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臨天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衣服,都已經洗得發白了。

其實,他對穿什麼並沒有要求,所以也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現在凌雪薇主動提出來,他當然願意,「好,那咱們現在就走吧。」

能和自家老婆出去逛街,他還是很高興的。

而且,兩人已經好久沒有單獨出門約過會了。

很快,兩人就來到一家商場。

凌雪薇帶著葉臨天來到一家男裝專賣店,給他選了幾身西服。

葉臨天身材好,長相帥氣,穿上西裝后,簡直就是活脫脫的商界精英。

「還真是人靠衣裝,馬靠鞍,穿上西裝后,整個人的氣質都不一樣了。」

凌雪薇看著葉臨天,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後爽快地付錢。

葉臨天原本是打算自己掏錢的,但凌雪薇卻是執意要付款,她說這是她送給葉臨天的禮物,所以必須得自己付錢。

買完衣服后,兩人又在商場里逛了會兒,凌雪薇帶著葉臨天在一家又一家的店裡穿梭,像是完全感覺不到累似的。

此時,凌雪薇正在試鞋,葉臨天在一旁等候,突然,一個穿著短裙的女孩,跑到葉臨天身邊,女孩一手舉著手機,另一隻手裡拿著一個棒棒糖。

女孩好像在直播,她的臉一直對著鏡頭。

女孩臉上化著濃妝,看上去年紀也不小了,但還是用嗲聲嗲氣地聲音問道:「小哥哥,你能送一雙鞋給我嗎?」

「我想要這個。」

不等葉臨天回答,女孩就指著展柜上,一雙高跟鞋說道,那鞋標價四千九百八十八。

女人嘟著嘴,等待著葉臨天的回答。

然而,她的動作落在葉臨天眼裡,卻是覺得無比的噁心!

而且自己壓根就不認識她,憑什麼給她買鞋?

想到這裡,葉臨天對她自然沒什麼好臉色:「不好意思,我認識你嗎?」

「我叫琳琳子,你可以關注我,這樣咱們就認識了呀!小哥哥,要是你願意把這雙鞋送給我,我就把我的棒棒糖等給你,怎麼樣?」

好傢夥!葉臨天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不要臉的人!

葉臨天抬頭看了眼她的手機,問道:「你在直播?」

那女孩點點頭。

葉臨天點頭,「既然這樣,那好吧。」

聞言,女孩一喜,看著葉臨天的目光也變了!

「我說你這小姑娘自己有手有腳的,怎麼就不能去找份正經工作!每天搞這些東西,有意思嗎?」

「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好意思舔著臉問別人要錢的,還有,就你這個沾滿了口水的棒棒糖,就算是喂狗,狗都不願吃,還分給我,我稀罕嗎?」

葉臨天直接破口大罵,那女孩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凝,隨即變得憤怒!

「哼!我看你就是沒錢,你這個窮逼,在這兒裝什麼啊!」

「我粉絲可是有好幾十萬,願意為我花錢的人多著呢!」

她話音剛剛落下,凌雪薇就走了過來。

她剛剛就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葉臨天的反應讓她很是滿意。

。 對,要告訴威廉將軍這個事實……

最後一個意識從霍斯腦海里閃過的瞬間,他呼出人生的最後一口氣,馬上失去了生機。

在臨死前,他才明白對手厲害在哪裡,可惜已經沒有力氣再給威廉彙報。

他心中再多的遺憾與不甘,都隨著他吐出最後一口氣后,徹底從這個世上消失殆盡。

「隊長,隊長……」

躲在一個角落的歐文看到霍斯就這樣被人直接幹掉,嚇得臉色蒼白,內心都在咆哮,但也一點都不吱聲。

因為他也看出對手的厲害,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那些人的對手,已經默默放棄抵抗。

就在此刻,他身上的衛星電話響了起來。

鈴鈴……

聽到電話鈴聲,歐文眼前一亮,立刻接通,「將軍,我是歐文。」

來電的人正是威廉,他一聽到歐文的聲音,立刻在那邊怒吼起來。

「霍斯呢,這個混蛋為什麼不接電話?」

隊長?

