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進了自己的靈質空間其實就是進了自己的胃,

誰來找茬都是一個死字,

哪怕無限都搞不贏自己。

可惜這種想法只在夢裏出現過,

自己能做的也就是開發出了貪食之口而已。

只不過沒想到所謂的博麗大結界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倒是讓王玥有些震驚,

「請詳細跟我說說。」

王玥認真的看着覺,

並且掏出一早就準備好的偵探放在覺面前,

「這是交易的報酬,我想知道這個空間所有的事情。」

7017k 青州邊塞長城外,是蒼涼浩瀚的大荒,群山萬壑與天相連。

可在視線中。

僅有的一片谷底平原上。

有一座巍峨的古城矗立在大荒之中。

這是不滅神城。

佔地遼闊,縱橫十萬里有餘,登上山巔眺望,隱約可見城中有大帝道紋閃爍,吸引大荒靈氣倒灌城中,讓這座城的上方虛空靈氣洶湧,形成了氤氳彩色祥雲。

美輪美奐。

無論是人族,凶物,詭怪,這一刻都激動莫名。

「就算入不了不滅神山道場,在這座神城裡修鍊,一樣可以讓我等修為突飛猛進。」

「這座神城,也算是大帝道場了!」

「我們屎殼郎一族,要是能在這座神城裡滾糞球,一定會滾出一個燦爛的未來…..」

眾多生靈都在感慨,卻被最後一句話給震得紛紛側目。

原來。

那果真是一個屎殼郎,但通體如白銀澆鑄,渾身閃耀著金屬光澤,足有三米高大,人立而起,眸光如銀月彎鉤,滿是狠戾之色。

隔著很遠,眾人就能感覺到這隻屎殼郎身上的凶煞之氣。

「小心點,別惹它!」

「這是從大荒深處跑出來的蜣螂族的老祖,活了幾千年了,凶得很,我親眼見到它為了趕速度,一爪子就將一座萬丈高山給打成了齏粉…..」

有老一輩高手低聲提醒,眾人色變,急忙離遠了一些。

也有人目露不屑之色。

不就是一隻滾糞球的屎殼郎嗎?能有多強。

「屎殼郎,只是眾人口裡的俗稱,有時候也被叫做推車客、黑牛兒,鐵甲將軍、夜遊將軍。」

「這一族真正的名字,叫做蜣螂族。」

「上古九大蟲族中,蜣螂族是唯一曾經出過大帝的蟲族。」

「它們以力證道,天生神力,比以力著稱的天角蟻族和獨角仙族都要可怕的多。」

又一位自東海之畔來的老前輩說道。

他臉上畫著各種蟲蚊圖案,眼神閃爍毒蛇一樣的冷光,是一位罕見的修鍊蠱蟲的高手。

眾人對他急忙行禮。

同時,對那隻通體銀白的屎殼郎老祖也一陣敬畏,不敢過多靠近。

「嘩~」

虛空,忽然有一股颶風刮過。

緊接著。

一座如上古年代的巍峨神山,在萬丈虛空顯化。

眾人急忙抬頭望天。

不由獃滯。

那是一座紫色神山,山體極大,幾乎籠罩了整個青州,被混沌之氣托著,若隱若現,紫光閃耀,看不見頂,威嚴而肅穆,浩蕩著大帝氣機,讓人不由心中敬畏。

「這就是不滅大帝的道場,不滅神山嗎?」

「太威嚴了,太神聖了,光是看這座山,就能想象不滅大帝的無敵之姿了。」

「不滅神山,我們屎殼郎一族,一定要在這座山上滾糞球……」

谷底平原外的山脈上,無數生靈都在激動喧嘩。

就在這時。

一道威嚴的聲音,從不滅神山上傳遍四方……

「本座不滅大帝,歡迎各位前來,不滅神山乃本座大帝道場,道場招收百億生靈,不限種族,不論過往,不問修為。」

「招收條件:只要能通過天梯,便可自動成為不滅神山道場弟子。」

「三日後,天梯降臨,招收正式開始。」

「此次通過天梯的前百名,可成為本帝記名弟子,賜予神秘大禮包一份。」

「前十名,可直接成為本帝親傳弟子,賜予上古體修之法,神秘大禮包三份。」

「前三名,可得本帝親自逆天改命,奠定大帝之姿,帶其登臨帝位!」

最後這三句話已落下,整個青州都沸騰了。

無數生靈激動的嗷嗷大叫。

一些凶物和詭怪更是仰天長嘯,煞氣衝天。

無論是神秘大禮包,還是上古體修之法,或是逆天改命,奠定大帝之姿,都讓無數人眼睛發紅,雞兒發紫。

更別說,前三名還要被不滅大帝帶著登臨帝位。

一瞬間。

各地都有一些可怕的氣息波動傳出,其中,竟然不乏准帝級的氣機。

這讓無數生靈變色。

不滅大帝道場招收弟子門人,竟然連准帝也被吸引來了嗎?!

