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辰辰:「可是我們想經常吃到爸爸媽媽做的飯,也想爸爸媽媽陪我們做功課,別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媽媽輔導功課,可是我們每次都要自己來做,有些不明白的就只能打電話問凌軒爸爸了……可是凌軒爸爸也很忙,不可能經常來陪我們,而且他不是我們的親爸爸,我們希望自己的親爸爸陪我們……」

辰辰的一番話差點把路棉心給說哭了。

為了創業這一年的時間裏,她的確很少陪伴他們。

其實想一想,她那麼拼搏那麼努力不就是為了他們兩個嗎?可是最終卻沒有辦法讓他們開心快樂,那麼她掙的這些錢又有什麼用呢?

路棉心的眼睛裏面已經有淚花在閃爍了,她的心裏本來就對這兩個孩子是有所愧疚的。

如今更是看不得他們委屈的樣子,她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碎了。

「媽媽答應你們,以後一定會多抽出點時間陪你們的,能不加班的時候我一定不會加班。」

喬夜宸也知道,像辰辰和露露這個年紀的孩子,最希望的就是父母的陪伴,而且他也很想陪伴在他們左右。

「我平時上班其實也沒有那麼忙,我忙不忙完全取決於自己想不想工作而已,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我已經錯過了這麼多年了,我不想以後再一直錯過下去,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夠親眼見證他們的成長,可以每天陪在他們的身邊,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你可以讓我每天照顧他們,你可以去忙你的事業,沒關係的,我一定會學習做好一個爸爸的本分,我可以每天按時下班給他們做飯吃,也可以輔導他們的功課,寫完作業還可以陪他們出去玩一會兒,在他們這個年紀最需要的就是陪伴和玩耍,有我看着他們兩個,你也可以放心一點。」

路棉心猶豫了一下,雖然她很想跟喬夜宸保持適當的距離。

可是她不能剝奪他作為父親的權利。

而且孩子們現在正是成長需要人陪伴的時刻,以後上了小學課程會越來越繁忙的,到時候肯定也需要有家長在旁邊陪伴,有些不懂的題隨時可以有人幫忙解決。

學校里有些作業是根本就是留給家長的,而不是留給學生的。

紫筆文學 洛天他們三人要上山的時候,那傾盆大雨也隨之停了下來。

在此之前,朗青告訴了洛天他們,遇到那異獸,和其餘四人走散的地方就在雨落山的山頂。一直往上就行,山頂山有一個諾大的山洞。

事不宜遲,洛天他們三人一直奔向山頂,唯恐時間來不及,沒有救下那四人。

沿途洛天他們看到很多鬱鬱蔥蔥的植物,長得極其茂盛。鮮花百般斗媚,綠草鮮嫩翠綠,一副生機盎然的景象。

看來常年大雨使得這裡的植物都比別的地方長得要好,樹木都和原生之森的相差無幾,都是參天大樹的存在。這讓洛天都覺得奇怪,這雨落山真的是普通的山而已嗎?還是只是因為那隻異獸,使得這裡變成不合常理?

可能是剛剛下過大雨的關係,到處濕漉漉的,青苔滿地都是,而且光滑無比,本來就不好走的道路就更加難走了。

當然這些對於洛天他們三人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依然如履平地,三人快速的往山頂奔去。

時間只用了兩分鐘,洛天三人就到達了半山腰。

洛天四處張望了一下,腳步停了下來,眉頭微微皺起。

智慶軻也停下了腳步,好奇問道:「怎麼了?」

「有點奇怪!」洛天眯了眯眼睛,還是四處望著。

山葵也看了一下周圍,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像,問道:「哪裡奇怪了,到處生機盎然,充滿春天的氣息,這不就是正常的事情嗎?」

「不覺得很安靜嗎?」洛天凝聲說道:「我們上山的時候,我就一直留意著,這座山太安靜了!」

智慶軻仔細回想了一下剛剛上山的情況,也是發現了問題:「你這麼一說,那還真是有些反常!」

「沿途沒有看見異獸和動物什麼的,叢林里也異常安靜!」

山葵看了看周圍的樹木,抬頭望了望天,說道:「就連鳥都沒有一隻,那些樹都沒有蟲蛀過的痕迹,也不像有異獸行動過後的痕迹!」

「事出反常必有妖!」洛天輕咬了下嘴唇說道:「如果沒有動物或者異獸,這雨落山的生態鏈根本不能維持的,缺少了這一環只有植物的話,哪怕生態環境都好,這些植物也生存不下去!」

