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咻咻咻!

鮮血濺射,倒下去。

然後白光閃爍,屍體消失,又重新出現活生生的人影來。

第三次了。

只不過……這一次許多日月教徒居然感覺習慣,也在情理之中了。

就說不是幻覺,這些人……不一定是人!

「繼續!」

賈布有些歇斯底里,他的身軀也開始發抖,對於一個江湖中人,或者說……沒見過各種奇異狀況的古人來講,這樣的事情,實在讓人感到驚恐。

咻咻咻!

第四輪……

咻咻咻!

第五輪……

而這時候,玩家們也終於一步一步,頂著箭矢,來到了日月教徒的面前。

他們臉上帶著激動和興奮的神情,一個個衝進了日月教徒的人潮當中,就像是小溪匯入江河。

忽然間,只聽見嘭!嘭!嘭!

許多聲巨響升起……

火光耀眼,諸多日月教徒,身體斜飛開了。

空氣中,瀰漫的……是火藥味。

。 先天四宿大陣的威力,還是太過強大了。

以姜塵目前的實力,只能略微動用此陣的一縷威能,至於全力運轉先天四宿大陣,怕是陣法剛一運轉,就把他給榨乾了。

是故,姜塵只是動了先天四宿大陣的一縷威能,將此方天地的時空凝滯,接著親自動手,送他們上路。

時空被凝結,那八個大羅金仙就好似木樁似的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姜塵殺他們還不簡單,手起刀落就完事了,根本就沒遇到一絲的抵抗。

太初劍氣爆發,粉碎了他們的仙體,破滅了他們的元神,僅僅只留下一縷先天真靈,被姜塵收走,以做他用。

……

將來犯之敵,通通斬殺之後,姜塵突然收起太初神劍,朝東方虛空恭敬的行了一禮:「弟子多謝師尊出手相助!」

那三個仙道大羅金仙的求救玉符集體失靈,顯然不是因為二十八星宿大陣的緣故,而是上清聖人暗中出手相助的結果。

其實,若非上清聖人出手相助,姜塵根本就殺不了那三個仙道大羅金仙。

眼下,又不是量劫爆發之際,天地清明無比,不會存在劫氣漫天,以至於所有的先天神算都失靈的情況。

在這個時代,大神通者心念一動,不說知三界所有事,那與自己有關的事,也是能提前感知到的。

倘若門下弟子遇到危險,其實根本就無需祭起求救玉符,那與他們有關的大神通者,就會提前生出感應,從而出手相救。

但從姜塵出手至今,也沒見有一位大神通者出手相救,究其原因,還不是因為上清聖人出手擾亂了天機,使得那些大神通者根本感知不到此地的情況。

這就是背後有人的好處了。倘若姜塵是散修出身,那麼此次,就是他有能力斬殺這三個仙道大羅,也是無法將他三人斬殺。

因為,他們背後的大神通者,會出手保下他們。若是碰到脾氣不好的大神通者,說不定會順手把姜塵給幹掉。

弱肉強食,便是如此。

當然,姜塵是有後台的,且非常的大,所以,就是另一種情況了。那些大神通者非但要吃下這個虧,還要給姜塵一些賠償。

不然的話,就輪到上清聖人去找他們聊天了。那時,他們要付出的代價更大!

……

「臭小子,本事不大,惹事的本事倒是不小。」天外混沌,上清聖人一臉笑意的將青萍劍重新插入劍鞘。

剛才,他就是以青萍劍攪亂了天機,讓那些大神通者們無法發現小蒼山脈內所發生的一切。

…………

「再起煉神大陣,把這些邪魔妖孽的屍體,通通煉了。」本著不浪費的原則,姜塵命人將此地的屍體通通收集了起來,以煉神大陣煉之。

這時,雲霆神將上前稟告道:「啟稟真君,此次出手的邪魔妖孽,他們死後所留真靈,已經被悉數拿下,還請真君發落。」

姜塵擺了擺手,說道:「全部帶下去嚴加審問,務必要問出他們的出身來歷,越詳細越好,到時統一交給我。然後,待此間事了,由我親自交給玉帝。」

說完,姜塵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朝雲霆神將叮囑道:「對了,看守他們的時候,記得要小心一點,別被他們抓到機會逃了,又或者是自我了斷。」

