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而這時趴在卡卡西身上的自來也嘴角微微上揚……

輕輕的抬起手,在卡卡西肩膀上拍了拍,臉色蒼白的道:

「卡卡西……木葉的未來,就託付給你了……」

被踹飛的阿斯瑪這時慌亂的跑過來過來!

滿是不可信的大喊:

「自來也大人!!!!」

這一聲大喊,也徹底驚醒了卡卡西!

面罩下的臉色,開始極致的扭曲!!

「我要你們都去死!!」

手上雷光炸響!!

一條雷鞭,無印而成!

狠狠的向著身後的三名揮了過去!

「撕拉!!」

「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傳來!

卡卡西死死的盯着天空中的兩人!

接着正欲將自來也交給阿斯瑪,獨自殺向天空中的大野木!

然而!

卻被自來也一把拉住!

狠狠的甩向阿斯瑪的方向!

「嘭!」

本就虛弱的卡卡西,重重的摔在地上,抬起頭,無法理解的看着自來也!

「呵…噗嗚………」

自來也再次吐了一口血,輕輕一笑。

下一秒,狠厲的道:

「撤退!」

接着不顧自身傷勢,臉色瘋狂!

向著大海上的大野木和漢,衝去!

「游龍當歸海!海不迎自來!哈哈哈!!」

大日當空!

看着遠去的自來也,卡卡西緩緩起身跪下……

接着毫不猶豫的和失魂落魄的阿斯瑪轉身離開……

迷茫的回頭望了望慢慢沉入海底的自來也……

這是為什麼?

他自己可以躲過去的……

自來也犧牲三天後!

木葉根部大本營!

「火影大人率領暗部出發了!」

「嘭!」

團藏狠狠的啪了一下桌子,看着面前蹲下的探子!

怒喝道:

「你說什麼!!!糊塗!!!!!」

接着又像是泄氣了一下坐下……

看着些許空蕩蕩的根部大本營。

團藏臉色又陰沉要滴出水……

一年,就一年的功夫,他的直系手下一個個或戰死,或執行任務一去不復返,或失去戰鬥力回來了……

綱手和自來也在暗中對付他,他也發現了……

但是自己沒辦法有效的反擊……

日斬走的太突然了,而漩渦鳴人又把小春和水戶門炎廢了……

想復出都難!

前幾天小春終於堅持不住,惡疾不斷加重,也跟隨日斬走了……

想到這裏團藏不禁嘆了一口氣……

自己不應該在大蛇丸襲擊木葉的時候,袖手旁觀的……

日斬走早了……

失去了手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沒有優質的人才補充根部人員了!

可惡的綱手,居然借戰爭人手不足,將有潛力的下忍,甚至還沒畢業的學生全都派往了漩渦鳴人哪邊!

是個人都看得出來,綱手這是讓漩渦鳴人培養自己的勢力……

怕這場戰爭中她和自來也有什麼意外。

漩渦鳴人也不至於到時候不像她一樣,急匆匆的上任。

導致手下沒幾個能用的人……

而如今事實就如同綱手末雨綢繆一樣……

自來也真的戰死了,屍骨無存,綱手也瘋狂了……

親自出馬了……

團藏閉目養神一會兒,緩緩睜開眼睛。

自來也倒了,但木葉不能再失去綱手了……

他可不想上任的時候,整個木葉就剩下他根部這點人了,那和滅亡了沒什麼區別!

那麼木葉的後方就不能亂了……

那個一直在火之寺躲藏的泥鰍,就不能再留着了……

自來也沒死還好,對雙方人馬都有牽制,一定程度上還讓他少損失了不少人。

現在是時候親自出馬,解決那個一直在襲擊暗部和根部的跳蚤了。

「調查清楚了那個擁有九尾查克拉的人具體是誰了嘛?」

「原守護十二忍之一的午馬之子,空!17年前九尾之亂中,午馬得到了一些遺留的查克拉,17年中,他的兒子失控了不少次,而且他本人似乎也在對木葉謀划著什麼……」

「取根,風,集中人手,三天後一起解決了吧……」

自來也犧牲后的第二天。

岩之國境內,某處熱鬧的集鎮……

已經是夜裏七八點了。

街上依舊是熙熙攘攘,不遠處一隻身穿布衣的商隊,擺着長長的地攤,不停的叫賣著來自其他國的商品。

顯得格外醒目。

商隊的行李堆放出,和彥老頭,雙手叉在衣袖中,欣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身邊一位少年,蹲在火堆邊上,火對上加著一口鍋,鍋中熱氣不斷地鼓動着。

少年伸手將鍋蓋打開,鼻子湊了過去,扇了扇熱氣,聞了聞味道。

臉上浮現笑意,滿意的點了點頭。

果然和那個弔人說的一樣。

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採用最樸素的烹飪方式。

這隻雪雞,只是經過他精細的刀功,外加一些高山上的香菇。

最後灑了一些深海鹽。

就已經香氣四溢~

不往他飛了幾十座山頭抓到的。

起身在圍裙上擦了擦手,隨帶將圍裙解了下來。

隨手一丟,拍了拍身上的煙塵……

來了和彥身邊,淡淡的開口道:

「和彥爺爺,鍋里的湯還有半個小時就燉的差不多了,到時候記得提醒愛米娜起來喝一下……我……」

和彥原本欣慰的臉色,慢慢退去……

轉過頭,看着少年,拉住少年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眼中有些不舍的道:

「傻柱,才回兩天就走了……不多留一會?」

佐助笑了笑,抬頭望了望愛米娜所在的帳篷,輕輕的點了點頭回答道:

「嗯……不多留了,我已經耽擱的太久了」

「傻柱…愛米娜…應該快了……你就……」

說着和彥拍了拍佐助的手,還是想儘力留下,可是昏暗的光線下,佐助的眼神卻是異常堅定的搖了搖頭。

「好吧……好吧……早去……早回……吧,最後去看看愛米娜吧……」

最終,和彥老頭還是放下了佐助的手,無奈的轉身對着佐助擺了擺手離開了。

「嗯……」

小聲答應一下后,佐助就輕手輕腳的走向了不遠處的一個帳篷。

小心翼翼的打開帘布,有些躡手躡腳的來到愛米娜的床前。

無聲的坐到她的床頭前,看着熟睡的愛米娜,佐助伸手捋了捋她有些散亂的頭髮。

儘管現在才晚上七八點,但是懷孕了11個多月的愛米娜,挺著大肚子,平日裏走路都很累,所以早早的睡了……

而為什麼懷孕了11個多月還沒生。

佐助來了之後,當場就愣住了,連忙給愛米娜做了全身檢查!

結果什麼問題都沒有,最讓他覺得離譜的是,孩子還在生長發育中,還沒有到臨盆……

那一晚他沒有睡着,思考了一夜……

可能他身上亂七八糟的東西多了的原因……

捋順了頭髮后,佐助俯身在愛米娜額頭上,輕輕一吻,起身,就準備走了……

然而愛米娜一把拉住了佐助的手,疲憊的睜開眼睛,偏過頭,念念不舍的看着佐助,柔弱的說道:

「不能留下嘛……傻柱……」

佐助腳步一頓……

低下頭,看不清表情,柔聲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