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沐安心地養了一個星期的傷,除了不能劇烈運動,已經基本可以活動了。

羅天天雖然鬧騰,不過自從她受傷以後,倒是懂事了許多。

而鄭陽自從那一天離開后,就再沒有看見他,像是這個人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蘇沐原本是想等他出現再說,可是現在她等不了。

之前的直播她已經露出過臉,加上當時直播的觀眾也不多,暴露的可能性很低,但不是沒有可能。

只有先下手為強,才有可能扳倒陳野。

「鄭陽,你在嗎?有事找你。」蘇沐站在院子中大喊著,等了一會兒依舊沒什麼反應,她心裏突然有些慌亂。

鄭陽明顯是那個人派來保護羅天天的,那天那麼湊巧的出現,明顯是一直隱藏在暗中保護羅天天。

雖然來得有些晚,不過明顯是被什麼人拖住了。

蘇沐可不相信那些人只派了一個殺手,想到那條被清理過的街道,她心裏忽然變得格外沉重。

如果她想的沒錯,那天無辜死亡的人或許快要近百了。

就在蘇沐陷入思緒當中時,一道略微帶着冷意的聲音響起。

「什麼事?」

「鄭陽?」

「嗯。」

「你應該能聯繫到要你保護羅天天的那個人吧,我想和他談談。」

隱藏在暗中的鄭陽聞言有些猶豫,沉吟了一會兒道:「我問問。」

空氣忽然安靜下來,蘇沐知曉鄭陽是去聯繫那個人了,她站在院中來回踱步,思緒有些煩躁。

來自山間的涼風帶着一股泥土的清香吹進院裏,雨後牆上的藤曼更顯得青翠欲滴,嬌嬌嫩嫩的像是一位害羞的小姑娘。

清理過的雜草又從地里冒出一茬,充滿著旺盛的生命力。

蘇沐身上有傷不宜大肆動彈,在院裏種菜的任務就交給了羅天天。

雨水滋潤過的突然異常鬆軟,翻過土以後,挖了許多小坑,每樣包種子都分坑灑了七八顆。

種多了他們也吃不完。

何況最近村裏的人聽說蘇沐受傷了,還紛紛送了一些地里的菜,又或者是自己熬的湯。

瞧著這些搭理好的小菜圃,蘇沐的的心見見的安定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忽然聽見一聲細微的響動,一道人影從院子的圍牆上跳了進來。

可能是下雨天地上太滑了,鄭陽直接一腳摔了個狗啃泥,之前的冷漠高手形象毀得一乾二淨,皺着一張臉,十分具有喜感,像極了一隻正在搞破壞的二哈。

他迅速爬起身,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冷漠地丟給了蘇沐一個黑色的長方形物體。

「拿着,自己聯繫。」鄭陽留下一句話就匆匆離開,欲蓋彌彰的意味十分明顯。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蘇沐實在沒忍住,差點被自己笑得送走。

。 屬於梅西,c羅和齊策三個人的三國爭霸時代要來臨了。

所有的體育媒體圍繞著金球獎五人大名單展開了激烈的討論,所有人都知道,金球獎最終只會在這三個人之間決出,魯尼和哈維很出色,但誰都知道他們只是來陪跑的。

當然,從今年來說,克里斯蒂亞諾·羅納爾多大概率也是來陪跑的,但媒體們總是會把流量最大的幾個球星拉上,更何況從數據上來看,齊策,梅西和c羅確實是這個世界上屬於最頂尖的一檔。

很多媒體都分析,不出意外的話,未來幾年的足壇會被這三個人三分天下。

三分天下,這事兒中國人可熟,中國媒體也煞有介事的以三國來分析這三名球星。

梅西屬於曹魏,本身就是實力最為雄厚的國家,身邊有無數最頂級的名將名士輔佐,巴塞羅那前些年被稱為宇宙隊,名將雲集,完全符合曹魏的形象。

c羅屬於蜀漢,出身貧寒的c羅就像賣草鞋的劉備,在葡萄牙,英國都留下自己的足跡之後終於入蜀,找到了成為王的最佳領域——蜀地,而五虎上將也是三國時代最有名的一批人,這很符合全都是巨星的銀河戰艦皇馬。

