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老師讓易有希自己選位置的時候,她直接坐到了最後一排,也就是吳準的旁邊。

原本吳準的同桌,看了看他倆熟識的樣子,頓時覺得自己像被背叛了一樣,直接搬走了自己的桌子。

自此,後排就多了一道風景。

原本因為快要高考了的緊張氣氛,就因為易有希的到來變得有些不一樣了,雖然其他同學也要學習,但是他們學的時候,易有希也不會太過吵鬧,但是他們想放鬆一下的時候,易有希也會帶着他們放鬆一下。

這學期第一次月考,大家考的似乎也出奇的好,由於易有希只是來體驗生活的,所以並沒有參加考試,就算考了,她的成績也不會列入平均成績裏面。 青蘿感動地流淚,主子竟然向她一個奴婢解釋這麼多,她家主子一定是世間最好的主子。

「奴婢知道了,您千萬別趕奴婢走。」

「不趕你。」柏輕音說道。

她的身邊正缺丫鬟,怎麼會趕她走。

有青蘿在身邊伺候,她的日子別提有多舒坦,她想躺下,青蘿便會眼疾手快的遞過來枕頭,她想喝茶,青蘿會把茶具茶葉都給準備好。

「奴婢一定更加盡心的侍奉主子。」

她從來不懷疑青蘿的用心程度,有時候太過用心,反而會給她造成壓力,在她的心底,青蘿是她可以信任的朋友。

在本質上,她和青蘿之間的朋友關係不平等,畢竟她是上位者,手中太多的權力,讓她不能像普通人一樣擁有一段正常的友誼。

柏輕音從未在明面上說青蘿是她的朋友,只是在心底默默守護著這份友誼。

「本宮想吃蓮子粥了。」

青蘿想了想,猶豫道:「前幾天御醫教過奴婢一些知識,他說……」

「有什麼就直說。」

「御醫說,蓮子性寒,不適合有身孕的人服用,奴婢給您換成銀耳羹好不好。」

「就依你,換成銀耳羹吧。」

青蘿歡歡喜喜地去給她準備吃食。

柏輕音緩緩起身,來到案牘前,準備寫着關於休養生息的政策。

硯台旁邊的陶瓷小水缸裏面準備着清澈的水,隨時準備着,供她研墨時使用。

拿起擱置在小水缸上面的勺子,舀起一勺子加入乾涸的硯台中。

研墨,攤開宣紙,柏輕音一氣呵成。

這樣的動作,她做過不下百次,等銀耳羹送她跟前,腹中飢餓隨着時間推移,消失殆盡。

「放在那,等會兒再吃。」柏輕音說道。

青蘿想說,銀耳羹冷了就不好吃了。但她想起柏輕音對她提出的意見,於是她選擇默默退到一邊。

柏輕音的注意全部在手中寫着的東西上面,她把所有能想到的休養政策,一點點的寫了上去。

百姓們剛從戰爭的恐懼中脫離出來,最盼望的便是安定,任何破壞安定環境的因素,得一一剷除。

鄭劉氏的案子便是其中個例,哄抬物價罪不至死,罪行依然很嚴苛。

這些天,鄭劉氏的案子始終沒有突破,鄭家叔侄二人彷彿從人間消失一般,找不到他們的任何蹤跡。

突然,柏輕音抬頭詢問道:「最近鄭劉氏在府中怎麼樣?」

「奴婢不知。」青蘿說道。

青蘿是她身邊的貼身丫鬟,整日跟在她的身邊,不知道這些,實屬正常。

「去把鄭劉氏喊過來,本宮有話問她。」柏輕音說道。

青蘿領命離開。

柏輕音一邊寫一邊想道:或許她忽略了案件最基本的問題,應該繼續從鄭劉氏身上挖掘。

