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巨響傳遍九天十地,靈界幾人的身影在巨掌之下,重新恢復到本體的模樣,身影倒飛出去,銀甲支離破碎,一個個皆是命懸一線。

蠻天三人咂舌,神情呆若木雞。

慶幸他們沒有選擇先和楚帝一戰。

這時。

劍九君沉聲道:「傳令下去,神閣所有人不得找楚帝的麻煩,否則殺無赦。」

蠻天道:「當日他穿過葬天谷,我們就應該知道,此子實力已經逆天,葬神都不是他的對手,足以表明他的恐怖。」

凌蒼穹點頭,「的確很強,只是沒有想到,他會強大到如此程度。」

就在三人震撼之際,楚帝身影暴掠向前,帝劍出現在他手中,下一秒,一道劍光飛出。

嗤。

一劍橫貫九天,切割在靈界幾人身上,隨著劍光劃過,他們的腦袋飛了出去。

劍虛境?

劍九君驚呼一聲,突然有種這麼多年,自己所修鍊的一切都是假的。

他窮其一生想要達到的層次,楚帝卻在這個年齡已經做到。

三人震撼無比,心下不禁懷疑,楚帝真的是而立之年?

可他的根骨是不會騙人的。

三人感覺他們這一生都白活了,與楚帝相比將有一股自慚形穢的感覺。

震撼。

無比的震撼。

三人身影一閃行,出現在楚帝身邊,神情恭敬無比,劍九君沉聲道:「靈界此番損失慘重,他們肯定會捲土重來。」

楚帝道:「那是你們的事情,朕打算放棄神墟城了。」

聞聲。

劍九君三人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要是楚帝現在撤走,靈界會不會將怒火發泄在神閣身上。

要真是如此,以靈戒展現的實力來看,神閣根本無法阻擋他們。

三人目光匯聚在楚帝身上,劍九君道:「楚帝現在撤走,靈界強者必將逐一擊破,到時候楚國和神閣一樣,將會遭受滅頂之災。」

「靈界的恐怖,遠非你想想的那麼簡單。」

楚帝道:「你們是向讓朕留下來,既然這樣,是不是應該拿出點誠意來。」

其實。

眼下神墟城大半疆域已經在楚國手中,即便是楚帝現在向神閣出手,也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將他們擊敗。

徹底一統神墟城。

不過。

楚帝沒有這麼做。

他之所以選擇離開,就是要讓神閣有壓力,現在神閣眾人已經沉浸在恐懼中,只要他稍微添把火,他們別無選擇,臣服於楚國是他們唯一的機會。

沉默一瞬。

劍九君道:「楚帝如何才能留下來,據老夫所知,神墟城現在大半疆域已經落入楚國手中,難道楚帝願意放棄這一切?」

「如果楚帝選擇留下,老夫願意將神城內的混沌之氣,交給楚帝共享。」

資源共享?

其實。

讓朕留下也很簡單。

交出混沌之氣,只是其一。

另外,爾等必須臣服於朕。

楚帝看著三人,緩緩開口說道。

三人微微怔了下。

陷入沉默之中。

楚帝提出的要求,讓他們非常為難。

臣服於楚帝,他們將成為天下的笑柄。

神閣掌控各域諸多勢力,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現在如果選擇臣服,他們無疑是自降身份。

