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份新菜單上寫的都是家常菜,最貴的牛排,也才兩百一份。

葉寒輕輕一笑。

只是一個尋常不過的笑容,卻讓周圍空氣都寒了幾分。

這算什麼?

狗眼看人低?

岳奎上演這麼一出,自然有自己的邏輯。

一般像葉寒這樣的鳳凰男,想要在如此優秀的女人面前證明自己,自然是不想失了面子。否則會讓李若薇這樣的女人看不起。

那麼緊接着,像葉寒這樣的人會說「那要如何才能成為你們的貴賓?沖多少錢之類的話。」

「那我要如何才能成為你們這兒的貴賓?」葉寒如同岳奎所料的問出口。

岳奎得意一笑,自認為奸計得逞,傲然說道:「要成為本店的貴賓,要麼消費滿五百萬。要麼我親自邀請,只有成為我們這裏的貴賓,才能點貴賓菜單上的菜品。」

「五百萬,我當是一個億呢。」葉寒面不改色。

跳樑小丑他見多了,沒有想到這位跳樑小丑,就這點魄力。

「口氣不小!」岳奎呵呵笑了聲:「既然你覺得五百萬不算什麼,那你消費一個我看看。我看你全部家當加起來,能湊個白來萬都挺費勁吧,那還要看銀行會不會放貸給你!」

「消費不起,就認清現實。什麼樣的身份地位,點什麼樣的菜單,懂么!?」

正在此時,曹方起到好處的走過來,不滿的道:「岳老闆,你就是這麼做生意的?怎麼還挖苦你的客人呢?」

岳奎指著葉寒道:「沒錢還在老子這裏裝逼,現在讓他拿出點真金白銀來,卻拿不出。」

曹方笑了笑:「多大點事,這位美女是我的朋友,給我個面子。」

岳奎趕緊賠笑:「原來是曹少的朋友,這……這誤會一場。既然是曹少的朋友,那自然是可以點貴賓菜單上的菜。只是不知道,這位……能不能點的齊四菜一湯?」

「記我賬上。」曹方爽快的道。

「不用了,我不記得有交過你這個朋友。」李若薇皺起黛眉,絲毫沒有客氣。

曹方頓時一愣。

他覺得岳奎鋪墊的已經非常好,狠狠的把這個鳳凰男踩了兩腳,已經讓眼前的美女意識到,鳳凰男有多失敗。

為何還會如此?

岳奎以為是李若薇不知道曹方的身份,立刻說道:「這位小姐可能是貴人多忘事,在您面前的這位,可是曹方曹二少。在這京城之中,是個人都要給幾分薄面。」

這樣說就成了。

有多少女人,想要攀上曹家高枝,接下來的事,自然水到渠成。

「沒聽過,不認識,滾!」李若薇根本沒給對方好臉色,她說的這些話,就像在曹方臉上抽了幾巴掌。

「草你媽的,別給臉不要臉!我曹方放下身段請你,那是給你面子,少他媽不識好歹!」曹方頓時火冒三丈。

「她叫你滾,不會重複第二遍。」葉寒的臉色微微一沉。

他很護短,尤其是李若薇,在他心中的地位無可取代。

岳奎忍不出大笑出聲,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叫曹少滾的,這鳳凰男真是找死!他還不知道自己這句話得罪的人是誰!

「叫我滾?我不會啊,要不你教教我?」曹方冷笑連連。

「年輕人好學是好事。」葉寒緩緩站起身來,冷冷的道:「我這就教教你。」

曹方臉色證明,對岳奎說道:「岳老闆不好意思,要弄髒你的店了。有人想死,閻王也攔不住他!」

話音落下,曹方手掌成爪,猛然朝着葉寒的鎖骨抓去!

自幼習武的他只用了五成力,想要慢慢玩死葉寒。

可是誰知道,他眼前一花,就感覺腦袋一陣劇痛。

葉寒站在那裏,彷彿根本沒有動手。

而曹方的腦袋撞在大理石餐桌上,頓時鮮血直流。

誰?!

誰幹的?

岳奎一臉懵了,他根本沒看清葉寒是怎麼出手的。

更懵逼的是曹方,他竟然被對方一招放倒了?

「小子,你他媽找死!老子是曹家二少,你敢動我……」曹方抬起頭來,勃然大怒。

話音未落,曹方的手被摁在餐桌上,葉寒用中指輕輕一彈,他的指甲蓋直接飛了。

隨後連續四下。

「啊~!」

十指連心,曹方疼得臉色煞白,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岳奎正要掏手機叫人,葉寒把桌子上的筷子拍起,手腕一抖,啪!

筷子狠狠扎進了手機里!

岳奎嚇得渾身一顫,下意識的扔掉了手機。

葉寒輕輕拍了拍桌子:「岳老闆是吧?過來討論討論,我有沒有資格用貴賓菜單。」。 周一早晨,陳宇開車來到了盧浮宮。

但是,今天他不是來上班,而是來辭職的。

進入辦公室后,他先是跟艾米麗等人打了聲招呼,接著跟往常一樣,走向自己的辦公桌,並沒有說辭職的事情。

他在等茱莉亞來辦公室,然後再宣布這件事。

剛坐下沒一會兒,郝敏這傢伙就走了過來,好奇地問道:

