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韓星辰一怔,看著韓筱夜低頭認真尋找資料的樣子,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他也走到她身邊,幫她一起找起來。

眾人見狀,也加入了他們。

研究所裡面最多的兩樣東西,一樣是藥品,另一樣就是資料。眾人找了許久,也沒找到解毒的信息。

終於,韓筱夜嘆了一口氣,疲憊地坐在地上。

忽然,一本藍色的小冊子掉在地上,落在韓筱夜面前。

韓筱夜抬了抬頭。

是從書架頂上落下來的吧?

她撿起了藍色小冊子,隨意地翻閱起來。

剛翻了幾頁,忽然楞住了。

藍色小冊子上的幾行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韓筱夜忽然出聲:「你們快來看!」

眾人聽到韓筱夜的聲音,都湊了過來,把目光聚集在藍色小冊子上。

韓星辰「咦」了一聲:「這本小冊子上面記載的好像是狄茜的日記?!」

韓筱夜應了一聲,說:「沒錯!這裡面記的正是狄茜的日記!」

路遙不明所以:「可是,這和解除水源里的毒性有什麼關係?」

韓筱夜翻到中間一頁,指著最後幾行字,說:「你們看這裡!這裡提到狄茜有一個師父,她的解毒本事都是他教的!」

韓星辰仔細讀了讀那幾行字,眼中露出一絲喜悅:「這就是說,如果我們能找到狄茜的師父,或許就有辦法解除水源里的毒性了!」

韓筱夜眼中也露出一絲喜悅,又繼續讀下去。

果然,在藍色小冊子的最後一頁找到了一個通訊地址,地址在霍爾果斯高原的邊緣的山脈里。

韓筱夜握緊了藍色小冊子,站了起來:「我想,這就是狄茜的師父的住址了!我們不能再耽誤了!我現在就要啟程去找他!」

韓星辰按住韓筱夜的肩頭,默默地看著她,沒有說話。

韓筱夜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哥,你和瑪麗娜、里約留在這裡吧!你們三個人可以照顧已經喝了被污染的水源的人,也可以安撫大家都情緒!我們兵分兩路,我、傑克和路遙立刻啟程去找狄茜的師父,希望可以把他請到這裡來!」

韓星辰默默地又看了一眼韓筱夜,眼裡露出一絲欣慰:「筱夜,你也學會指揮別人了!看來,你是真的長大了!」

韓筱夜一怔,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哥,我也只是想著兵分兩路可能會比較好,才這麼提議!」

韓星辰的笑容又明朗一分:「好吧!那我們就聽你一次!」他看了看傑克和路遙:「你們三個儘快啟程吧!不要耽擱!」

傑克和路遙互看了一眼,一起看向韓筱夜。

正是:

華燈初上夜未央

晚風吹拂淡香飄

星辰無光暗處藏

一顆初心怎安放。 顧玉豪背着一背簍滿滿的紅瓜子回來,二十幾斤的重量,把他雙肩都壓了下去。

放下背簍,顧玉豪拿衣袖擦汗,往屋裏走,「大姐,我撿了一背簍的紅瓜子回來。」

屋裏,玉蓮正在藏冬瓜糖。前幾天,玉蓮做好的冬瓜糖,天天都被顧玉雪偷吃。

做了十幾斤的冬瓜糖,可是花了玉蓮不少糖。因此,玉蓮就規矩一人一天吃二根冬瓜糖。

可顧玉雪不知道制約,吃完了,知道家裏還有很多,就想繼續吃,一直吃到飽。

可這冬瓜糖太甜膩了,一天吃太多糖分,對身體不好。

所以這幾天,玉蓮就和顧玉雪鬥智斗勇的。一個藏,一個找。每次,顧玉雪都能找到玉蓮藏好的冬瓜糖。

重點是,玉蓮知道雞蛋不能放一個籃子裏。所以她分開了三份藏。結果,都被顧玉雪一一找出來。

昨天,玉蓮藏在窗戶下的瓦罐里,居然都被顧玉雪找到了。玉蓮都開始懷疑顧玉雪有千里眼看到她的一舉一動。

反正這幾天,玉蓮是真的很懷念,之前不用帶顧玉雪的日子。

自從冬月後,這天是越來越冷了,顧玉豪都不帶顧玉雪出去玩了。把人放在家裏,讓玉蓮陪着玩。

可憐玉蓮這老心齡,根本就不想和小孩子玩那麼幼稚的遊戲,硬生生把她給折騰得夠嗆的。

聽到顧玉豪說聲音,玉蓮也不和顧玉雪大眼瞪小眼了。

她把冬瓜糖直接放房裏,拉着不願意出房間的顧玉雪出來,反手就把房門給鎖上了,鑰匙胸口前。

習慣家裏的門,就是沒人在家,也不上鎖,玉蓮都忘了家裏還有幾把鎖了。昨天找地方藏冬瓜糖的時候,找出來的。

本以為沒用,沒想到這會倒是用上用場了。

門鎖上了,顧玉雪是吃不到的了。玉蓮也不管人了,讓她自己滿屋玩。

走到院子裏,玉蓮看着屋檐下那一背簍的瓜,這是她沒見過的瓜,她問顧玉豪,「這叫紅瓜子?」

看着綠白色,像西瓜的瓜,玉蓮問,「這不是西瓜吧?

顧玉豪不知道西瓜是什麼瓜,他搖頭道,「這是紅瓜子。」

這個紅瓜子,倒是讓玉蓮想到一樣東西,她問顧玉豪,「是吃的那個紅色瓜子嗎?」

見玉蓮終於懂了,顧玉豪開心點頭,「就是那個紅瓜子。」

玉蓮很是驚訝,她不知道,這紅瓜子,是從瓜里來的。她還以為,這紅瓜子是長樹上的,結果出來的。

哎呀!她真的有些孤陋寡聞了。

看着這一背簍的紅玉蓮,犯愁道,「可我不知道怎麼做這個紅瓜子?」

顧玉豪說,「我見人做過。把紅瓜子洗出來,接着炒熟,就能吃了。」

玉蓮有些不信,「就這麼簡單!」

避免浪費食物,玉蓮決定還是得搬救兵,「我過去二婆家,問問,看這紅瓜子怎麼做的。」

顧玉豪很有自通道,「大姐,你信我,不會錯的。我都看到小南家裏做過,我還吃了,很好吃的。」

沒做過這個紅瓜子,玉蓮心裏還是有疑惑,她問,「你這上那摘來的?我在山上,好像沒見過這個紅瓜子。」

顧玉豪解釋,「這不是我們村的。我和小南、浩兒,他們去五里路的山摘的。」

「往年,小南和人浩二他們去撿回來。做好的紅瓜子,都會給我帶來吃。」

「不過我不敢帶回去吃,只能在外面吃完了再回去。要是吃不完,就找個地方藏起來,第二天再找出來吃。」

這件事,玉蓮有記憶。她記得,有一次,原主吃完,嘴角邊有一點瓜碎。回去后,被下山回來的顧大妹發現了。

顧大妹就說原主偷吃家裏的花生,就囔囔大叫,叫來家裏的大人,想看原主被打。

可剛下山回來的顧大妹不知道家裏來了客人,她這一聲喊,就連客人也聽到了。

而且顧大妹那大喇叭說的話,客人聽得一清二楚。知道是有人偷吃花生,可巧的是,這客人之前給了原身兩姐妹花生吃。

這一聽說,就覺得是在說他偷了花生給原主吃的,當下臉就變了。

本來這來的人,是準備想顧大妹提親的。結果現在發現人和聽到的不一樣,當場就說配不起,就走了。

事後,顧大妹被顧老太教訓一頓。因為這來的人,是為秀才來的。他是給自家兒子來提親的。

結果被這事,讓秀才覺得顧大妹沒有聽說的那麼賢良淑德,立馬就沒了那意思。

和裴老爺一家想比,這秀才的兒子更有前程。所以顧大妹知道后,很是後悔,也更恨原主。

而玉蓮只想說,自作孽不可活!活該!

