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沒等大魚繼續掙扎,穆雅歌接連又是幾次暴力之極的拳頭,乍起的水花,都濺到白曦臉上了。

在拳頭的重壓之下,掙扎的大魚也漸漸沒了動靜,整個魚頭都凹下去了。

從穆雅歌跳上魚頭到將大魚制服,全過程不超過三分鐘,白曦都看愣了。

見白曦一副驚悚的樣子,單信抖眉道:「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說雅歌不是雅歌了吧?」

白曦認真地點點頭。

她明白了!真的明白了。

以前一直以為穆雅歌是安靜的美男子,誰知原來是暴力美男。

天哪!

誰能想到那美麗的容顏下,藏着一顆如此躁動的心,白曦感覺他那一拳能打死一頭牛。

當梁城和穆雅歌將大魚拖回來的時候,白曦好奇地看着穆雅歌,直將人臊得臉色紅紅。

晚上回到基地,眾人開了一場小型燒烤party。

聽說白曦沒喝過酒,梁城和單信兩人攛掇著,讓她也喝了點。結果白曦非旦沒醉,反而越喝越精神,越喝越來勁。

她一腳踩在凳子上,一手舉著瓶子,一副豪氣雲天的樣子,

「喝!大家不醉不休。

俗話說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能遇見大家我很開心,謝謝大家對我的照顧,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干!」

說着,白曦直接對瓶吹,咕嚕咕嚕,將一整瓶啤酒喝了下去。

眾人驚得舌橋不下。

「這是沒喝過酒的樣子?」

「白曦妹子,你這酒量簡直了,佩服佩服。」

端著蔬菜過來的兩位阿姨,放下東西,就開始碎碎念。

「你們幾個大男人,怎麼不知道照顧她一點,還讓她一個人喝這麼多酒。」林婉音責備道。

「林姨,這可不怪我們。我們只給她倒了一小杯,後面那幾瓶,可都是白曦妹子自己要喝的,攔都攔不住。」

「林姨,別擔心。白曦酒量好著呢!瞧這精神的,臉不紅心不跳,手腳還利索。」

「你們知道什麼呀!她這恰恰就是醉了的反應。」劉蘭香搖搖頭,小年輕還是缺乏見識。

言語間,白曦又拎起一瓶啤酒,熟練地打開瓶蓋,剛要喝就被葉霄奪了瓶子。

「隊長,你也要喝嗎?」

白曦睜著blingbling的大眼睛看着葉霄,視線卻落在他左眼角的淚痣上。

見葉霄不打算將酒還給自己,白曦大方擺手,「給你給你,還要幾瓶,我給你開。」

劉蘭香看向葉霄,「你把白曦帶回去吧!不能再讓她喝了。」

「為什麼不喝了呀?正在興頭上呢!」

白曦迅速一閃,來到啤酒箱子旁邊,提起一瓶,又看向穆雅歌,

「美人,來喝酒。不過,你要少喝點,男孩子要學會保護自己。不過,在我這兒沒關係,我會保護你的。」

梁城和單信捂著嘴偷笑。

穆雅歌羞得臉都紅了,他性格比較內向,少言少語,再加上柔弱的美人氣質,很容易激起旁人的保護欲和覬覦。

正因如此,小時候容易受到別人的騷擾,這也導致他性格越來越孤僻,難以接近。

來到基地以後,有楊青給他定期做心理疏導,再加上樑城幾個性格開朗的隊員,表面上看倒是好了不少。

白曦剛來那幾天,也不敢和穆雅歌說話,覺得他很難相處。

但有一次,白曦訓練時不小心受傷了,不想大家擔心,就誰也沒告訴。

誰知道,晚上穆雅歌拿了一盒藥膏過來。

見他站在門口一副局促不安的樣子,白曦這才知道,他只是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有些無措,不知道怎麼交流,但其實是個很好的人。

「我不用你保護,你還沒我厲害呢!」穆雅歌紅著臉說道。

他哪裏需要女孩子保護,自己很厲害的好嘛!

白曦看了看那邊的大魚骨頭架子,認真點頭道:「雅歌寶寶很厲害,不過這不妨礙媽媽愛你,喔!」

眾人:「……」

隨即,眾人忍不住笑起來。

「哈哈哈!」梁城直接笑哭了。

「原來白曦是雅歌的媽粉。」單信也有些意外,同樣哈哈大笑。

不過,雅歌安靜時候,那超越男女界限的柔弱美,確實很容易激起女孩子的保護欲。

大家沒想到的是,白曦竟然這麼直白的表達出來,看來是真醉了!

