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飲我血,如飲母血]

[母親的味道,人類又怎能不愛呢]

[但,這就像蚊子吸他們的血一樣]

[令人瘙癢,令人憤怒]

[只要他們的信仰還存在,貪念還存在,我便會不斷的重生]

這時,殘留在萬元體內的神之血也被消化殆盡。

在這一瞬間,萬元能夠感覺到。

自己由奧札奇血肉組成的身體,,能夠造血了。。

而且,還是散發著異香的,,神明之血!

神,果然是不同的!

不過。。

「我聽你的意思,你怎麼很想死啊?」

[當你身邊一直有無數的蚊子在吸你的血,你會想要活著嗎?]

萬元仔細一樣。。

如果自己作為普通人,,無論到哪裡,身邊無時無刻都有蚊子嗡嗡嗡,還吸自己血的話。。。

一瞬間,萬元的眼神充滿了憐憫。

「那怎麼才能殺死你,我總不能毀了地球吧?」

說完,萬元的腦海里接收到了一些信息。

那是一個原始部落,每人的手裡都抱著一壇東西。

最主要的事,,萬元看見,他們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給殘忍的肢(和諧)解了。

整個部落都分得了這個人的一部分,一些是小腿,一些是大腿,一些是手,一些是腦袋。

他們不約而同的把東西抱回自己的屋內,生火開始炭烤了起來。

並且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的把罈子里的「蜜」給塗抹了上去。

眼裡充斥著瘋狂的慾望,嘴裡開始流著口水。

再一瞬,萬元的思想回歸,一個聲音再次響起。

[殺了他們]

。 「喂,你回來。」蘇小荷想要拉住佳美,可佳美的力道比她大多了,才一說完,人已經掙開她衝出去了。

蘇小荷只好也跟了過去。

電梯間的背面,齊墨川與楚子陽正打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腳,你來我往,全都一點也不客氣的恨不得直接把對方打暈。

蘇小荷觀察了一下兩個人的形勢,楚子陽臉上掛了彩,鼻子正在流血,身上穿著衣服她看不出來狀況,不過肯定也傷了。

至於齊墨川,雖然看起來比楚子陽好些,可臉上也青了一大塊。

齊佳美停在兩個人的身前,認定了他們兩個是在玩摔跤遊戲,「子陽哥哥,你用力,用力呀,哥哥,快躲,別讓子陽哥哥打到你……」

她興奮的就象是在看一場現場級別的摔跤比賽一樣,一邊看一邊解說著,好不開心。

蘇小荷皺了皺眉頭,眼看著兩個男人還在繼續打,根本沒有要結束的意思,而且估計自己勸了也沒有,之前勸齊墨川就是以失敗告終的。

獻吻也沒用。

「小嫂子,你說哥哥和子陽哥哥誰會贏?」齊佳美一心一意的在猜測兩個男人誰會贏,完全忽略了楚子陽鼻子流出來的血,此時還看熱鬧般的詢問蘇小荷呢。

蘇小荷看著自家男人的狀態,沒吃虧,可這樣子下去,兩個人都好不了,「佳美,你的子陽哥哥流血了,你沒看見嗎?」此時的她因為齊墨川的一招一勢都無比的兇猛,居然忘記了齊墨川還受傷的事情了,畢竟,哪有受傷的人會主動挑起一場打鬥呢。

「咦,真的流血了,哥哥把子陽哥哥打的流血了?哥哥,你輕點打。」齊佳美立刻就要喝止齊墨川。

可兩個男人已經打瘋了,此時全都是往死里打。

齊墨川是認定了楚子陽污了佳美,作為一個新晉妹控,他絕對不原諒楚子陽。

而楚子陽卻覺得自己很委屈,他只是與佳美同一張床上睡了一覺而已,他很紳士的什麼也沒對齊佳美做過好不好?

既沒有玩親親也沒有在一起,齊墨川憑什麼這樣子一見面就打他,這太過份了。

他這是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齊墨川這樣的反應,他不服。

不服,那就打。

「你子陽哥哥只怕要去醫院了。」蘇小荷又在佳美的耳邊加了一把火。

因為,這個時候她終於想起來了,齊墨川胸口還有傷呢,再打下去,別看表面上他贏了,但是等結束,最受傷的絕對是齊墨川。

到時候新傷加舊傷,齊墨川又要進醫院了。

所以,她什麼也顧不得了,反正齊墨川和楚子陽都不會傷害佳美的,就先拉開兩個人再說。

佳美頓時急了,一下子衝過去,「哥哥,子陽哥哥,住手,都住手。」

她心眼直,一心只想著兩個男人罷手,就那麼衝過去,居然讓她一下子就擋在了兩個男人的中間。

正好齊墨川一拳揮向楚子陽,而楚子陽也是一掌回敬向齊墨川。

然後,兩個男人一起發現了齊佳美。

「不要……」

「讓開……」

隨著兩聲驚喊,兩個男人一起急驟的後退,也硬生生的避開了佳美。

否則,這一拳一掌若是打在佳美的身上,真正要送醫院認真做檢查的就是齊佳美了。

「哥哥,子陽哥哥……」佳美看看齊墨川,再看看楚子陽,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先沖向誰,關心誰了,一根筋的她此時才知道害怕,「流血了,子陽哥哥流血了。」