「記住,我要活的!」

「活的,才是證據。死的,說服力就沒那麼大了。」

雲霆神將連忙保證道:「還請真君放心,只要末將還在,斷然不會讓這些真靈出問題。」

點了點頭,姜塵「嗯」了一聲,對於雲霆神將,他還是很放心的。

接著,姜塵不再過問這些真靈之事,而是將注意力放在打掃戰場上。

那八個大羅金仙,可是給他帶來了不少的戰力品。

如那妖神精血,道尊玉令等等。

甚至,姜塵還從某位大羅金仙掉落的寶物里,發現了一截建木碎片。那大羅金仙,估計是想養出一棵新的建木來。

是故,他非但沒有將這截建木碎片煉成法寶,反而日夜以法力溫養此物,更是不惜以各種先天神水澆灌於它,以期喚醒建木的生機,讓它重新復活過來。

可惜,直到這大羅金仙被姜塵斬殺,他都沒能做到這一點。

當然做不到了,建木的生機,要是這麼容易喚醒的話,那三界之中,也不至於至今都沒聽到任何關於建木的消息了。

建木可是極品先天靈根,更是有著世界樹之稱,在它被毀之後,不知道有多少大神通者動心,四處收集建木的碎片,試圖重新種出一棵先天建木來。

但最後,結果無一例外,所有的大神通者都失敗了。二代建木倒是養出來了不少,其中最出名的,就要屬大商王朝的通天建木了。

可先天建木,卻無一人養出。

大神通者都失敗了,這位大羅金仙自然也難以成功。

不過,也多虧他費盡心力的滋養這截建木碎片,雖然沒喚醒其中的生機,但也使得這截建木的身上,充斥著強大的生命氣息。

只需將其吞噬,估計太陽神杖就能為姜塵孕育出一道先天木之本源。

五行本源啊!

這是太乙道君突破成為大羅道尊的關鍵所在,若是能同時得到先天五行本源,那起碼能節省數百萬年的苦修,此物之珍貴,世所罕見吶!

……

…………

「咦?」

「這是什麼?」

在整理那個魔道大羅金仙的遺物時,姜塵意外的發現了一件東西,令他無法看透,遂忍不住將它舉了起來,放在眼前打量。

這是一張獸皮,異常的殘破,就好似從一張完整的獸皮上,生生割下來的一角。

它身上流露出的氣息,異常的古老,就好似來自天地之初,萬靈剛剛孕育還未誕生的時代。

那是一段極為古老的歲月,古老到,還在先天三族之前,史書都未曾記載。

古老好啊!