說鄭家叔侄哄抬物價的人是鄭劉氏,說他們買兇殺人的人也是鄭劉氏。

叔嫂之間或許本就有不可調和的矛盾,所以鄭劉氏故意構陷鄭家叔侄。進屋刺死鄭劉氏夫君和兒子的人矇著面,鄭劉氏卻一口咬定是鄭家老二派人下的狠手。

鄭劉氏狀告鄭家老二的案子卷宗,拿過來給她過目,多看幾遍之後,疑點越來越多。

疑點一個個呈現在柏輕音的腦中,這時,鄭劉氏被帶到柏輕音的跟前。

「民婦拜見皇後娘娘。」鄭劉氏施禮。

「免禮,本宮有幾個問題不懂,想要向你請教。」柏輕音說道。

「娘娘請講。」鄭劉氏十分淡定。

柏輕音仔細端詳着她,想從她的臉上看出哪怕一絲慌亂,鄭劉氏謙卑的站在那裏,柏輕音一時間,竟想不出該如何去試探她。

「主子,您在幹嘛?」青蘿小聲詢問。

柏輕音回過神,問道:「識字嗎?」

「識字。」鄭劉氏答。

她曾是劉大人的女兒,會識字,柏輕音不覺得奇怪。

「既然識字,那你來看看這個,看看沒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地方。」

柏輕音拿起桌面上的卷宗,讓青蘿拿去給鄭劉氏。

接過青蘿手中的卷宗,鄭劉氏只看一眼,噗通一下跪在柏輕音的跟前。

「你這是作甚?」柏輕音問。

「皇後娘娘,民婦身份卑賤,此等機密不應交與民婦看。」

鄭劉氏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整張臉幾乎貼在地面上。

「你且起來,本宮讓你看,你便看得。這些都是關於你夫君被殺的案子,你難道不想為你的夫君和兒子,早日找到真兇嗎?」

適才看都看了,以後又怎麼撇的清關係。鄭劉氏心一橫,拿起卷宗,仔細看着上面記載的細節。

那些描述著丈夫和兒子死狀的文字,漸漸模糊了鄭劉氏的雙眼,她強忍着眼淚繼續看下去。

「不急,你慢慢看。」柏輕音說完,對身側的青蘿說道:「去給本宮和鄭劉氏準備一些糕點過來。」

待到青蘿出去,柏輕音把跪在地上的鄭劉氏拉起來,讓她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起初,鄭劉氏說什麼都不肯,直到柏輕音搬出已故的劉大人,鄭劉氏這才肯坐下。

青蘿讓人端來糕點茶水,柏輕音在旁邊吃着東西,靜靜等著鄭劉氏看完。

半個時辰后,鄭劉氏放下手中的卷宗,紅着眼看向柏輕音。

「說說看,有哪些地方有異常之處?」柏輕音問。

鄭劉氏指著一處描述說道:「民婦只是推斷是鄭家老二所為,畢竟民婦的夫君和鄭家老二起過衝突,事發后,鄭家老二也失蹤了。這上面說民婦看到兩人行兇。民婦並沒有看到他們行兇。」

「在夫婦夫君和鄭家老二起衝突的那天,還有另外一個人在場,那人無視了兩人的衝突,現在民婦細想起來,反倒覺得此人十分可疑。」

「你記得他們聊了什麼嗎?」

「他們想要買我們的糧食,但不知為何,民婦的夫君怎麼都不願意。後面又扯到囤積糧食,哄抬物價的事情上,這才起了衝突。」

有人要買糧食,一向宅心仁厚的鄭家大當家竟然不肯出賣,鄭家大當家為什麼不肯?

