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期間峻熙由於魔力承受量原因解除救世聖鎧武裝、只持有七星進行對決。

而大魔法師轉世為表誠意,利用天賦魔法將法袍掀開幾處角落,作為判斷勝利的依據。

畢竟無論是哪邊所裝備的護甲、武器,在戰鬥過程中受到損壞都是見非常棘手的事。

在戰鬥末期,懲罰者一舉突破魔術王長槍攻擊距離、得以快速進入七星進攻範圍。

卻在即將刺穿魔術王露出的身軀時,被對方忽然從懷裏掏出的短刀抵住腹部。

勉強算是平局吧。

雙方保持着只要寸進一步、便大概率能將對方殺死的姿勢,直到十多個呼吸對視后才解開動作。

催動天賦魔法將星鑽槍杖破解、收回。

那件被吹飛出去的黑袍重新回到大魔法師轉世身上、遮掩住晶藍色法袍的光輝。

而峻熙則將七星利用永逝結晶的權能回收,微微喘著氣與魔術王面對面站着。

「你變強了很多。」

魔術王率先開口,將第一個音節咬得很緊。

確實,懲罰者給他的感覺不再是當年利用救世聖鎧極大優勢、進行碾壓性作戰。

現在的峻熙更多時候是利用純粹的技巧、武藝,揮動無堅不摧的七星對敵。

或者說,其實是以前因為裝備有救世聖鎧,導致掩蓋住了懲罰者身為最強獵魔者的實力?

想來與自己戰鬥過的對手中,除非是動用魔法的力量,否則都會被自己利用指令魔法克製得死死的。

像剛才拋開魔法進行白刃戰,是從與那位矮人國先王圭統決鬥后利用星鑽武器的第一次。

「你身為大魔法師轉世,能在近戰中表現依舊如此出色,讓我作為懲罰者情何以堪。」

峻熙心裏對魔術王的誇讚很受用,不過也說出此時的真實想法:「你是不是還沒用全力?」

「當然了,余還不至於動用全力去欺負個傷者。」

大魔法師轉世嘴上毫不留情。

可他並不打算告訴峻熙,還未開啟的變形者能力有多強勢,否則剛才的戰鬥只會是一邊倒。

「你還在魔力壓迫調養期,就別想着正面擊敗余了。剛剛那場戰鬥不算數,等余回來后再來一場盡興的。」

「等你回來?難道又要離開羅克郡城了嗎?」

「怎麼,若是獵魔協會不捨得余,余倒不介意考慮多留些時日。」

雖然一直將懲罰者視為最強勁的對手,但現在魔術王至少不會將其當做敵人看待。

所以在與峻熙說話期間,變得比面對滅世奴等存在時隨意些。

不太適應這種說話方式的峻熙選擇避開回答,反問道:「你不是還要向我了解九轉毒龍的事么,趁現在快點說吧。如果被分會長他們發現你又潛入了獵魔協會,到時命令我來對付你,就不會像剛才那樣點到為止了。」

「余自有分寸,就比如即使我們在此地聊上一個時辰,也不會被別人發現。」

「你到底在獵魔協會幹了什麼好事!」

懲罰者無奈地搖頭。

知道大魔法師轉世在與自己見面前,說不定將分會內的高層、施加了像角落躺着的神眷者那樣昏迷魔法。

身着黑袍的大魔法師轉世從袖口內變出一副面具,帶到臉上說:「那就開始談談正題吧。你有從九轉毒龍處聽說毀滅教其他計劃嗎?」

有關獸宗宗主突然出現,推測是針對獵魔協會、懲罰者而來,還有九轉毒龍天賦魔法猜測,魔術王在謝志義等人處知道了不少。

之所以還要來找懲罰者,就是想從現場戰鬥人員那兒,得到些九轉毒龍不經意間透露的消息。

峻熙絞盡腦汁,舉出幾個當時和林遠等人一起得出的結論,卻被大魔法師轉世搖頭打斷。

稱這些結論他早在其他渠道聽說過了。

那還有什麼其他有價值的情報?

接下來半個時辰里,懲罰者給出的情報在魔術王看來幾乎沒任何價值。

有關羅克郡城內毀滅教的動向,也只是上次九轉毒龍鬧出的大動靜,其餘就再無音訊。

甚至他都懷疑失心作為魔宗宗主,是否還留在這座城市。

有必要去毀滅教總部一趟了。

臨走前,黑袍人忽然回頭問峻熙:「你可知道羅克郡城南部的凍砂荒原內,有件傳說是鎮魔九州之一、遺失的鎮魔器傳說?」

相較於分會長等未曾接觸過獵魔協會總會機密的人來說,眼前不僅曾為神眷者、更是懲罰者的峻熙肯定知道許多。

似是沒想到對方話題跳躍性這麼強,懲罰者沉吟許久開口道:

「確實有這麼個傳說,即使在總會有關鎮魔九州的記載里,對凍砂荒原描述也極為模糊。」

峻熙回憶著幾年前從伊阿烏爾總會檔案處得到的情報,有所保留地告知大魔法師轉世:「現在長老會內普遍認為,總會【未等到萬不得已之時不許打開】的密室、或凍砂荒原深處,藏有遺落在世間的最後一件鎮魔器。」

