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

「這麼說可以提前開拍了?」

「你說啥?」

李程浩用的是方言,說起來彆扭,楊泰合聽起來更彆扭。

反倒是旁邊的小文這些日子似乎聽出些門道來了,在一旁笑著「翻譯」了一遍。

楊泰合搖搖頭道:「想啥呢,才確定了演員,還要培訓你忘了?」

李程浩拍拍腦袋,他確實忘了,主要是自己學方言、練跑酷,還有本來的健身等活動,一天排得滿滿的,雖然不至於喘不過氣來,但也沒心思去考慮其他的事情了。

選角的工作其實還挺簡單,反正是山風出資,只要演技形象過關,楊青就同意,方言是小問題,其他幾個演員有的早都接觸過的,要學起來可比李程浩容易。

不過他們不是「老胳膊老腿」就是不善運動的女孩兒,好在應該還有些健身基礎,所以真去跑酷不行,學一些動作應該還是可以的。

到時候用威亞解決嘛,保險。

畢竟又不是個個都是大哥成,有些動作可以自己上,但是明知風險很大的動作還一定要自己上,說是為了效果,卻也是對劇組、對自己和他人的不負責。

只要不是那種連跑個步都要用替身,隨時隨地用摳圖的情況,觀眾們還不至於黑到演員個人身上來。

當然前提是演技要合格,演技不過關,動作也不做要替身來做,那還要你幹嘛?

就因為你臉大?

「對了,趁著這還有一些時間,談好的幾個代言,得去處理一下了。」

李程浩的發展速度太快了,快到廣告商都來不及反應。

雖然早先沖著李成嵐的關係都有不少代言找上門來,後來綜藝火了之後更多,唱歌火了之後又更多,但是當時楊泰合對價格或是一些品牌都不太滿意。

只暫時接了樂事薯片黃瓜味、營養快線香草冰淇淋味的推廣,為期都是一年,有半年的提前續約時間。

還有就是卡納利男裝的全球代言人,這個也是之前接到分量最重的。

而現在,隨著「雙城記」的熱播之後,李程浩有了代表性的作品,被稱為去年的「最佳新人」,熱度更高,人氣也更加穩固,不會再被人認為是飄在空中的虛幻。

商業價值當然也水漲船高,所以新年過後,各種品牌代言合同如同雪片般飛來,尤其是李程浩現在身上的代言合同少,是各家爭取的最佳對象。

。 孟滔走到鍋前,打了一碗肉湯道:「我需要一個外境身份牌,能幫我弄到嗎?」

約翰克·傑斯點了點頭道:「這自然可以的,不過外境身份牌需要每隔兩個月重新辦一次,否則就會失效而面臨逮捕。」

孟滔喝了一口湯指向頭上的衛道:「這個小傢伙也能一起進去城裏吧。」

約翰克·傑斯看向孟滔頭上睡大覺的衛道:「這個是沒問題的,只要它是你的契約戰獸就行。」

「契約?」孟滔疑惑的看向約翰克·傑斯。

約翰克·傑斯一下恍然大悟道:「你可能不了解契約魔法,契約就是用你的血和你的戰獸進行融合增加羈絆,這樣子你所契約的魔獸就會變成戰獸,而且會絕對忠誠於你,契約后的戰獸如果主人的潛力強大它的實力也會有一個質的提升。」

孟滔摩擦著下巴喃喃道:「原來是這樣。」然後用手指向獄神和嘯月道:「它們兩個都是我的戰獸,也可以進城吧?」

約翰克·傑斯本來咽了一下口水的,一聽到孟滔的話一下就被口水嗆到了。

合著那邊那兩個實力比我還強的是你的戰獸,一般人最多也就是契約一隻,而你契約兩隻,還是這麼強的,太打擊人了。

等約翰克·傑斯在內心發泄完后才賠笑道:「這個是不行的,它們的體積太大了,會對城內居民造成影響的,你還是帶這個小傢伙進去吧。」

孟滔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還以為能帶着兩個大傢伙進去威風一下呢,既然身份牌的事搞定了,那魔法學院的事也交給他搞定吧。

