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但他卻是沒有家人。

「胖子,好好珍惜吧,真羨慕你還有一位家人啊。」

龍一拍著胖子的肩膀說道。

「嘿嘿,龍一我爺爺就是你爺爺,你也可以把他當家人的。」

秦無爭嘿嘿笑道。

。 吃過早餐,林隨安還得回營,跟雲珊說,他中午會回來,晚上帶她出去吃海鮮粥。

雲珊也有事情要問他,點了點頭。

等林隨安走了之後,她拿了整理好的英語筆記去了楊嫂子家。

楊嫂子正在整理芥菜,說是要曬菜乾。

雲珊把筆記拿了出來,正好楊思思兄妹也在,雲珊就順便把筆記的大概內容講了下,哪些要注意的。

楊思思聽得精神一振,拉著雲珊,要她再深入講一下。

雲珊現在算是有些講課經驗的,想著自己現在也沒什麼事,就給他們上了堂英語課。

楊嫂子看著這情景不由感慨,也怪不得林隨安這媳婦不願意隨軍,在這兒給男人洗衣做飯,還真是埋沒了她的學問。

當然,站在別的角度想,林隨安確實是有些慘,別的戰友都有媳婦過來侍候,就他沒有。

不過人家夫妻商量過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別人也不好說什麼。

雲珊上完一節課,正喝著楊嫂子煮的菜乾湯,外面走廊傳來植愛英的聲音,「嫂子,我來幫你。」

楊嫂子問道,「怎麼過來了?吃過早餐了?今天不用出去添點東西嗎?你家裡連鍋都還買呢。」

植愛英道,「我早上去了趟了衛生院,剛回來,我等明天有嫂子去菜市場再一起跟著過去,我自己一個人不認識路。」

「怎麼去衛生院了?哪兒不舒服?」楊嫂子關心道。

「昨晚也不知道咋回事,就是肚子痛,拉肚子,今天去了衛生院看了,說是有些腸胃炎,拿了點葯,不算啥大問題。」

「原來是這樣,那你飲食得注意了,這兩天吃點稀飯或者麵條吧。」

「我曉得嫂子。」

「對了,我家裡煲了菜乾湯,給你盛碗來喝吧。」

「不不用了,我剛吃了葯,也不知道能不能喝。」

「菜乾湯是去火氣的,應該沒問題,行吧,等你以後好了再過來喝吧。」

「嫂子你真好,沒過來的時候我還挺忐忑,在這邊誰也不認識,也不知道咋跟大家相處,沒想到,大家都這麼好。」

楊嫂子笑道,「這不是應該的嗎?在這兒咱們大家都是一樣的,讓戰士們能安心地保家衛國,我們固好大後方,大家互相扶持。」

植愛英嗯了一聲。

楊嫂子接著問,「高同志對你咋樣?」

植愛英聲音小了些,「他挺好的,我昨晚肚子痛,他還陪我去廁所。就是沒想到,碰到了林嫂子跟林隊,志城進廁所扶我,他們看到志城從女廁所出去,都誤會了。」

雲珊其實也沒認真聽,喝了湯,給楊思思批改了下語法作業,然後聽到外面提到自己跟林隨安就停了下筆,認真聽了聽。

楊嫂子聽著哎喲了聲,「那這事咋整,你們跟他們解釋了吧?」

「解釋了,今天志城還拿了我的診療單給林隊看呢。」

「這樣就好。」

「嫂子,你們在這邊習慣嗎?」

「久了就習慣了,你剛來可能有些不習慣,不過沒事兒,你多點出來找我們這些嫂子說話,你要是想去買東西,我們還可以一起到市區去買。現在公交車能到咱們營地,也挺方便的。」

植愛英問,「也不知道嫂子們什麼時候去市區?我也想跟著出去買點東西,志城給了錢我了。」

「我幫你問問其他人,好了,你去洗個手吧,這菜我放在這兒曬著就成,下午有太陽曬吧。」楊嫂子把那些菜都處理完了,就帶著植愛英去廚房洗手,這進了客廳,植愛英就看到在房間里的雲珊。

