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只要沈奇在金文身上再加一道保險,那這件事的可控程度就會再次提高,應該就不會出問題了。

所以沈奇再次找到金文,給他服下一顆百毒丹,但是卻不告訴他百毒丹的效果。

「金文,我同意你的計劃了,但是你別想耍花招,就算你能逃過一時,也不可能逃過一世。」

金文剛才還在擔心沈奇給他吞服的那顆丹藥有什麼用,在聽到沈奇同意放他離開之後突然就興奮起來。

「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我的要求也不高,如果我能配合你把司桀找出來,你能不能放了金武?金武雖然參與了這件事,但他什麼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按照我的要求行事,他也不知道我父親被司桀控制的事情,他是真正無辜的人,我不求我能逃過懲罰,只求你們能給金武一個機會。」

沈奇冷哼一聲,「現在不是你討價還價的時候,怎麼處理金武並不是看你的表現,而是要看金武的表現,如果你這一次表現還不錯的話,我可以考慮讓你和金武見一面,如果你能勸動他幫我們做事,這件事倒也不是沒有商量。」

金文臉色大喜,「好好,我知道,我知道該怎麼做,我一定會儘力的!」

沈奇點頭,把鎖著金文的鐵椅打開。

雖然昨天金文的雙臂骨折,但他是修鍊者,恢復能力極強,經過專業醫生的處理之後,從外表已經看不出什麼異樣了,當然,金文的戰力肯定是受到影響的,所以沈奇要把金文送進崑山,並且一路跟隨,要不然一隻強大的妖獸就有可能把金文殺死。

吳老通過監控看着沈奇把金文帶出去,讓小周繼續監視崑山那邊的動靜,他則是返回京城,把這裏發生的事情匯總一下。

雖然金家的事情還沒有影響到夏國,但在吳老看來,這件事還有很大的潛在危機的,所以必須要嚴肅處理,多跟其他大佬商量商量還是很有必要的。

一個小時后,一架直升機在崑山外圍降落,沈奇帶着金文從直升機上下來。

「金文,你可以走了,記住你說過的話,不要讓我失望!」

金文點頭,轉身離開,沒有一絲猶豫。

走出一段距離之後,金文回頭看了一眼,沒有發現沈奇的蹤跡,細細感應一番,也沒有發現沈奇的氣息波動,嘴角微微上揚,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在金文後面二百多米的地方,沈奇小心地隱匿身形和氣息波動,始終跟金文保持了二百多米的距離。

這個距離,已經超出了金文的感應極限,所以金文不可能發現他。 第638章補刀

他們是怎麼做到在無人的情況下,將黑市毀於一旦的?

「這是什麼?」

花琉璃從地上拿起一個薄片!

「這是……」

司徒錦在看到地上的東西時,伸出修長的手道:「這是一種裡面裝有迷藥的彈丸!」

說完將薄片丟在地上,道:「在查清楚是誰做的前,所有黑市只能暫時關閉。」

只有這樣才能保證人員的安全。

花琉璃贊同的點點頭,錢是賺不完的,如今敵人在暗他們在明,想要硬碰硬,也找不到人。

「很快就能查清楚,回去咱們先去將黑市這些年得罪的人一一排查下,包括邪修,也不能放過,這說不定是邪修讓咱們互相殘殺的陰謀。」

「嗯!」

等羅管事來了以後,善後的事情司徒錦交給他,最後讓他通知下去,所以有黑市全都關閉!而神殿殿眾,全都輪流修鍊!

隨後二人沒有回神殿得,而是喬裝打扮一番進了拍賣行!黑市的死對頭拍賣行排行第一!拍賣行一如既往的生意興榮,跟黑市的慘淡比起來,這裡顯得就過於平靜了。

就在這時,花琉璃胸前的針突然亮了下,看著迎面走來的女人,花琉璃全身心戒備,這女人長的青春討喜,雙眼純凈,此時,用充滿驚艷的目光看著司徒錦道:「這位公子好生俊俏,看的奴家心兒亂跳,很是歡喜呢,不知公子可有婚配?」

「是嗎?不過你太丑,身上的味道太臭,老子不喜歡。」說完一把摟過花琉璃的腰桿,笑道:「小爺喜歡這樣的。」

「公子,這位哪能配得上您這風神俊朗的人?倒不如換了,奴家一定做的比她更好!」

你她娘追男人就追男人,貶低我以為就能抬高你自己了?不造什麼叫胸大無腦?