歐文聞言看了一眼倒下地上,身上十幾個血洞還在不斷冒血時,雙眼都紅了,最後咬了咬牙,絕望道:「將軍,霍斯上校,他已經犧牲了,他死在敵人的亂槍之下,那個慘啊!」

聽到歐文哭喊聲,電話那邊的威廉深吸一口氣,閉上了雙眼,沉默了,腦海里都是霍斯剛剛說過的話。

「將軍,我是軍人,我只為戰場存在,絕對不會臨陣逃脫……」

混賬東西,真的去送死了,不值得啊。

威廉赤紅的雙眼,折射出一道道複雜的神色,霍斯是他一個最得力的手下,他非常不願意看到這樣的結果。

他愣了一會,嘆息,道:「霍斯是一個固執的軍人,在這個傢伙看來,軍人的榮耀,就是死在戰場上,這是最好的歸宿。」

「但是,他這樣做太不值得了,他完全不懂得保存自己的實力,等到以後有機會再復仇,白痴。」

威廉說著都怒了起來,在他看來,這個霍斯真不該死,不應該交代在這樣的戰場上。

說完,他立刻問道:「歐文,你那邊還有多少人?」

歐文看了看四周,深吸一口氣道:「一共還有12人左右,最後一支小隊的力量。」

只有12人了?

威廉聞言,整個人情緒瞬間再次激動起來,憤怒異常。

法克,這麼多人出去,才過去多久,就只剩下12人了?這是死神突擊隊的戰鬥力嗎?

還是對方真的很強悍,就像霍斯所說的那樣,炎國這些人是世界上最強的軍人,他們的戰鬥力、體力還速度都無人能敵?

他們真是全世界最強嗎?

不,絕對有人能超過他們!

威廉瞬間想起了霍斯生前給自己留下的話,想明白了,但內心更痛了,整顆心都在滴血。

之前輸給那些軍人,可以說自己準備不夠充分,但是這次自己是特意準備的,還特意啟用死神突擊隊竟然還輸給對方?

可知道自己為了拉起這支死神突擊隊,都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都不知道在建立過程中,自己承受著多大的壓力。

可以說,是他一直堅持力排眾議,才創造了這樣的隊伍,還好死神突擊隊實力確實達到所有突擊隊的巔峰,成為所有突擊隊中的精銳,最拔尖的部隊。

本來這次由他們出戰,應該說是把握最大的一次翻盤戰,然而沒想到,作戰開始都不到半個小時,全部都被人打殘打廢了?這還是對抗嗎?哪裡是對抗而是去送死的。

威廉想到這一切,心都在滴血,這次損失不比之前那一次小。

本來看到霍斯之前能幹掉對方几個人,還以為這些人能夠與炎國的特殊部隊對抗,沒想到之前遇到的那批人,竟然是假的,而今天來的這些人,才是最可怕的特殊部隊。

法克,這樣損失,不能白白受了,那些人一定要付出代價!

威廉臉色陰沉,眼神里都是殺意,立刻下命令,道:「歐文,想盡辦法突圍出來,我會在周圍安排力量接應你們,還有,你們離開卡巴小鎮后,給我發信息,我要動用無人飛機,把卡巴小鎮,變成人間地獄。」

說到最後,威廉的語氣變得非常陰森,整個人都冰冷到了極點。

沒錯,a計劃竟然失敗了,他還有b計劃,也是最後的計劃。

反正他是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那些炎國人。

是他們的存在,讓自己這麼多努力都付之於流水,是他們讓自己在歷史上留下了恥辱。

沒,就是錯恥辱,而且他從來都沒有承受過這麼大的恥辱,竟然此次慘敗,而且每次敗得不可收拾,特損臉面。

如果再讓那些人離開,自己臉面何存?

威廉看著前方,雙眼裡都是殺意,心中火藥桶的溫度已經達到了燃點,只差一點火,就能爆開。

唰唰!

電話里歐文聞言,臉色大變,將軍要將卡巴小鎮變為人間地獄?

