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說完,她不再看美隊狐疑的眼神,徑直追上了葉清揚的步伐。

史蒂夫羅傑斯撇了撇嘴,並沒有吧希爾的話放在心上,什麼狗屁鋼鐵俠,不過是把自己裝在一個鐵殼子裏面的懦夫,在他看來,那就是一個烏龜殼,只有娘們才會躲在裏面。

真正的猛士敢於直面最殘酷的危險和淋漓的鮮血,剛剛他不是怕了自己了嗎?

被自己的氣勢嚇跑了!

史蒂夫羅傑斯看了看滿屋的老古董,沒有再發現什麼異常之處,趕緊跟了上去。

雖然他是個猛男,可是這個地方陰森森的,冷氣直冒,他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這可能是他在幽深的海底養成的深海恐懼症,據說小時候被關過禁閉、小黑屋的人不管他今後多麼的堅強勇敢,成就多大,但是那種黑暗狹小的空間永遠是他心中忘不了的夢魘。

電梯雖然已經被左拉關閉,但是在賈維斯面前,這種上個世紀的小把戲很容易就被破解,三個人又重新回到了那個狹窄的電梯間。

但是此刻三人的心情和兩個小時前是完全不同的,此次行動,葉清揚收穫了左拉的大腦,可謂是盆滿缽滿。

史蒂夫羅傑斯被左拉的死而復生搞得鬱悶非常,他沒有想到一個已經被他打掉首腦的組織,竟然成功打進了神盾局,而且目前似乎發展的紅紅火火。

希爾同樣收穫頗豐,此前葉清揚和她、獨眼龍說過神盾局裏面有內奸,說實話,她並不相信。

作為神盾局的高級特工,她的權力僅在獨眼龍之下,神盾局裏面能和她平起平坐的也就黑寡婦、鷹眼這幾個人,就算是寇爾森,級別上也比她低了一級。

所以你說她一個高層領導幹部,聽到別人詆毀她管轄的部門,這讓她的自尊心和自信心都無法接受,大家都是要臉的人,憑什麼你說的就是正確的,而且這還是啪啪打臉的事情。

但是今天左拉所說的一切,有理有據,甚至神盾局的創始人霍華德斯塔克都被九頭蛇給暗殺掉了,由不得她不相信。

此刻她的腦子裏滿滿的都是剛剛左拉所說的那些話,她必須馬上回去跟獨眼龍探討下一步的對策。

經過了幾分鐘的顛簸,三個人成功回到了地面,此時已經是晚上七點鐘了,天色已經完全被黑暗籠罩。

在這種荒郊野外,沒有了城市的燈光喧囂,四周無比的寂靜,唯有冷風吹過營房的屋檐會發出嗚嗚的響聲。

就在葉清揚朝飛機走去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交出左拉再走!」

葉清揚緩緩地轉過頭,眉頭也皺了起來,史蒂夫羅傑斯昂然站立,毫不退縮的與之對視。

左拉的大腦他勢在必得,剛剛那簡短的交流並沒有得到全部的信息,作為曾經的死對頭,史蒂夫羅傑斯不可能就讓葉清揚這麼輕易的將他帶走。

葉清揚覺得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這個美隊表現得比電影裏面還要頑固,怪不得兩人從婦聯1打到婦聯3,直到最後,葉清揚也沒有發現兩個人有和好的跡象。

你好好的跟我說,我說不定還能好好的跟你解釋一下我的計劃,但是你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無所不知,當別人都是傻子的表情,換做別人,可能會忍。

但是已經繼承了鋼鐵俠所有財產的葉清揚可不會慣你這種臭毛病。

「隊長,我已經很給你面子了,如果不是我帶你來這裏,估計你一輩子也發現不了這個秘密,更何況左拉在我的手裏才會發揮出他應有的作用。」

葉清揚說道。

史蒂夫羅傑斯思索了一下說道

「那你要先告訴我你要用它來幹什麼,我跟它在70年前就打過交道,佐拉博士不是一個輕易屈服的人,更何況它在我消失的這段時間還策劃了這麼大的一個陰謀,我必須調查清楚。」

