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秦佳沒敢作聲。

「怎麼搞砸的?」唐南綰問道。

秦佳湊了過來,刻意壓低聲音說:「他找了個人,沒料到那人似乎和宮媚秋是老相識,好象是個變態狂。」

「……」唐南綰不想說話了。

她真想拿火箭,把顧連城送到太空。

「不過他說知道對方是心裏扭曲后,就沒招惹了,估計也沒啥事。」秦佳說道,唐南綰接話,內心正盤算著回頭去揍顧連城一頓。

難怪那天他來找自己,走的時候跑得那麼快。

敢情他去找變態的去了?那傢伙,就是閑不住。

來到影視城,秦佳帶着兩個小傢伙在車裏玩,唐南綰去化妝,順勢給顧連城發了信息,說:「最近別亂來,沒事不要惹燕景霆。」

「放心,哥不是那種人。」顧連城回復。

唐南綰化完妝,準備拿服裝時,衣服被人拉住,唐夢琳一臉冷色擋在那,說道:「昨晚的事,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讓媽誤會我,對你有什麼好處?」唐夢琳咽不下這口氣。

昨晚陳晚霞回去后,整個人態度都不一樣了。

「原本就是你的事,你當她的面反咬我一口,難道你就對了?」唐南綰冷笑的反駁一句。

唐夢琳被她嗆得無話可說。

她甩開唐南綰的衣服,錯過身想擠開唐南綰,卻被唐南綰抓住手臂,將她拉住,說:「別再給我找麻煩,對你沒好處。」

「哼。」唐夢琳冷哼一聲,用力甩開她的手。

昨晚劇組聚餐,都知道好象出事了,具體怎麼回事,沒人敢過問。

但唐夢琳和唐南綰的對手戲,殺氣特別重,甚至是真槍上戰,兩人像仇人一樣見面就眼紅,讓導演都看呆了,忘了喊「卡」。

「導演,完了。」助理小聲提醒。

導演才回神,連忙喝了口水,說:「卡,這場戲過了,休息半小時後繼續,大家去準備下場戲的道具,檢查一下片場。」

唐南綰揉搓了下手臂,看着唐夢琳一臉冷笑說:「知道痛了吧?早說讓你別惹我。」

「唐夢琳,宮小姐來探班了。」這時,有人過來喊道。

唐夢琳聽到宮媚秋來,臉色就變了,昨晚的那群人,還有酒都是有問題,如果陳晚霞不來,那麼遭殃的肯定是自己了。

想到這,她忍氣走了上前。

「我過來看看你,聽說最近你表現不錯,我和阿景說了,這部戲到時重推你,估計能一炮而紅!到時能拿到更多好資源,沒準明年還可以拿個獎。」宮媚秋說道。

她一邊拿出些吃的,擺在桌上。

唐夢琳被她誇著,怒氣消了一半。

「早上我接到製片的電話,說你們談得很愉快,劇本都直接遞給你了,感覺怎樣?」宮媚秋刻意問道。

提到昨晚,唐夢琳的笑意僵在臉上。

塗着艷紅的指甲抓着蛋糕,差點就捏碎了。

「再看,我不急。」唐夢琳說道。

她明知宮媚秋給自己下套,但又沒證據,再說她現在也得罪不起她,畢竟宮家的財力…..

「這樣啊,沒事,我回頭再給你介紹一些人。」宮媚秋說着,她看着唐夢琳難堪的模樣,內心沾沾自喜,低聲說:「我也不想你被唐南綰給比下去,畢竟我們才是娛樂圈的老人,你說呢?」

。 第380章會是什麼樣子

李橋組織了一下語言,給蘇溪解釋了一番。

「是這樣的,我確實有個想法要實驗一下,不過這個想法就算你知道了也不能立刻實施,這會影響觀眾的體驗。

短音才剛剛上市不到三個月,我們就已經弄了兩次改革,一次是接廣告,一次是花錢上熱門。

如果改革實施太快,就會給觀眾造成我們僅僅為了斂財才做短視頻的印象,不管怎麼說,這種印象都對我們十分不利。」

「嗯,我知道。」蘇溪點了點頭,「短音改革造成的影響我們無法解決,但這些都是暫時的,再過幾個月,這些影響一定會消失。」

李橋有點欣慰,既然蘇溪理解,他就可以安心把事情交給蘇溪去辦了。

「其實我想新增短視頻打賞功能,這樣的話也能為作者增加一份收入,雖然不多。其次就是平台的補貼該縮減了,不然作者越來越多,我們也撐不住。」

提到縮減補貼,蘇溪有些為難,不知道縮減補貼后,平台還會有這種盛景嗎?