這買糧食之人的身份,變得耐人尋味。

「原來如此,本宮知曉了。」

。 許大茂還沒說完,便被許父一巴掌打懵了,「給我閉嘴,他媽先把大茂領回家,省得在這丟人,一會兒我再回去收拾他!」

許父接著轉身對著楊平安鞠躬道:「楊科長!常言道子不教父之過,我代大茂向您道歉了,您放心,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育他,讓他以後一定不給您舔麻煩!」

「您比我大,可不敢接受您鞠躬!許大茂父親我得糾正一點,許大茂沒有給我添麻煩。他這種行為是給廣大的婦女同志添麻煩,許大茂父親回去對許大茂教育必須重視,否則以後會出大問題的!」

許父連忙稱是,楊平安揮揮手回到主位,便向三位大爺道謝,感謝他們為自己主持公道云云,接著在友好的氣氛下結束了這次四合院大會。

大會結束秦淮茹當著大家面讓賈張氏帶著孩子回家,表示自己還要去幫楊平安倒水,那坦蕩的舉止表情讓大家覺得這就是照顧弟弟生活的好姐姐。

秦淮茹和楊平安一前一後進入屋裡,一進屋子楊平安帶著壞壞的笑意盯著秦淮茹猛看,愣是把秦淮茹羞得滿臉通紅,秦淮茹媚眼一翻嬌嗔道:「看什麼看,再看當心姐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那你挖吧,就讓這雙眼珠子跟在小姐姐身邊看個夠!」楊平安笑嘻嘻繼續撩撥道。

「好你個臭弟弟,又調戲姐來了!剛在屋裡親姐還沒找你算賬呢,膽子肥啊!你告訴姐,是不是對姐有想法?」秦淮茹看似潑辣,其實說完心裡也是燥得慌,自己的那顆心都蹦到嗓子眼了。

楊平安不答,帶著貪婪的眼神一步一步靠近秦淮茹,嚇得秦淮茹不禁一步一步向後退,退到了牆角,楊平安順勢貼了上去,單手扶牆壁咚秦淮茹。

看著秦淮如含羞似怯如待災羔羊,楊平安展顏笑道:「你猜?」

「我…嗚~~」

楊平安已經吻住秦淮茹紅潤有光澤的香唇,如蘭似麝,生津止渴,嗯,是杯好茶!

楊平安淺嘗輒止,原因是情況不允許啊。大家都知道秦淮茹過來幫自己倒洗澡水,若是長時間不出現,那今晚劇情就要翻轉了。

一向以小心駛得萬年船為座右銘的楊平安可不會范低級錯誤。撩撥不急於一時,泡茶講究於火候。先把事辦了,回來可以繼續撩嘛。

「小姐姐,別沉醉了!趕緊過來和我一起去倒洗澡水!」楊平安跑到洗澡盆一端笑嘻嘻道。

「要死啦你!你這臭弟弟怎麼這麼壞,就知道欺負你姐!我才不幫你這個壞蛋到洗澡水!」秦淮茹如花的面上七分嬌羞,三分魅惑,像足了剛戀愛中在打情罵俏中的女人。

嘴上說不要,身體倒是滿誠實。秦淮茹還是走到洗澡盆另一側,兩人一同端起洗澡盆往外走。

「這就壞了!還有更壞的小姐姐要不要見識一下,保管比剛才那個更讓小姐姐著迷!」楊平安低聲聊騷道。

「哼!壞弟弟姐不理你了!」

屋外情況如楊平安所料,水池邊有幫自家洗衣的大小媳婦們,見到兩人熱情打招呼!

秦淮茹被楊平安猝不及防的一吻還沒緩過勁來,幫著楊平安倒掉洗澡水后便要回家。這那成啊,眼看火候都差不多,今晚就能上陣衝鋒陷陣了。

楊平安心生一計道:「秦姐,家裡還有不少開水,要不你晚上就去我家洗澡。你家屋小人多不方便,我正好要去柱子那商量點事,等你洗完我倆在一起倒洗澡水!」

眾人一下子被楊平安這話把目光一起放到秦淮茹身上,還處在楊平安甜蜜一吻餘韻中的秦淮茹情急之下迷迷糊糊便答應了。

等到回到家中秦淮茹回過神來便知道自己怕是掉進了楊平安設計的陷阱里,現在去楊平安家洗澡那不是羊入虎口,可是自己的心裡怎麼還隱隱期待呢!