聽到史蒂夫退讓,葉清揚鬆了口氣,說實話,他並不想跟美隊造成不死不休的局面,兩人雖然性格不合、信念不合,但是美隊從始至終也沒有做過什麼大錯事。

他唯一一點對不起鋼鐵俠的也就是一直死保巴基,而且還對鋼鐵俠隱瞞實情。

鋼鐵俠這個人最討厭別人騙他和遞東西給他,雖然鋼鐵俠自己也經常騙別人,但是他始終都是一個嚴於待人,寬以律己的人。

葉清揚聳了聳肩,說道

「咱們先上飛機,邊走邊聊,這件事希爾小姐也可以給你解釋。」

說完,葉清揚不再理會史蒂夫羅傑斯的反應,當先走了上去。

希爾愣在原地,用手朝自己的臉指了指,我?

我怎麼會知道你拿左拉的腦袋幹嘛,你以為我是你肚子裏面的蛔蟲啊?

還有,我有什麼義務幫你做解釋?

我又不是你的秘書。

帶着滿肚子的腹誹,希爾不自覺的嘟著小嘴上了飛機,如果讓神盾局的其他人看到這個冰山美人這個模樣,一定會驚掉下巴。

昆式飛機很快就躍到了10000米的高空,開始告訴飛行,從新澤西州到紐約距離很短,只不過剛剛來的時候因為找裏海營花費了不少的時間,現在回去只用了五分鐘。

在飛機上,希爾跟美隊簡單說了一下之前葉清揚跟她講過的齊塔瑞星人入侵地球的事情,美隊聽得一知半解。

他對於什麼外星人完全沒有概念,更不用說雷神、洛基之類的,從他的表情看來,希爾覺得自己是在對牛彈琴。

不過她也想了想,如果一個人告訴自己北歐神話的雷神索爾和洛基因為某些事情來到地球,然後鬧掰了,最後洛基要發動外星人攻打地球,這種荒謬的事情,她也不會相信。陳宮明,當年是能和師父爭掌門之位的師叔,曾在掌門競選落敗之後策劃奪權,結果還是敗在了師父手中,此人狠辣歹毒,利欲熏心,為了權力和地位能夠犧牲任何人,當年小師叔念及同門之情,為了勸他回頭,結果慘死在他的手上。

而那位小師叔便是一直照顧掌門師兄的人,其實如今蕭玉寒這一代的師兄弟幾人,或

《我穿越成了女帝的大反派師父》第一百一十七章妖人 那些飛絮,那些飄揚在高天上的飛絮,隨著火的塵埃,上下浮動著,拂動著躁動不安的那些魂靈。

他們發出一聲聲滋滋呀呀的燃燒聲,他無言的跪在了地上,他的胸膛上有一把劍,他的身邊有一位女子,那位女子的脖頸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條長長的血痕。

