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啊?!何德何能的去做某種意義上的第三者啊?啊?呸?!什麼第三者!我就是一個!啥!啥玩意兒!

X了個巴子的!

哼!我不管!這一章!就按照我的寫!

我!戲里戲外!都是橘純一!

橘!這個世界上少有的姓氏!

橘!純!一!

這個世界上的唯一!

就是要風風光光!就是要風風火火!就是要!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寫!寫下去!

嘶——

第一段話,應該怎麼寫來著……他這裡手稿全部丟了……我也沒有參考的地方啊……

有了!

【很久很久以前……】

是不是太老土了?

嗯……那就……

【在那遙遠的靈界大陸上……】

可是,靈界是靈界……靈界大陸……好像沒有這個稱呼……

那就……

【靈界!是一個充滿了傳奇與傳說的地方!這裡有!】

嗯……我無語了……一看就沒有想要看下去的念頭……

咋辦啊……

原來恭新這個傢伙每天焦頭爛額都是為了這個……

第一段都耗費我不知道多少腦細胞……

嘖嘖……這個傢伙!怎麼還沒來?我寫不下去了!喂!喂!喂!喂!

恭新是個王八蛋!

恭新是個大壞蛋!

恭新是個大傻子!

恭新是個……欠橘純一兩千塊錢的混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我這樣子寫會不會……太過分了?

嘖……我這個收債的!還怕這個欠債的不成?!

嗯?!豪橫起來!

恭新這個混蛋!

恭新這個混蛋!

恭新這個混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好了……說回正題,我應該把自己寫成什麼樣的人好呢……有些糾結耶~

才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了!就這樣寫!

【在!不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名叫以太帝國的地方,那裡住著一群壽命很長的傢伙,自稱華族人,他們豐衣足食,活的美滋滋的,生活不知道多逍遙自在……】

嗯!有點小說的意思了!

我可是新手!寫的不好!全要怪恭新這個傢伙哦!不要怪到我的頭上來了!你們根本就不認識橘純一這個人!知道了嗎?

你們只要記住!這一篇!也是你們那個不知名的小作者恭新……不對!鳶尾點……鳶尾丶躬行寫出來的!

知道了嗎?!

啊?

不知道的話!我可是要生氣的哦!

我!

我!

我!

我也不知道拿你們怎麼辦……

但是!

你們要是告狀!我就!把恭新揍一頓!

哼哼!我揍不到你們!還揍不到恭新?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開始表演啦!。海神殿中,看着門扉中出現的光影,還沒有死的千道流和波塞西的眼神中也閃過一絲激動。

這代表着,千仞雪已經開始準備傳承了!

一旁的陸梟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的看着光幕,他總感覺會出什麼大問題!

光幕之中,千仞雪先是用兩滴血激活了傳承,隨後在千道流和波塞西那焦急的神態中,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二四七章無垠虛空中的情動,第一次!(5/5)求月票!!! 「燭龍,我很早之前就說過,不要來自找死路,我想殺你只是順手的事情,現在黑淵荒的封印突破在即,非要在我面前找存在感,我知道你是赤發的手下想要表達忠心,但是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身份?」炎凰繼續問道。

燭龍同樣化為一道流光變成人性。

那暗紅色的豎瞳死死的盯着炎凰。

沒想到!沒想到!他努力了上萬年竟然還是沒能幹的過炎凰!他不甘心啊!

「炎凰!你究竟想怎麼樣?!」燭龍沉聲問道。

炎凰蔑視的看了燭龍一眼。

那望着霸氣散發的讓人起不了絲毫的反抗之心。

「自己斷一條手臂,這件事算這麼過去了,不然,我滅了你燭龍坊!」炎凰淡淡說道。

「你!」

燭龍眼睛一瞪。

斷掉一個手臂?這也太狠了!

不,準確的說這完全是一種羞辱!

該死的傢伙。

看着其實不斷上升的炎凰,燭龍一咬牙。

手中猛然出現了一把火焰長刀對着自己左臂狠狠一砍。

刺啦——

鮮紅色的鮮血瞬間噴涌。

一條手臂從半空中掉落。

「這下…這下…這下你滿意了?」燭龍沉聲說道。

炎凰輕視一笑。

隨手一揮,炎凰坊的軍隊開始不斷撤回。

望着炎凰的背影,燭龍狠狠的咬着牙,幾萬年了,他是第一次收到這種屈辱!

媽的!

該死的炎凰,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

同時,還有偷走都天神火的傢伙!我一定要將你找出來,一點點的將你撕成碎片!

黑淵荒,雲中城。

雲中城是黑淵荒的中心,整個巨大的城池堡壘建造在給高聳的山峰之上。

作為黑淵荒最高的山峰,這裏終日被雨霧繚繞,所以得名雲中城。

雲中城分為內城和外城,外城的區域遠遠要比內城要龐大的多。

如果能在上空俯視,會驚恐的發現外城之中簡直被密密麻麻的紅色包圍着。

紅甲!無數紅甲!

那一眼望去,紅甲的數量簡直多到一種恐怖的地步。

而在內城之中,內城宮殿裝扮的富麗堂皇,各種稀奇的礦石當做原材料建造了整個城堡。

宮殿之中被一個個的金甲充斥,所有的金甲站在原地絲毫不動,那樣子彷彿是死掉的金甲一樣。

只是在那王座之上,卻空無一人。

穿過宮殿是雲中城的後花園。

後花園的面積達到了上萬平方,綠油油的草地上種植著大量的奇珍異草,中央是一個巨大的竄天柳樹。

每一根柳條都無比碧綠散發着生命氣息。

那柳樹的樹榦直徑同樣超過了幾十米,普通人在柳樹之下顯得那麼渺小。

但是如果仔細一看,在柳樹之下一個人正盤腿而坐。

此人身穿一身白色長袍,長相無比英俊,額頭中間有一個火焰符文,一頭赤紅色的頭髮飄揚在身後,只是此人卻閉着雙眼紋絲不動。

風吹過,也只是吹動了他的長發,那樣子真的猶如一個雕像一樣。

嘩啦啦——

又是一陣風吹乾過,長長的柳條在風中搖曳,整個柳樹散發着一股奇異的綠色光芒悄然的進入男人體內。

剎那間,男人緩緩的睜開雙眼,一道凜冽的氣勢直接爆發。

男子輕輕撫摸著垂下來的柳條。

「真的不愧是源生樹,滋養了上萬年仍然生機勃勃,應龍真是給了我一個驚喜。」男人輕輕說道。

男人的聲音極其具有磁性,尤其是搭配那俊美的外表簡直可以成為一眾女性的男神。

悄然的站起來之後,男人朝着宮殿走去。

面對無數金甲,男人眼裏沒有絲毫的波動,看着那個王座,男人沒有絲毫猶豫的坐上去。

當坐上去的剎那,所有的金甲全部瞬間跪地。

「見過赤發上人!」

那整齊的聲音宛如山崩海嘯。

男人托著腮,手上隨便一甩。

一朵赤紅色的火焰浮動在男子的手心。

「我能感受到,炎凰和燭龍的都天神火已經合二為一,究竟是誰合二為一呢?還有,一個黑淵荒竟然來了一個闖入者,有意思,派出一些人,將闖入者帶到我面前。」男人淡淡說道。

十名金甲上前一步。

「謹遵赤發上人法旨!」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