見三人露出為難之色,楚帝緩緩開口道:「靈界是真的很強啊,朕都有點忌憚,你們也可以選擇不臣服。」

說著。

他頓了頓,繼續道:「本來朕還想著提升下你們的實力,如此我們一起干,即便是靈界,楚國也毫不畏懼,現在看來朕還是走吧。」

「放棄神墟疆域,總比丟了性命強。」

聲音落下。

楚帝轉身就準備離開。

劍九君三人連忙道:「楚帝,等等!」 兩個人躺在床上。

蘇小荷原本以為換了個環境,又與一個男人同床共枕了,她一定會睡不着的。

沒想到,齊墨川一熄燈,將她摟在懷裏,她靠着靠着,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

齊墨川身上的氣息彷彿能催眠一樣。

醒來,已經很晚了。

蘇小荷迷糊的看着陌生的卧室,好半天才意識回歸,才終於想起來昨天發生的一切。

她結婚了。

她成了齊墨川的妻子了。

再看身邊,空空如也。

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

天,昊昊要去聖哲。

蘇小荷跳下了床,衝出卧室推開了隔壁的兒童房,蘇天昊早就離開了。

一定是齊墨川送孩子去的聖哲。

想到他昨晚胃疼,蘇小荷不放心了。

生病了還一大早就起來替她送昊昊,倒是她這個當媽的,一直睡到現在。

看看手機,齊墨川居然關了她的手機鬧鐘,怪不得她醒不過來。

想了想,蘇小荷還是撥通了齊墨川的手機號碼。

此時,齊墨川正在齊氏的會議室里。

齊氏高管每周一的例會。

齊墨川從來都是親歷親為,親自主持會議。

他正在聽取一個高管的工作彙報,手機就響了起來。

習慣性的就要去掛斷。

雖然手機已經靜音,也要掛斷。

不然手機屏幕的閃動,對於會議也是一個影響。

在這些小細節上,齊墨川從來都是以身作則,從他做起。

然,當指尖才要摁斷的時候,倏而就輕輕一移,隨即接起,「喂,什麼事?」

會議室里正在彙報的高管一下子愣住,其它人也是不約而同的同時看向了齊墨川。

總裁從來不會在會議上接電話的。

哪怕是老爺子打過來,也不給面子的從來不接的。

但是現在,總裁不止是接了起來,這接電話的時候,唇角居然勾起了淺淺的笑意。

一定是蘇小荷。

能讓總裁從冰山臉轉而笑開的人,他們現在能想到的只有蘇小荷了。

最近大到報紙雜誌,小到網上論壇,到處都在傳說總裁與蘇小荷同居了。

不過也只是聽說而已,每個人都想問,卻一個人也不敢去問齊墨川。

會議室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了齊墨川磁性的嗓音。

「齊墨川,你在上班嗎?」手機那端,蘇小荷問。

「嗯。」齊墨川低低應,就在眾目睽睽下優雅的起身,走出了會議室。

身後,是無數道緊緊追隨着的目光。

都恨不得跟上去聽聽總裁與蘇小荷在聊什麼說什麼,可是他們不敢。

齊墨川是他們的BOSS,他有特權。

他們只有默默的等齊墨川回來的份。

「胃還疼嗎?」聽到齊墨川說他在公司,蘇小荷心疼了。

生病了還要正常上班,還要替她送昊昊,不得不說,齊墨川算是新好男人的典範了。

然後,他還是Z國的首富,高富帥他佔全了不說,好象還是個好老公。

雖然,她還有點不習慣他是她老公的身份,但是,他現在的確是她老公了。

「不疼。」齊墨川站在走廊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車水馬龍,天高氣爽,這是一個艷陽天。

也讓人的心情格外的好。

「中午吃什麼?」想到齊墨川胃才好些,蘇小荷覺得齊墨川的胃這幾天要好好的養一養,不能亂吃,所以,一定要關心一下。

齊墨川心思一轉,「中午要加班,叫的外賣。」其實事實真相是,他從來不吃外賣那麼沒營養的黑作坊做出來的食物。

他其實是想吃蘇小荷送過來的午餐。

蘇小荷上午沒課,他知道。

所以,早起醒來就關了她的手機鬧鐘,就想她多睡一會。

「別,那東西不營養,我來煮吧,煮點養胃的給你送過去,對了,你說要列給我的你不愛吃的食材的清單呢?」蘇小荷一聽齊墨川要吃外賣,哪裏能同意。

她要親自下廚,親自煮給他吃。

都說要留住一個男人的心,首先要留住男人的胃,她就先從他的胃抓起。

總不能一直是她偷偷愛他,而他不愛她吧。

剃頭挑子一頭熱,多沒意思。

所以,她必須要努力了,努力讓他愛上她。

「在客廳的茶几上。」齊墨川微微笑,他早起離開的時候就想到了,所以,抽時間就列了出來。

果然,很有先見之明。

蘇小荷看看時間,再不煮來不及了,「好了,你等我,我得先去買菜,可能要晚一點。」

「不用買,早上已經送過來了。」早上他就是想她中午煮了給他送到公司去,不過,早就猜到她會起得很晚,所以,出門的時候就命人去買了各種各樣的食材,然後悄悄的送進了別墅。

「是嗎?我下去看看,煮了就給你送過去。」蘇小荷掛斷了電話,風風火火的下樓煮飯了。

廚房裏,不止是冰箱裏有食材,還有不知道什麼時候準備好的保溫盒,全新的,標籤還沒撕下來呢。

蘇小荷緊盯着那個保溫盒,突然間就有一種被齊墨川給套路了的感覺。

雖然是她提議要給齊墨川送午餐的,但是,齊墨川好象早就猜到了似的,居然早就備好了食材不說,甚至還備好了保溫盒。

好吧,就算是他算計了她她也樂意。

她沒救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