齊策則是孫吳,首先齊策的策就和江東小霸王孫策是一個名字,加上齊策出身吳地的上海一帶正是三國時期孫吳的領土,而孫吳的將士們在名氣上不如魏蜀,但都是不可小視的存在,最典型的是德國當紅小生羅伊斯,他就好比三國第一美男周公瑾,是齊策最佳的得力助手。

唯一可惜的是這三名球員氣質上和最為相似的勢力不太符合,氣質上的話,c羅更像曹操那種捨我其誰的霸氣,梅西更像劉備,齊策和孫策在氣質上也是差得遠。

……

而在外界的喧囂中,多特蒙德似乎也終於受到了一點影響,也不排除在fifa宣布了投票結束之後,多特蒙德這邊憋著的一股勁有點鬆了的情況。

就在國家隊比賽日回歸的首輪比賽,多特蒙德迎來了德國國家德比——當然,是媒體們冊封的「新德國國家德比」,因為最近多特蒙德的崛起,讓德國國家德比這個空缺出現了除了拜仁之外另一個選手,就是多特蒙德。

這不僅是國家德比,更是聯賽榜首之爭,在安聯球場,拜仁慕尼黑憑藉里貝里,戈麥斯和穆勒的破門,3:1戰勝了齊策領銜的多特蒙德。

齊策在比賽中打入一球,但沒能挽回敗局,只不過這場比賽,邁爾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他沒能在這場關鍵的比賽中獲得一分鐘的出場機會,這是他唯一一次戰勝齊策,但他沒有出場。

這讓他氣的是牙痒痒,在拜仁,邁爾的處境不好不壞,應該說只比沙欣好一些罷,還算有出場機會,但關鍵比賽,海因克斯還是信任古斯塔沃和施魏因施泰格組成的后腰組合,前腰也被穆勒佔據。

這場比賽結束后,德國國內有不少為拜仁慕尼黑而歡呼的聲音。

當然,拜仁慕尼黑本身實力強,球迷眾多,這種現象也很正常,但也有聲音表示:多特蒙德終於輸了!

近兩年多特蒙德的戰績實在可怕,輸一場都成為了奢望,今年更是豪取五冠,強如拜仁都沒做到過這一點,也有不少人可是眼紅,在這場天王山之戰中為拜仁慕尼黑叫好。

而十三輪聯賽過後,拜仁慕尼黑迫近了多特蒙德在積分榜上的差距現在多特蒙德球員們似乎已經開始有點心不在焉,他們都在憧憬半個月後的世俱杯之旅。

這也導致多特蒙德最近幾輪比賽的戰績有所下滑,面對門興格拉德巴赫和凱澤斯勞滕,多特蒙德連續兩場比賽踢成1:1,齊策只打進了一粒進球,直到第十六輪面對弗賴堡,多特蒙德終於獲得了一場勝利,3:1戰勝了對手。

歐冠小組賽最後兩場比賽,多特蒙德的狀態也難言出色,也是兩連平,不過好在還是保住了小組第一的位置,至於聯賽,拜仁慕尼黑已經追平了多特蒙德的積分,但還沒有超越。

半程最後一輪聯賽是多特蒙德和沙爾克04之間的魯爾區德比。

不過由於國際足聯世俱杯的關係,德甲最後一輪聯賽被安排到了下半程,12月中旬,多特蒙德全隊就坐上了前往日本的班機,今年的世俱杯重新回到日本橫濱,這項賽事的前身是豐田杯,是由著名汽車公司豐田贊助的,所以世俱杯一般比賽地點都在日本。

隨後國際足聯接手了這項賽事,更名為國際足聯世界俱樂部杯,日本還是最主要的決賽場地,不過這兩年也會轉移到中東一帶比賽,當然,因為那邊的贊助費出的也不少,今年則是重新回到了橫濱。

