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見許林這副模樣,林逸楠的眼中流露出了失望之色,原本,他是想要拉攏許林的。

畢竟,許林的確是不可多得的一位天才,如果他要是能夠加入他們陣營的話。那麼這會對整個陣營都起到不小的作用。

只可惜,他還是失敗了。

畢竟,時間還是太緊了啊!

林逸楠心中輕嘆一口氣,然後看向了許林,淡淡說道:「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我只能連你也一起剷除了。」

「林雪,他,就交給你了。」

說完這話,林逸楠就已經轉身,朝着另外一名守殿人走了過去。

這名守殿人,自然也是執法者,和孔執法一樣,都是這裏實力最強的人之一。

畢竟眼下這兩人,只有率先解決了,才能夠將阻礙掃除,獲得陣法的控制權。

然而,他還想要解決這個傢伙的時候,卻是發現,汪燁燁忽然攔住了他的去路。

林逸楠微微皺眉,冷聲說道:「你想攔我?」

「我雖然不知道你有什麼后招,但是我們之間的戰鬥可還沒有解決,」汪燁燁輕聲一笑,同時眼中也是有着森冷的神色涌動,「而且。我雖然和他們也不是很對付,但是,相比之下,我更希望你可以老老實實的倒下。」

「真的是有夠猖狂的啊!」

林逸楠輕笑一聲,旋即眼神驟然變得森冷起來,「轟」的一聲,一股極端恐怖的氣勢就在他的身上爆發開來,猶如蟄伏的凶獸蘇醒過來一樣,讓人感受到這股氣息,都會覺得心驚膽戰。

三重念者!

而且,還是高階級別!

這個林逸楠,平時山水不漏。沒有想到實力居然如此恐怖!

哪怕是經常有所聯繫的孔執法,也都是雙目忍不住收縮了一下,浮現出了驚駭之色。

「居然是三重高階念者。」

汪燁燁眼神也是微微一凝,心頭上露出凝重的情緒,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就畏懼了。

儘管會有一些忌憚,但是他今天的任務,是絕對不能夠讓他們成功的,所以,哪怕對方再強,他也必須得再應對。

「恩?感受到了我身上的氣息,居然還不退去,不得不說。我的確是有一些欣賞你了。」

見汪燁燁絲毫沒有想要退縮的意思,這讓林逸楠的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輕聲一笑,開口說道。

「三重高階念者而已,又不是沒有打過。」汪燁燁淡淡地說道,旋即不經意間撇了許林一眼,上一次,跟他在王墓的戰鬥。印象還是非常深刻的呢!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吧!」

話音落下,林逸楠腳下一動,身形就暴射而出,朝着汪燁燁發起了兇猛的攻勢。

汪燁燁也沒有再廢話,迎了上去。

嘭!

兩人立刻展開了激烈的大戰。

至於汪燁燁麾下的其他人,自然沒有再和守殿人交手,而是在其他次一級的領導者指揮下,直撲向首領的人。

當林逸楠走開的時候,林雪沒過一會兒就出現在了許林的視線中。

只是,林雪看着許林的眼神,充滿了複雜的情緒。

許林面對林雪。依舊是面無表情,他已經很清楚,這個女人,從頭到尾。一直都在利用着自己,所以,他自然也就對她沒有什麼好感,同時口中冷聲說道:「行了。你不用在那假惺惺了,出手把,只不過,你當真想要出手,以你的實力,想要打敗我,簡直就是痴人做夢!」

是的,到了這個時候,許林已經沒有任何的顧忌了,甚至說他已經表現得非常的冷漠。

縱然對方是一個長得不錯的女人。

可是,欺騙了自己,利用了自己,還一直編織著各種理由來隱瞞真相,這種事情,是許林最反感的。

見許林忽然冷漠得就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讓林雪的心隱隱作痛。

她抿了抿嘴唇。目光中閃爍著猶豫之色,片刻之後,方才咬了咬貝齒,輕聲說道:「許林,你就收手吧,我並不想要和你打,而且,事情也真的不如你所想的那個樣子。」

「呵呵。事到如今,你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嗎?」許林冷笑一聲,譏諷道。

林雪緊皺着秀眉,面龐上露出了認真的神色,輕聲說道:「但是,許林,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們並不想要毀滅世界,那不是我們的目的,我們的目的正如我們所說的那個樣子,我們是希望世界可以變得更加美好,現在的世界……還是太過壓抑,太過黑暗了。」

「說得輕巧,世界的好壞,可不是你們來定義的。」許林淡漠地說道。

「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更好的未來,所以,我們才會前赴後繼,許林,這是一個偉大的事業,你卻什麼都不知道,就來質疑我們,你不覺得太過武斷了嗎?」林雪被許林的情緒也是刺激得有些生氣起來,怒聲說道。

