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叮!

因金屬碰撞發出的清脆聲不斷響起。

劍意和赤鳳相持不下。兩者誰也奈何不得誰,最後,赤鳳發出一聲響亮的鳴叫,聲勢暴漲,發出璀璨的赤紅光芒。

砰!

劍意破碎,沐塵悶哼一聲,倒退數步,一絲血跡在嘴角出現。

抹去嘴角的血跡,沐塵眼中晦暗。

果然,在修為上的差距不是那麼容易彌補的。

「哼!」

沐塵被自己一招擊退在蘇柔凰計劃之中,只是,出乎她意料的是,自己是使出了七分力,以往,自己使出五分力足以完敗入玄境所有天驕,沒想到,今日,區區一個築基境逼得自己不得不使出七分力。

蘇柔凰冰冷注視著沐塵,眼中毫無波動:「現在,你還不離開嗎?」

沐塵莫名一笑,意味讓蘇柔凰揣摩。

剛才的兩人對擊中,他的腦海中閃過眾多片碎畫面,好像是小時候的記憶,記憶不是很完整,從那些片碎的回憶中,他確信了一件事,自己,小時候絕對見過蘇妙儀,兩人的關係非常親密,並且,自己還答應了她一個承諾,雖然具體內容記不清了,但是,心中不斷提醒道這個承諾非常的重要。

手握長劍挽了一個劍花,沐塵直視對面的女子,淡淡一笑:「勝負,不到最後,一切難說。」

「好!今日,就讓你徹底死心!」

聽到沐塵的話,蘇柔凰抬起右手,伸出一根修長白皙的手指直指沐塵。

沐塵眼中戰意高漲。

「放馬過來!」

沐塵手中長劍不斷吞吐劍芒,周身浮現出眾多把透明的長劍,長劍皆由劍意凝成。

腦中,片碎的記憶畫面不斷從腦海深處湧出。

一句模糊不清的話語在耳邊迴響,不待他多想,蘇柔凰的攻擊已經近在眼前。

九柄長劍齊齊飛出,組成一個鳳凰虛影的模樣,鳳凰振翅高飛,直衝向沐塵,空間都划起一絲漣漪。

「來吧!」

沐塵周身劍鳴不斷,千柄飛劍迎了上去。

轟!

二者對撞,並沒有沐塵想象中的不相上下,反而,沐塵的攻擊不斷被減弱,蘇柔凰的攻擊不弱還增,最終,蘇柔凰的攻擊破開沐塵的攻擊,巨大的鳳凰虛影撲向沐塵。

沐塵瞳孔驟縮,我去,她戰鬥力這麼強悍!

這樣下去,如果不使出最後的手段,可以說根本無法改變敗局。

但這是自己的保命手段,不到生死攸關時刻不準使出,所以,對於蘇柔凰,沐塵認為。

惹不起惹不起,我還是趁早……

三十六計走為上,溜之大吉,至於關於蘇妙儀的事,以後再議,最起碼等自己傷勢完全痊癒再說。

好!

心裡做出決定,沐塵抬眼望著蘇柔凰。

蘇柔凰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十分胸有成竹,對於沐塵敗於自己手上的事實,已經定局,等到對方落在自己手裡,自己有的是手段折磨他。

「最後一擊,不要試圖再做無謂的抵抗了。」

蘇柔凰手掐法印,隨著手勢不斷變換,鳳凰虛影越加凝實,猶如活了過來。

對面,沐塵淡定拿出一枚玉片,閃過肉疼之色,這個自己平時可是捨不得用的,但如今,不得不用這個東西了。

沐塵深深吸入一口氣,運氣於心:「來日方長!到時候我定會再次拜訪蘇家!吾先離開此地矣!」

「哼!狂妄!」

蘇柔凰對於沐塵的話不屑,憑他,不可能逃出自己的掌心,所以,沐塵方才的話她是充耳不聞。

等到沐塵說完,他便狠狠捏碎玉片。

轟!

驚天真氣湧現纏繞在沐塵身邊,空間,發出「咔啦咔啦」的響聲,隨後,「砰」的一聲,空間破碎,真氣夾帶著沐塵沖向虛空中。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等蘇柔凰反應過來,沐塵早已沒了蹤影。

