在修鍊了羅墨的經文後,從輪海始修陰陽,消化能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更有人仙秘術和血魄秘術,再加上聖體的特異,活脫脫就是一個飯桶。

壯著狗膽的黑皇早就跑進來混吃混喝,聽到葉凡剛剛的話便問:「你們搖光不是有一個擅長煉丹的聖主嗎?」

葉凡:嗯……

這個事要怎麼說呢,搖光聖主現在就在你面前。

「我那位聖主師兄忙著修鍊呢,沒空。」

羅墨的身份左右橫跳,閉關修鍊就是最好的借口,經常找不到人,哪有那麼多時間煉丹。

「我倒是想得空清閑幾天,閉關修鍊,可惜一直很忙。」羅墨說到。

「你是大教主當然忙了。」黑皇討好的笑,然後順過來一壺六陽聖水給自己倒上。

這種聖水實在是太棒了,用來修鍊效果比源要好得多,可以淬鍊體魄,精鍊神力,洗滌神念,長期使用,根骨都會發生轉變,純陽無垢。

據說這還不是最完美的形態,最完美的形態應該是集齊九片神土製造出來的純陽之水,但還沒有集齊。

黑皇決定了,未來一段時間就賴在這裡,蹭吃蹭喝,看看所謂的純陽之水到底有多厲害。

本皇一定要好好品鑒品鑒!

「哎,話說你那純陽鏡什麼時候能圓滿?」黑皇打聽著消息。

「快了。」

「快了就好,本皇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見識見識了。」

萬龍巢得到東方太一出現在源天教的消息后不知會作何感想,畢竟這位是他們當初封印的,不知道有沒有膽氣再找上門來?

或者直接帶著萬龍鈴?

不過,他們應該也不會這麼快便行動,總要掂量掂量,一般的大聖恐怕鎮不住東方太一,萬龍巢尋找其他古族,聯合不止一個大聖前來也是很有可能的。

來就來吧。

這段時間裡,羅墨和東方太一遊歷北斗各處,他們腳程極快,跨越大域也不費什麼力氣,一番遊覽下來東方太一隻是感嘆一切都變了,和太古前大不相同。

隨後的日子裡他們沒有在外出,因為羅墨說了萬龍巢的事情。

「萬龍巢?嗯……」東方太一回憶起了那一族,不禁點頭。

看來,他很認可萬龍巢的實力,羅墨是這樣以為的。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