許林聽到這話,也是覺得有些道理,當下就出聲問道:「那麼,在這陣法下,真的封印着一頭妖族大將嗎?」

「怎麼可能?」林雪立刻搖頭說道,「不可能!妖族……那是屬於上古生物,哪怕到現在,都已經上萬年了,怎麼可能還會活着?」

。 五月的蓉城已經逐漸升溫,讓人感受到夏天到來。

傍晚清涼了一些,街上的人就更多了,天還沒完全黑,街邊各色的廣告牌招牌便早早亮起。

到外面隨便逛一圈,兩相合計,研究來研究去,最後還是火鍋。

蓉城最多的就是這個,即使在夏天也生意紅火,大夏天在商場吃火鍋吹空調,是一種很好的享受。

「兩瓶?四瓶?」

「八瓶!」趙信博豪氣干雲,「明天休息!」

「我還有事。」陸安沒聽他的,往配菜上勾勾畫畫,然後把菜單推給趙信博,倒上一杯茶水隨意看別桌。

這裡的茶水偏淡,像是竹子的清香,很好聞,卻不太好喝,只抿一口他就放下了。

夾著送的一盤小黃豆吃幾口,服務員就把酒拿過來。

「兩麵包夾芝士!」

趙信博點完菜拿著手機哈哈哈樂,吟誦聖經。

「夾什麼芝士?」

「麵包。」

「麵包怎麼了?」

「我們聯合!」

「神經病……」

陸安拿酒給他倒滿,自己也倒上大半杯,拿起來喝了一口。

自從被夢困擾后,他的生活受到很大影響,電腦已經很久沒開過,現在只有夏茴會偶爾用一下。

「挺好的,今天中午第一次看都給我感動了。」趙信博勁勁兒地轉發給他,「三連三連,快快!看完三連!」

「有什麼意思?」

陸安點開看了看,一個喝醉的up主嗶嗶吧吧,店裡環境嘈雜,開的聲音小,說什麼也沒聽清。

只看到了要計劃兩麵包夾東京,好像還買了機票——雖然買錯了。

趙信博點開又看了一遍,看一次樂一次,然後就是樂完之後的空虛。

「五十天傳遍全球,只要五十天,他*的小**……」

他靠在椅背上來了一句國罵。

「什麼五十天?」陸安抬頭。

「你沒看啊?」趙信博詫異,見旁邊服務員開始上菜,直接扔一盤毛肚進鍋。

啤酒和毛肚很搭,脆脆的毛肚入口,再來一大杯冰鎮啤酒,渾身透著爽。

「人這輩子幹什麼,真的是看命,和上不上大學關係不大。」

趙信博放下杯子,話題轉的很快,剛剛還在考慮五十天,轉眼扯到別處,「你看那個誰誰,畢業了去工地曬的和猴子似的……我他媽直接笑死。」

誰也比誰好不到哪去,烏鴉笑話豬黑。

陸安心思沒在這裡,看著視頻,心緒悄默聲的飛到那個死氣沉沉的城市廢墟。

核廢水?

按理說不應該那麼嚴重……

但如果是一直持續排了一百年,甚至兩百年呢?

他心裡一突。

阿夏的世界會是這樣嗎?

兩百年,甚至三百年的積累,一朝爆發,然後拉開了十年掙扎的序幕。

不然沒理由城市完好,卻遍地污染,那不是核戰爭導致的。

陸安思量著,見趙信博舉杯,下意識和他碰一下,火鍋店裡熱鬧非凡,一派喧鬧。

夏茴在餓死之前,終於等到了陸安打包回來的水煮魚。

她發誓要給這個未來富婆的狗腿子扣工資。

「你為什麼會這麼久才回來?」她一邊吃一邊生氣。

「不是說了給你點外賣,你非不要。」陸安帶著點酒氣坐到沙發上,從茶几下層拿起扳手把玩。

身為一個電工,家裡放個扳手是很合理的事。

其實扳手這個東西用來防身最合適不過,不像刀那樣容易致人死亡,卻有十足的威懾力,平時放在包里也不會被安檢卡,如果有人發出疑問,還可以一本正經地拿出來自我介紹:其實我是一個電工。

「你是我的租客,還是沒花錢的那種,因為你從未來過來,對我們古代不太熟悉,所以暫時幫助你,你應該感恩,好嗎?」

「不對,我是你的機緣,隨身老爺爺,這不一樣。」夏茴道。

「……」

行吧,對待未來人,要大度。

陸安暫時不想提諾貝爾,晃了晃有些暈的腦袋,起身到電腦前開機。

他該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學一下末世時的求生手冊,多搜集一些資料,說不得還要傳授給阿夏,相比起來,他才更像阿夏的隨身老爺爺。

這邊有數不清的沙雕網友幫忙出謀劃策——只要在某乎和一些生存狂論壇提出問題就可以了。

搜著搜著,陸安差點趴在電腦前睡著,睜開眼睛發現夏茴湊的很近地盯著他。

白凈的小臉就在眼前,還能隱隱聞到她身上沐浴露的幽香。

「你幹嘛?!」陸安一激靈緩過來。

「我看你有沒有咻一下。」夏茴往後退了兩步。

很顯然,並沒有。

陸安搓搓臉,起身沖一杯咖啡,繼續坐回電腦前,搜索輻射后的末日廢墟怎樣求生。

這種沙雕問題還挺多的——以前覺得想這些的人都是閑的,但現在他不這麼想了。

「你知道嗎?」

夏茴在一旁出聲,她已經坐回沙發上,手裡握著遙控器找不到好看的台,所以時不時看一眼陸安那邊。

「知道什麼?」

「把咖啡打翻,比喝下去更能讓你有精神。」

「……」

好像掌握了正確的咖啡提神方式。

陸安抿了一口,朝她那邊示意一下,「你要嘗一下古代咖啡嗎?」

「你意思讓我喝你喝過的口水?」夏茴很嫌棄地瞅他一眼。

「我只是說,你如果想嘗的話,可以自己去沖一杯,那邊有熱水。」

陸安解釋,頓了一下繼續道:「差點忘了,你們未來人的咖啡都是用來打翻的。」

他繼續在電腦前敲敲打打,看到有用的資料就先下載下來。

比如《十萬個為什麼》,不是兒童讀物版,而是囊括了數理化、天文、地理、動植物、氣象、醫藥衛生、人類史……等專業資料,其本身就是為了災后重建而修訂的。

以及《土法製造肥皂和甘油》《軍用兩地人才之友》《野外維生食物》《中國野菜圖譜》……

雖然很多都看不懂,但下載下來總能讓人安心一些,這和很多人把文章和資料放進收藏夾吃灰后就約等於學會是一樣的道理。

只要收藏了,就等於會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