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春晚該請回趙本山,讓已經跌落的小品爬起來再給觀眾一次笑聲

虎年春晚該請回趙本山,讓已經跌落的小品爬起來再給觀眾一次笑聲

小品曾經給觀眾帶來多少快樂,從1984年的春晚,由陳佩斯朱時茂主演的小品節目“吃面條”一上演就引起觀眾們熱烈的笑聲,人們驚奇的發現原來上不瞭臺面的小品也會那麼風趣逗人,讓每一位觀眾在笑出眼淚的同時,也感受到瞭其中詼諧幽默的藝術魅力。

柳巖小品大腕來襲衣服_柳巖演小品《大腕來襲》 穿火辣護士裝走光_柳巖大腕來襲 穿絲襪

把自己看小瞭,才能把事情做大

84年的小品“吃面條”讓這個藝術形式得到所有人的認可,兩位小品大師歷年所演出的《警察與小偷》、《羊肉串》、《王爺與郵差》等成為春晚必看的重要節節目。1990年的小品《主角和配角》可以說是陳佩斯與朱時茂最登峰造極的作品,現在看起來還是那麼妙趣橫生,令人懷念。

眾所周知的原因,1998年《王爺與郵差》成為這兩位藝術傢最後的表演。但春晚小品後繼有人,隨著趙本山的橫空出世,90年小品《相親》一炮走紅絕地戰警,趙傢班子接替陳佩斯朱時茂在春晚舞臺上重放異彩,2001年央視春晚小品《賣拐》榮獲一等獎。2002年央視春晚小品《賣車》榮獲一等獎。2006年央視春晚小品《說事》榮獲一等獎。

觀眾們驚奇地發現隻要有趙本山出現的小品肯定獲獎,趙氏小品也已經成為春晚最後一道壓軸大餐,許多觀眾專門等著趙本山的出現,甚至出現瞭這樣的狀況,缺少瞭趙本山小品的春晚多少會變得不那麼完美。

從90年小品《相親》到2011年最後一個小品《同桌的你》,整整12年的春晚舞臺生涯,趙本山從最初一個農村二人轉的演員一躍成為娛樂圈的大腕,他沒有任何後臺柳巖小品大腕來襲衣服,也沒有走任何捷徑,他是靠著自己的演技以及對劇本的精益求精一步步走上來的,對於這一點沒有人會提出非議,正像趙本山在臺詞裡所說的:

柳巖演小品《大腕來襲》 穿火辣護士裝走光_柳巖大腕來襲 穿絲襪_柳巖小品大腕來襲衣服

跌倒瞭,爬起來再哭……

把自己看小瞭,才能把事情做大……

跌倒瞭,爬起來再哭……實際上是趙本山藝術生涯裡最真實的寫照,多少次他跌倒瞭痛哭的總結失敗,鼓勵自己爬起來再幹,即使是成功的登上春晚舞臺,他也沒有把自己看得太大,慢慢的把事情做大,才有瞭今天的成就。

柳巖小品大腕來襲衣服_柳巖大腕來襲 穿絲襪_柳巖演小品《大腕來襲》 穿火辣護士裝走光

當你站在高處的時候,你才反應過來人生在低處是最幸福

柳巖大腕來襲 穿絲襪_柳巖演小品《大腕來襲》 穿火辣護士裝走光_柳巖小品大腕來襲衣服

當你站在高處的時候,你才反應過來人生在低處是最幸福的。2011年趙本山在春晚舞臺上出演瞭最後一個小品《同桌的你》,這個小品雖然也榮獲瞭一等獎,但是嚴格的說來《同桌的你》是趙本山連續十幾年在春晚小品裡不太盡人意的一部小品,《同桌的你》存在幾個嚴重的問題,時間冗長,廢話太多,失誤太多,劇情反轉生硬等等,幾乎是趙本山春晚小品裡最失敗的一個劇本。

其實那一年趙本山最希望上演《星球會議》,創意十足,笑料密集,最後還是沒有通過審核,當然這裡面有很多很多的因素,也正是由於種種無法被控制的人為因素,讓聰明的趙本山已經察覺到瞭春晚小品已經走過瞭它最輝煌的時代,開始逐漸下滑,再有就是自己的年齡與身體狀況也限制瞭他很難再去重創輝煌,這個時候激流勇退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從2011年到今天的2021年整整10年過去瞭,10個春晚照樣年年有小品,卻一年不如一年,春晚小品舞臺上缺少瞭像陳佩斯,黃宏,趙麗蓉,趙本山這樣的大腕人物,再也沒有出現過能與他們媲美的後起之秀,讓春晚的觀眾對小品這個形式越來越失望,幾乎成瞭春晚的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而離開春晚的趙本山專心於自己的劉老根舞臺,其影響力並不比春晚的小品差,更重要的是他終於能有時間喘口氣瞭,用他的話來說就是當你站在高處的時候,你才反應過來人生在低處是最幸福的。