見花琉璃一臉不服氣,女人咯咯笑了笑道:「這位妹妹可是生氣了?」

「我跟一個渾身散發著騷味兒的女人犯得著生氣?」

「賤人,你說誰騷?」

花琉璃挽著司徒錦的胳膊,挑眉笑道:「你應聲自然說的就是你這又老又丑又臭又騷的賤貨咯!你剛從屍堆里爬出來還是掉進糞坑沒洗乾淨?這味道兒,是想熏死人不償命不成?」

「你找死。」

「是嗎?咱們大可試試!」

說完挑釁一笑,女人快如閃電的伸出手朝著花琉璃抓來,結果,在距離花琉璃只有不足一尺時,一道寒光閃過,女人的伸向花琉璃的胳膊被砍掉!

「小爺的女人,也是你這等噁心的下作之物能傷的?」

「你~竟敢傷我!你可知我是誰。」

「你是誰這得問你娘,說不定她也不知道你是誰的種呢。」

說完一腳揣在女人的肚子上,她花琉璃向來不是怕事之人,這女人不怕死來勾引她男人,怪不得她心狠。

「誒喲~這是怎麼了?怎麼就打起來了?」

看著匆匆趕來的拍賣行管事,還琉璃冷笑道:「這個女人大庭廣眾之下勾引我丈夫就算了,話里話外說我長的丑,你們說,我長的丑嗎?」

眾人:「不醜,不醜!」

誰特么不想活了敢實話實說?花琉璃滿意的挽著司徒錦的胳膊道:「對付這種覬覦別人男人的妖艷賤貨,就不能心慈手軟。」

「娘子說的對!這種醜女,送我我都不要。」

花琉璃點點頭道:「恩!這才乖!」

「你~找死!」

失去一隻胳膊,如今又被當著眾人的面如此羞辱,這讓未曾受過如此委屈的女人,瞬間紅了雙眼,只見她的身上不斷有黑氣冒出。

「邪修,這個女人竟然是邪修。」

不知是誰大喊一聲,人群一聽有邪修,一個個惶恐不安,只有少部分人拿出本命武器,打算與女人拼個你死我活。

「你們都該死……」

花琉璃看著翻湧的黑氣,將消魂釘從空間丟出來,冷呵道:「真正該死的人是你才對。」

消魂釘完美穿過黑氣,黑氣被打散……

「怎麼會?」

女人看著消失不見的黑氣,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語!

「你跟邪修之間有什麼關係??」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我根本不認識邪修,我也沒有被他們染指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花琉璃在女人嘴裡聽到『染指』二字!

凝眉道:「你被邪修給……」

「沒有,我沒有……」

看著對方如此慌亂,花琉璃更加肯定,對方這是被邪修給OOXX了!

「真沒想到在拍賣行竟會遇到邪修!」

「怪嚇人的,多虧了這對夫婦!」

「聽我爺爺說邪修一個個心狠手辣的很!」

「看來拍賣行跟黑市一樣不安全啊。這段時間咱們還是多買點兒吃的儲備在家裡,我覺得在待在家裡最安全!」

畢竟像他們這些小門小戶邪修們估計也瞧不上,倒不如趁此機會好好修鍊。

「你說的沒錯!一會兒咱們一塊兒去糧鋪買點兒米面,以後老子要閉關修鍊了!」

「各位客官,我們拍賣行絕對安全,只是這個女人偽裝的太好,我們暫時沒發現。」

「等你們發現之後,這些人都成為邪修的一員了。」

花琉璃趁機補刀!

