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竇兒相信,如果他能動的話,她可能就沒命了。

「大哥,我不是有意的,不過你都快一命嗚呼了,你覺得你還能保護你這兩個小豆丁多久?」

聽到男人要死,兩個小豆丁哇一聲就哭了,小臉皺成一團。

「你騙人,爹爹不會死的,爹爹一定會長命百歲。」

「不哭,她騙你們的,爹爹不會死。」

男人雖對王竇兒很兇,但是看向兩個小豆丁時眼神立即變得柔和。

男人很虛弱,他只說了這麼多話,胸口便起伏得厲害,面色更白了幾分。

年紀稍大的小豆丁臉上掛着淚珠抬起頭瞪向王竇兒:「臭傻子,胡說八道,我爹不會死。」

「昨天的拜堂不是我自願的,當然不作數。」

她根本就不知道拜堂的事,她穿越過來的時候已被困柴房。

王竇兒對着小豆丁做了個鬼臉,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男子愣了愣,眼裏閃過一抹疑惑,似乎不是很相信王竇兒的話。

她這種人,有人娶她,就該偷笑了。

突然一陣疼痛感襲來,王竇兒面色一變,額上冒起了冷汗。

她蹲了下去,頭痛欲裂,只想撞牆。

她不光這麼想,她還這麼做了。

她的頭一下又一下地撞向床邊,砰砰砰,一聲又一聲,根本停不下來。 羅納德很着急。

作為鷹醬國自由搏擊協會的會長,他很清楚夏國武學研究會的含金量有多大,如果找不到足夠分量的高手出戰,他們自由搏擊協會必然會以失敗告終,所以他發動了身邊一切的人脈資源,想要找到一些能人異士代表鷹醬國自由搏擊協會出戰,重點還是放在了萊恩和喬爾這些被武輕川點名的人身上。

但已經過去了兩天,除了有幾個確實有點本事的人主動找過來之外,就沒有別的收穫了,甚至他還打探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萊恩在幾天之前就死在夏國了,喬爾也在兩天意外死亡。

萊恩和喬爾死亡的消息讓羅納德再次變得無奈起來,難道他們自由搏擊協會要主動認輸嗎?

好在這個時候有人主動找到羅納德,自稱是奧斯蒙家族的管家,可以給他找來幾個高手和夏國武學研究會比試。

羅納德當然知道奧斯蒙家族,那種龐然大物不是他一個自由搏擊協會的會長能夠接觸的,所以在對方表明身份之後,羅納德馬上就變得激動起來。

「您的意思是,奧斯蒙家族願意參與進來,一起對抗夏國武學研究會?」

管家點頭,「這是當然!夏國武學研究會這次是向我們鷹醬國發起了挑戰,奧斯蒙家族作為鷹醬國的一員,當然不能袖手旁觀,這次我們奧斯蒙家族會派出五名高手和夏國武學研究會的人進行戰鬥,不過具體的安排,就交給羅納德會長了。」

羅納德點頭,「您放心,我一定會把這件事安排好,我代表自由搏擊協會向奧斯蒙家族表示感謝,如果沒有你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管家微微點頭,「不用客氣,這件事關係到了我們鷹醬國的臉面,原本我們還打算聯繫上斯蒙家族一起出面的,但他們不肯,這件事也只能作罷。對了,這次的比試會進行全網直播,對吧?」

羅納德心裏一動,似乎抓住了管家的心裏,急忙點頭,「對,會進行全網直播,您放心,我會在直播的時候把奧斯蒙家族為這次比試做出的貢獻說出來,順便,提一下斯蒙家族。」

管家笑了,跟聰明人說話就是輕鬆,只要他稍稍表現出來一點意思,羅納德就知道該怎麼辦。

只要在這次比試的直播上夾帶一點私貨就能有效打擊斯蒙家族的聲望,加上上次斯蒙家族主動向沈奇和沈家道歉,人們肯定會對斯蒙家族失望,相比較之下,奧斯蒙家族就成為了典型,聲望必然大漲。

……

斯蒙家族莊園。

貝西把埃文斯也叫了回來,因為接下來斯蒙家族內部可能會出現極為嚴重的混亂,他擔心他一個人應付不來,尤其是沈奇關注的重點並不在這裏,他只能依靠埃文斯。

至於和沈家的合作,可以先放緩,等斯蒙家族內部的事情處理完再繼續也不遲。

事實上,奧斯蒙家族在得到羅蘭卡家族的提供的情報之後,已經加大了對斯蒙家族內部勢力分裂的力度,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已經有好幾名斯蒙家族內部的骨幹和奧斯蒙家族建立了聯繫,甚至已經在商量合作的事情。

