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踏踏踏踏……

身後的乘客們像不死的小強一樣,大面積的撲來。

前方的廁所門被彈開,有一個人正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那正是之前的那位光頭佬!

他的身軀壯的像一頭棕熊,隨意往那裡一站,就將整個通往公務艙的路給封掉了。

嗚嗚——

尺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冰冷弧線。

唐淵從斜下方向上削,務求做到精準,一擊必殺。

可是這一擊,被擋住了。

那人只是探手一抓,就將鋼尺抓握在手中,然後猛的向下一掰。

啪!

鋼尺竟然被掰斷了,斷裂成了兩截。

沒有時間吐槽這鋼尺的質量。

雙眼閃過一道異色,唐淵適時的停止腳步。

「這個傢伙與之前的那些乘客們判若兩人,根本就不在一個級別!」

體內的波紋所剩無幾,身體又沒有得到很好的補充。

之前為了救陸風,搞的自己現在的腿腳還有些發酸。

這種狀態下,唐淵的實力算是大打折扣。

暫時性鬆開陸風的手。

雙手翻掌向上,一個前推。

光頭佬身軀不動,右手成爪,向前一探。

寬大的手掌就像一個蒲扇,帶著腥風抓來。

唐淵的經驗何其豐富,他內心鎮定,雙手在與對方接觸的剎那,雙掌向下一翻劃出兩道弧線,一前一後抓住對方的手臂。

呲啦——

腳下一個爆發,低頭,弓背,身體向前一鑽,在瞬間沒入那光頭佬的懷中。

右肩在他腋下向上一頂,卡住他的右臂。

隨著唐淵腰部發力,雙手向前狠狠一甩。

嘭!

地面一震。

那光頭佬的身體像一個麻袋似的,被唐淵一個過肩摔給摔在地上。

「快過來!」

沒有再管光頭佬,唐淵伸出一隻手接過陸風的手,然後將他拉了過來。

陸風落在前面,唐淵在後面。

抬腿正想往前走,唐淵一扯竟然沒動。

低頭,發現自己的腳腕不知何時,被那光頭佬給死命的拽住。 第312章奕王府南奕霖

蘇招娣才邁開步子,就聽到前方南奕霖怒吼道。

「我看你們現在就是皮癢,忘記當時怎麼被洛璃收拾了?那時候你們上街不都得夾著尾巴嗎?現在倒是一個個的都得意的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是不是?滾,趕緊都給我滾,誰要是再敢擋著道,那我就對你們不客氣。」

葉秋寒跟鄒寅本都不服氣,也沒人準備妥協,可是當聽到蘇洛璃這個名字后,不消一會兒工夫,嬌子跟高頭大馬便都急匆匆的調頭而去。

被他們擋了道的眾人,全都一臉的獃滯,有些了解的人則捶胸頓足的開始講那位曾經在京都霸道橫行的琉璃郡主的光輝事迹。

冬靈也是一臉的獃滯,低聲在蘇招娣耳邊道。

「主子,沒想到這都過了這麼多年了,琉璃郡主的名號還有如此威力啊?」

蘇招娣並未說話,而是透過重重人群,看著那依舊站在街市之中的人,南奕霖站在原地,眉宇間的怒氣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有的只是悲傷跟濃濃的思念悵然。