有一句話洛天沒有說,就是這濃密的植被,可不是一點點異獸或者動物就可以支撐得起的。看這雨落山的植被情況,起碼要有上百種不同的動物或者異獸才能支撐。

但奇怪的是,洛天他們一路上山,卻是什麼動物都沒有看到。

「你的意思是說,朗青他們在騙我們?」智慶軻皺著眉說道:「可是沒理由啊,他們萍水相逢,他們看起來也不像什麼大奸大惡之人,為什麼要無緣無故害我們?」

山葵同意智慶軻的說法,點了點頭開口道:「看他們也就是普通的村民而已,那個叫小平的小男孩臉上的擔憂也不像騙人的。如果他們真的是騙我們的話,那麼他們的演技也太厲害了!」

「他們是不是騙我們的,這個我還不清楚!」洛天輕輕抿下嘴說道:「朗青說他們之所以來都這裡,是因為聽說雨落山的資源豐盛,但現在並不像他所說的那樣。而且他們手上也沒有什麼收穫,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

「如果朗青他們沒有騙我們的話,現在這種情況,據我所知就只有一種可能性了……」

「什麼?」智慶軻和山葵異口同聲道。

洛天眉頭更加凝起,聲音有點沉著:「那異獸……」

智慶軻和山葵看到洛天這樣子,不禁感到奇怪,能讓洛天露出這種凝重表情的異獸可是不多啊,在他們的印象當中更是沒有過。

兩人對那異獸更是好奇了,按照洛天所說的,如果這異常下雨的天氣不是人為所致的話,那便是異獸所致的。

擁有能改變天氣的獨特異獸,想來都不是什麼弱小的異獸,定是強悍無比的。洛天那欲言又止隨後沉吟下來的模樣更是能證明這一點,說明這異獸可能連洛天都覺得棘手!

洛天是誰?洛天可是在都城呼風喚雨的龍威,又是聲名顯赫的黑道三皇之一的人皇,更是被冠以華洛王國軍中榮耀的軍神!

就連洛天都覺得棘手難辦的,都忌憚那隻異獸,頂級異獸都不為過吧!

「希望我猜測的是錯誤的吧!」洛天沉吟了一會開口道,智慶軻和山葵都感覺到洛天的語氣變得沉重了:「不管是不是,我們都要去探一下,不然那無辜的四個人就遭殃了!」

智慶軻咬咬牙說道:「希望朗青他們沒有騙我們吧!」

「小心行事,不然會吃大虧的!」洛天提醒兩人道:「先找到朗青說的那個山洞吧,如果我猜測得沒有錯的話,那四個人應該還沒有出事……」

洛天也不打算把原林龜等異獸召喚出來了,如果真的如同洛天猜測的那般,原林龜它們根本不是那異獸的對手。

就連現在的洛天,都不敢說可以敵得過那異獸,就算加上智慶軻和山葵,勝算都不高,帶著四個人逃跑也估計很勉強……

這不能說洛天他們太弱了,異獸因為天生的優越身體條件,本來就是比之人類要強一等。人有實力高低之分,當然異獸也有實力強弱之分。

比起那些普通的兇猛異獸,那些奇特的異獸更是駭人……

洛天等人小心翼翼的往前摸索著,大概走了三分鐘左右,還是沒有看到有動物或者異獸的行蹤。

這讓洛天心裡更是沉了幾分,這種情況更能說明洛天的猜測是正確的。對於洛天來說,這可不是什麼好情況,他現在真心不想對上那異獸。

可是為了救出那無辜的四人,洛天也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謹慎的前行之下,洛天等人終於到達山頂。

山頂的植物更茂盛,樹木的根支環環相連錯綜複雜,密密麻麻的樹杈使得本來就模糊的視野,更加朦朧了。

而洛天他們都很明顯的感受到,這樹林之中,水分子含量極高,到處充滿水霧,吸一口氣都好像有水進入鼻腔里。

最可怕的是,那些霧水不是尋常的氣霧,而是每一滴霧水就好像水滴一般,肉眼清晰可見……。 「唐門,是一個特殊的魂師宗門,它善於製造暗器,使用暗器。它不靠武魂來傳承宗門,所有願意加入唐門的兄弟姐妹,都將是我們的家人。」

唐三看著牛皋,有些神聖地說出了唐門的宗旨。

但…這些空談,卻完全不能引起牛皋的興趣,他看著唐三,抓住了唐三話中的重點,皺著眉問到:

「暗器,是什麼?」

「暗器,指的自然就是能暗中使用的兵器,也是我們唐門以後在魂師界立身的根本。在唐門,暗器分為兩種,機括類暗器和手法類暗器….」

說起暗器,唐三整個人就充滿了自信。他手指一拂,就從二十四橋明月夜裡掏出了諸葛神弩。

泰坦見到唐三眼裡的黑匣子,臉上立刻就露出了一抹笑意。

諸葛神弩他自然是見過的,事實上,唐三身上大部分的暗器,都是當年初入史萊克的時候,在力之一族打造的。只是那時候,唐門暗器還不是出世的時候,所以唐三也囑咐泰坦不要告訴別人。而泰坦也非常信守承諾,連最親近的牛皋也沒告訴過。