「對了,我還想要進入魔法學院,你幫我隨便報名一下,學費什麼的我自己來交就行了。」

約翰克·傑斯抹了抹沒有汗的額頭道:「好的,我都會幫你弄完的,到時候身份牌和入學通知都會送到你這裏的,你只需要等待通知進入魔法學院就行了。」

孟滔點了點頭道:「那行,你們可以走了,記得把飯帶走路上吃,一會餓了就不好了。」

約翰克·傑斯連忙點頭,轉身擺手道:「撤軍,東西都帶上,飯什麼的路上在吃了。」然後轉身朝孟滔拱手道:「那我就行走了。」

等約翰克·傑斯沒走幾步就被孟滔叫停。

「不要想着去打探我的身份和背景,這不是你們一個四線城能頂的住的,而且我也不想暴露我的身份,你們自己知道就好。」

背對着孟滔的約翰克·傑斯倒吸了一口氣,然後快速離開了。

等約翰克·傑斯離開后孟滔也是鬆了一口氣。

自己哪裏有什麼背景,都是哄人的,雖然掛着個孟姓直系,但人家認不認我還另說。

走在路上的約翰克·傑斯也是大口喘氣。

這個孟滔究竟是什麼人,一定要回去讓父親查一下他的身份,而且也要通報一下倆只狼首被收服,我從來沒有見過有人能夠契約倆只戰獸,而且都還是實力強大的戰獸,這人想要進入魔法學院應該是想要成為靈法師,想成為一個真正的靈法師可不簡單啊。

等獄神和嘯月安頓好巢穴后孟滔就與他們告別了,而衛還小,需要嘯月來照顧,所以孟滔就沒有帶衛回村莊。

孟滔回到了芙朵麗雅的家,而芙朵麗雅卻離得孟滔遠遠的。

怎麼回事,之前可不是這樣的,怎麼現在一副看壞人的模樣,算了算了,不來煩我更好,這種青春期的小女孩最煩了,腦子裏整天想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孟滔回到房間,而老爺爺也跟了進來。

「今天狼首的嚎叫是你造成的?」

「沒錯,可能現在開始村莊要擴建了,以前因為狼患的原因這裏只有少少十幾戶人家,現在狼患的問題解決了,城池那邊也會移植一些人口過來。」孟滔坐在床上拿起杯子接了一口水喝。

老爺爺也是搖頭笑了起來。

「今天有一個小隊過來,而麗雅又聽了人家的胡話,把你當成騙情報和騙色的間諜了,你找個機會把這個誤會解釋一下吧。」

孟滔也是噗嗤一笑,原來是這個原來才躲我的啊,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罷了,清者自清,她愛怎麼想我就怎麼想我吧,我也懶得解釋。

老爺爺開口道:「吃飯吧,戰鬥了一天肯定很累,吃飯完洗漱一下就休息吧。」然後走出卧室。

這時孟滔的肚子也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孟滔摸了摸肚子喃喃道:「的確要吃飯了,這半個月我都沒怎麼吃東西,都是粥和葯。」

圓桌上,孟滔和芙朵麗雅四目相對,孟滔輕輕的對芙朵麗雅笑了一下,可是芙朵麗雅卻撇過頭去,然後埋頭吃飯。

吃飯完后孟滔本想洗浴一下的,可是芙朵麗雅早就在裏面洗浴了,只能在外面等待,不一會芙朵麗雅裹着一個浴袍走了出來,看到了孟滔站在外面,再聯想今天那個長官說的,臉一紅,連忙離開,可是腳一滑,整個人朝孟滔倒去。

孟滔也是一個不注意被撞倒在地,而面前是已經掉落浴袍的芙朵麗雅,春光無限,孟滔連忙擋住眼睛想要站起來,可以剛剛一站起來腳也一滑,整個人把芙朵麗雅給壓在了下面。

光着身子的芙朵麗雅眼眶濕潤了起來,眼淚如露珠一般落了下來,蜷縮起來盡量的把身子給擋住。

「抱歉!」

孟滔也是不好意思連忙站了起來,摸著後腦勺抱歉一聲,就立馬走進了浴室。

而芙朵麗雅臉紅的跟個蜜桃一樣,把浴袍撿起來穿上,小跑的回到自己的房間,一下子把自己捂在被子裏。

洗浴完的孟滔,一下躺在自己的床上,眼皮子怎麼強睜都無法睜開索性睡了過去。

「父親,這個孟滔究竟是什麼人?有什麼背景?」約翰克·傑斯看着前方座位上的中年男人極為恭敬。

中年男人吸了一口雪茄又吐了出來道:「遇到孟姓,你就要考慮他是不是龍騰的孟姓,然後在考慮是不是直系。」

約翰克·傑斯搖頭道:「他跟我講他是南炎來的商人,應該是個南炎人,還有一件讓我聞所未聞的事,他竟然契約了兩隻狼首。」

中年男人閉上眼睛細細品嘗着手中的極品雪茄道:「南炎?南炎只有南宮和楊兩家獨大,南炎孟姓更是聞所未聞,至於你剛剛說的契約兩隻狼首,這是我只在王城的那個家族見過,如果他是那個家族的人,沒必要謊報信息給你。」