秋月跟夏蟬都注意到了蘇招娣的神情,全都站在她身旁,也不催促,也不開口。

蘇招娣忽然輕笑了一聲,搖搖頭,握緊蘇遠清的手,邁步走入人群中。

忽然,立在那裡的南奕霖似有所覺,猛的回頭,只看到茫茫人群,卻並未找到那一抹熟悉的倩影,他苦澀一笑,轉身離去。

因為擋路讓開了,蘇招娣她們便重新上了馬車,趕往京都的阮府。

阮府是在遠離鬧市區的一道深巷之內,馬車在大門口停下,車外便傳來阮芳景的聲音。

「爹,娘,我們到了。」

夏蟬跟秋月先下了車,然後撩起帘子攙扶著蘇招娣。

一行人全都站在大門口,仰頭望著那塊標註著阮府的門匾,阮恆很是激動,大笑了幾聲道。

「日後,這裡就是我們在京都的家了。」

阮芳景對阮恆道,「孩兒幸不辱命,這府宅之中丫鬟傭人都已經全部安排妥當了,不過都是我託人統一買的,到時候各院子在自行選擇吧。」

阮恆拍了拍他的肩膀,點頭道。

「景兒如今辦事是越發沉穩了,不錯,這宅子位置就不錯,虧得你提前讓人來布置了。」

他握了阮夫人的手,沉聲道。

「走,我們進去看看。」

蘇招娣跟阮清霜跟在他們身後,門口丫鬟小廝站了兩排,粗略看過去,也足有兩百多人。

這宅子要比齊州的阮府大的多,宅子內的布置也要豪華一些,看來阮家這次也花費了不少。

進入正廳,阮恆端坐在主位上,立刻有丫鬟送上熱茶。

以阮芳景,阮清霜為首的子女們都上前行禮拜見,夏蟬跟秋月看著自家主子要跪阮恆,就有些不舒服,可是她家主子既然都忍了,她們自然也不能說什麼。

阮恆喝著茶,看著跪在前方的一眾女兒,臉上的笑容都掩飾不住。

「好,今日呢,我們入京了,這京都可不比齊州,天子腳下,隨便出來一位官員可能都是我們惹不起的存在,故而你們要謹言慎行,不可為家族惹禍,你們幾個要好好的學女紅,這京都女子多都出眾,尤其是霜兒跟湘兒,你們倆也都到了議親的年紀了,這京都中顯貴之家眾多,我們可好好相看相看。」

阮夫人也笑道,「是啊,這日後我們可要在京都生活了,達官貴人們自然也能見著不少,霜兒也能多挑挑。」

她看了蘇招娣一眼,並沒有再多說什麼,然後對阮恆道。

「老爺,今日我們才道,都風塵僕僕的,讓他們都去挑院子吧,然後各自收拾去,可有的忙呢。」

阮恆也覺得累,便揮手讓蘇招娣她們都散了。

阮夫人雖說是讓他們自行挑院子,但其實還是要分尊卑,嫡庶的,最好的院子自然是留給阮恆的,阮夫人的院子緊挨著阮恆的院子,而且她還是用了齊州府邸時院子的名字,喚做流雲院。

阮芳景則選了靠近南邊一處比較雅緻的院子,這裡不算很偏,卻很安靜,適合他讀書。

接下來蘇招娣則選了西邊的一處院子,也比較安靜,相對阮芳景的芳景軒來說,蘇招娣里更為偏僻,幾乎是阮府的最西邊了,出了院子,便是阮府的圍牆。

剩下的庶女們的院子都挨著阮清霜的院子依次住著,姨娘們則被阮夫人安排的比較偏僻,尤其離阮恆的院子遠。

「主子,剛才夫人差人來問,我們院子還叫之前的名字嗎?」夏蟬一邊給蘇招娣奉上一杯茶,一邊問道。

秋月跟冬靈則在收拾蘇招娣的行禮,這次院子內的布置等等都要收拾,確實需要一番忙活呢。

秋月聞言,便朝這邊看過來,說道。

「主子,我覺得還是換一個吧,那院子之前是阮湘……」說到這裡,她便抿唇,然後用力在自己嘴唇上咬了一口。

「之前那個名字不是很好,主子重新取一個名字吧。」

蘇招娣想了想,便道,「就叫梅園吧,我們院子後面有很大一片地方,過幾日移些臘梅來種吧,等到明年冬天,說不定就能開花了呢。」

夏蟬也道,「我覺得不錯,主子愛梅,尤其是這臘梅,雪中紅梅很美啊,我去回夫人去。」

蘇招娣對秋月道,「先把小五的屋子收拾出來,讓他去休息,我的屋子按照之前布置就行。」

秋月自然是按照蘇招娣的品味布置的屋子,就連屋中的屏風都是她所喜歡的畫作。

阮恆初來乍到,自然是要應酬跟結交一些官員的,故而府中異常的忙碌,不過這些都跟蘇招娣無關,因著才來,未站穩腳跟,阮夫人也不會拉著她們急切的去相親,故而蘇招娣日子還很是自由。

