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這就是非凡世界!這就是非凡者的特殊能力!

羅莎半蹲在這面穿衣鏡子的旁邊,雙眼牢牢的盯死在穿衣室的房門上,並且將靈性蔓延開來,以此來提防對方可能使用的非凡能力。

「蹬蹬…」腳步聲戛然而止。

羅莎屏住呼吸,她的靈性直覺判斷對方正是剛才那位女子,對方此刻正站在更衣室的門口,沒有輕舉妄動。

「她認為裏面會很危險?嗯,有些序列可能具備危險預知的能力,類似於第六感那種,不愧是神秘世界,非凡能力可真是千奇百怪。」羅莎在心裏想道。

時間靜靜的過去了十幾秒,就在羅莎猜測對方已經不打算進來時,事情再次發生的了轉變。

「砰」

更衣室的大門猛地打開,羅莎感到意外的是,門口空無一人,完全沒有那位長相甜美的女士的人影。

「沒人?」羅莎心底忍不住輕呼道,但隨即她又意識到了一個可能。

對方可能也有隱身的能力!

或者說…她也是刺客途徑的?女巫…卧槽!魔女教派!

她瞳孔微縮,靈性不自覺發生翻騰,頃刻間,她無聲無息的從穿衣鏡前離開,移動到了隔壁的木製座椅旁。

同為女巫這一序列7的非凡者,她一定會猜測我會藏在鏡子周圍,這樣我在陷入危機時就能使用鏡子替身能力,這點對我有利。

嘿嘿,我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羅莎收縮身體,盡量將自己蜷成一團,以免在看不見的情況下不小心觸碰到對方,同時,她在心裏默念起了數字。

「1…2…3…」

羅莎實驗過自身的非凡能力,她的隱身能力最多能生效5分鐘,這還是她本身具有特殊遭遇的情況下。

過了大約兩分鐘,也許是隱身的效果快要消失,對方終於沉不住氣了。

「噗噗。」

房間內猛地泛出漆黑的火焰,它們凝結成團,一共有五朵,就像是無人機一般,不斷的在空中盤旋著。

這些火焰幽邃黑暗,就像是惡魔的火焰,散發着能夠灼燒靈性的力量。

不能近距離觸碰到這些黑色火焰!

羅莎心裏剛冒出這個想法,隨即在腦海中想起了部分記憶,在她的記憶深處,自己也似乎也掌握著這種製造黑色火焰的技巧。

不止如此…一些記憶在腦海里不斷翻湧著,羅莎的腦海里突然多出一些明悟,她似乎還能使用幾種不同的神奇能力。

比如。

她伸出雙手,五指輕勾,做出一個抓取的動作。

「這是…」

正在她恍然之際,一股無形的絲線在空中匯聚起來,它們具備着常人難以看見的能力,而且堅韌無比。

羅莎不自覺的舔了舔嘴唇,她的眼睛突然變得水潤了起來。

無需琢磨,她憑藉本能勾勒起一張足夠籠罩房間的巨網,像是籠罩着水盆里的魚兒一般,在整個房間席捲而過。

「咯吱。」一聲凄厲的布匹撕扯聲傳來,空氣中浮現出幾塊殘缺的布料。

「……」

羅莎沉默片刻,運用靈性的力量,再次在空氣中勾勒出一張巨網,同時,她的腳下浮現出冰塊一樣的晶瑩物體。

「你不是序列7?」空氣中傳來一道疑惑的聲音。

「你認為呢。」羅莎不置可否道。

「嗖」的一聲,只見空氣中的五朵火焰猛地一滯,像是飛蛾撲火一般,朝着她飛速飄來。

羅莎瞳孔一縮,她腳下微微用力,一道晶瑩的不規則的冰牆豎立起來,它渾身佈滿幽藍的尖刺,尖刺的方向像就是在迎合著那些黑焰。

「噗噗」聲連續響起,那些黑焰不斷撞擊在冰牆上,沒有產生效果,很快就像雪花般消失了。

「黑焰似乎只能作用於有靈性,有生命的物體上。」

羅莎的腦海里忽然多出了很多不屬於自身的記憶,漸漸地,她終於感覺到了手中絲狀細線發生了些許變化。

心念一動,她發動靈性的力量,蛛絲像是捕獲獵物一般將它們纏繞起來。

很快,空氣中多出了一個人影,她表層被看不見的絲線所纏繞,像是一個蠶寶寶一樣趴在地上。

從羅莎的視角來看,她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對方白皙的後背,以及光滑的大腿,同時,由於對方的衣物被損壞部分,此刻又是被絲線捆住,所以一時之間竟然呈現出一種擠壓的美感。