但…諸葛神弩的威力雖然強大,但也不可能破得了牛皋的防禦。牛皋雖然是魂斗羅,但單論防禦,他可能和封號斗羅也差不了多少了。

御之一族的名頭,可不是白叫的。

不過,破不了他的防禦,並不代表著,諸葛神弩就不被看重了。相反,牛皋對於諸葛神弩倒是非常有興趣的。他興緻勃勃地把玩著諸葛神弩,弩箭上的毒藥根本侵蝕不進牛皋的皮膚,直接被他無視。

御之一族最缺的,就是攻擊力。如果能用諸葛神弩將御之一族的攻擊方面的弱點彌補,那他們御之一族的實力,恐怕就能上一個台階了。

可是…當牛皋問清楚諸葛神弩的價錢后,就避之不及地趕緊將暗器還給了唐三。

「這麼貴,算了算了,我可買不起。」

牛皋直擺手。

「呵呵,牛爺爺不必這樣。」

唐三露出一個笑容,期待地看向牛皋:

「只要牛爺爺能率領御之一族加入我們,我保證,以後唐門的暗器,御之一族都能免費使用,絕對不用擔心錢財的問題。」

「我們御之一族,是會貪這種便宜的人么!」

牛皋說著,環眼一蹬,頗為威嚴地看向唐三:

「要我們加入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得先告訴我,加入之後,我們御之一族需要做些什麼?」

「嗯…成立唐門的事,是最近才開始籌劃的,以前就只和泰坦爺爺提了提,泰坦爺爺,你們力之一族,應該願意加入唐門吧?」

唐三聽到牛皋的問話,卻沒有立刻答應下來,而是轉頭看向了泰坦。其實唐三希望的,還是力之一族加入,力之一族的每一人,都是鍛造大師,對於唐門的成立那是太有用了。而對於御之一族。由於唐三現在並不覺得御之一族有什麼能力,所以希望他們加入,除了因為御之一族和力之一族是至交好友外,更多的,其實是希望他們能在唐門生活得更好,為當年父親贖罪。

哪怕乾珏再怎麼巧舌如簧,哪怕父親當年的確沒有做錯什麼,但唐三心中卻是明明白白的知道,這些原本附屬於昊天宗的宗族,是確確實實受到父親的牽連,才會被武魂殿報復,背井離鄉的。所以唐三希望他們能加入唐門,讓唐門來保護他們傳承下去,也算是為父親盡一點心意吧。

「我們當然願意加入了,少主,我一直都在等待著這一天。」

泰坦聽到唐三的問話,立刻就咧開嘴,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

「好,那既然如此,牛爺爺你們加入唐門后,就先讓族人跟著泰坦爺爺他們學習鍛造技術吧。等到我定好宗門的選址后,就會正式請人建造唐門,到時候,就請御之一族來建工吧,確保我們的宗門能順利完工。」

「….」

聽到唐三的安排后,牛皋虛著眼,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唐三。一旁看戲的乾珏,也不由露出了一個笑容。

「怎麼…了?」

唐三有些奇怪地看著表情怪異的牛皋和憋笑的泰坦。

「你小子…知不知道我們御之一族是幹什麼的?」

「額…不知道。」

唐三有些羞愧。因為事情急迫,唐三來到龍興城之後,就立刻來御之一族了,所以還真沒打聽過御之一族是幹什麼。

「哈哈哈哈,少主,御之一族擅長的正是建造,老犀牛估計是這世界上在建造方面最強的幾人了,你請他來監工…恐怕沒有工程隊,能在他的眼中及格了!」

泰坦一邊拍著牛皋的肩膀,一邊仰天大笑,讓唐三一臉的汗顏。

「既然如此,那唐門的建造,就交給牛爺爺了。」

唐三抹了抹頭上不存在的汗漬,有些慚愧地說道。但換來的,卻是牛皋的白眼:

「我還沒答應要加入呢!再說了,你說建就建啊,錢哪來?我可沒錢幫你墊付!」

「放心,自然不會虧待牛爺爺的。」

唐三直接忽略了牛皋的第一句話,牛皋的這個態度,加入唐門基本上已經是定數了。他手指在腰帶上一抹,一張黑色魂幣卡,就出現在了手中。

「牛爺爺,這裡是一百萬金幣,當做唐門前期建立資金應該是足夠了,就先交給您使用吧!」

「一…一百萬?!!」

牛皋有些震驚地接過唐三遞過來的魂幣卡,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連泰坦,也是用一副吃驚的樣子看著唐三,不知道他們哪來的這筆錢。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