楚子陽抬手抹了一下臉上的血,粗喘著氣怒瞪著齊墨川,完全無視了齊佳美的存在,都是她,如果不是她,他絕對不會與齊墨川打架的。

多年的兄弟,這一打,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想到這裡,他轉身就走。

頎長的身形微微有些踉蹌,卻無損他的尊貴風華。

只是,那背影全都是落寞的感覺。

如果不是因為齊墨川,他昨晚不會答應照顧佳美。

卻也因為齊墨川,他挨了打。

齊佳美再看看齊墨川,然後轉頭又看楚子陽,忽而拔腿就奔向了楚子陽,「子陽哥哥,我陪你去醫院。」

「齊佳美,你給我站住。」護妹心切的齊墨川咬牙切齒的低吼過去,他做這麼多都是為了佳美,可她居然還要去追楚子陽,她知道不知道,就因為她,他與楚子陽二十幾年的兄弟情就從此刻開始有了嫌隙,只怕再也回不到如初了。

齊佳美腳步微頓,不過只一瞬,就繼續追向了楚子陽,「子陽哥哥,你別走,別走。」

她跑得很快,轉眼就衝到了腳步虛浮的楚子陽的前面,伸手就攔住了他,一雙黑葡萄般的眼睛不染一絲雜質,驚慌失措的審視著楚子陽。

然後,伸出小手就撫上了他的唇角,「疼嗎?佳美給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說著,她就惦起腳尖張開小嘴就沖著楚子陽的唇開始呼呼了……

「……」楚子陽第一個石化了,從來沒有一個女人如此的心疼過他的哄著他,哪怕他是一個大人,也被佳美這樣的舉動給石化在了當場。

「……」齊墨川第二個石化了,忽而就覺得不對了,倘若楚子陽真的動了佳美,第一次的佳美一定會疼,一定會怕怕,那看楚子陽的眼神絕對不會是這樣的。

「……」蘇小荷是第三個石化的,小姑子這反應真是超級萌超級感動人心呀,她想此刻的楚子陽的心裡一定是很安慰的,沒白挨打吧,被打了一次,不過能換來齊佳美這樣的關心這樣的心疼,她就覺得楚子陽值了。

「撲……」蘇小荷的視線還沒有從齊佳美和楚子陽的身上移開,身旁,齊墨川一口血噴了出來,原本胸口沒有好利落的槍傷後遺症,絕對的複發了。

「墨川……」蘇小荷扶住齊墨川,揪心的看著地面上他噴出來的血,小臉已經白了,「我送你去醫院。」

「哥哥……哥哥……」齊佳美迷糊的又沖向齊墨川,她就不懂了,哥哥與子陽哥哥為什麼打架呢。

楚子陽眼看著齊佳美沖向了齊墨川,落寞的起步,一瘸一拐的走向自己的車,然後,淡清清的道:「齊墨川,我把佳美完璧歸趙還給你,以後,讓她離我遠點。」

。 自從擔任了永州行政專員,尹昌衡一直就沒閑過。

按照劉湘利用大學生,打入地主,家族控制的城鎮缺口,他配合余歡水,一直在跑永州,巴中,廣元幾個地區的基層,力爭把行政命令貫徹下鄉。

各鄉鎮,工廠也要成立聯防,民兵組織,對抗日本間諜和國府特務的滲透。

確保分散在永州周圍的工廠,小火車,鐵路線的安全。

昨天新建的忠烈祠揭幕,將士骨灰入土。

發生那麼大的事情,讓尹昌衡感覺時間尤為緊迫。

本來想承火車去巴中,一大早,就被周小山堵在家門口了。

「尹昌公,家裏說話方便嗎?」

「沒問題!」

難得看見這小子一臉的認真,尹昌衡帶着他到了後院書房。

「我跟大帥聊過永州事情,大帥把永州看做川軍堅持抗戰的底氣。有幾件事情特別重要,我想跟您老通報一下!」

看着尹昌衡要去泡茶,周小山急忙把他拉住。

聽完周小山的話,尹昌衡明白,這小子在永州呆不了幾天了。

他在替劉湘交代政務上的安排。

「幾個方面,一是糧食!永州跟四川其他地方不一樣,學校多,工廠多,來往商戶也多,也就是非農業比例人口大,一旦出現糧荒,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以後永州的征糧,千萬不能跟四川其他地方一個標準,你一定要頂住,如果國府派遣的人有不同意見,就讓他們拿大帥手令。」