約翰克·傑斯拱手道:「那我派人去南炎查一下這個孟滔的信息。」

中年男人緩緩點頭

「他要求的都替他辦了吧,能收服兩隻狼首的年輕人可不是什麼善茬。」

第二天

孟滔被狗叫給吵醒了,然後看向牆上的時鐘,本來迷迷糊糊的狀態一下子清醒了。

「這一睡就中午十二點了,今天還有好多東西沒弄呢。」

孟滔洗漱好後走出門外,竟然看到了衛在門口追着那些大狗玩耍。

這小傢伙怎麼過來了。孟滔拍了拍手,聲音傳到衛的那邊,衛一看到孟滔顧不上玩耍,一下子跳到孟滔的身上。

孟滔逗了逗衛便把它放在自己的頭上,剛走沒幾步就有一個士兵騎着懸浮摩托開到孟滔的面前。

「大人,這些是你要的東西,請查收,還有魔法學院的各種費用我們傑斯長官已經幫你交了,你只需要按時報道就行了。」士兵雙手伸出檔案遞給孟滔。

孟滔接過檔案道:「辛苦你了,你可以回去了。」

等士兵走後,孟滔打開了檔案,裏面放着外境身份牌和魔法學院入學通知,還有一個戰獸入城許可證。

孟滔嘴角微微上揚道:「這個傑斯是個會做事的人,如果能收服就收服。」

然後把身份牌和魔方一起綁在了褲帶上,打開了魔法學院的入學通知。

「三天後去報道嗎?那就表示只有兩天的時間來收服附近的狼首了。」

過了一會,孟滔來到了後山,獄神和嘯月早就已經在這裏等候多時了。

「抱歉來晚了,這就出發去收服新的狼首吧。」孟滔一下跳到獄神的後背,獄神感覺到孟滔已經坐好了,便出發了,而嘯月也跟在後面,但這次並不打算帶狼兵一起去,兩頭狼首加上孟滔都還不能快速解決掉對方,那也就不用談什麼收服附近的狼首了。

三狼一人來到了一個平原,而且這距離比去冰原還近,孟滔一下就確認了獄神這傢伙就是為了找媳婦才專門帶我跑去那邊的。

很快此地的狼首感覺到自己的領地被入侵,一下子就帶着自己的小弟跑了出來。

孟滔看到了這隻狼是一隻黑綠毛髮的狼,體型比上獄神和嘯月都還要小上一點。

綠毛狼朝着獄神和嘯月嚎叫起來,而倆夫妻也是回應過去,而孟滔只聽到三隻狼在叫無奈道:「這講的是什麼啊,要是會說話就好了,每次都只能靠判斷來知道他們的意思是什麼,有時候還理解錯誤。」