「可是,貿然縮減補貼,作者一定會有意見,如果再有別的短視頻平台和我們競爭,我們說不定會因此損失很多流量。」

李橋攤了攤手,「這些都是短視頻發展的必經之路,就算現在不做,也總有一天會做,何況,現在市面上就我們平台做的最大,就算沒有補貼,也會有不少為愛發電的作者。」

李橋笑了笑,這就是行業先行者的優勢,在後來者剛剛起步的時候,他們已經有了一定數量的用戶,這些用戶對作者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蘇溪反覆思考李橋的話,在李橋的強勢下,她最後只好答應了下來,公司那邊對短音的補貼已經很多了,就連薛蘊都在為短音發愁,這個平台就像一個吞金機器。

李橋說的也沒錯,平台作者還會越來越多的,如果只靠補貼,總有一天他們會支付不起。

李橋給蘇溪做了一番思想工作,見蘇溪已經理解了她的良苦用心,他便離開了。

短音短視頻在發展,雖說總會有後起之秀跟上來,甚至和短音搶用戶,但這絕不是他們駐足不前的原因。

隨後,李橋又去公司看了薛蘊,了解了一下公司情況。

目前,王者榮耀和絕地求生兩款遊戲不僅在手游端火爆,就連電腦端也反響熱烈,這兩款遊戲給公司帶來的利潤更是巨大,要是列一份手游吸金榜出來,這兩款遊戲絕對排在第一和第二名。

薛蘊在外面接電話,李橋就坐在薛蘊的位置,他打開電腦,研究著公司最近出現的挑戰。

鵝廠開始做短視頻了,微微短視頻風頭正盛,預計四月份就能見到微微短視頻出現在手機app上。

與此同時,鵝廠的英雄聯盟已經火遍了全世界,上次的英雄聯盟世界聯賽結束后,很快又有組織策劃了第二屆聯賽。

而王者榮耀雖然風頭正盛,影響力卻僅限國內,根本無法與英雄聯盟相比。

除此之外,聯絡遊戲公司的市場佔有率也在一直降低,半年前聯絡遊戲公司的市場佔有率曾一度達到90%以上,現在卻只能佔到61%了。

不過,雖說市場佔有率在下降,但聯絡遊戲公司的蛋糕卻是越做越大了,現在聯絡遊戲公司一天的收入,可能比半年前要多50倍不止。

造成這種變化的原因有很多,一是因為智能手機的用戶群在迅速擴大,二是因為鵝廠、網一等遊戲公司也不是吃素的,在知道手游是一塊大蛋糕之後,他們死死咬住不放,聯絡遊戲公司的競爭越來越大。

接完電話之後,薛蘊走回了辦公室,他看了李橋一眼,輕輕咳嗽了一聲,「李橋,有件好事要告訴你,憨國NA公司想代理咱們的遊戲,除了憨國NA,前幾天和國全民株式會社也聯繫了我們,說想代理我們的遊戲。」

「有這事?」李橋抬起頭來,不管是憨國NA還是全民株式會社,都是在本國排名前五的遊戲運營商,都曾有過出色的表現。

「對。」薛蘊點了點頭,笑道,「咱們華夏手游也算全世界有名的了,他們來找咱們合作也算預料之內的事情,最近這些天我們在對遊戲進行微調,以便更適合歪果。」

「倒也是,咱們的遊戲做的這麼好。」李橋笑了笑,繼聯絡賬號之後,聯絡遊戲公司總算要再一次對外輸出了。

「薛蘊,有了好消息別忘了向我彙報。」李橋笑道。

這是好事,真希望哪一天王者榮耀也舉辦一個世界級賽事,到時候王者榮耀就能通過電視台向全世界轉播,而現在,王者榮耀是他們聯絡遊戲公司的殺手鐧。

「當然。」薛蘊點了點頭,他也沒想到這麼快就有歪果運營商和他們聯繫了,畢竟從正常角度來看,聯絡遊戲公司還只是國內一個中型公司而已。

由於消息來得實在及時,李橋一天都很開心,等到公司下班后,李橋去鼓勵了一下員工,隨後回了學校。

將車開到女生宿舍旁的停車場,從學校觀雲池旁的小路穿過去,便回到了男生宿舍。

走進男生宿舍,能看到宿舍保安室旁的小黑板上貼了張公告,李橋走過去看了看,居然是通知他有信件要取。

李橋覺得很奇怪,都21世紀了,怎麼還會有人給他發信件?