管事看來她一眼道:「姑娘這是在怪我們拍賣行沒有及時發現?」

花了琉璃聳聳肩道:「現在特殊時期人人自危,你們拍賣行這麼大的生意,竟會讓客人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

「我們拍賣行有好的保護陣法,不會讓人受到傷害的。」

聽他在這裡振振有詞,花琉璃呵呵笑了笑道:「是嗎?那剛剛算怎麼回事?那個女人身上的黑氣,若不是我及時清除,你認為在場之人能有幾個不遭殃的?」

邪修身上的黑氣,只要鑽入人體,需要不斷用修為壓制,一旦壓制不住就會被操控,成為他們的一員!

這些黑氣,跟傳染病毒似的,很是可怕!

如果不做好措施,很容易中招!

而且對於黑氣而言,任何攻擊都沒用,除非用佛器或者道器這樣的東西,或者是含有雷電之力的符豪!

「我剛剛就說了,是我們發現不及時。」

「那還不是你們的錯!這段時間大家還是盡量少出門,如今邪修猖獗,想必正派之士會想出解決的方法的!各位還是回去好好修鍊,希望在消滅邪修之際,能為濟州大陸做出一點貢獻。」

花琉璃的話,有人贊成,有人反對。

反對的是花琉璃光說好聽的,他們這些修為低的跑去消滅邪修那不是送人頭嗎!

而贊成的則是不在乎生死,只要能守護濟州大陸,死又何懼?

花琉璃淡淡道:「目前我收集了些關於邪修的攻擊方法,大家若是感興趣,可以領一張解說!免得遇到邪修時,措手不及被傷了。」

。確定了時間,接下來的旅行安排自然也順了許多。

當天下午,何素珍就將手頭的任務都暫時堆到了林鹿呦身上,一個人專心致志地按著各種攻略,研究起一個月後的團建具體方案。

「珍珍,你選的地方一定要好玩啊,不然那可對不起咱們呦呦一個下午都沒歇片刻。」

唐筱趁著起身活動筋骨的功夫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211章確定行程 雲勝在聽到無極雷劫這四個字的剎那,便是滿臉煞白,驚駭的渾身顫抖。

無極雷劫!

這就彷彿是夢魘般的四個字啊。

「啊,這裏就是當年那位神帝渡劫失敗的地方嗎?」

「真假的啊?」

「傳說是真的?」

深海魔鯨王驚呼起來,他彷彿也知道具體內幕。

葉天傾看向他。

深海魔鯨王道:「以前有位帝尊九品,突破到神帝境界,可最終沒有扛過了雷劫隕落!」

「最後劈死他的雷劫,便是無極雷劫,相傳當時天地黑色風暴席捲,風暴當中無盡雷劫落下!」

「那位神帝就死了。」

「但對於那位神帝渡劫的地方,具體在哪裏眾說紛紜,幾萬年下來有數百種,乃至是數千種說法。」

「但具體位置在哪裏,沒有太多人知道。」

「如果這黑色風暴,真是無極雷劫的話,那這裏就是當年那位神帝渡劫的地方了,我靠……沒想到如此倒霉啊。」

深海魔鯨王暴躁如雷的吼道。

葉天傾滿腦門黑線:「那為何都數萬年過去了,還會在出現這風暴啊,而且下面還是城池……」

「很正常,莫說是無極雷劫了,就算是一些尋常雷劫,修者度不過去身死的時候,都會留下怨念!」

「而怨念指不定那天爆發,使得雷劫重現!」

「只是沒想到這都幾萬年前的雷了,還會在重現,當年那位神帝的怨念挺深啊。」深海魔鯨王說道。

「那現在怎麼辦?」葉天傾問道。

「別怕,實在不行待會我展露本體,把你們都吞到肚子裏去,到時候我來承受雷劫,區區雷劫就是給我撓痒痒的!」

深海魔鯨王很淡定的說道。

葉天傾無語!

他嘗試着用雷碑的力量離開這裏,結果無濟於事,這黑色的風暴太強大了。

在嘗試無結果之後,似乎就只有深海魔鯨王說的那樣的方法了。

「咔嚓,轟隆……」

忽然,就在這個時候,天地間有巨雷響徹。

與此同時空間破碎。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