「嘶…」羅莎倒吸一口涼氣,忍不住移開視線。「這招好像有點瑟……」

「等等,她好像還沒爺好看啊…就這?就這?就這?」

時間過去了十幾秒,這位被制服的非凡者小姐明顯被羅莎盯的有些發毛,她躊躇不安的說道:「嗨,好久不見,我只是嘗試跟你開個玩笑…」

「我問,你答。」羅莎冷冷的說道。

這位疑似「女巫」的非凡者眼角閃過一絲疑惑,隨即順從的點了點頭。

「姓名」

「特里斯。」

「姓呢?」羅莎加中語氣,手中的絲狀細線也緊繃了幾分,疼的少女開始齜牙咧嘴。

「奇克,奇克!」特里斯連忙喊道。

特里絲.奇克?

羅莎精神一陣恍惚,她感受到了靈性正在飛速流失,暗道一聲不妙,此刻連忙轉移注意力般問道:「我認識特里斯,並且在靈知會裏有過接觸,他明明是一個男人!」

是的,羅莎記憶力的特里斯是一個靦腆,內向的男孩,他的笑容里總是藏着一絲親切的味道。

重點是,他是一個男人!

羅莎曾經教導過他一些神秘學方面的知識,可他後來與魔女教派走的很近,在吞食刺客魔葯后,甚至有嘗試過殺死羅莎的舉動。

這一點,羅莎記得很清楚,她可是很記仇的!

「所以,你在說謊!」羅莎惡狠狠的說道。

特里斯愣了片刻,她看向羅莎的目光充滿扭曲和瘋狂,過了一會,她張了張嘴,然後又像是受到了什麼屈辱一般,索性趴在地上一聲不吭,任憑羅莎如何擺弄威脅也沒反應。

「這是怎麼了……」羅莎一臉懵逼,她不禁做出了一個猜測,「難道她沒有說謊?」

羅莎緩緩將靈知會,魔女教派,刺客,女巫之間的關係梳理的一遍,眼神愈發深邃動人。

「『刺客』『教唆者』『女巫』…我好像懂了。」

「歡愉。」特里斯趴伏的身體動了動,她抬起脖子,勾勒出完美的曲線。她深深的看了眼羅莎,試探的說道:「你已經到達這一序列了嗎?」

羅莎沒有回答,反問道:「哦?你是怎麼肯定這一點的?」

特里斯沉默片刻,咬了咬牙道:「是蛛絲,我知道這項能力,因為我見過一位歡愉魔女,她就在廷根市。」

就在廷根市!

羅莎目光微閃,魔女教派在廷根市居然潛藏着一位序列6的強者?一位歡愉魔女!

羅莎好奇的問道:「她的明面身份是?」

「雪倫夫人,那位霍伊家族男爵的遺孀。」特里斯忽然低下了頭,眼底里閃過一絲扭曲,「我們兩個的魔葯都是從她那裏拿到的,唯一的區別就是我的是正常的魔葯,而你的是被污染過的。」 「御尊三重天!」眾人,臉色一變。

「不錯。」九陰點了點頭,「所以我才說,魔鬼之都十分的兇險,楚秦,要不,現在我們回去,還來得及。」

九陰最後,看向了楚秦。

「我做出的決定,從來不會後悔。」楚秦笑着搖了搖頭,「九陰,只要幫你奪回肉身,你應該能夠恢復個七八成吧。」

「只要拿到肉身,我應該能夠回到御尊三重天的水平。而且,世界魔樹本身的實力,也有御尊三重天的境界,倘若我們兩個聯手,雖然不敢說殺掉魔淵女帝,帶領你們逃出魔鬼之都,不是問題。」九陰說道。