敲了敲保安室的門,李橋向保安室的老大爺說明了來意,老大爺翻出一封信件給了他。

李橋看了看信封,信封上沒寫明郵寄地址,只寫了是寄給他的,在信封上還貼了一張80分的郵票。

拆開信封,李橋看見了一封信,信上只寫了不到一百字。

根據信上的意思來看,由林嘉茵主演的《再見四月》已經收尾,正在後期製作中,該電影預計會在五一檔期上映,到時候憑藉他的親筆字找她領取電影票。

李橋搖了搖頭,看來是林嘉茵的惡作劇無疑了,不過他倒是也很感興趣,一個讓林嘉茵如此有信心的電影究竟會是什麼樣子。。 田家村這個村子有百多戶人,如果從人丁興旺上說,外婆家在村子里算得上是一個大家族了,不論男女,生育能力都特彆強,外公一輩就有五兄弟三姐妹,到了舅舅一輩,更是嚇人,兄弟九人姐妹三人,母親是姐妹中的老二。到了表兄表姐這輩,遇到抓計劃生育,有所收斂,但每家每戶至少也有四五個孩子,用外婆的口頭禪說,人不怕多,有人就有盼頭。

外婆家的老屋是一座兩進的四合院,坐落在田家村中央,因為人丁多了,總要開枝散葉,早年就已經分家了,只有外公外婆跟二舅一家留守在老屋,其他幾個舅舅都搬出了老屋,各自在老屋四周建房。

在高有田的記憶中,當年父親高大元在江面上討生活,一年也沒幾天在家,家裡挺難的,母親田淑珍常帶著幾個兒女回娘家蹭飯,高有田的童年時光就是在眼前這座四合院度過的。

記憶中,外公是一個老實厚道的高瘦老者,懂些木工活,少言寡語,好幾兩米酒,外婆則是一位身材高大壯實的麻利女人,性子火辣,快言快語,非常能幹,里裡外外的活兒都很拿手,勤勞耐苦,能夠在如此艱苦條件下拉扯大9個兒3個女兒,並給9個兒子娶媳婦,確實不容易,這四鄰八鄉的人,提起外婆,無不肅然起敬。

高有田走到外婆家門口,看到一位年紀約70多歲的老人光著精瘦的膀子,在廊檐下專註地做著木工活,老人雖然白髮蒼蒼,但精神還不錯,手腳也利索,這位老人就是外公。

「咳咳,那個……外公,又在干木工活呀,您老人家可要悠著點呀,人家到了你這般年紀的都享清福去了。」高有田快步上前,關切地說。

記憶中,這位老人農閑時節不像其他村民到處跑,趕集玩耍,而是一如既往地喝了幾口酒,玩自己的木工活,給家裡或親戚家做點簡易的傢具,有時也接一點外來的活兒,但只是象徵性收點工錢,用外婆的話說:「不務正業,靠他這個養家糊口早就散夥了。」

「來啦,孩子。」外公抬頭看了過來,朝高有田上下打量了一眼,渾濁的雙目閃過一絲慈祥,皺巴巴的臉頰露出一絲微笑,說:「放心吧,外公的身子骨還行,這活兒又是做熟做慣的,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快進屋吧,你外婆在裡頭,都叨念老半天了。」

「噢噢,那……你忙著,我先進去了。」按照過去,看到外公幹木工活,高有田一般都會在旁邊看著,或者遞個工具或木條什麼的,給外公打打下手。可今兒不知為何,他實在想念母親了,他總覺得有點心神不寧,但又無法捕捉到什麼,急匆匆地從紅蓮灣趕來,剛才要不是在紅樹林那頭與田大鳳野合誤了點時間,或許現在已經見著母親了。因而,他今兒也顧不得替外公打下手了。

邁過門檻,高有田正要往屋裡直闖。

「老頭子,是有田那孩子來了嗎,孩子……你來了,你這孩子呀,真讓人擔心哩,快讓外婆看看,前一陣子聽說你出了點意外,外婆可擔心了,嗯嗯,沒事就好,平安就好,孩子別怕,大學考不上也沒什麼大不了,這條路不通咱走其他路,總有一條適合自己的,千萬別干傻事呀,在家裡住得不舒暢就來外婆家住,有外婆在呢。」

也許是聽到外頭有人說話,但見一位幾乎跟高有田一般高的身影麻利地迎了出來,不由分說,一把摟住正要進屋的高有田,一邊說著,一邊用顫抖的雙手在高有田身上摸索了一番,似乎是看到高有田身上的部件一件沒少,這才鬆了一口氣。儘管靈魂換了一個人,但這具肉身還是原來的,何況還殘留一些意識和記憶,生命就是這麼神奇,到底是親人,高有田竟有一種微妙的心靈感應,僅憑著這份近乎溺愛的舔犢之情,他就知道眼前這位高大的老奶奶是這具肉身的親外婆。