楊淮茹回到家中,棒梗和小當在分吃楊平安給的巧克力,賈張氏抱著小當在哄她睡覺。一見秦淮茹進來便裂開嘴樂呵呵道:「淮茹,自從你認了楊平安作弟弟,咱們家就開始轉運了!你瞧今兒一晚上就進賬100元,還有這麼多市面上都沒見過的零嘴,看來是我們家大春在天上保佑咱家,那個平安弟弟真是咱家的貴人!」

「還貴人,你口中的貴人今晚就要把你兒媳婦給吃了!你兒媳婦心裡還千百個願意,就是感覺有點兒對不起大春!」

秦淮茹心中暗道,面上卻不動聲色附和道:「是啊,有了這100元接下來咱家的日子寬裕多了,棒梗和小當再也不會吵著吃不飽了。就是怕這零嘴讓孩子嘴吃刁了以後該怎麼辦?」

「不是還有你弟弟嘛,人家本事大,還缺咱家孩子這口!」賈張氏不以為然道。

「可人家總要娶媳婦的,到時候有了孩子恐怕…」

「是這麼個理,可惜你這乾弟弟條件這麼好,是不可能娶你一個寡婦!」賈張氏唉聲嘆氣道。

「媽,你胡說什麼呢!孩子都在這,讓他們聽到多不好!」秦淮茹臉色一紅責怪道。

「媽,要是平安叔叔做小當爸爸,小當喜歡!」正在吃巧克力的小當忽然插刀說道。

「平安叔叔當我爸不丟人,有個科長做爸爸多威風!」棒梗接著補刀道。

「瞧瞧我也沒胡說,不僅孩子們願意,我也同意!淮茹,媽是過來人,這麼年輕守寡苦了你了!你若是找別人,我怕你丟下孩子和媽不管。

若是楊平安,媽那是一萬個放心,人家不僅孝順你媽,還打心眼裡喜歡咱家孩子。可惜就像你說的,人家條件太好,根本看不上你一寡婦!」

「媽,你胡說什麼呢!孩子都在這,讓他們聽到多不好!」秦淮茹臉色一紅責怪道。

「媽,要是平安叔叔做小當爸爸,小當喜歡!」正在吃巧克力的小當忽然插刀說道。

「平安叔叔當我爸不丟人,有個科長做爸爸多威風!」棒梗接著補刀道。

「瞧瞧我也沒胡說,不僅孩子們願意,我也同意!淮茹,媽是過來人,這麼年輕守寡苦了你了!你若是找別人,我怕你丟下孩子和媽不管。

若是楊平安,媽那是一萬個放心,人家不僅孝順你媽,還打心眼裡喜歡咱家孩子。可惜就像你說的,人家條件太好,根本看不上你一寡婦!」

賈張氏向秦淮茹吐露心聲,秦淮茹心裡笑開了花,但是反倒隱瞞撒起慌來。

「媽!你想哪兒去了,我沒有想再找人嫁!我現在一門心思把三孩子養大,哪有時間想其他事!不說了,我拿衣服上我弟家洗澡了!」

(各位看官大佬,看完毋忘投個推薦票、收藏啊)聖影者!

他們可以斬殺禁咒,追逐帝王,剷除罹災者······

而她為聖影魁首,背後十隻羽翼更是顯示著其身份尊貴僅次於七位大天使長!

法爾盯着洛塵冷喝道:「洛塵,你當真以為我怕了你不成?」

「這裏不是你的地盤,你那頭帝王黑龍不在,我有信心在你召喚出那件邪鎧之前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00章一己之力 雲容容觀摩著花錦明的動作。

他舉劍、出劍、收劍,每一個動作都精準得像一台機器,尤其是攻擊時,劍與受擊位置的角度,把握得總是那麼完美。

看著那麼迷人……

人在空蕩下的諸多行為皆是虛妄,唯認真是絕對的藝術品。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