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伊魯卡想起來自己滑稽的在獨木橋上取樂夥伴。

鳴人想起來自己像個白痴一樣的塗鴉火影岩,拍一張小丑的畢業照,弄色誘之術等等許多的糗事。

芙想起了自己她在瀧忍村帶著笑容找朋友。

我愛羅在沙地里為了得到夥伴的歡笑,自己努力弄那些食物,什麼鰻魚飯,叉燒等等。

忍界許多孤苦伶仃的人們笑著笑著,眼淚就流了下來。

為什麼沒人注意,依舊要努力是綻放。

為什麼要做出如同白痴一般的行為?

因為……

就是要……

讓別人注意到他們啊!

注意到他們這些「白痴」!

終於看不下去的大蛇丸出來了。

【「別這樣做了!」

君麻呂瞬間轉過身來,軀體一顫,迷茫的看向大蛇丸。

大蛇丸溫柔的說道:「並沒有所謂活著一定就有意義這種事情!」

「但是……」

「活下去!」

大蛇丸的聲音突然變得高昂了起來。

「說不定……能找到有趣的事情!」

「就像……」

「你找到那朵美麗的花朵,我找到你一樣!」

大蛇丸說完溫柔的撫摸著君麻呂白皙的臉蛋,君麻呂的呼吸變得激動而急切,臉上浮現了一種叫心動的紅色。

「來,走吧!」

仰望著此刻的大蛇丸,他如同祈求神靈一樣得到了回應。

他找到了他的光明,他人生的意義!

他,君麻呂,是為了大蛇丸而戰鬥的。

明亮的早晨日光下,君麻呂陪伴在大蛇丸的身邊無聲的走著,正如同那一朵白色的水仙花依靠著旁邊的大樹,靜靜的生長。

這一幕美如畫!】

靜!

空氣是如此的靜謐!

觀看這一幕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甚至多呼吸一口氣都是對這美好的東西的破壞,都不願意破壞這一副美麗的畫卷。

水仙花的花語是孤獨,因為只開一朵,同樣當水仙花擁有夥伴的時候,伴隨著的花語是……

忠誠!

有人看痴了,悲劇的君麻呂找到了他人生的意義,他此刻是幸福的。

他找到了他的幸福,為之可以奮鬥一生的信念。

他的人生此刻就是光明,那些白色清晨象徵著從噩夢醒來的他。

也預示著他的此刻的幸福。

他的人生不再孤獨,可也是悲傷的。

因為……

【畫面轉換在一片陰暗的地下室中,一個被繃帶纏繞淡黃色瞳孔的男子說道。】

【「兜,君麻呂,他還能支撐多久?」】

【「目前,我認為應該還沒問題!」】

【「雖然……我已經盡全力治療他了!」

帶著暖色的燭火映照在兜的圓形眼睛片上,他帶著一些遺憾的說道。

「但關於他身體的信息實在太少了。」

」如果有他們一族的病歷或者治療數據。」

「或許……就不一樣了!」】

顯然君麻呂快要死了,從兜的話語里看,君麻呂得了血跡病,那種無葯可治的病。

觀眾的心開始抽搐了一下,疾病論嗎?終結君麻呂幸福的是疾病嗎?

他的命運不是戰死嗎?

為什麼會是生病病死的這種東西?

作為信奉為心愛之人而戰的君麻呂最後是病死的這件事他們無法接受。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沖喜新妻:高冷總裁寵上天最新章節、沖喜新妻:高冷總裁寵上天雪飛飛、沖喜新妻:高冷總裁寵上天全文閱讀、沖喜新妻:高冷總裁寵上天txt下載、沖喜新妻:高冷總裁寵上天免費閱讀、沖喜新妻:高冷總裁寵上天雪飛飛

雪飛飛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沖喜新妻:高冷總裁寵上天、沖喜新妻高冷總裁寵上天、心尖專寵:總裁的讀心嬌妻、