今年世俱杯參賽球隊已經全部出爐,除了最早確認的歐冠冠軍多特蒙德,南美方面,桑托斯不負眾望的獲得了南美解放者杯冠軍,此外,亞洲冠軍聯賽冠軍是來自卡達的阿爾薩德,中北美冠軍,墨西哥的蒙特雷,非洲冠軍,來自突尼西亞的突尼西亞希望以及大洋洲冠軍杯的冠軍,紐西蘭的奧克蘭城。

當然,還有東道主的聯賽冠軍,日本j聯賽的柏太陽神,一共七支球隊參加本賽季世俱杯。

根據杯賽賽事規則,實力最強的歐洲冠軍和南美解放者杯冠軍是在半決賽加入賽事,在此之前其他球隊都已經參加過第一階段的比賽,除了多特蒙德和桑托斯,另外兩支闖入四強的是東道主柏太陽神和亞冠冠軍阿爾薩德。

多特蒙德闖入半決賽的對手是阿爾薩德,這支球隊是西亞連續五年無緣亞冠冠軍之後第一支奪冠的西亞隊伍,他們戰勝了來自韓國的全北現代奪得了亞冠冠軍。

多特蒙德全隊在東京羽田機場降落,啟程前往橫濱。

橫濱出於東京都市圈,是東京都市圈內的重要城市也,也是世俱杯歷來的主辦城市,多特蒙德球員們今年夏天剛剛來到過日本,對這次長途旅行也沒了什麼新意,就直接前往酒店休息。

世俱杯的時間比較緊湊,不過對德國球隊來說倒是還好,因為德甲聯賽本身就有較長的冬歇期,世俱杯之後直接放假,倒是也不錯。

首場比賽面對亞冠冠軍阿爾薩德,多特蒙德都沒有太多訓練,只是簡單的暖場之後就直接面對阿爾薩德。

事實證明,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場外因素都是徒勞的。

阿爾薩德是亞冠冠軍,但這並沒有什麼卵用。

面對多特蒙德,甚至是沒有怎麼使用全力的多特蒙德,亞冠冠軍還是輸了個0:4,齊策在六十三分鐘打進三球,有意思的是齊策的進球分別是在二十一分鐘,四十二分鐘和六十三分鐘打進的,第三球一進,就被換下休息。

隨後萊萬錦上添花,多特蒙德輕鬆戰勝對手進入到了世俱杯決賽。

而另外一邊,東道主柏太陽神面對內馬爾領銜的桑托斯,也輸了個1:3,這個賽季世俱杯沒有出現冷門,依然是歐洲冠軍對陣南美冠軍。

說實話,世俱杯基本不會出現冷門,如果出現冷門,那就是大冷,除了南美冠軍還有可能戰勝歐洲冠軍,其他大洲的冠軍是無法對歐冠冠軍產生哪怕一點的威脅。

這就是絕對的實力差距。

半決賽之後三天就是決賽。

面對桑托斯,多特蒙德肯定會更加認真對待,特別是對手陣中的核心球員內馬爾。

這場比賽,也被不少媒體渲染為齊策pk內馬爾的比賽,是現階段足壇最強九零后之間的對決。

提到九零后,也不得不提一下齊策的隊友格策,前不久公布的歐洲金童獎中,跟隨多特蒙德榮膺三冠王並且在下半賽季因為香川真司受傷而開始頻繁首發並表現出色的格策榮獲了2011年歐洲金童獎,這是繼2009年的齊策之後,多特蒙德又一個獲獎者。

而去年的歐洲金童獎頒發給了義大利的超級馬里奧——馬里奧·巴洛特利,其實去年金童獎齊策依然在名單內,今年,依然在金童獎評選年齡範圍的齊策被剔除了。

去年沒有獲獎的原因很簡單,一般來說,金童獎有一個就夠了,而今年直接把齊策踢出了名單,對此,都靈體育報很明確地表示,齊策已經不再金童獎評選範圍之內了,因為他已經進入了金球獎最終的入選名單,金童獎的意義已經達到了。