一連忙碌了半個多月,阮府才算漸漸歸於平靜。

這些日子,蘇招娣也給蘇遠清找好了一家書院,這家書院的夫子自是不錯的,正是束脩會貴一些,蘇遠清怕她辛苦,竟偷偷在一家書鋪里接了抄書的活,那書鋪老闆可能也看他年紀小,便允許他把書帶到家中抄錄,抄好了再一併送回去。。 「既然是丫頭選的人,那就沒事了。」

駱秋霽說了很多,言老只聽到了一句話,那就是那個叫做沫沫的小姑娘,是安宜找的人。

駱秋霽深吸一口氣,起身給言老的杯子裏添了些茶水。

言老是找了安宜十幾年的人,對安宜始終沒有放棄,按照她的性格,就算嘴上不承認自己是言家的人,也會真心敬重他。

這也是為什麼,駱秋霽從知道安宜是言家人開始,對言老一直都是能躲就躲,就算他到了門口罵人,也不敢做什麼過激的事情。

哄著言老說了好一陣,這才舒服了些,看着他說道。

「您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安宜。」

言老瞥了他一眼,他這般胡鬧,就是為了看看這孩子的容忍度。

哪怕他是駱老頭的孩子,人品不至於太差,但如果把他當成自己孫女要共度一生的人,言老心裏不是滋味,再靠譜,也是百般不放心。

……

晚八點。

科研大樓。

駱秋霽接了安宜一起回家。

「難得結束這麼早還沒有吃飯,想吃些什麼?」

安宜想了想,道:「拉麵?」

「好……」

駱秋霽自是沒有什麼意見,他對吃的不怎麼挑剔,每次都是隨着安宜的吃了。

「其實,無論貧富,晚上吃碗湯麵,胃裏都很舒服。」

安宜喜歡過一段時間的中醫,做的不長久,只會看些簡單的病症,後來選擇了做實驗,醫學這方面,基本上荒廢了。

「是啊,人體還是喜歡碳水的。」

駱秋霽自幼被推到高位,一直在忙忙碌碌,很少有真心享受美食的時候,直到遇到了安宜,經常和她一起吃飯,嘴裏才有了滋味。

「是啊,我很小的時候,家境一般,我媽媽就會經常做麵條,我以前很不理解,就算窮一些,也可以選擇米飯饅頭啊,後來長大了,偶然一次看到她保存的視頻,最早的一個,就是吃麵條可以長壽。」

安宜很少提家裏人,這是駱秋霽第一次聽到她嘴裏的養母。

他到錦城的那段時間,安宜的養父母出差了,駱秋霽是看的資料,只知道他們對安宜很好。

他很慶幸,安宜遇到了這樣的人家。

「伯母很愛家人,是個性格溫柔的人。」

哈哈哈哈……

駱秋霽說完,安宜樂不可支的看着他,笑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溫柔?你想多了,我兩位哥哥,大哥哥小三十了,二哥哥和你年齡相仿,現在一不小心惹了我媽不開心,依然是一頓揍。」

「那你呢?」

駱秋霽看向安宜,他並沒有聽說過,安夫人會打孩子啊。

「我嘛,我要是犯錯了,就要去給全家人做飯。不過我一般都會拉着哥哥們去,我們家人基本上都會做飯。」

安宜是隨口說的,駱秋霽點點頭,兩人又說了幾句,車子就到家了。

安宜今天提起了興緻,也因為上次吃酸辣粉,沒有做阿秋的份,這次多少有些補償的意思。

廚房有現成的拉麵,安宜做得快,十幾分鐘就做好了兩份面。

剛端到客廳,去一旁的茶室去喊阿打電話的阿秋。

駱秋霽見她過來,安排了幾句,就掛掉了電話。

「辛苦了。」

他知道現在網上都在流露一些視頻,總是吐糟男人在家裏什麼不幹,他害怕安宜也覺得他是這樣的人。

平日裏有管家操持,他也就不說什麼,安宜都親自做面了,自然要表示一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