「原來林嫂子也在呢。」植愛英跟雲珊打了聲招呼。

雲珊應了聲,問她,「你今天的肚子好了沒?」

「好很多了,剛才去過衛生院了,開了葯回來吃了。」

「那就好。」

植愛英走過來,臉上閃著幾分不自在,「嫂子,昨晚林隊是不是很生氣?志城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雲珊笑道,「如果真的是不舒服,他進去扶你,這有什麼好指責的,沒事,林隊他看了診療單,應該也會理解的。」

植愛英這才鬆了口氣。

楊嫂子從廚房拿了酸蘿蔔出來,招呼兩人嘗嘗。

雲珊沒有客氣,湊了過來夾了根吃,酸酸的很好吃。

植愛英也說好吃,然後問楊嫂子怎麼做的,她也想做些嘗嘗。

楊嫂子把做法說了說,植愛英轉頭問雲珊,「嫂子你要不要做?」

雲珊道,「不了,過幾天要回老家了。」

植愛英只好作罷,然後又問,「嫂子,這兩天你去不去市區?」

雲珊看了她一眼,「你要買東西嗎?據我所知,在咱這不遠有個集市,那裡的東西挺全的,基本的生活用品都能買到。」

植愛英道,「我想看看衣服,買些被子啥的,集市可能沒有。」

雲珊道,「我如果去也是回老家的時候。」

植愛英只好道,「我看看別的嫂子去不去。」

楊嫂子在旁邊說,「愛英,你不如等你家高同志休息一起去,兩個人也好拿東西。」

植愛英就道,「我不知道他啥時候休息,我看他挺忙的,就想著早點把東西添齊,能給他做些家鄉菜。」

楊嫂子就說幫她去問問其他人。

雲珊看著時間快到中午,就回了林隨安的宿舍。

中午林隨安匆匆回來吃了飯又回了隊,雲珊就去通訊部給鍾楚兒打電話。

鍾楚兒給了她住的賓館她,魚城跟廣城的都給了她。

打了電話之後,等了十幾公鍾,鍾楚兒回了電話。

「雲珊,魚城公家這邊有個項目招標,我看到個港城過來的熟人,找他死活打聽到的,我很看好這個項目,可惜我們沒有資格進場,真的很可惜,別人都是早就註冊了那方面的公司,我們什麼都沒有。」

雲珊問是什麼項目。

鍾楚兒說了。

雲珊心裡道了句果然,這就是她之前想的那個項目。

如果能湊過去分一杯羹,於鍾楚兒來說真的是一個很大的成績,讓她在鍾厚生面前也會大大的長臉,以及在公司也能站穩腳。

這個項目,雲珊肯定要幫她的。

。 「給你看,你懂醫學,你懂病毒性原理、科學嗎?」旁邊一個戴著口罩的青年冷笑問道。

「我不懂。」江寒誠然回答。

「你知道這個樣本有多難得嗎?目前龍國是零傳染,這個病毒經過了多重技術密封,還要確保它的鮮活性,全國擁有樣本的醫藥研究室不超過十個,每一個樣本都比大熊貓還要珍貴,要是病毒被破壞了,你負的起責任嗎?」青年頗是激動的喊道。