柳巖小品大腕來襲衣服_柳巖演小品《大腕來襲》 穿火辣護士裝走光_柳巖大腕來襲 穿絲襪

柳巖小品大腕來襲衣服_柳巖演小品《大腕來襲》 穿火辣護士裝走光_柳巖大腕來襲 穿絲襪

今天的你我還能否重復昨天的故事嗎

趙本山依然站在娛樂圈的最高點,觀眾們從來就沒有忘記這個把小品當成最美味的調料送給他們的本山大叔,以後10年的春晚,幾乎年年都盼望著趙本山能夠重返舞臺,希望年年有,失望也年年來。

如今春晚在觀眾們的心裡已經可有可無,收視率也越來越低,我們可以把這些原因歸結為如今綜藝節目越來越多,春晚已經不是人們的首選,但是這個一年一度的央視大戲還是有許多老觀眾對她念念不忘,墜屨遺簪,逢新感舊,畢竟那些年那些優秀的小品給人們帶來瞭太多的歡樂,虎年春晚如果本山大叔能夠重返舞臺,將是一個什麼樣的場面,不用說大傢都心知肚明。

2021年隨著娛樂圈的大地震,許多小鮮肉與流量演員逐漸退出瞭這個舞臺,娛樂圈的正本清源必然會影響到2022的春晚舞臺,畢加索曾經說過:藝術的使命在於洗刷我們靈魂中日積月累的灰塵。2021年所舉起的這把鐵掃帚,確實掃遍瞭這個圈裡的各個角落,如何在春晚舞臺上向觀眾們展現那些有實力有品德的演員,把這個節目弘揚正氣的內核真正表達出來,可能是這屆春晚執導者最頭痛的問題吧。畢竟春晚是娛樂圈如此動蕩的局勢下的風向標,來不得半點的馬虎。

那麼作為春晚小品的無冕之王,觀眾們都想重溫一下當初端著除夕夜的餃子,在震耳欲聾的鞭炮中,被本山大叔的小品逗得前仰後合的場景。至今人們還記得他那些經典的語錄:

柳巖大腕來襲 穿絲襪_柳巖小品大腕來襲衣服_柳巖演小品《大腕來襲》 穿火辣護士裝走光

白雲,黑土向你道歉,請你睜開眼看我多可憐,今天的你我還能否重復昨天的故事,我的這張舊船票還能否登上你的破船!

人生在世屈指算,最多三萬六千天;傢有房屋千萬所,睡覺就需三尺寬……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可能是唐僧;帶翅膀的也不一定是天使,有時候是鳥人……

本山大叔能否重新登上春晚舞臺,今天的你我還能否重復昨天的故事嗎?畢竟春晚是屬於每個中國人的情感寄托,觀眾們期待在晚會中看到更多的精彩,有內涵的舞臺,洗刷掉每個人一年中雞毛蒜皮的勞累,因為觀眾們太需要笑聲瞭。

柳巖大腕來襲 穿絲襪_柳巖小品大腕來襲衣服_柳巖演小品《大腕來襲》 穿火辣護士裝走光

柳巖大腕來襲 穿絲襪_柳巖小品大腕來襲衣服_柳巖演小品《大腕來襲》 穿火辣護士裝走光

2022春晚應該請回趙本山,把已經跌落的小品爬起來再讓觀眾笑一次

2022春晚應該請回趙本山,這個呼聲現在越來越高,觀眾們真的希望把已經跌落的小品讓它能夠再次爬起來再讓觀眾笑一次。也許這個重任也真的隻有趙傢班子才能夠擔負起來。

其實小品占不瞭整個春晚節目的多長時間,以往央視喜歡把趙本山的小品當成壓軸戲放在最後,許多觀眾也真的都在等待這個時間,等待趙本山給他們帶來的歡樂。本山大叔退出央視春晚舞臺是觀眾們最不願意看到的。

宋·王安石在《祭歐陽文忠文》說到:“嗚呼!盛衰興廢之理,自古如此。”說明瞭世事無常,人生百態這個道理。人生及其事業有興旺,也會有衰落。

畢竟本山大叔的身體是一年不如一年瞭柳巖小品大腕來襲衣服,就在拍《不差錢》的時候他就多次咳嗽,身體本來就不好,應該是沒辦法在堅持上春晚瞭。再有就是隨著他最好的搭檔范偉宋丹丹的退出,高秀敏的去世,他這朵紅花缺少瞭綠葉的扶持,這也是很大的一個原因。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也許本山大叔在春晚小品舞臺的時代真的很難再回來瞭,小品這種形式累人更累心,還要面對央視導演的重重審核,畢竟本山大叔沒有敲板的權利,以他現在的名義地位也犯不上再去分享這塊蛋糕,生活就像一杯二鍋頭,他已經把苦辣酸甜全部都嘗遍瞭,吃什麼都形同嚼蠟,嘴裡就沒有瞭滋味。

但是話又說回來,本山大叔想不想重回春晚舞臺決定權在他那裡,但作為2022年春晚的導演是不是應該爭取一下呢,如果趙本山能夠回來的話,我相信春晚絕對能夠成為廣大觀眾第一選擇的節目,重放異彩。

當然這隻是觀眾們的願望,有願望總比沒願望好,你們說呢?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