「雷諾,你那家古董店的生意怎麼樣?應該不錯吧,畢竟有那麼多價值不菲的古董文物和藝術品!」

「生意還行,這兩天顧客比較多,也很忙碌,等過一段時間,人們習慣了這家古董店的存在,應該會清閑一點!」

陳宇點了點頭,解釋了兩句。

接下來,他就跟郝敏等人說笑閑聊著,沒表現出任何異常。

上午十點左右,茱莉亞終於來了。

看到她進來,陳宇立刻站起身,拿著早已準備好的辭職信,跟隨茱莉亞走進了小辦公室。

「早上好,茱莉亞,這是我的辭職信,今天我就要離開盧浮宮了,謝謝這一年多來你的教導和照顧,也非常感謝你當初的推薦,我才有這份工作!」

陳宇把辭職信放在辦公桌上,言辭懇切地說道。

茱莉亞拿起那份辭職信看了一眼,然後微笑著說道: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要離開了,雷諾,說實話,我真有點捨不得你這傢伙,也捨不得你做的那些美味菜肴!」

陳宇卻輕輕搖了搖頭,接茬說道:

「其實我並沒有離開,我會經常回盧浮宮來看你,或者去你家裡,你想吃我做的中國菜了,隨時可以打電話,我隨叫隨到!」

「好吧,雷諾,這裡隨時歡迎你回來,我家裡也一樣,去人事部門辦離職手續吧,我馬上打電話通知那些傢伙!

回來收拾東西時,別忘了跟艾米麗她們告別,還有阿爾貝等人,阿爾貝還想收你做他的學生呢,這下沒戲了!」

「謝謝你,茱莉亞,我去辦離職手續了!」

陳宇動情地說道,上前跟茱莉亞擁抱了一下,這才轉身離開辦公室。

隨後,他就去人事部門辦離職手續了,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

半個多小時后,他再次回到了辦公室。

剛一進來,辦公室所有人全都看向了他。

很顯然,大家都已知道,他要離開盧浮宮了。

陳宇掃視了一下現場眾人,然後微笑著說道:

「夥計們,我剛才已經辭職,要離開盧浮宮了,這一年多以來,跟大家相處的非常愉快,我會記住這段美好的時光,也會記住你們每一個人。

我雖然不在這裡工作了,但會經常回來看望大家,跟大家一起聊天、逛酒吧、吃飯,就像以前一樣,大家沒事也可以去我的古董店裡坐坐」

正說話間,艾米麗已經走過來,直接給了陳宇一個擁抱。

「我就知道,你這傢伙遲早要離開,只是這一天來的太快了!」

這是一個非常感性的女孩,說著說著,眼睛就有點濕潤了。

陳宇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開著玩笑說道:

「看來你非常捨不得我離開啊,艾米麗,沒關係,你住的地方離塞納街不遠,隨時歡迎過來找我,我會提前告訴你,伊蓮在不在家!」

「你這混蛋,沒想到還是一個渣男,回頭我會跟伊蓮聊聊這事!」

艾米麗低聲笑罵道,並輕輕捶了陳宇一拳。

繼艾米麗之後,辦公室其他人陸續走上前來,一一跟他擁抱告別。

「再見,雷諾,歡迎你經常回來!」

「雷諾,你這傢伙算是解放了,從此可以自由自在,真讓人羨慕!」

輪到郝敏時,這丫頭的雙眼也有點濕潤。

陳宇笑了笑,直接給了她一個擁抱。

「沒事的時候經常去我那裡坐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非常樂意為你效勞!」

「我會去的,雷諾,我喜歡你那家古董店,也喜歡伊蓮!」

郝敏點頭應道,隨即鬆開了手。

跟這些傢伙一一擁抱告別後,陳宇再次走進茱莉亞的辦公室,跟自己的導師說了聲再見!

從辦公室出來,他就拿著自己的幾件東西,離開了這個工作一年多點的辦公室。

走出辦公室的時候,陳宇還是有些不舍,並回頭看了看。

此時,辦公室所有人都看著他,茱莉亞也從小辦公室里出來,沖他點了點頭。

陳宇將所有人都掃視一遍,然後揮了揮手,隨即轉身離開了這裡。

十幾分鐘后,他已駕車駛出盧浮宮員工停車場,並將員工通行證交給了守在停車場出口的安保人員。

駕車駛出停車場的一瞬間,就意味著,他已經不是盧浮宮的員工了。

以後再想來這家世界頂級博物館,他也要跟其他遊客一樣,買票入館參觀,而且只能走遊客通道!

離開盧浮宮后,陳宇從後視鏡里再次看了看這家頂級博物館,隨即踩下油門,駕車疾馳而去!

……

吃過午飯,休息片刻之後,陳宇這才來到樓下的古董店,開門營業。

由於是周一,人們都需要上班上學,街道上的行人和車輛相對較少,遠不如剛剛過去的周末熱鬧。

逛古董店的人就更少了,陳宇樂得清閑,獨自享受這段安靜的時光。

他坐在門口內側的一張椅子上,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看書,偶爾上會網,看看有關左岸幣的最新消息,以及各大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的動向。

至於左岸幣的挖礦效率,他已經不再關心!

樓上那三台頂級配置的礦機,現在一小時也挖不到一枚左岸幣,只能說聊勝於無!

現在已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看各大虛擬貨幣交易平台什麼時候上線左岸幣交易了!

到那時,最精彩的大戲才將真正上演!

不知不覺,時間已來到下午三點左右。

「叮!」

門口突然傳來一陣清脆的鈴聲,非常悅耳。

聽到鈴聲,陳宇立刻抬頭看向門口那邊。

與此同時,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白人小子走進了古董店,手裡拎著一個紙袋,表情似乎有些尷尬,頭髮亂糟糟的,不知道多久沒打理過了。

那個傢伙進來之後,並沒有去看擺在貨架上的東西,而是看向陳宇,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看到這種情況,陳宇就合上書站起來,沖那個傢伙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

「下午好,夥計,歡迎光臨思源古董店!我叫雷諾,是這家古董店的老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