「有關這件鎮魔器的情報,其實在你每次轉世時,會加以留意並調查。不過現在你還未覺醒前世記憶,所以我們不會奢望你能幫上什麼忙。」

「若是大魔法師轉世你有心去尋找最後一件鎮魔器,倒是可以去凍砂荒原闖蕩。相信區區嚴寒、和只存在於童話故事裏的【天魔】,肯定難不倒你。」

想來也不會得到其他具有決定性意義的情報。

大魔法師轉世對峻熙的回答本就沒抱有很大幻想。

待對方言畢,便開啟天賦魔法隱身離去。

只存在於童話故事裏的【天魔】啊。

那時候在凍砂荒原時,大魔法師轉世清晰記得自己聽到了傳說中能震懾、剝奪心神的天魔低吟。

沿着低吟發出的聲源地尋去,結果發現在凍砂荒原深處,確實存在魔力量極為龐大的地下結構。

當時由於自己能力不足、且還有其他要事在身,並未選擇下到感知里強大魔力源之地一探究竟。

現在該來的還是會來。

等去了毀滅教總部確認沒緊急事件,就展開對那片禁忌之地的檢查吧。

繞開路上獵魔者,於東水走出羅克郡城獵魔協會分會所在,徑直朝魔宗宗主失心常年駐守的大樓僚去。

街道上人們臉上洋溢着正面情緒,標誌着他們已經從前段時間災禍不斷的日子走出來。

在路過城內某處大型工廠時,魔術王忽然想起這座城市裏,還有其他值得在意的人正等著自己。

找時間去看望他們吧,若是那小丫頭遇到什麼麻煩,倒是能暗中幫襯。

等他來到毀滅教總部門口時,經過簡單魔力感知掃描。

發現這棟大樓內能直接觀測到的魔力反應減少了許多。

難道正如獵魔協會推測那樣,九轉毒龍和不朽只是留下來拖延懲罰者、幫助毀滅教其他計劃施行?

趁著無人在意的期間,大魔法師轉世現身在大樓前,抬起手緩緩敲打。

很快,熟悉的身影將大門拉開,正是接到過自己數次的滅世奴不朽。

很難看出不久前,對方曾被懲罰者多次用七星劈開。

想起對方几乎【永垂不朽】、無限再生的能力,大魔法師轉世在那瞬間甚至有了想動手的打算。

就連打開門看見居然是大魔法師轉世的不朽,都被對方忽然升起的戰意驚到,連忙做好警惕姿態。

那股突然迸發的戰意迅速收縮,重新變成此間匆匆過客的黑袍人,點頭朝開門之人出聲說:

「余回來了,請問失心大人還在此地否?」

「這麼快就回來了?失心大人交給您的任務······」

「抱歉,由於南米瑞斯出現了許多連余都預想不到的變故,任務姑且算是失敗了吧。」

大魔法師轉世不給對方否定的機會,接着說:「所以余回到羅克郡城,便第一時間來到此地,想向失心大人說明情況。」

擋在門口的不朽被魔術王輕輕推開。

自始至終不朽即使想阻攔、也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請帶余去見失心大人,耽誤了事余可不負責。」

完全不見外的大魔法師轉世輕車熟路地進入毀滅教總部,像是在逛自己後花園般隨意。

滅世奴不朽即使沒露出更多神情,語氣早已變得不耐:「大魔法師轉世大人,失心宗主前不久離開了羅克郡。」

「這兒可是魔宗總部,他能去哪兒?」

「抱歉,無可奉告。」

不朽堅決態度讓魔術王知道,想從對方口中套得情報十分困難。

「那城外雅維森林又是怎麼回事?總不該是獵魔協會的懲罰者為對付魔物,將半個森林給拆了吧。」

不朽想避開不談,卻在魔術王似是隨時準備動手的眼神威逼下,不悅地說出部分信息:「是獸宗宗主九轉毒龍大人,配合失心宗主的計劃與懲罰者大戰一場。」

「結果如何?」

「兩敗俱傷。」

「那你可知現在九轉毒龍大人在何處,余先去見見他、它?」

「早已離去。」

「失心宗主何時回來?」

「不知。」

「羅克郡內還留有多少戰力?」

「不多。」

「不多是多少?滅世奴還有幾騎?」

「這、」

「余勸你不要再三敷衍余,否則後果不是你能承擔地起的。」

「只有吾一人。」

經過簡短問答,得到的有用情報是羅克郡里毀滅教尖端戰力,只剩一騎滅世奴這麼稀少。

看着不朽一臉死活不會說出更多的表情,魔術王盤算著如果此時出手將之擊殺,會不會被失心等人回來發現。

到時能不能推脫是懲罰者不小心把他秒了?

之前那在羅克郡城裏引發暴動的飈,不就是被懲罰者一刀斬殺了嘛。

想歸想,大魔法師轉世不至於真得去付諸行動。

畢竟眼前被稱為不朽的滅世奴,能力還尚不明確,貿然出手大概率難以斬草除根。

雙方僵持許久,魔術王忽然選擇轉身離開。

在即將步出大樓時,不朽忽然將他叫住:「大魔法師轉世大人,失心宗主走前,吩咐過若是您回來,要吾為您傳達下一項任務。」

「新任務?」魔術王只是停在前方,並未回頭。

「沒錯,失心宗主希望您能去凍砂荒原一趟,了卻一樁隱藏威脅。」

「和鎮魔器有關?」

聽到鎮魔器的名詞時,不朽微微發愣。

旋即搖頭:「不,失心大人並未提及凍砂荒原內存在有鎮魔器。只是說若您身上還帶有符籙,就去凍砂荒原,尋找【失墜天魔】。」

果然另有隱情。

魔術王默然離去。金超點頭,「好!我會和小姨夫一起找瓦匠改造的,那要叫瓦匠保密嗎?」

「不用,你就說把所有院子的衛生間蓋出來后,技術他可以拿去用,費用嘛!當然要減或者免了。」

「好,我懂了。」

周想背著包,坐公交車去了,一個姑娘和她擦肩而過,進了她的院子。

金超看著走進院子的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642章藥粉(爆17)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