半年來,實驗室除了研發常規藥物,主攻就是病毒的抗體研發,好不容易研製臨床有效的,卻因為病毒的自行變異成了廢物。

研發全成了白費,實驗室里的每一個人心情都極為糟糕。

這時候一個不懂醫學的人在這瞎攪合,可不是撞在了槍口上。

「江寒,你別在這瞎鬧了,紀教授,你們忙,我就不打擾了。」蘇沐雪生怕得罪了這幫活祖宗,拉著江寒就要走。

江寒笑著擺開了她的手:「我不懂醫學,但我懂治病,我不懂病毒,但我懂解毒、放毒。」

「呵呵,你是在搞笑吧。」青年冷笑了一聲。

江寒知道這些棟樑之才脾氣大、心氣高,也不生氣:「你最近胸口作痛,晚上失眠,尿黃刺痛,需要好好休息了。」

「干我們這行的,長期泡在實驗室里,有這些癥狀不很正常嗎?」青年傲慢道。

「但你大腿內側,長了一個雞蛋大的膿包,如果再不診治,一旦潰爛,也許你下半生就要在輪椅上度過了。」江寒微微嘆了口氣。

「你,你……」青年渾身一顫,不由得瞠目結舌。

「袁飛,你沒事吧?這是真的嗎?」旁邊的研發成員,無比關切問。

袁飛點了點頭。

他的確最近燥熱難眠,渾身長泡上火,大腿鼓了個包,起初沒當回事,最近發作脹痛的厲害,已經有發紫、灌膿的趨向了。

只是他一心忙著研發,不想拖團隊的後腿,所以一直在強撐著。

「還有你,你已經連續四個月沒來大姨媽了,皮膚也變得暗黃多斑了,再不休息,只怕要提早進入更年期了。」江寒又指向了團隊最年輕的一個女生。

「小容,他,他又說對了?」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那個不到三十歲的女科研員。

小容點頭嗯了一聲,看向江寒的目光多了几絲驚訝和尊敬。

「江先生,那你給我們也看看唄。」其他人也爭著問道。

江寒一一說出了眾人身上的隱疾,最後輪到的是紀大中。

紀大中內心雖然驚駭,但作為教授、導師,他面上依然顯得很淡定:「江先生,紀某可有隱疾?」

「紀先生,你的問題比他們都要嚴重。你最近腳底一直發涼,兩膝蓋走路時時不時會突然發軟,然而到了晚上,卻渾身發燥,頭頂像生了火爐一樣難熬,導致你睡眠不足。」

「你最近是不是每天早上醒來,口鼻都有乾涸的血痂?」江寒神色凝重的問道。

紀大中愣了。

江寒說的半點不差,他最近一直都是穿著厚厚的棉襪,就是腳底發寒,而且有時候走路走的好好地,膝蓋一軟莫名其妙就差點跪在地上。

到了晚上,明明困的半死,卻怎麼也睡不著覺,頭頂熱的冒汗,太陽穴炸的難受。

最近每天早上醒來,一擤鼻涕,便是血渣滓,一刷牙便是滿嘴的紅。

紀大中去醫院查了,各個器官也沒什麼大礙,再加上忙於研發,也就只能不了了之,隨它去了。

「古人說望聞問切,江先生只看了我們一眼,而且還是隔著防護服、口罩,便能一清二楚,便是華佗再生也不能比啊。」

「實不相瞞,江先生說的一點都不差,卻不知這是什麼病?」紀大中微微欠身,向江寒請教。

「這是大限將至之態,你的身體長年累月的處於疲憊狀態,氣血與元氣虧損的七七八八了。元氣一虧,便是神滅,陰陽不調,邪風聚頂,三花皆無。」江寒半真半假的胡扯著。

他其實是通過手錶監測得出的紀大中健康數值。

至於中醫,那也是跟張青松在一塊,耳濡目染了一點。

「中醫的確是博大精深,看來我等一輩子研究現代醫學,到頭來卻把傳統精髓丟了,實在可悲可嘆。」紀大中喟然感慨。

「江寒,紀教授還有他們的病有治嗎?」蘇沐雪著急了。

「只要人活著,就沒有治不了的病。」

「固本培元也不是什麼難事,這樣吧,我有一個朋友叫張青松,這是他的地址和號碼,你們下了班以後可以去找他,提我的名字就行。」江寒想了想道。

他確實也可以治,只是一些專業的東西總不如張青鬆通曉,這老傢伙一直嚷嚷著最近沒撈到任務貢獻值,是時候幫他刷一波了。

「張青松?莫非是龍國四大神醫之一的張老?」紀大中大驚。

「嗯!」江寒很隨意的點了點頭。

紀大中等人喜出望外,激動的都快要哭了。

張青松是誰,那可是當世的活神仙啊,多少達官權貴想見他一面都難,更別提能讓他老人家親手施診了。

這得是多大的福分,才有此機緣啊。

「行了。我倒是把人情送給你們了,這病毒到底還讓不讓我看了?」江寒可沒功夫跟他們閑扯,不耐煩的催促。

「看,看!」

「袁飛,你告訴江先生操作流程。」紀大中連忙應允。

江寒在袁飛的指導下,裝模作樣的看了一眼病毒的毒株、細胞結構,實際上他聽著都頭大,不過卻利用手錶探測功能,把病毒的數據等等傳輸進了基地。

「看完了,沐雪,馬上中秋了,我看不如直接給紀教授他們放假得了。」江寒是真心疼這些人,一個個熬的醫生的病,鐵打的也吃不消啊。

「教授,你聽到了。這次不是我要給你放假,是江神醫。」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