楚秦頓了頓,他擁有一次時空之門的使用機會,倘若直接帶着九陰沖入魔祖血河,的確可以繞過那所謂的魔淵女帝。

但是,如果不成功的話,找不到世界魔樹,他們就很難回來了。

當然,楚秦不會懼怕,他有涅槃重生,更有血色龍尊守護。

然而,過於依賴血色龍尊,不是楚秦的性格。

不過,若是這樣硬闖過去,別說御尊三重天的魔淵女帝,魔鬼之都,必然也隱藏了不少高手,局面會更難打開。

「麗姬,你確定,世界魔樹,就在魔族血河之中嗎?」楚秦問道。

「確定!」麗姬肯定地說道,「青毓剛剛已經說了,魔族血河乃是唯一通道,而我占卜到的位置,剛好,也在魔族血河!」

「九陰,你願意信我一次嗎。」楚秦問道。

「信!」九陰,不假思索道。

「好,我有辦法,從魔鬼之都外面,直接進入魔族血河。」楚秦說道,「但是,我沒有辦法,直接再離開那裏。或許,我們只能夠在六靈玉丸失效,或者被魔淵女帝發現之前,離開魔族血河。」

「什麼辦法?」眾人,皆是一驚道。

「倘若,能夠進入魔族血河我們的勝算會很大。」九陰思索片刻說道,「但是同樣,我們的風險也會極大,我是無所謂了,大不了,再化作一團虛無,只是楚秦,你?」

「我不會有事的!」楚秦,肯定地說道。

「那好,就這樣,我帶着九陰,直接進入魔族血河,青毓,麗姬,天雍,東兒你們所有人,在魔鬼之都外面,等着我們!」楚秦說道。

「我也要去!」這時,青毓和麗姬,同時說道。

「我有青光琉璃罩,關鍵時刻,或許能夠派的用場!」青毓說道。

「楚秦,忘了跟你說了,魔祖血河很大,沒有我,你能夠找到世界魔樹的位置嗎?」麗姬,也說道。

楚秦沉默了少許,接着看向了青龍,「青兒,天雍,那你們都不能去了,你們就在魔鬼之都,或者,乾脆回天雍谷,等我們吧。」

「不要!」青龍立刻回道,「我們就在魔鬼之都外面等你吧。」

「嗯嗯!」其他眾女,皆是異口同聲道。她們的實力尚弱,這個時候,不會給楚秦添麻煩,但是,她們也要陪伴着楚秦。

「那好吧,我留下兩道分身!」楚秦,立刻說道,「你們一定要藏好位置,別讓自己陷入危險。」

「放心吧,楚秦,我們又不是小孩子!」鳳凰始帝說道。

「反倒是你,楚秦,一定要平安啊!」曦娥說道。

「嗯,我會的!」楚秦,肯定地說道,「你們不必擔心我。」

語罷,楚秦和眾女擁抱一會,直接留下了兩道分身,旋即動用時空之門,打了一個響指,帶着青毓,九陰,麗姬直接離開了原地!

下一秒,楚秦他們,已經是在一片奇異的空間之中出現。

此處,一片火紅之色,彷彿來到了岩漿世界一般。

而四周的石壁,也都是火紅色的岩漿石壁。

「這裏是哪?」麗姬,微微一驚道。

「魔祖血河!」九陰看着他們的下方說道。

麗姬看着下方,果然,在他們的下面兩千米的位置,流動着滾燙的血紅色火焰,乍看之下,還以為是流動的血河。

但,仔細一看,那不是血,而且一種血色熔漿!

血色熔漿極多,這哪裏是河?

簡直是一片熔漿之海!

而楚秦他們,位於血色熔漿上面的一根兩千米高的石柱上。

「我們真的進入魔祖血河了!」青毓微微一驚道,「楚秦,你是怎麼在諸多限制之中,直接進入此地的。」青毓,驚訝地看着楚秦。

九陰也懵了。

魔鬼之都的限制,她是見識過的,當初她都不能直接越過魔鬼之都,甚至是魔鬼裂谷外面的防禦。

而楚秦,竟然直接來到了魔祖血河!

「都說了,山人自有妙計。」楚秦輕然一笑道,「不過,我們現在,已經沒有辦法直接返回了。需要儘快,找到世界魔樹,拿到九陰的肉身,否則,我們很難走出去了。」

「麗姬,你看看,這世界魔樹的位置在哪!」楚秦,看向了麗姬。

「嗯!」麗姬點了點頭,手掌一伸,憑空出現一座靈巧精緻,佈滿無數文字的羅盤。

旋即,麗姬的意念一動,羅盤之中的指針,開始飛速地運轉起來。

「奇怪了!」麗姬看着搖擺不定,黛眉一蹙道。

「怎麼了?」楚秦,九陰和青毓問道。

「楚秦,這裏似乎有某種干擾,我的占卜神力,似乎不管用了!」麗姬,咬了咬紅唇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