尹昌衡認真的點了點頭。

關於蔣百里對三陽的防禦理論,他也認真閱讀過,隨着國軍一步步後撤,失去了兩湖兩廣幾個糧倉,對四川的征糧,要養活堅持抗戰的軍隊,後果可想而知。

「如果國軍再退,不一定頂的住壓力啊?畢竟前線的糧食供給,要比後方重要!」

「有幾個解決方案,一定要保密,沈虹的械修所有糧食,在南江鄭夫人哪裏也有糧食,但是這些都是去年我從南洋買的,具體怎麼調度,怎麼把吃舊糧,存新糧,您老要費心跟她們溝通!」

雙手接過周小山遞上來的儲備糧食的數據,尹昌衡激動的站起來,又坐下,拍了下自己大腿,大吼一聲。

「好!」

「還有一個事情更重要,范旭東先生的科學家團隊里有一位叫侯德榜的科學家,他用碳化法製取碳酸氫銨,已經開始工業試驗了,川軍撥款,撥地,撥煤礦,他們會在今年在巴中,永州,廣元建設三個小化肥廠,這個對糧食增產很重要,四川的地主再對待科技的態度,有些保守,怎麼推廣,怎麼試用,一連串的問題,都需要解決!」

「化肥那麼貴,地主怎麼肯買,種地要靠天吃飯,萬一化肥投入了,天老爺不幫忙,或者糧食價格垮了,賠的那個厲害!」

周小山還真覺得自己來對了,尹昌衡不配合,哪怕化肥定價這個事情絕對不會太順利。

他又把侯先生他們試驗種植的增產結果報告,遞給了尹昌衡。

「不會貴,甚至我已經跟范先生溝通了,可以由永州行政公署出面購買,然後賒銷給地主,用增產部分三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償還化肥款就可以了!」

「明白了,虧得你小子三顧茅廬請人家入川,劉湘也乾的漂亮,范先生,吳先生,陳先生他們真仗義,不僅全力資助川軍,這是給四川老百姓留活路啊!」

有了這幾十萬噸的糧食儲備,如果化肥真的可以讓四川糧食增產到報告上的數字。

而川軍的糧食由只按照馮天魁跟他約定的數量支持前線。

尹昌衡敢打着包票讓永州支持川軍打個五年十年的不會亂。

「還有就是四川的兵源。國府現在徵兵的標準是體重達到八十五斤,我懷疑他們會在四川降低標準!」

八十五斤的男子漢,在後世是一個不可思議的體質,在抗戰期間,百姓連肉都吃不起,瘦的一身排骨,實實在在是徵兵的標準,甚至四川徵兵降低到了八十斤。

百年後隨便花點彩禮,娶個老婆,也比這個壓秤啊。

太湖招募的新兵,比起66軍養了兩年多的老兵,瘦了一圈,周小山想起就搖頭。

「你的意思,我們不降?」

「不僅不降,還要提高到90斤,我們這裏大學多,熱血青年多,尤其是理工類成績好的學生,如果報名參軍,一律把人交給陳敬方,川軍跟實業家一起設立了一個基金會,專款專用,資助他們留學!」

周小山實在沒底氣提到一百或者一百一十斤,儘管永州的百姓比四川其他地方生活沒有這麼艱難,可好多也實在有限。

尹昌衡吸了一口涼氣,直愣愣的望着周小山。

「天魁給我說過,你認為中日之戰,中國人必勝,你是在準備中國崛起?」

「中國必將崛起,也必然崛起,我們是一個擁有五千年強勢文化的民族,我們一直領先了世界幾千年,落後的時間屈指可數,西方是個白人為中心的世界,他不會容忍一個強大的中國,在世界跟他們一起分享地球上有限的資源,這種矛盾,是不可調和的,落後了,落後就該挨打,這頓打我們認了,哪怕你我今天沒有作為,中華民族也必然會強大到任何一個西方國家忌憚。」

「明白了,把一介書生送到戰場,是國家和民族的損失,尤其是我們特別落後的理科,工科,醫科,電子,經濟,化工類的學科,趁著洋鬼子現在瞧不起我們,對我們沒有防備,大量派出留學生,彎下腰,多學一些科學技術,為戰後建設一個強大祖國奮鬥!」

不愧是辛亥革命的功臣,四川軍政的前輩,兩人交流很順暢,周小山越說越多,兩人推心置腹談了一個上午,然後一起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望着對方,豪爽的大笑起來。

兩人還準備去永州城防司令部一起喝兩杯,都快到食堂了,特娘的,康澤,康兆民來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