穆雅歌臉爆紅,他哪裏被別人這樣表白過。

雖然很害羞,心裏卻有些絲絲縷縷的高興,能被自己在乎的人喜歡,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雖然事情有些令人哭笑不得,他一直把白曦當妹妹,誰知妹妹竟然把我當兒子。

見大家高興,白曦拎起酒瓶,催促道:「來!繼續喝酒。」

葉霄再次奪過白曦的酒,直接將人扛起往回走,只留下一句,「我帶她回屋。」

看着葉霄高大的背影,肩上的人還在不停掙扎著,梁城忽然來了一句,「你們說,像不像土匪搶壓寨夫人。」

小隊其他人:「……」

「大梁子,你想跑圈嗎?」袁逑好奇地問道。

倒是兩位阿姨對視一笑,心裏有了猜測。

「行了!九點多了,趕緊吃完收拾好,明天要去天海大學上課。」嚴陌笑道,開始動手收拾不用了的東西。

幾人哀嚎不已。

「不是吧!又要去上課,我聽不懂啊!」梁城滿臉悲哀,一臉的生無可戀。

「不會是陳教授吧?」

單信小心翼翼地問道,梁城也停下來聽着消息,一臉緊張。

嚴陌搖搖頭,「放心!不是陳教授。」

單信和梁城鬆了一口氣,「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是蘇教授。」嚴陌淡淡笑道。

梁城和單信臉上的慶幸凝固了,然後是一副哀莫大於心死的表情。

「告訴蘇教授,梁城死了,沒辦法去上他的課。」

「副隊長,我想請假回家探親,大半年沒見我的老母親了,想念得緊。娘啊!兒子不孝,不能近前伺候。」

單信望着天空,彷彿真的在思念家人。 極夜學院成績打壓着華光學院,於是,韓書然,邊嵐和彭鶴軒三個人就挺身而出,「胡作非為」。這些,諸葛天縱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什麼也沒管,什麼也沒說。

到了最後一天的閉幕儀式,整場運動會正式結束了,最後由諸葛天縱致辭,表達感謝,當然,這份感謝是給獵人協會和血族委員會的工作人員。而韓書然的做法,只是被視為童心未泯的「幼稚」行為,都是一笑而過。

為了保證華光學院學生的安全,所以,是血族委員會的人先離開的。隨後,協會分部的部長才動身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總體來說,諸葛天縱提議的這個活動舉辦得很是成功。獵人協會和血族委員會都對其加以讚賞,尤其是協會,已經開始放低了對諸葛天縱的監管情況。

到了最後,獵人協會的通知文案到達了韓書然的手上之後,韓書然才明白,原來這一切只不過是諸葛天縱想要降低協會對自己的監管罷了。

雖然這些都已經超過了原則,可韓書然本人早就辭去了協會的正式職位,如今也只是在會長的強制下,在協會掛了個名頭罷了,諸葛天縱的事情,她知道,但是暫時不想管,也管不了對面的那個原子翼。可是,運動會裏面,已經由北夢出手,牽連到了陸露,這種情況,韓書然就不能再次視而不見了。

上午是運動會的閉幕儀式,下午就是自由休息的時間了。韓書然也沒有東躲西藏地,直接找上了原子翼。

「你是故意讓北夢放水的?」

韓書然還是提及了陸露短跑比賽的那一次事情,在血族裏面都知道,北夢原本只是一個平民血族,是原子翼救了她,北夢才視原子翼為自己此生唯一的主子,一直在為原子翼辦事。所以,北夢乾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經過了原子翼的授權,而北夢故意輸掉比賽,也就不言而喻了。

原子翼也不否認,這個事情,極夜學院的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陸露對於韓書然的重要性,也再一次地暴露在了極夜學院所有血族的面前。

「是的,我看那個女孩挺努力的。而我們也不是很看重這種無聊的名次,倒不如借花獻佛了。」

好一個「借花獻佛」,原子翼的意思也直接了當地說出來了。

這也是韓書然最為不能容忍的,她不希望陸露暴露在血族的注視之下,可礙於自己的身份,只能在學校裏面減少和陸露的直接接觸,關心她,但是不能見她,很難受。

「以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是,如果你們敢對陸露下手,我絕對不會饒過你們!」

韓書然難得狠厲了一次,眼中的堅定是原子翼無法忽視的。「你這麼關心她?這不得不讓我在意,那個女孩的身份……」

韓書然知道,原子翼的話語裏面帶着激將的語氣,自己不能失控了。「你妄想。」

陸露的身份是經過韓書然親自偽造的,前十幾年的記錄,記憶全部都是假的,韓書然不相信原子翼有能力查到真相。。

「那就拭目以待。」 028詭異獎勵,燭影斧聲

「我去!」

「還有這種操作?」

「祖宗的功績不夠,還能用孫子的來湊數?」

好像也不對啊!

宋朝之後的帝王們,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趙禎根本就不是趙匡胤的孫子,也就是個侄孫而已。

要說遺傳,也應該是遺傳了趙光義的猥瑣、莽撞、狠毒、貪婪才對,怎麼就偉大了起來,還給他的大爺爺臉上增光了呢?

其中必有蹊蹺!

播主必有私心!

當然有私心了,原因就來自於葉昊的執念。

在葉昊心裡,宋仁宗趙禎所執政的四十餘年裡,是華國歷史上最好的時代!

沒有之一!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