。 「陳八牛、馮清歡、關九!」

壓根沒用錢鼠爺挨個介紹,李老爺子就把我們三的名字給說了出來。

然而這還不是讓我吃驚,真正讓我吃驚的是,在說出我們三個人的名字后,李老爺子眯著眼盯著我看了看,然後便開口說道。

「特別是這位關九小兄弟,如此年輕竟然懂得天星風水之術,古西域黑水國,對對,還有東北那座元代皇陵。」

「這位小兄弟的經歷,比起老頭子我當年,只怕還要精彩幾分啊!」

說到這兒的時候,李老爺子輕捋下巴上雪白的鬍鬚,哈哈大笑著。

我卻是聽得心裡頭一驚,陳八牛那傢伙也是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我。

要說我們隨著周建軍的考古隊,在新疆走那一遭,倒也算不得什麼秘密,稍微有些門道,打聽一下也就知道了。

可東北那一趟,就連周建軍和Alice都不知道,橫算豎算知曉這件事的,也就我、陳八牛和錢鼠爺,我們三個人。

可眼下,剛一打照面,李老爺子卻是開口就說了出來。

一開始我還以為是錢鼠爺這傢伙嘴上每個把門的,把我們的事兒,提前和李老爺子說了,可我扭頭一看,錢鼠爺那傢伙也是一臉吃驚,顯然這些事兒,不是由錢鼠爺的嘴說出去的。

Alice呢,也是偷偷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們,像是在責怪,我們把東北皇陵那件事兒,故意隱瞞著他。

這一下子就明顯了,眼前這位李老爺子,早就猜到我們會來拜訪他,只怕私底下,老早就打探過我們幾個人的虛實了。

要知道李老爺子自從夫人離世后,過的就一直是半隱居的生活,說是足不出戶都不為過了。

可在這種情況下,他還能打聽打我們幾個人的虛實,這份手腕,用手眼通天,神通廣大這些詞語來形容,真是一點也不過分。

「不過啊,這挖墳掘墓,始終是損陰德的勾當,小兄弟老頭子我說句你不愛聽的,有機會能脫身儘早脫身為好!」

「李老爺子您教訓的是,小子謹記在心。」

我上前一步,朝李老爺子躬身抱了抱拳,絲毫不敢託大,更加不敢反駁什麼。

倒不是有求於人不得不低頭,而是李老爺子所說,的確也是我心頭所想。

雖說我不像是老張家門下的那些過山猿,靠著挖墳掘墓發財,可我的確也做了這一行當,挖人祖墳,自古都是極損陰德的事兒。

「你們三個的事兒,老頭子我也知道一些,給老頭子我詳細說說,你們在鳳凰鎮的事兒吧?」

說完李老爺子就抬頭看向了我,我急忙抱了抱拳,把我們從四九城出發,一直到湘西鳳凰鎮,棺材山所有遭遇過的事兒,都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李老爺子呢,就像是個老小孩兒,聽到精彩處還會忍不住拍手叫好,直說我們幾人的經歷,比起他年輕那會,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我說到龍俊山慘死的時候,李老爺子嘆了一口氣,說了一句人各有命,那一刻的李老爺子,和他那滿頭白髮一樣,完全就是一個即將油盡燈枯的遲暮老人。

可當我說到老張家,在棺材山偽造了一個祖墳,實則是圖謀棺材山裡頭那座土司王寶藏,甚至於老張家還為此扣押了石苗醫和三個孕婦,我們幾個也是撞了大運,才僥倖從張老九手底下撿回一條命的時候,李老爺子則是狠狠一巴掌拍在了輪椅的扶手上怒喝一聲道。

「呸!什麼狗屁老張家,不就是一群殺千刀的盜墓賊、一群為禍鄉里的無恥匪類、國家人民的害蟲?」

「這要是擱在以前,說他們是馬賊山匪都不夠格的!」

「你們幾個放心,我這把老骨頭雖然不如以前硬朗了了,可你們到了這兒,見了我,諒那張老狗也不敢拿你們怎麼樣!」

說這些話的時候,李老爺子一瞬間變得氣勢凌人,儘管他坐在輪椅上,頭髮鬍鬚早已雪白,那一刻我絲毫不懷疑,若是在遇到什麼戰亂,眼前這位李老爺子,依舊是能夠提槍上戰,為了國家為了同胞浴血奮戰。

也是後來我才知道,老張家的掌舵人就是李老爺子口中的張老狗,不過老張家如今在湘黔一帶聲勢滔天,黑白兩道誰不買老張家一個面子,自然也就沒幾個人敢直呼張老狗這頗具侮辱性的諢號了。

而李老爺子敢直呼張老狗這諢號,倒不是說李老爺子在湘黔一帶的手腕就比老張家厲害高明。

而是李老爺子從來沒把老張家放在眼裡,那種感覺怎麼說,就好像是一個保家衛國,一輩子都為了國家為了人民浴血奮戰的好漢,又怎麼會把一群為禍鄉鄰的無恥匪類當做人物來看呢?