能從那麼古老的時代,流傳到現代,且還沒有被毀,這張獸皮,肯定是件超乎想象的寶物。或者說,它有著超乎想象的來歷。

天地之初到現在,何其古老的歲月,凶獸、龍漢、巫妖、封神、量劫都過去四個了,天地也破滅數次了,隕落的先天道尊、准聖,乃至大神通者,更是不知道有多少個了。

可這張獸皮依舊存在,沒有毀於歲月之中,其價值,已是不能用非同一般來形容了,八成是件重寶,或者記錄了某些重要的信息。

畢竟,獸皮這個東西,其用途,在最古老的時代,往往是用來記錄一些極為重要的訊息的。

天地秘事向來都是口口相傳,不會記錄於紙張,那這張獸皮記載的,八成就是某部先天道經,亦或者是某門無上神通。

「且讓貧道看看,這張獸皮上面,究竟記載了什麼,竟然能流傳這麼長的歲月。」心中想著,姜塵把手中的獸皮卷打開,想要看看上面究竟記載了什麼。

手上輕輕一使勁,獸皮卷便被打開,只是,呈現在姜塵眼前的,並非是神秘的文字、或是圖案,而是一大團血污。

就看到,獸皮卷的中心,那本應記載著什麼的地方,被一大團暗紅色的血跡所覆蓋,完全掩蓋住了下方的內容。

「嗯?」

見此,姜塵的眼中有疑惑,也有釋然。

早先他就在疑惑,這獸皮卷既然被那魔道大羅金仙所得,那無論上面記載的是先天道經,亦或者是無上神通,只要那魔道大羅金仙習得,都不該如此弱才對。

現在,他倒是明白了。感情是這獸皮卷的內容被血跡所污,完全看不到,得到還不如不得到呢。

「這是什麼生物的皮?還有,這上面的血跡又是誰留下的,為何能做到萬古不滅?」細細摩擦手中的獸皮卷,姜塵心中有些好奇。

歲月,是這世間最可怕的武器,它能消磨世間所有的一切。

可這血跡與獸皮,卻能萬古不滅、與世長存,抵禦住歲月的消磨,其主人,定是無比強大的存在,最弱也是先天道尊的境界。

想了想,姜塵先是用太陽真火烘烤那團血跡,試圖將其融化。

可是沒用,太陽真火燒了半天,那團血跡連溫度都沒提升半點,絲毫變化也沒起。

接著,姜塵祭起九幽弱水,試圖洗掉這團血跡,可是同樣無用。

無論是血跡還是獸皮,都是水火不侵的寶物,哪怕是先天神水與先天神火,也是不能損傷其分毫。

再之後,姜塵祭起了太陽神杖,試圖以上面的太陰太陽之力,將那團血跡磨滅。

陰陽之力擁有消磨萬物之能,只要這團血跡還在陰陽之中,勢必會為它所克,被它消磨、吞噬、同化,成為它的一部分。

可是,這次姜塵依舊失望了。

也不知是陰陽之氣太弱的緣故,還是那團血跡的本質太高,早已超脫了陰陽。

總之,陰陽之氣磨了它半天,也沒撼動它分毫。

「嘶~~」

「我今天還就不信這個邪了,非要把你弄掉不可。」

經過數次失敗之後,姜塵心裡也不由有了火氣。

ps:大佬們,訂閱啊,三天了,別說精品了,現在連2900都沒了。你們不訂閱,我沒心氣爆更,我不爆更,你們不訂閱,這就成了惡性循環。

不能這樣啊!

這樣吧,我先爆更,然後你們跟上,訂閱一波,助我上精品。

7017k。「過去的我居然對門先生很愧疚……見鬼,祂被污染不會有我的鍋吧?」

離開灰霧之後,在剛剛是灰霧之上已經和克萊恩交換了情報,隨便看完了魔術師佛爾思提供的那頁羅塞爾大帝日記的林若微微皺眉,只覺得自己這過去,實在是太複雜了。

「【看來我的旅行快要結束了】又是什麼意思?」林若思索起來

《詭秘:外神竟是我自己》第一百零一章亞伯拉罕們怎麼樣了(求訂閱) 「裂爪族長,我,艾倫今日向你發起挑戰。」

眼看着事態即將失控,艾倫顧不得計算得失成敗,手中沒有收回腰間的長劍抬起,劍尖直指前方逼視自己的綠野部落現族長裂爪,靜待對方的回應。

裂爪沒想到艾倫的反擊來得如此激烈,多年來在自己強勢、狠辣手段震懾下,早已沒有人敢撩自己虎鬚了。最近一次熊地精族人自己地位的決鬥已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而那個挑戰者,裂爪記得好像是被自己活活砍成了7塊,根本沒有給對方留活路,也因此才讓自己有了十年的安穩日子。

裂爪還沒來得及給予回應,部落里看戲不嫌事大的族人們,在艾倫當中發出挑戰宣言的話音剛落,便紛紛開始起鬨:「決鬥,決鬥!!」

「裂爪!!裂爪!!」

「艾倫!!艾倫!!」

貧瘠的土地,族人們為了生存苦苦掙扎著,但這並不妨礙大家在精神上,享受一場殺戮的盛宴。而且,一個族群的族長,必須武力的強大,否則在與其他部落、外敵廝殺時無法保護族人們的安全,故而對於久違的族長挑戰,大家也是欣然歡迎的。

裂爪環顧四周,往日強大的威懾力此時沒有太多效果,雖然目光所及之處歡呼聲戛然收弱,但是當他目光轉過其他地方時,消落的聲音重新高漲,飽含了族人們興奮的心情。

「很好,我綠野部落裂爪,接受你的挑戰。」

事情不容迴轉,裂爪臉上表情略顯挫敗,但也並不太過擔心,對於自己的實力他還是很有信心的。至於艾倫方才表現出來的戰鬥力,或許強過族中其他的戰士,但是久經陣仗、經驗豐富的裂爪仍然敏銳瞧出大山的落敗,更多還是他的輕敵,被艾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罷了。

「但是我要提醒你,艾倫小子,這場你發起的挑戰,將是一場你不可想像的生死之戰,我將用你的鮮血來清洗你對我的冒犯。」

裂爪單手輕鬆舉起沉重的鋼斧,然後猛然將其砸向地面,寬有一英尺的斧面直直陷落到土地當中,無數碎石飛起,聲勢不小,也算是奪回了族人們的目光。

族人自動讓開營地中心的開闊地,將決鬥雙方的裂爪與艾倫圍在了中間,而決鬥消息傳到整個部落時,所有族人都放下了手中活計,包括年幼無知的小熊地精都帶着好奇的眼神,跟着大人們一起呼喊著。

艾倫將左手緊緊握住右手手背,因為過於用力而使得手背顯得蒼白,他也是被逼無奈臨時起意發起這場決鬥,否則真要讓裂爪威逼着交出剛到手的長劍,然後再一步步將自己逼出部落,削弱自己對對方地位的威脅,雖然勉強能再苟且一段時間,可也不過是溫水煮青蛙而已。

反正,艾倫打獲得長劍那一刻起,就沒有想過將它交給別人,荒野人自私的本性在他身上展露得淋漓盡致,絲毫沒所謂長遠計較的意思。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