更有過分的人,竟然還試圖和奧斯蒙家族聯繫,脫離斯蒙家族,加入奧斯蒙家族。

如果不是沈奇已經跟他說過讓他不要着急動手,貝西肯定忍不了。

可就算有沈奇的叮囑,貝西承受的壓力也很大,神經已經完全繃緊,不敢有絲毫的放鬆,只等著沈奇的信號,然後他才能全力反擊,把斯蒙家族內部那些有別的心思的人全都剷除。

波尼和肯特不知道他們從羅蘭卡家族得到的情報都是沈奇故意泄露出來的,自然是想當然地認為斯蒙家族還沒有積蓄起足夠的力量進行反擊,畢竟貝西才剛剛當上家主,對斯蒙家族的掌控還差了一些,在他們奧斯蒙家族的進攻之下,很難不出現混亂。

在這種情況下,時間又過去了一天,終於到了夏國武學研究會和鷹醬國自由搏擊協會比試的日子。

武輕川和古蓬早早來到比試場地,杜雲的直播團隊也已經就位,隨時可以開始直播。

羅納德這邊也沒有閑着,自從得到奧斯蒙家族的支持之後他就跟活過來一樣,整個人都有精神了,似乎已經看到了他們擊敗夏國武學研究會的場景了。

沒辦法,奧斯蒙家族在鷹醬國內的影響力真的太強了,羅納德想不到在奧斯蒙家族出手的情況下,他們有什麼可能會輸!

因為奧斯蒙家族也參與進來,所以奧斯蒙家族的管家也到了,按照波尼和肯特的計劃,他要在比試結束之後,當着所有人的面揭露萊恩的死因,揭露斯蒙家族吃裏扒外的真面目,進一步打擊斯蒙家族的聲望,為他們吞併斯蒙家族發揮一份力量。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沈奇也打算通過這場比試來揭露奧斯蒙家族的真正嘴臉,讓奧斯蒙家族從雲層跌落塵埃。

雙方就位,直播也已經開始,武輕川和羅納德走到空地中央,小李急忙調整攝像頭對準了武輕川,鷹醬國那邊的攝影師同樣是跳繩攝像頭,把羅納德放到了c位。

「羅納德先生,比試的細節我們都已經提前制定好了,沒有問題的話,那就開始吧。」

羅納德點頭,「當然可以,我也很期待這場比試,希望你們夏國武學研究會不是徒有虛名!」

武輕川發出一聲輕笑,「希望等比試結束,你還能笑得出來!」

比試還沒有開始,武輕川和羅納德之間就已經明顯劍拔弩張了,只不過這種氣氛比在東瀛島國的時候還是好了很多,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跟東瀛島國的忍者一樣以不要臉著稱的。

直播間里同樣已經熱鬧起來,這一次杜雲學聰明了,在好幾個平台進行了同步直播,這才勉強實現了分流,沒有出現把直播間擠爆的情況。

但就算這樣,五個直播間都幾乎接近滿員,可見經過這段時間的發展,夏國武學研究會在夏國的聲望確實已經得到了一個非常高的程度。

此時直播間里的網友都開始給古川他們五個加油打氣,總結一下就一個意思:

不用給我留面子,干他丫的! 顏知許將手機遠離耳朵。

她的臉色如舊並沒有太多的波動,「嗯,我知道了,合同沒問題的話我有空去工作室簽。」

她越是平靜陸蕁越是焦躁,在電話的另一頭急哄哄的催促。

「阿許你放一萬個心好了,合同沒問題,一點問題也沒有。」

「你有時間的話今天就過來簽合同吧,MISS亞太區的負責人還在工作室等你呢。」

「這是個行走的香餑餑,外面有很多明星在窺覬,蠢蠢欲動呢。」

陸蕁急得在洗手間里來回走動,幸好隔音效果好,不然這聲音肯定會讓其他人聽見。

顏知許點頭,「行。」

沒繼續跟陸蕁寒暄,把手機揣回兜里,從沙發上站起來。

顏堇脩放下手機,「你要去哪裡?」

顏知許,「工作室,簽合同。」

「正好我沒事,我送你去吧。」

蠢貨姐姐的臉色有點蒼白,他不太放心她一個人出門。

萬一在外面磕著碰著,老爸會對他進行家法伺候的。

「可以。」顏知許頷首。

姐弟兩人一起走出客廳,顏堇脩在車庫裡挑選了一輛顯眼的橘黃色法拉利。

——

另一邊。

陸蕁望著被掛斷的電話,撓撓頭後走出洗手間,洗手后朝接待室走去。

接待室里坐著一個二十七八歲左右的年輕女性,穿著一身職業裝,臉上神情嚴肅。

陸蕁給她倒了一杯茶,坐在位置上繼續溝通。

明明他的年齡還要稍微大一點,但是面對這人時還是會忍不住發怵。

過了十多分鐘,當顏知許還有顏堇脩來到工作室,推門而入時正好看到接待室裡面對面坐的兩人。

陸蕁雙手放在腿上,後背挺直,規規矩矩的坐姿像是犯錯的學生在面對訓話的老師。

聽到開門聲。

陸蕁立馬站起來小跑到顏知許的身邊,一臉親切,「阿許,你來啦。」

他的額頭上還帶著一些密密麻麻的細汗,顯然很緊張。

「陸哥。」

顏知許拉開一張椅子,坐在這張圓形桌前,態度不卑不亢,從容淡定。

跟隨而來的顏堇脩同樣沒露出膽怯,臉色都沒變化一下,彷彿見的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平常人。

姐弟兩人神色自若,舉止隨性中又透著大方。

穿著職業裝的女人不動聲色的打量了一眼這對姐弟,眼裡透著滿意。

顏知許哪怕穿著簡單的體恤和短褲,周身的魅力也不減,那一雙修長勻稱的大長腿更是引人注目。

就是臉色有點蒼白,需要好好的補一補身體,調整好狀態。

「顏小姐,你好,我是MISS亞太區負責人,方彤欣。」

「你好,顏知許。」

兩人互打招呼隨後對在場的人做了一個簡單的介紹,簡短到前後用時不到五分鐘。

緊接著方彤欣把準備好的合同遞到顏知許的面前。

「顏小姐,我們是非常有誠意邀請你合作的,如果不是因為不可抗力因素,我們中途言而無信毀約的話會按照五倍價格賠償你的。」

坐在一旁安安靜靜的陸蕁:「……」

甲方爸爸做出這麼大的讓步,一點也不符合甲方的霸總形象呀。

而且他嚴重懷疑這句話是在內涵貓撲女神雜誌。

。 慕容聽了不由的一臉委屈,一把的抓住了蘇葉的手往那地方按住。

感受到手中的堅.硬熾熱,蘇葉瞪大了眼睛,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唾沫,而且她還感覺到自己整個人身上的溫度都在瞬間飆升。

「可是他真的很餓,娘子,你就喂喂我好不好,一次,就一次。」慕容說着臉上的神色可憐兮兮的。

蘇葉本是想要立馬的拒絕得,可是不知為何,那到嘴邊的話卻是說不出口。

看着蘇葉竟然猶豫了,慕容眼神一亮,一把的就把蘇葉撲倒在床。

事了。

蘇葉不由的都懷疑人生了,怎麼就會有人精神和體力都那麼的旺盛呢。

看着你自己連手都抬不起來了,可是慕容卻是一副神清氣爽,絲毫沒有累到的樣子,蘇葉就恨不得牙痒痒。

明明她根本就不需要怎麼動的,從頭到尾都是慕容佔據主導,出力的也大多都是慕容。

可是為何到頭來,一副累壞的人是她,慕容卻是像個沒事人一樣的,還神清氣爽。

可惡,簡直太可惡了,不公平啊。蘇葉忍不住的在心中哀嚎道。

原本蘇葉還想着找慕容重振一下妻綱的,可是這妻綱沒振起來,她反倒被慕容折騰得起不了床了。

蘇葉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躺在床上望着房梁,慕容見此chong溺的一笑捏了捏蘇葉的臉頰,滿是柔情的說道。「我去打水幫你洗漱。」

蘇葉:……

她不想說話,一個字都不想說。

只是此時的的蘇葉因為太累了,連手動不想動更別說低頭檢查看自己的身子了,所以並沒有發現自己身上那留有的曖.昧痕迹。

要是蘇葉看到自己身上滿是青紫的吻痕,估計是在累都會爬起來狠狠的修理慕容一頓。

慕容親自去燒了熱水,然後又抬着到了房中倒進浴桶里,調好了水溫后才把蘇葉抱着放進了浴桶里。

這來回的燒水抬水,還一早上的就熬了雞湯,要不是因為楊氏和蘇勝天早早的就出門擺攤去了,慕容還真的是會因為家裏有人在而害羞呢。

把蘇葉報進了浴桶時候,慕容便開始一寸一寸肌膚的幫蘇葉清洗著。

而全程蘇葉一句話都不說,全憑慕容給自己搗鼓。

沒辦法,她實在是太累了,累得不想說話不想動。

全程蘇葉不說話,慕容而不說話,而是靜靜的,認真的給蘇葉梳洗著身上。

洗乾淨后又幫蘇葉穿戴好后,才出聲。

「娘子,你辛苦了。」慕容一開口就是這麼一句話。

蘇葉看過去,狠狠的瞪了慕容一眼。「知道我辛苦了,你還這麼…這麼…」兇猛,簡直就是想要她的命啊。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