「這李老爺子真夠霸氣的啊,剛剛那話說的,八爺都忍不住熱血沸騰啊!」

陳八牛偷偷湊到耳畔嘀咕了一句,這會這傢伙再也不敢說李老爺子擺譜擺架子了,反而是對李老爺子滿眼的敬佩。

想來也正常,像李老爺子這樣一輩子為國為民的老英雄,提起來,誰心裡頭不是會忍不住肅然起敬呢。

「對了,剛剛聽你說,你們從仡佬寨一個蠱婆手裡頭得到一本小冊子,想請我幫忙破譯其中的內容是吧?」

我急忙點了點頭,給Alice使了個眼色,Alice也急忙從背包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了那本小冊子,雙手畢恭畢敬的遞給了李老爺子。

這位李老爺子啊,雖然棄文從武,在傷了腿,退伍回家后,又踏上了從商救國的路,可實際上這位李老爺子出自書香門第,一輩子走南闖北,其所學所見,特別是對湘黔一帶的民俗文化,只怕就是四九城研究所裡頭,諸如周建軍那樣的正牌教授,在這李老爺子面前,都只能自稱後學晚輩。

從Alice手裡頭接過那本小冊子,翻開來看了一眼之後,李老爺子竟然也是頓時神色一變,甚至於整個人都立馬坐直了身子,繃緊了起來。

看到李老爺子這樣的反應,我們四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心裡頭也是不由一驚。

我和Alice,都以為,這本小冊子上記載的內容,就算在怎麼驚世駭俗,多半也僅僅只是湘黔苗家那不為外人知曉的巫蠱之術,可從此時此刻李老爺子的反應來看,這本小冊子里記載的內容,似乎遠比我們預想的還要驚世駭俗一些。

「這……這上面寫的竟然是蜣文!」

許久后,李老爺子這才開口打破了沉默,可他說話的語氣,卻是怎麼也掩蓋不住其中的驚訝和激動。

蜣文?

我們四個人則是面面相覷,一頭霧水,除了能猜到這蜣文,八成也是一種古文字之外,其他的就真是一概不知了。

說起咱們國家的文字啊,除了現在通用的簡化字以及諸如甲骨文、金文、篆體這些古時候各個朝代、各個時期的古文字之外,我國各民族還有創造了屬於自己的文字,就比如常見的苗文、藏文、滿文、蒙古文這些。

可除了這些,我們國家五十六個民族,除去漢族之外,其他其實從某種角度來看都能算是少數民族,而五十五個少數民族,絕大部分都有屬於自己的文字。

除了這些,我國的一些宗教,也創造過一些鮮為人知的文字,比如在塔克拉瑪干沙漠那祭壇里,用來溝通鬼神、祭祀的銛文,可以說就算是國內最一流、最頂尖古文字專家,也不敢說能認全我們國家,老祖宗們留下來的全部文字。

「李老爺子,這蜣文是怎麼回事?」

「您能解讀這些蜣文?」

一想到這本小冊子,極可能關係到我們活下去的希望,我忍不住開口追問而來一句。

「這蜣文啊,算起來屬於苗文的一種,相傳是蠱族人特有的文字,舊時候在十二峒流傳,可即便是在十二峒里,能學習掌握蜣文的,也是一些祭祀、長老。」

「這上面都是蜣文,老頭子也不敢說能全部翻譯過來。」

「我得去書房查一查!」。 馮天魁當着法庭所有人哈哈大笑。

「日軍二十師團的炮兵聯隊火炮,日軍109師團的炮兵聯隊大口徑火炮,全在兄弟我六十六師手上,郭勛祺軍長還見過,可以作證,你們想看也可以,過兩天就運到武漢了。你以為老子勾結日軍借來的?兄弟我沒那麼大本事,大公報的記者,記錄了第三軍潰兵軍官,搶劫村民,強姦婦女,殘殺無辜的惡行,老子好意給第三軍遮醜,栽贓給日軍間諜,你們偏偏不領情,說是自己軍官,好啊!明天我就通知大公報記者,說是山西村落慘案,我們中國自己軍隊,委員長嫡系的第三軍乾的,你們去對着人家解釋,你們去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

日狗了,說好的秘密軍事法庭。

你特娘的隨軍還帶記者?

大公報,好大的來頭,夠奢侈的川軍。

栽贓第三軍軍官是日軍間諜,居然在給中央軍遮醜。

人家川軍顧全大局,你們還要審判川軍將領,這下子,不僅川軍旁聽席竊竊私語,連桂軍跟中央軍其他旁聽將領也開始交頭接耳。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