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本來是需要一小段時間的載入的,但有強大的遊戲編輯器進行優化,只要玩家的電腦配置過得去,載入的時間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卧槽!這開場牛蛙!」

「只要接下來能夠玩到的內容跟CG差不多,我就吹爆這款遊戲。」

「你忘了《古墓麗影·崛起》嗎?我覺得應該沒問題。」

「苟賊的遊戲還是穩啊!」

「果然,開機甲才是男人的浪漫啊!」

遊戲中,庫珀正在一個模擬倉中進行訓練,這裏其實是通過互動的方式,給玩家調整設置的。

每一名玩家玩遊戲的習慣都不同,這裏的調整就是讓玩家能夠以最舒服的鍵位,或者是姿勢,享受遊戲帶給他們的快樂。

調整過後,就是新手教程了,鐵馭以教官的身份正在指導庫珀訓練,同時也在教會玩家怎麼操作。

奔跑、跳躍、滑行、蹬牆、二段跳。

然後是射擊訓練,看着琳琅滿目的槍械,狸頭人一時間不知道該選哪一把槍好。

「哇!這裏簡直能逼死選擇困難症的玩家。」狸頭人開口說。

「一把把試吧!還能咋的?」

「其實我更想拔出那把巨劍,拔出來我將成為新的王!」

「前面的,你串戲了喂!」

「還是《守望先鋒》好,武器固定,不用煩惱選什麼武器好。」

在靶場把射擊手感調整到最佳后,庫珀就來到訓練場,在更複雜的場地里熟悉各種各樣的操作。

「哇!我發現這遊戲的射擊手感不是一般的好!」雖然只是剛剛開始,但是狸頭人玩過的FPS遊戲也不少,很快就感受到遊戲的亮點之一。

「真的有這麼絲滑嗎?」

「這有什麼?苟賊又不是沒做過FPS遊戲,把射擊手感拉滿很難嗎?」

「或許不難,但肯定需要用心才能達到這效果。」狸頭人開口道。

「確實。苟賊的遊戲在玩法方面還是很良心的。」

「所以這遊戲一發售我就買了,等看完狸頭人直播就去玩。」

訓練場中的教程是有成就可以拿的,比如放在某處的鐵馭頭盔,還有爭取殺入競速排行榜的前三名。

這裏的前三名並不是其他的玩家,而是預設好的時間,並且前三名都有幻影可以給玩家查看,讓玩家知道前三名是怎麼打出這個成績的。

技術好的玩家愛只要跟着幻影好好練習,是很有可能拿到這個高難度的成就的。

至於技術不好的玩家,還是玩遊戲吧!這成就本來就不是為他們準備的。

順帶一提,訓練場也是有難度劃分的,不過需要把時間壓縮到56秒以內,才能開啟下一個難度。

結束了射擊訓練后,接下來就是架勢泰坦的訓練,但庫珀呼叫的泰坦剛剛出現,虛擬倉就因為能量過低而關閉了,不用猜都知道,有大事發生了。 無數的空間摺疊在一起,踏入一步,便有可能踏入的是某個小型人造空間……如果沒有密匙……就有可能一直迷失在裡面,哪怕僥倖走出來,或者憑藉蠻力破開了這個空間,但你面對的,還有數不清的空間……

真就是那種,一步踏錯,可能步步踏錯的地方。即便是紅·耀·石這樣握著通行密匙的本族人,要一步不錯的進出信息中心,也要萬分的小心、謹慎。

……

此時此刻,眼睜睜看著龍傲天的身形消失,再次出現……這一幕,對紅·耀·石與其他幾個紅眼睛造成的心靈衝擊極大,紅·耀·石整個人都差點混亂了。它極力穩住心神,對身後的幾位下屬說:「你們幾位留在原地待命,一有情況,我會馬上通知你們。」

幾個紅眼睛恭敬的應道:「是。」

紅·耀·石站在門前,它沒有馬上邁進去,而是主動聯繫了首領紅·紅·石,並將這裡發生的一切,悉數告知。

圓盤之上,紅·紅·石周身圍繞著更多的管線,這些管線,密密麻麻的,通過圓盤與它的身體連接起來,裡面流動著的五顏六色的液體,速度也比之前加快了些。

看到這一幕,紅·耀·石心頭一松,首領合成命線的進度,一切都按著計劃發展,暫時沒有出現什麼意外的情況,只要堅持的時間足夠久,且汲取魂力的數值達到要求后,定然會成功的。