「外婆,放心吧,有田好好的,沒事了。」外婆眼裡濃農的關切和愛護,讓高有田很是感動,輕聲安慰說。

「嗯嗯,乖孩子,快隨外婆進屋,外婆做有你最愛吃的清蒸蒜蓉泥蟲,還有煎紅薯片。」外婆牽著高有田的手,朝屋裡走去。

「外婆,有田這次來得匆忙,沒帶什麼禮物,只是在路上買了一袋大米和幾斤豬肉,還有外公的米雙,還有一些給舅母和表妹她們的零食和日用品。」高有田想起摩托車後座的東西,輕輕地掙脫了外婆的掌握,到車上取下了兩袋東西,其中一袋裝著的是大米和豬肉,一袋裝著的是在路邊小賣部買的糖果餅乾和生活用品。

「這孩子,你能來看外婆就有心了,你看你看,買這麼多東西得花多少錢呀,就不知道省點,這年頭找錢啊可不容易,聽淑珍說你當了村裡的文書,文書一個月能有幾個工資,以後可不要這麼大手大腳花錢了。銀鳳……有田來了,還不快點出來幫忙搬東西……」看著外孫大包小包地往屋裡搬,外婆歡喜得合不攏嘴,隨後又替外孫心疼起了錢,一邊嘮叨,一邊回頭往屋裡喚。

「誒,娘,就來,就來……喲,是有田來了,哇,還帶這麼多東西呀……」接著,只見一個中年女子猶如一陣風似的沖了出來,與母親一般年紀,個頭比母親稍矮點,模樣倒也算周正,還長著一雙水汪汪、滴溜溜的桃花眼,看到高有田,似乎也是非常歡喜,滿臉堆著笑容,一把接過高有田手上那一袋大米和豬肉,順手捏了一下,咋咋呼呼地說:「這是大米吧,還有豬肉!真是太好了,大半月都沒吃過大米飯了,有田當真出息了哩,聽說有田不但當文書了,還開始創業了,發達了還記得給舅母帶好吃的,算你還有點良心,舅母沒白疼你。」

這位咋咋呼呼的中年女子正是二舅母,還是那樣快言快語,還是那樣的潑辣豪放。

「表弟!」

「表哥」

「二哥」

「二叔」

……

跟著跑出來兩個二十好幾的男青年和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正是二舅家的大表哥、二表哥和小表妹。最後跑出來的是小妹冰兒,她後面跟著侄兒天才和侄女小柳兒,一邊跑一邊叫嚷著。

高有田將禮物遞給大表哥,與表哥表妹一一見過後,抱起小柳兒,牽著天才的手,走到冰兒跟前。

「二哥,你怎麼這麼久才來呀,人家都早想回家了,外婆這裡也沒什麼好玩的。」冰兒埋怨著說。

「玩膩了?好啦,等下哥就帶你回去。」高有田笑了笑,順手搓了搓冰兒的頭。

冰兒一副不滿二哥還把她當孩子的模樣,不情不願的扭捏了一下身子。

眾人簇擁著高有田進了屋,但見屋裡也沒有什麼貴重家私,卻是台凳椅桌樣樣齊全,都是外公親手打造的,一張圓形飯桌上果然擺著一大碟熱氣騰騰、香噴噴的蒜蓉泥蟲,還有一大盆煎紅薯片,金黃金黃的,薯香撲鼻,煞是誘人。

。 「有什麼不好的,你出錢又出力的,我們只出錢,要感謝也是我們感謝你才對。」

柳叄不好意思地笑了:「說的什麼話,大家都是兄弟,不用計較這些。」

「是啊,正如你所說,大家都是兄弟,所以真的不用計較這些有的沒的。」

柳叄釋懷地笑了,對嘛這才是兄弟之間該有的。

像柳大和柳二那種兄弟不要也罷。

王竇兒一行人來到老柳家,張氏正在打來娣,說來娣洗爛了她的衣服。

田氏和柳琳都在院子里,也看到張氏打來娣,但是無人上前阻攔。

「這是幹什麼呢,孩子還小,才四五歲的年紀,若是犯了錯就好好說,用不著又打又罵的。」柳叄衝上前把來娣拉開擋在張氏面前。

張氏揚起的手差點甩在柳叄的臉上,王竇兒對著身側的李氏使了個眼神,李氏立即上前眼疾手快地打開張氏的手。

張氏有些吃驚地看著李氏,這個女人是誰,面生得很。

「喲呵?你心疼了?我看你整日都跟來娣躲在廚房裡交頭接耳的,莫不是這個賤骨頭勾搭上你了吧?

幹啥啥不行,吃飯第一名。

手腳倒是不幹凈,一來這裡的時候就對我們家柳二擠眉弄眼的,現在又勾引上你……」

「張氏,你瘋了。」柳叄大喝了一聲,「她是你閨女。」

張氏撇撇嘴一臉嫌棄:「什麼我閨女,不過是我撿來這裡幹活的賤貨而已。」

來娣受傷地看著張氏,雙唇哆嗦:「娘……」

「叫什麼叫,我才沒有你這種喪門星女兒,快去給我洗衣服,洗不幹凈,看我不打死你。」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