但是,一些強大的種族或勢力高深的修鍊者,並無懼怕,反而戰意高昂,這又不是捉對廝殺,而是登天梯。

「不滅大帝的天梯,肯定不一般,不是你實力強,就一定可以登上去的。」

「對,我猜測,這天梯肯定包含了各種危險和考核,否則有準帝在,都不用爭奪前幾名了。」

「拭目以待吧,等三日後,就知道了。」

眾人進入了不滅神山下方的不滅神城,修整等待。

不滅神城裡,有楊恆的大帝氣韻瀰漫,還有殘留的獸祖的帝紋,到處都是道音,走一步都能感受到道的玄妙,讓人極為容易悟道。

各族生靈都感到震撼和不可思議。

街道上,有獸人死士穿著鐵甲戰衣,手持白骨大棒,來回巡邏,眸光兇狠的維持秩序。

「不滅神城,禁制爭鬥,違令者殺無赦!」

獸人死士邊走邊大聲傳音。

然而。

很多人都沒在意。

因為這些巡邏的獸人死士,修為層次不齊,竟然還有法相境。

有一位聖人依仗強大的實力在街上出手,爭奪一個晚輩的寶物,一個法相境的獸人死士看到了,拿起腰間令牌,對著那個聖人一揮。

只見地面上大帝道紋一卷,那位聖人就慘叫一聲,立刻化為了一顆血丹,被那獸人撿起一口吞下,實力大漲。

「歡迎諸位在不滅神城爭鬥,這樣,我就能突破到聖人了!」

獸人死士舔了舔嘴唇,意猶未盡的陰惻惻的笑著,凶厲的眸光讓人不寒而慄,轉身繼續巡邏去了。

很快。

這件事傳開了,而且又有人被大帝道紋擊殺,化為血丹,瞬間讓所有進城的凶物和詭怪都嚇得兩股戰戰,不敢再在城中打鬥。

有仇有怨者,都去了城外廝殺。

而且。

那一批人族死士,無孔不入,穿著便衣行走大街小巷,也在維持秩序,讓不滅神城的更加有序。

不滅神城裡,寬闊交錯的街道,各色各樣的古老建築、雄偉的大殿和亭台樓閣,非常讓人舒適。

茶樓酒肆早已被全部出租,沒有一個空店。

有的是人族修鍊者開店,有的是凶物開店,也有的是詭怪開店…..看起來似乎烏煙瘴氣,什麼種族都有,然而,大家都很講秩序。

人,是文明人,凶物,是不吃人的凶物,詭怪,也是笑盈盈的詭怪。

但凡不聽話的,都已經化成了血丹,被巡邏的獸人死士或人族便衣死士吞噬了。

而這時候。

一間叫做迎客來的酒樓,也無聲息的開業了,很低調,卻不限制種族,誰都可以進來飲酒吃飯。

一時間,名聲大噪,成為了不滅神城第一大酒樓。

而他幕後的老闆,卻始終是一個謎,從未現身人前。

時間快如流水。

三天很快過去了,大荒各地的其他各族修鍊者,能來的基本都來了,沒來的也死在半路上了。

這裡是大荒,路途很是危險,半路失蹤或死掉,很正常。

「天梯降臨,不滅神山道場招收弟子門人,現在開始——!」

威嚴的聲音,從虛空的紫色神山傳向四方。

而後。

無數人就震撼的看到,從萬丈虛空的神山上,垂落了十道紫色天梯,傾斜而下,一頭連著混沌雲霧中的不滅神山,一頭垂落大荒。

天梯寬萬丈,有台階,綿延而上,瀰漫大帝道紋,流轉神秘的法則氣息,還有一股攝人心魄的威嚴,讓人望之而敬畏。

無數生靈圍在天梯前面,激動又興奮,眼中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在他們眼裡,這十道天梯,不僅僅是天梯,而是通往強者的無敵路。

過了,就是名震大荒的不滅大帝的道場門人弟子,從此受大帝庇護,可作威作福。

不過,則繼續在險惡的大荒里掙扎,直到老死,或被大荒里的凶物吃掉。

「吼!」

陡然。

有生靈大吼一聲,第一個沖了上去。

那是一頭白色巨虎,身高百丈,渾身散發著恐怖的煞氣,修為波動在聖人境,身形就像一座山似的,化作一道白光,衝上了十道天梯中的一個。

它的速度很快。

眨眼間,就到了百米之外。

可陡然。

它一聲慘嚎,從天梯上墜落下來,重傷萎靡,眼中滿是驚恐之色,一幅傻了的樣子,嘴裡喃喃自語著:「爹,不要打我,我要吃奶,我要吃奶……」

其他生靈看到了這一幕,不由色變。

大家看向天梯的目光,都變得惶恐和害怕,不知道這頭強大的白色巨虎在天梯上遇到了什麼可怕的事,竟然傻了一樣,嚷著要吃奶。

但更多的生靈無所畏懼,發起了衝鋒。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