金童獎就是潛在金球獎獲得者的成人禮,既然齊策已經進入了金球獎最終的五人名單,那就沒有再評選金童的意義。

這兩屆獲獎者都是九零后,巴洛特利,格策,當然還包括現在的齊策和內馬爾,但普遍都認為內馬爾才是除了齊策之外地表最強的九零后。

巴洛特利是個怪胎,靠身體天賦更多,格策則隱藏在齊策巨大的光芒之後,這對他來說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就是三冠王給金童獎添色不少,壞處就是他可能永遠超不過齊策的光芒。

7017k 「啊?」木兮張張嘴,「周一凡不會是看上小白了吧?」

秦淮喝了口清茶,搖搖頭:「放心吧,他就是睹物思人。」

木兮皺皺眉頭:「什麼意思?」

秦淮摸了摸她的頭還沒開口,劉小白就起了身子,木兮看過去。

劉小白輕輕的笑了下:「我去趟洗手間。」

木兮:「要我陪你嗎?」

劉小白搖搖頭:「不用了。」

木兮沒有強迫,點點頭:「好。」

劉小白剛出去沒多大會,周一凡就拿起桌子上的煙:「我出去吸根煙。」

他說著也出去了。

張詩冉她們還在跟李惺他們說著話,可是木兮倒是有些擔憂的皺起眉頭。

秦淮捏了捏她的手指,對著她挑挑眉:「陪我出去趟。」

他說著就牽著木兮的手指出去了。

木兮被他牽著手,慢騰騰的跟在他身後。

他帶著她朝走廊的拐角,眼看著越走越偏,木兮剛要張口問他去哪裡,就被他突然攬進懷裡,然後鋪天蓋地的吻就落了下來。

秦淮緊緊的抱著她,這個吻是他今天一見到她就想做的事情。

所以這會兒他親的很急,險些咬到她的唇。

木兮也很想他,此時也慢慢的摟住了他的脖子。

「呀!」

「艹,瞎看什麼?」

然後是腳步聲急促的離開。

木兮迷迷糊糊的聽到了是周一凡和小白的聲音,她被他親的暈頭轉向,這會兒清醒了點就要伸手去推他。

秦淮剛嘗了點甜頭,此時怎麼捨得放開她,他又加深了這個吻,突然的襲入讓木兮的注意力又拉了回來……

良久,木兮躲在秦淮懷裡大口呼吸著,終於平靜了些之後,她咬著唇道:「剛剛……是不是周一凡和小白?」

秦淮此時就像一隻饜足的大狼一樣,摟著她「嗯」了聲。

木兮擰眉:「他們兩個……」

「別擔心,沒事的。」秦淮拍了拍她的肩,其實他沒說出來的是,若是周一凡想要玩玩,那那個劉小白根本不是對手。

他沒說出來,是怕木兮擔心。

秦淮和木兮沒有逗留太久,等他們回到包廂的時候,木兮看了看周一凡和劉小白,周一凡低頭玩手機,劉小白跟金燦燦說話,倆人都看不出來有什麼異樣。

木兮只盼著周一凡跟劉小白之間沒什麼。

事情確實如了她的願,直到大學畢業,周一凡跟劉小白也沒有在一起。

因為季楠回來了。

是的,就這麼突然,他們剛吃完飯出了酒店,秦淮還沒來得及去取車,酒店門口駛來一輛車,停在了眾人面前。

車門打開,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雙修長的大長腿,隨後出來的那個人讓木兮瞬間濕了眼眶。

她看著那個穿著得體的小禮服花著精緻妝容的女生,木兮咬著唇輕聲叫了聲:「楠楠……」

季楠臉上還掛著職業的微笑,聞言背都僵了下,她隨後轉身笑著:「兮兮,好久不見。」

她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不顫抖的打招呼:「淮哥,好久不見。」

秦淮看了眼周一凡,又對季楠點點頭:「好久不見。」

木兮眼眶通紅:「楠楠,我好想你。」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