。 白季甩手用力,就想將老蝙蝠對著地上砸一個爆摔。

然而一陣衣物旋轉般的觸感傳來,白季只覺得左手猛然一緊,只捏到了些許空氣。

一陣衣袂飄飛聲后,老蝙蝠又一次掛在了欄杆上。

然而這一次,她一雙冰冷的小眼睛,卻是死死地盯在了白季的身上。

兩次短暫的交手,都是白季擋住了她出其不意的殺招。

而且兩次殺意侵襲,白季所受的影響也顯然要比老董要多一些。

威脅大,本事小,顯然才是更好的目標。

這麼想著,頓時又是一片冰冷的殺意充斥著附近的整片空間。

然而,與老蝙蝠對視之際,白季的眼中,也是彷彿各出現了一隻飛舞的奇異火鳥。

火鳥倒映在老蝙蝠的眼中,一時之間,也不知道究竟是誰在對誰施加震懾。

兩人同時僵持了短暫的片刻。

這一波叫做控制抵消。

只可惜老董腿腳不便,且又沒有遠程攻擊手段,不然這倒是一個極佳的機會。

僵持結束的瞬間,老蝙蝠還是悍然出手。

至於她的個人專長,短時間內怕都不會再有什麼大的效果了。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事實上《武俠》中大部分的心性判定類個人專長,在短時間內都難以對同一個目標作用多次。

次數多了就麻了。

老蝙蝠的殺意專長能夠短時間內三次影響到白季,已然是相當強悍的一個個人專長了。

此刻,面對老蝙蝠又一次的凌空來襲,白季只得運起劍招先機一劍砸去。

面對老蝙蝠這種速度型的對手,其他招式的前置施展時間,足夠自己死上八回了。

而且和剛才老董作為被主攻對象又不同,自己作為被盯上目標的時候,哪怕是知道對手變招極快,可是白季還是必須先以招換招。

若是不出招,對手的虛招就會變成實招。

這是一個無解的死局,這就是面對速度型對手最大的無奈之處。

果然,身在半空,老蝙蝠又一次凌空變換了角度。

身形宛若沒有重量般又一次瞬間挪移了兩尺距離。

不過……

好在風起了。

先機作為一個小劍招的好處,就是可以同時與其他劍招一起運功。

白季在運起氣力施展先機時,也同步運起了劍招——劍嵐。

由氣力捲起的狂風在醞釀了片刻后平地而起,瞬間掀起了三人的衣袍,在狂風中顯得嘩啦作響。

而由於需要變換方位,身體極輕的老蝙蝠顯然是受到了狂風影響最大的一人。

在被狂風乾擾了攻擊后,白季的變招才得以從容砸向了老蝙蝠。

老蝙蝠血紅披風一卷,由披風下一個不知道什麼事物的物體盯著披風伸出,與白季重劍正面相交。

下一刻,借著白季的衝擊力,老蝙蝠的身體又一次輕飄飄地倒飛而出。

一道閃亮的刀光劃過,只留下空中一抹被狂風瞬間席捲了的血紅色披風一角。

這是老董的協助攻擊。

老蝙蝠又一次掛在欄杆邊上,眼神有些忌憚地看著白季。

遇到高手了!

白季心頭也是有些發苦。

遇到這些速度型的對手最是難纏。

主動權完全在對手的手上。

而且這種對手往往擁有不少的自保和脫身手段。

初次從自己左手中逃脫,以及她血紅披風的能力,恐怕都是她的手段之一。

這種對手最難殺了。

放在過去的遊戲里,白季的經驗就只有保證自身的防禦滴水不漏,同時耗盡對方的氣力與體力。

保持高敏捷的速度,是需要不少的消耗的。

進攻者總比防守者消耗要多,這是不變的真理。

前提是……

能防得住才行。

當然,防得住只是前提,想要擊殺,那還得對手夠傻,體力、氣力即將枯竭之際還不願意跑……

可能么?

能么?

白季並不做什麼指望。

至於剛才的劍招——劍嵐,其實只是白季自保的嘗試。

《武俠》中許多武功之間,是有著一定的剋制關係的。

武功品階的高低,不代表絕對的強弱。

只要施展得當,一些看似殺傷力不大的小技巧,也是可以起到大作用的。

然而此刻,劍嵐並不能為自己取得勝利。

白季的目光在自己的個人面板能力上一掃而過,試圖尋得破局之法。

然而此刻,老董的身體似乎有意無意地撞了下白季。

白季動作幅度不大地撇過頭看向老董。

卻只看到了試圖以眼神勾引自己的一副老猥瑣男人的樣子。

呸!

大敵當頭,還在這賊眉鼠眼。

白季心頭不屑,轉過頭再次看向老蝙蝠。

和老董的對視只在瞬間,白季不敢轉移太多的注意力去別的地方。

老董的身位略微落後於白季半步。

此刻看著白季的背影,心頭有些憂愁——

也不知道這小子能不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可惜不是當年的那群軍伍弟兄,一個眼神,就知道彼此的心意。

只要這小子能夠稍微先行牽制一下,自己就能夠強制捕捉對方片刻,接著再由這小子快速接上殺招,就有機會一套連死這個鬼東西一般的沙居人。

……

白季看著老蝙蝠,心頭琢磨著。

他當然知道老董是想要打配合。

可關鍵是怎麼配合?

他是有什麼殺招?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