回想,那幾年的日子,他們真的是太難過了!

玉蓮心裏有些酸酸的,她對顧玉豪說,「以前的日子以後不會有了。以後你要吃什麼,就和大姐說,大姐做給你吃。」

顧玉豪點頭,「嗯。」

他又說,「大姐,等會,我和小南他們,還去一趟。」

這紅瓜子,玉蓮本人是不怎麼愛吃的,覺得就這一背簍,應該有好幾斤紅瓜子,不需要再多。

她說,「這一背簍,做出來也不少了。」

顧玉豪說,「三妹喜歡吃。要是有這紅瓜子吃,三妹可能就不會想着吃冬瓜糖了。」

想到顧玉雪偷吃的本事,玉蓮也是頭疼的,「那行,你自己小心點。一次不要背那麼重,小心肩膀傷了。」

顧玉豪不覺得有多重,他可以承受,「二十斤,不重的,浩二都能被三十斤重的東西。」

玉蓮可不認同,「浩二長得牛高馬大的,他一個就抵你兩個,這哪能比。反正你自己注意點,不要傷到自己。」

顧玉豪答了好,就背着背簍出去了。

回到屋裏,玉蓮發現很是安靜,沒看到顧玉雪,這就有點不對勁了。

玉蓮邊在屋裏翻找,邊喊道,「三妹,你在那?你藏那了?大姐認輸了,你不要再藏了,快點出來。」

「大姐抓不到你,輸了,你快出來。還有,你不要藏在麻袋裏,更不要藏在木箱或者衣櫃里。」

「三妹、三妹……」

。 晚上,陸安安回到了家裏,發現陸子深在沙發上睡著了,手裏還握著一個手柄。

只見屏幕裏面是遊戲的畫面。

陸安安輕手輕腳的上前,想要將陸子深喊醒。

在這裏睡着,吹着空調,萬一感冒了怎麼辦?

她剛走過去的時候,只見陸子深被驚醒了。

陸子深一臉睡眼惺忪,伸了個懶腰,俊臉上的帶着一絲疲倦。

看着眼前的女孩子,陸子深道:「安安,你回來了呀。」

「嗯,四哥,你怎麼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陸安安不禁問了一句。

「太無聊了,我得回房睡覺,老腰疼死了。」

癱在沙發上太久,任何人的腰都受不了。

陸子深站了起來,只覺得雙腿麻木使不上勁兒,他又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真是糟糕的很。

「四哥,大哥回來了嗎?」

陸安安往樓上看了一眼。

她在外面的時候,看到大哥的房間是沒開燈的,想必大哥應該還沒有回來。

陸子深打着哈欠道:「回來了,不過大哥似乎不太舒服的樣子,安安你要去看看嘛?」

「大哥不舒服?」

陸安安聽到陸子楚不舒服,心裏頓時一緊,有些慌亂。

「嗯,臉色很不好。」

陸子深煞有其事的點頭,露出了一臉的凝重。

陸安安急忙往樓上走去,道:「那我去看看大哥吧。」

看着陸安安的背影,陸子深撓了撓腦袋,他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呢。

大哥和安安的感情真不錯。

不過他跟安安的感情也是極好。

不用羨慕大哥。

陸安安來到了陸子楚的房間外面。

正準備敲門,卻發現房門並沒有關緊。

她順勢將門推開,黑燈瞎火之中,看到椅子上有一道人影。

「大哥,你怎麼一個人在房裏也不開燈啊?」

用得着這麼省電嗎?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