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露出憨憨的笑容道。

「兄弟,麻煩問一下最近的廁所在哪裏?俺有些內急!」

廁所?

丁山眯了咪眼睛。

他右手拉開手槍的保險。

左手抬起來隨意指了一個位置。

就在這時!

刀疤臉面色瞬間變得猙獰無比。

一拳就往車窗砸去!

「砰!」

「砰!」

接連兩聲炸響!

一聲是車窗玻璃破碎的聲音。

一聲,則是G1式手槍開火的聲音!

丁山在察覺到刀疤臉的惡意時,就瞬間抬槍射擊!

「啊!」

一個山匪慘叫的捂著自己肩膀,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他本來站在刀疤臉後面的。

但後者見到黑洞洞的槍口便迅速矮身躲過了子彈,導致後面的同夥倒了霉。

還不等眾多山匪回神。

丁山藉助車門的掩護,連續對着外面扣動扳機。

「砰砰砰……!!!」

「救命啊!!!」

「殺人了,啊!!!」

「快跑快跑,有人開槍了!」

「………」

路邊的行人倉惶大叫,捂著腦袋四散逃跑。

而癱坐在地上的刀疤臉此時已經懵了。

一切都是好好的。

為什麼這個特安隊員會這麼敏捷的就開槍?

到底哪裏出了差錯?

他哪裏知道。

後視鏡將他們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

「啊!刀哥,救我!」

「特么的我們被發現了……」

「干他!他只有一個人!」

「把他從裏面抓出來!」

「………」

山匪們哇哇叫着一窩蜂湧了上去。

有些人不顧身上中槍的槍口,猙獰著臉就對着不斷開槍的丁山沖了上去。

危急時刻。

丁山迅速解開安全帶,瘋狂的往副駕駛退去。

同時。

經過不斷開槍,15發子彈也已經被打光了!

他邊退邊從腰間拿出新裝滿的**。

準備換上。

但!

山匪們經過摸索已經打開了車門!

幾個滿身血腥的山匪大叫着拉住丁山的褲腳!

然後!

猛地用力往外面拉去!

丁山雙腳往山匪們臉上踩去。

就在他的雙腿已經過了一半車門時!

「咔擦!」

**緊閉。

丁山咬着牙齒,對準拉住他的幾個山匪。

扣動扳機!

「砰…!」

「砰…!」

「砰…!」

子彈旋轉着出膛,射入幾個山匪的腦袋!

洶湧的力量直接將他們腦袋打爛。

白的紅的流了一地。

「特么的!!!」

見幾個同夥死的這麼慘。

刀疤臉直接操起一個山匪腰間的大刀,來到另一邊的車門,將之打開。

入眼的。

正是丁山帶着些狠辣的目光。

「給老子死!」

刀疤臉雙手握著刀柄,將大刀舉過腦袋,然後帶着殘忍的笑容砍下!

「噗嗤!」

刀砍進肉里的聲音響起。

同時。

那把冒着火光的G1式手槍也安靜了下來。

只見車廂內。

丁山臉上掛着一把刀,猩紅的鮮血從傷口處冒出。

他瞪大着眼睛死死盯着刀疤臉。

握着手槍的右手也顫抖著轉過方向對準後者。

丁山想要扣動扳機殺死這個人。

但他傷口太嚴重了,刀刃一半都已經深陷進骨頭。

導致身體根本沒有力氣,只能不甘的舉著槍。

半晌。

他帶着顫音的道,「不要…傷害…夫……人…!」

丁山已經知道了這些人的目的。

那就是想要對付顧凡的家人!

只是…

他孤身一人。

又在狹小的地方作戰。

根本不能全滅這些渣滓!

聞聽丁山最後的遺言。

刀疤臉面無表情,有的只是漠視生命的冷漠。

想是對此厭煩了。

他漠然的抽出大刀,濺起的一片血液直接落到他臉上。

刀疤臉伸出手指擦了擦。

然後獰笑一聲握住刀柄又是重重砍了下去!

「噗嗤!」

丁山瞳孔張大。

此時的他腦袋快被砍成了兩半!

在掙扎了幾下后。

就徹底沒了動靜。

而右手的手槍…

也隨之落在了地上。

周圍的山匪們見此終於鬆了一口氣。

有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把手槍,瞳孔中閃過貪婪。

還有人眼中驚魂未定,靠着車門就重重喘氣了起來。

半晌。

有山匪開口道,「刀哥,死了4個弟兄,還有幾個受了傷,不過都不致命,還能動彈。」

刀疤臉聞聲看了眼死的幾個山匪。

一股無名怒火頓時從他心底里升起。

這次計劃綁架。

從頭到尾他都想要用最少的代價完成計劃。

但現在。

他刀疤臉都這麼用心了,竟然還是死了這麼多人!

看着身下死的不能再死的丁山。

刀疤臉面無表情的再次舉起了大刀!

「噗嗤…」

「噗嗤…」

「噗嗤…」

「噗…」

周圍山匪們見此鴉雀無聲。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