所以,此時最關鍵的便是防止意外發生,一切的意外。

龍傲天就是一個不安定的意外因素。

另外,青一族那邊,也可能會突然帶來麻煩。

……

紅·耀·石緊緊盯著首領,它也知道首領正在認真傾聽自己的報告,便接著道:「首領,情況就是這樣,我們已經順利採集了龍傲天的身體各項數值,但她的精神世界防備森嚴,暫時無法窺探真實。」

紅·紅·石聞言,沉吟一番,道:「她已經進入到信息處理中心了?」

「是的。」紅·耀·石偷偷瞥了一下被層層包裹的首領,道:「但是她輕而易舉的進去了。」

紅·紅·石:「什麼?」

紅·耀·石努力忍著內心的緊張,接著道:「她還輕而易舉的走出來了。」

紅·紅·石一聽,臉當場黑了:「你搞錯了吧?」

紅·耀·石自己沒有開口,就將視頻展示出來,說:「首領,你看——龍傲天剛才就是這樣走進去,又走出來的。」

真的。

它真的什麼都沒有來得及做,也什麼都沒有來得及說,龍傲天自己就走進去又出來了……

它……

真的不是它……不是它無能啊!

紅·紅·石看完之後,深吸一口氣,道:「不必驚慌,只要她進去了,那麼就在我們的掌控中了!」

只是——

嘴上讓下屬不要驚慌,紅·紅·石自己的身體卻一直微微顫動著,顯然短時間靜不下來。

紅·耀·石此時看不到首領的狀態,聽首領一句話,頓時也安下心來,它笑了笑,說:「我也是這麼想的,只要龍傲天進入了門後面,那麼就處於我們的掌控內了,到時候我們讓她生就生,讓她死就死……我就不信這樣了,她還敢不老老實實的任由我們擺布?」

紅·紅·石沉著臉,道:「加派一隻隊伍去搜捕龍傲天的同類,一旦抓住,不要猶豫,全部關押起來。」

萬一龍傲天不聽話,抓捕到她的同類,就真正的有了威脅她的籌碼。

紅·耀·石點頭,道:「是。」

紅·紅·石的臉色簡直黑透了,它覺得自己自從遇到龍傲天後,就特別的不順,無論幹什麼,都要出幺蛾子,本來的勝券在握,都會出現偏差,結果便宜了別人。

捕捉那頭牛時,要不是龍傲天等人,它早就抓住了牛,然後提早進行命線合成了。

哪像現在?匆匆忙忙進行命線合成,結果總感覺差一步,還始終邁不出去。

紅·紅·石覺得有點煩躁,它挪動了一下身體,就在這時,無數的管線發出一陣陣顫動,嚇得紅·紅·石什麼也不敢做了,繼續板著臉,保持著端正的姿態,說:「迅速想辦法讓龍傲天交出剩下的命線信息來,再晚,我擔心時間來不及。」

那根與青一族魂池連接的管線,此時時斷時續……且流速也越來越低了,眼看著就要有徹底合閉的危險,紅·紅·石怎麼能不急?

此時,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從龍傲天的手裡弄出命線信息來!

紅·紅·沉著臉,道:「如果她實在不配合,那就直接解決掉。」

縱然它得不到剩餘的命線信息,它也絕對不能讓龍傲天以此拿來要挾自己,且,也絕對不會讓青·綠·石有機會將命線信息奪回去。

所以——

龍傲天最好識相點,否則,她就只好死掉吧。

紅·耀·石聽出了首領的弦外之音,神色一凜,道:「首領,你放心,我一定會儘早套出剩餘的命線信息來。」

「嗯。」紅·紅·石陰沉著一張臉,道:「你與我的通訊隨時開啟,必要時候,我會自己出手。」

紅·耀·石聞言,心中一驚,旋即點頭:「是。」

話音一落,紅·紅·石就關閉了聯繫,紅·耀·石低頭一看,發現首領只是單方面切斷了它那邊的畫面,與自己的聯繫還在,也就是說——只要首領想,它隨時都可以與自己這邊通話。

甚至,首領可以通過精神線與魂池的聯繫,直接侵入到信息處理中心的這裡來抹殺掉龍傲天的精神線!