三狼停止了嚎叫,孟滔看向對面的綠毛狼的表情好像不友好便明白了什麼。

「這是聊翻了,準備開打了?你說你這麼小隻怎麼經得起兩隻夫妻狼的毒打啊。」

話語剛落孟滔,一下就震驚了,這頭綠狼的速度太快了,一瞬就到了獄神十米的位置,一利爪打出。

獄神本想躲避,可是考慮到孟滔和衛在自己的背上,只能用身體硬擋。

一下子獄神的身上久出現了四個利爪抓出來的傷口,孟滔也是連忙從獄神身上跳下來,剛剛就因為自己導致獄神受傷的。

綠毛狼嘗到了甜頭,準備繼續攻擊,可是剛一動身就被嘯月的冰魔法給冰住了,然後接下來就是一套混合雙打把綠毛狼摁在地上摩擦。 「小子,繼續狂啊」

一名粗壯的男子將韓遇踩在腳下,臉上的刀疤讓他顯得猙獰而恐怖,韓遇被他打趴在地上,右手臂被死死的踩住無法動彈

高北北上到船艙時看到這一幕,他面無表情的向男子走過去

「放開」他說

「哈哈哈哈,小子,你說什麼?你在命令我?」那名男子不可思議的嘲笑著問他

「最後說一次,把他放開」

「哈哈,小子,你比他還狂,可偏偏,老子不吃你這套」說著,腳下加重了力道,還特意研磨了一下腳

「啊~~」韓遇還是沒忍住痛叫出聲,但他咬緊牙關

「找死」

高北北看著他就像在看個死人一般,見他不肯放人,二話不說上去就是一拳,那名男子不以為意,淡定的伸出手截住他,卻不想高北北拳風過快,他還沒伸出手,臉上就重重的挨了一拳

「哈哈,九頭,不行啊你,被個小屁孩給揍了,可真是丟人」

旁邊還站有幾個類似是他們一夥的人,看見這個名叫九頭的人被揍了一拳,紛紛在旁邊嘲笑他

九頭頓感臉上無光,只見他摩擦摩擦手掌,把韓遇猛的踢到一旁

「唔~~」韓遇被他一腳踢中肚子,瞬間痛的他彎起了腰

「臭小子,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今天爺爺我就送你一程」

九頭向著高北北就是一拳,那頭,高北北突然下蹲,雙手撐地對著九頭就是一個橫掃,將他掃的一個踉蹌,九頭冷不丁的搖了一下,他咬牙看著前面的少年,勢要讓他付出代價

別看九頭雖然長得五大三粗壯,但是他手腳靈敏,除去剛剛一時不察被高北北佔了上風之外,幾乎是按著高北北就打,而高北北也不算太差勁,他不比九頭粗壯,可他手段狠辣,眼神精準,幾乎是一拳一個中

現下倆人你來我往的過了十來招,一個不慎,高北北被他一拳打中小腹,只見他迅速的往後一退,就在九頭上前要將他扛起時,他雙腿迅猛的一夾,九頭就被他夾住了脖子,緊接著高北北一個反身,就這樣騎在了九頭肩上,雙臂死死的夾住他的頭,九頭一下倒在了地上,就在九頭有所動作之時,高北北迅速伸出雙腿夾死了他的右臂,就這樣,倆人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漸漸的,九頭呼吸困難,雙手被夾住,他左手使勁兒試圖掙脫,卻不想高北北腿力驚人,臂力也驚人的很,竟然讓他無法掙脫,眼看著九頭在不停的翻著白眼

而站在旁邊的幾人你看我我看你,此時他們終於意識到團里來了個了不得的少年,年紀這麼小尚且能將九頭制的無法反抗,日後恐怕也是厲害人物

而九頭在高北北的夾擊下終於認輸,他左手捶地示意高北北鬆開他,可高北北卻視若無睹,還是死死的將他夾住,其他人看著九頭不停的翻著白眼,臉色鐵青,口裡還吐著白沫,眼看就要過去了,就在有人想要出聲制止時,高北北一個加重

「咔嚓」一聲清脆的骨頭斷裂的聲音在船艙內驟然響起

九頭的腦袋和四肢無力的垂下,片刻后,高北北這才起身將他一腳踢開,他冷眼看著船艙內的眾人,彷彿要將這些人記住,收回眼,然後一言不發的扶起韓遇離開了此地

「他他他,他這是在挑釁我們?」一個染著紅色寸頭的男人問

「不,他是在告訴我們,別輕易招惹他」穿著夾克衫的男人沉聲說道

「沒想到,小小年紀,居然有如此魄力」紅頭感慨

他們自顧自的談論著方才發生的一切,而不遠處躺在地上是的九頭的屍體,他們卻看也不看一眼,就慢吞吞的離開了船艙,就在他們離開不久,一個穿著清潔工作服的大媽拿著掃把走了進來,她看了一眼地上的九頭,然後提起他的一條腿拖至船艙外面的甲板上,稍微一使勁兒將人抱起往海里一丟,九頭就這樣沉了海,周圍的鯊魚迅速圍游過來將他的屍體一分而食。

「北哥,給」甲板上,韓遇和高北北吹著海風,看著底下分食的鯊魚,韓遇收回眼,朝高北北遞了根煙

高北北搖搖頭拒絕,他看向遠處的海面上,表情茫然,韓遇見狀沉默了一會之後拍拍肩安慰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