「怎會如此?」言馨怔怔地望著他,喘了一口粗氣,道:「難道他是?」

她不敢繼續想象了,她見他立於那片紫海的正央,眉頭略縮得緊了些。

而此時,他背上的圖案也開始旋轉了起來,她正欲探查之,忽的一陣暴風,將她掀翻了去。

再觀於尊,他卻站在紫海的正上方,手邊多了一座古琴,他笑吟吟地望著言馨,道:「故事已經完結了!」

鈺小魚坐在古琴上,打了一聲哈欠,道:「哥哥,小魚好餓!」

於尊呵呵笑道:「這下有的你吃了!」

「好耶,好耶,哥哥,快放小魚出來罷!」鈺小魚舔了舔雙唇,道。

他輕輕地撥了撥音弦,那一曲《月下搗練曲》隨之而起,言馨怔怔地望著於尊,心悸道:「他怎會《月下搗練曲》?」

然而這卻不是令他驚慌的重點,而是那個名為鈺小魚的琴靈,世人皆知那琴靈鈺小魚乃是月纖指尖幻化而成,卻極少有人知曉,那鈺小魚亦追隨時間的洪流,千萬年之久。

此刻,這鈺小魚倒生的可憐些了,若是成年的鈺小魚,則可從古琴中幻化到現實中,說到底,這座古琴確是稀奇的很,也不知它自身的演繹,究竟是隨了些什麼路數。

那琴瑟之音,壓過了紫海的涌動聲,而此刻,那紫海竟也隨著琴瑟之音的引導,而漸漸地熄了下去。

言馨心底一滯,幽幽道:「這小兒確是了得,竟以精神的攻擊,令我分神而敗!」

於尊言笑晏晏的望著言馨,道:「如何前輩,可是信了於尊?」

「你若將那曲《月下搗練曲》演繹完整了,我便信你,如何?」那古琴之音,確是幽幽流淌,浩蕩不覺,讓人心生一種錯覺,猶如身在仙境一般,如此,也可稱之為悟道之音,卻僅有幾人僥倖得之。

於尊點了點頭,道:「前輩提出的要求,倒也並非過分,我便為前輩演奏一曲罷!」

那一曲,確是九天之上顯玲瓏,大地開合縱犁深,飛燕屋下尋春意,漁翁菊酒與家常。

曲畢,言馨睜開了眼睛,道:「後輩,你確堪為一代豪強,但定要銘記,不要負情與人!」

於尊怔怔地望著言馨,倏爾,一臉苦澀道:「那前輩,可還想離去?」

言馨眼神幽遠的望著長空,道:「離開又如何,不離又如何?」

於尊心底忽的一亮,道:「若是前輩隨於尊一同離去,於尊定答應前輩,為前輩尋到商青帝,如何?」

言馨顏色一滯,道:「你不是說,帝君他已死了么?」

於尊哈哈一聲大笑,道:「帝君即便身死,魂靈終也留在這世間罷,就譬如你與紫皇!」

言馨愣了愣,道:「紫皇竟也還活著?」

於尊點了點頭,道:「就在這洞窟的上頭,你所謂的傀儡,便等在了上方!」

言馨苦澀的笑道:「何謂傀儡,皆已有了性命,倒不如說姐妹罷了!」

於尊呵呵笑道:「前輩怕是糊塗了罷,前輩只不過把一縷的執念賦予了那土石,便生出了言馨和紫皇!」

言馨點了點頭,道:「既如此,還望麻煩你了,攜我一同離去罷!」

於尊哈哈一聲大笑,道:「我身邊如前輩這般的人,自也不少,卻也有如前輩如此情深之人,前輩若是離開此地,也定會尋到些姐妹哥兒!