首領完全可以做到。

對此,紅·耀·石一點也沒有懷疑過首領的能力。

與單槍匹馬的龍傲天對上,無論怎麼看,勝利的天秤都在自己這一方。

那麼——

自己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紅·耀·石一雙深紅的眸子,緊緊盯著眼前的這扇門,門內,黑漆漆一片,深不見底,龍傲天進去之後,就沒有再走出來過了。

距她進去,已經過去了3分鐘。

紅·耀·石沒有再猶豫,抬腳,便邁步走了進去。

下一秒,站在門外的紅眼睛們,就看到它的身影瞬息之間,就消失無蹤。 聽到宗政景曜的話顧知鳶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其實王爺也覺得好吃對不對,我做了很多,準備送去給哥哥他們嘗一下,給他們加油打氣,您這個可是不一樣的,獨一份呢。」

宗政景曜一聽,準備去端盤子的手收了回來,一摔袖子,轉頭往外面看。

顧知鳶:?

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變了臉色了,這個人也太奇怪了吧!

「王爺,您不吃了么?」顧知鳶皺了皺眉頭。

「沒胃口。」

「哎。」顧知鳶嘆了一口氣說道:「白瞎我一大早就起來做的這麼精緻……」

「對了,王爺。」顧知鳶轉頭看着宗政景曜說道:「有個事情,宋含雪想給我哥哥送點吃的,您就應允了唄。」

宗政景曜:……

顧知鳶將宗政景曜不說話連忙說道:「王爺不說話,我就當您是答應了。」

宗政景曜:……

馬車一到軍營門口,顧知鳶就跳下了馬車,宋含雪和自己的丫鬟拎着食盒已經在門口等待了,笑着說道:「你怎麼來的這麼早啊?」

「速來聽聞王爺很早就出門了,怕晚了趕不上。」宋含雪說。

這個時候宗政景曜從馬車裏面走了出來,徑直離開了。

「王爺怎麼不高興的模樣,他是不是不想要我進去啊?」當下,宋含雪一臉擔憂地說道:「如果王爺不想要我進去,我就不去了。」

「沒事。」顧知鳶笑了起來,牽着宋含雪的手說道:「走吧,走吧,王爺才不會不要你進去的。」

「銀塵,搬上東西快跟上來。」

「是。」

此時剛剛做完晨練,正是休息的時候,顧知鳶笑了喊道:「哥哥,你看誰來了。」

「宋小姐?」看到宋含雪,顧蒼然的臉上寫滿了笑意,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說道:「你怎麼親自來了。」

「這軍營之中的飯菜想必都十分的簡單,我給顧大哥做了些菜來,您嘗嘗。」宋含雪紅著臉說道。

「喲~」

「顧將軍好福氣啊。」

……

頓時眾人們起鬨了起來,一個個的嬉皮笑臉的,弄得宋含雪的臉更加的紅,更加的不好意思了,她低頭揪著自己的衣擺,一張臉紅的能滴出血來。

「去去去。」顧蒼然連忙驅趕開那些起鬨的人來,不好意思地看着宋含雪:「這怎麼好意思呢?」

「咳咳。」顧知鳶突然覺得自己站在宋含雪的身邊有點多餘,她揮了揮手說道:「我準備了甜品給大家吃,來,大家都有份啊,都有份,嘗嘗。」

銀塵將盒子打開,一瞬間,士兵們蜂擁而至,不一會兒就將籃子裏面的小蛋糕拿完了,一個個的吃的津津有味的。

「王妃,這是什麼糕點啊,好別緻啊,我從來沒有見過。」 深淵之門?

花錦明看著新領悟的技能,心中感慨萬千,欲哭無淚。終於,他可以擺脫必須死亡才能回深淵的腦殘設定了。

很久以前他就一直在納悶。自己身為南天王,有家不能回,這麼設定確定不是為難他嘛。

畢竟,死亡對於他而言是一種奢侈。

領悟了新技能后,花錦明對這該死的儀式總算有了絲好感。

赫爾歌德長老給了他一條新指示,回深淵,去詢問另一位大佬,叫什麼厄爾嘉森。德高望重、博學多識的火鱗妖大祭司。

回深淵怎麼回呢,使用新學的深淵之門技能。

需要100個生命之塵,1個空間裂隙石,1個黑暗破滅精華。

生命之塵,花錦明有,很充裕。

他唯獨缺少的是後面兩個。正好,赫爾歌德長老他們知道上哪弄,幾個人前仆後繼的說了一大堆,最後甩了一籮筐的任務給花錦明,又把他安排得明明白白。

任務提示,花錦明需要深入亡靈營地,從巫妖身上收集黑暗精華,然後摧毀它,便有機會獲得黑暗破滅精華。總之就是很看人品。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