法克,這次將軍玩得夠大,看來就不打算讓那些傢伙離開,不過那些傢伙確實可惡,一定要給他們血一樣的教訓,不然難解心頭大恨,也算是給隊長一個交代。

歐文知道將軍要幹什麼,一咬牙,道:「明白。」

說著,他直接掛斷話,轉身對著身邊的人大吼:「大家檢查子彈,準備突圍。」

一個雇傭兵聞言回頭問道:「歐文,將軍派人來接我們了嗎?不然突圍都沒有用。」

歐文抱著槍率先跑了出去道:「廢話,趕緊跟上,能活著突圍,就有機會離開,跟進老子。」

「是,突圍……」

與歐文一起藏在角落的士兵,瞬間都動了起來一樣,一個個好像得到神助一樣,抗著槍狠狠打了回去。

他們知道,只要過了這一刻,就有機會活著回去。

沒辦法,在這樣的敵人面前,如果不是聽說有人來接,他們根本不奢望還有機會回去。

畢竟經歷這場戰爭,他們真正見識到強者的厲害。

就在那些傢伙開始突圍時,而陳凌剛好看到遠處天邊,亮起大片火光。

那會是什麼火光?

陳凌眉頭一皺,沉思起來。

7017k 「你這是什麼意思?」朱紅雪俏臉一沉:「我們是在解決恩怨。」

「對,解決恩怨就解決恩怨,能接受的我接受調解,不能接受的我當然不會接受調解。」

「你怎麼不問問我為什麼要踢他青龍社的館?你怎麼不說我為什麼廢話周青修為,斷他雙臂?」陳宇起身道:「玄武茶社號稱江湖中解決恩怨之地。」

「但我看也不過如此,今天我話也放在這裡,周龍向我道歉,從此青龍社消失在豐陵,這件事情就此做罷,否則,他的下場和他幾位師弟一樣。」

「放肆。」周龍一掌將自己身邊的桌子擊出一個白色的掌印:「陳宇,既然你不接受我的要求,那今天我就滅了你,報我青龍社之辱。」

「陳先生,你可想清楚了,如果動手性質可就不一樣了。」朱紅雪盯著陳宇。

「我想的夠清楚,想動手就動手吧,你加上另外兩個太保一起上都沒問題。」陳宇冷笑道。

「放肆,我們十三太保還從來沒遇到過你這麼囂張的人物,今天我就好好教訓教訓你,免得你以後不知道天高地厚。」任飛大怒,他右手一抓一甩,一根九節鞭出現在手中。

啪的一聲,鞭梢一挽,一串火花迸出,就要出手。

「六哥,算我一份,我就不信了,我們今天還能被這小子比下去。」張昭明也站出來打算動手。

「十三太保什麼時候淪落到這種地步,要替江湖不入流門派出頭了?」門一開,一名身形佝僂的老者走了出來。

這名老者不是別人,正是黃四爺門前的那名掃地老人謝伯,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十三太保首座,謝無忌。

「大哥。」任飛張昭明兩人臉色劇變。

謝無忌已經有二十年不問江湖事,他現在怎麼突然出現了?

「陳先生,我受黃四爺之託前來,但願能助你一臂之力。」謝無忌走到陳宇身邊道。

「有勞謝伯了。」陳宇笑了笑。

謝無忌點點頭,站在陳宇身後,雙目微垂,就像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僕人一樣。

但他往這裡一站,任飛和張昭明連個屁都不敢放了,他們兩人和受傷的李忠義灰溜溜的縮到角落裡。

「謝前輩也要插手我們的事情了嗎?」周龍的臉色很難看。

「青龍社不守江湖規矩,和姓杜的小子串通一氣,草芥人命,你門下弟子更是助紂為虐,幫杜峰侄子做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情。」

「朱丫頭,這些年你義父對江湖事情少有插手,但玄武茶社還是玄武茶社,我也勸你千萬不要因一時私心,辱了玄武茶社在江湖中的地位。」謝無忌淡淡的說。

「謝前輩教訓的是。」朱紅雪笑了笑,眼神中閃過一絲狠意,她回頭道:「但陳宇傷人,毀人招牌也是事實。」

「江湖中的人講究的也就是個臉面,陳宇不給人留一分餘地,此事也是不妥,如果今天周前輩不達到心中訴求,這口氣也是咽不下去的。」

「咽不下去,那就動手吧。」門一開,又有一名老者走了進來,這位老者正是剛剛陳宇幫過的李老。

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玄武茶社主人,李玄齡。

「是你?」陳宇微微一愣。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