言馨點了點頭,道:「倒也未曾想過這些,人生平靜安樂即可!」

於尊哈哈一聲大笑,道:「前輩倒也是好心態」

「那又如何?」言馨哀怨的瞥了一眼於尊,卻令於尊心底一顫,這世間的好女兒自是不少,卻少有如琪兒那般可愛模樣的。

言馨揮了揮袖,露出那段銀鏈,道:「你將如何做?」

於尊笑吟吟地望著言馨,道:「你要我如何做?」

言馨幽幽的望了一眼於尊,道:「你既不想救我,便算了罷!」

於尊哈哈一陣大笑,道:「卻不知前輩如何知曉的!」

言馨言語冰冷,道:「你到底救還是不救!」

於尊無奈地嘆了口氣,道:「前輩的嘴,倒是很嚴實!」

言馨冷笑道:「你既想救我,便拿出些誠意來罷!」

於尊哈哈一聲大笑,道:「那前輩可知蒼梧氣?」

言馨心底一愣,道:「甚麼?蒼梧氣?你何來的蒼梧氣?」

於尊笑道:「我方才卻也不知前輩未聞這蒼梧氣,多有過錯,望前輩恕我」

言馨瞥了一眼於尊的額頭,輕輕地用指尖戳了戳,道:「我自不知你心底存有蒼梧氣,我卻知曉,你體內的虛無魔焰!」

於尊點了點頭,道:「前輩以為憑藉虛無魔焰,便可逃離此地?」

言馨略有些神滯的望著於尊,道:「沒想到,你的體內竟真存著虛無魔焰!」

於尊愣了愣,道:「前輩,還在試探於尊?」

言馨輕輕地搖了搖頭,道:「倒也不是,我只是好奇一個年歲不足二十的孩兒,究竟是何來的如此機緣」

於尊淡淡地瞥了一眼蒼穹,眸子里不知何時多了幾許憂愁,道:「前輩,若是用你一生的武道,去換一個人的性命,你可願?」

言馨怔怔地望著於尊,道:「孩兒,你為何如此想!」

於尊一臉苦澀,道:「自是因些親人離我而去,所生的感念!」

「孩兒,我與你的心思畢竟接近些,我等坐這閑聊幾句,再尋脫逃之法罷!」言馨同樣一臉哀容,道。

「好罷,前輩既想與我於尊,暢聊一番,於尊自是心底歡快!」於尊笑吟吟地從納物口袋裡,掏出了些果蔬魚肉,擺在地上。

「可有酒?」言馨眼角顫了顫,道。

於尊笑道:「前輩,酒倒是有,只是若壞了大事,不免……」

言馨揮了揮袖袍,道:「哎!小兒,我又不曾說讓你也飲些酒水,我便自酌自飲,也有好生的樂趣!」

於尊點了點頭,笑道:「既如此,那我於尊便隨了前輩的意!」

待杯盤狼藉之時,卻已是午夜時分,洞穴的盡頭,確是一片白燦燦的雄光。

於尊心底一滯,幽幽道:「不會是紫皇前輩罷!」

想罷,隨之提著那源天刃,向高空沖了去,待到了那玄天,那天與地又置換了過來。

此刻,於尊的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荒原,百草潔白,便是那蟲兒獸兒也盡皆是一片蒼白。

而在那莽原的盡頭,則樹立著數座高塔,那高塔確是宏偉至極,離地足有千餘米。

於尊心底一顫,他的體表不免燃起了一片紫火,這方天地確是極為寒冷的寂地,便是那魂靈都會被凍結而亡,更不要說那些尋常人的性命。

於尊坐在地上,嘴中吐著白茫茫的霧氣,道:「這天氣好生猛,確令我十分不堪吶!」

倏爾,那天地的盡頭,捲起了一股狂潮,而那狂潮的正中央,則懸著一面白色的長幡,幡布的中央則大寫著一個玄字!

待狂潮近些,才發覺那哪是什麼狂潮,分明是些獸群,那獸群生的潔白十分,吐著的血舌,噴湧出大片的白霧。

領頭的那頭凶獸,則頭生尖角,聲勢比那血幽獸,不知強過百倍。

再近些時,那凶獸上坐著的人兒,他才得以看清。

那坐在凶獸頭頂上的莽漢,見到於尊,哈哈一聲大笑,道:「小兄弟,你可讓我好等啊!」

於尊愣了愣,道:「前輩是如何知曉我的?」

那莽漢哈哈一聲大笑,道:「自是聽兒孫們所得」

「哦?這一點,於尊倒有一絲好奇了!」於尊愣了愣,道。

這時,從莽漢的身後走出了一人,那人笑道:「好久不見吶」,只是那笑容里,多了一些敵意,倒也不過是在那靈魘山巔時,那場決戰未能盡興罷了。

於尊愣了愣,伸手指著淵太玄,道:「怎生是你?」

淵太玄冰冷的臉上,綴著一雙寒氣四溢的雙眸,他望著於尊,仿似要將於尊削骨撥皮一般,說到底,卻也是因他那可愛的師妹,竟隨了於尊而去。

淵太玄一臉冰霜,道:「是我又怎樣,不是我又怎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