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ntact@domain.com
  • 105 Roosevelt Street CA

……

鳳凰台。

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正披頭散髮地坐在一塊平整的石板上刻字,神情無比專註,甚至有些狂熱。

山頂上的其它石板上,還刻著一些象形文字,數量並不多。

但正是這些數量稀少卻優美的象形文字,讓這個原本荒涼孤寂的山頂平台得到了升華,平添了幾分神聖的氣息。

就連刮過這裡的山風,似乎也變得柔和許多。

它們唯恐驚擾到這個正在石板上刻字的男人,唯恐損壞那些放射著璀璨文明之光的象形文字,哪怕一絲一毫。

突然,一條身影毫無徵兆地閃現而出,出現在了山頂平台上。

他所在的位置,恰好是一塊刻著象形文字的石板。

「我去!這就是鳳凰台!」

陳宇感慨不已地說道。

看著這些優美的象形文字,他激動的兩眼直放光芒。

眼前的鳳凰台,跟後世的鳳凰銜書台大不相同。

這裡沒有寺廟、沒有塔、也沒有遊客,只有傳承了幾千年的、將所有華夏人都緊緊聯繫在一起的漢字!

毫無疑問,這是華夏文明的一處聖地。

締造這處聖地的人,就是那個專註在石板上刻字的原始人,倉頡!

突然出現的陳宇,絲毫沒有打擾到倉頡。

他甚至都沒有向這邊看一眼,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如痴如醉。

陳宇掃視了一下周圍情況,隨即躡手躡腳地向倉頡那邊走去。

出於安全考慮,他並沒有走到倉頡身邊,而是停在了三四米外。

站定之後,他緊握青銅密碼筒,側著頭看向了倉頡那邊。

就在此時,正在刻字的倉頡卻停了下來,陷入了沉思。

陳宇看了看他正在刻的那個漢字,又用意識迅速翻閱了一下混沌空間里的百科全書。

緊接著,他就微笑著說道:

「這個字看上去像是一根樹木,既然是樹木,那就應該有樹榦和枝杈、有樹根和樹心,這樣才更加完整和形象」

話音未落,陷入沉思的倉頡就已清醒過來。

「對啊!這才是一棵完整的大樹!」

倉頡激動不已地說道。

下一刻,他再次拿起刻字工具,開始在那塊石板上雕琢。

至於出聲提醒的陳宇,他壓根就沒看到,視若無物。

在倉頡的世界里,這或許是靈感迸發,哪有人在旁邊提醒!

看到這一幕,陳宇別提有多鬱悶了。

「砰砰砰」

倉頡在石板上專註地刻字,渾然忘我。

站在一旁的陳宇,則扭著頭安靜地欣賞,連大氣也不敢出。

轉眼之間,倉頡已刻好這個象形文字。

這是一個古老的『朱』字,從字形上看去,儼然就是一株向天生長的大樹。

就在這個『朱』字最後一筆落定的時候,異變突生。

「轟隆隆!」

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連串巨大的雷聲,響徹天地。

伴隨著陣陣雷聲,天邊快速飄來一大片烏雲,徑直向鳳凰台這邊而來。

看到這一幕,陳宇頓時被震撼的目瞪口呆。

「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太牛逼了吧!」

隨著這番驚嘆,倉頡終於被驚醒,轉頭向這邊看了過來。

他卻什麼也沒看到,鳳凰台上再沒有半個人影!

「剛才什麼人在說話,難道是錯覺?」

卧室里。

陳宇直挺挺地坐在書桌前,依舊滿眼震撼。

此時他已回到現代,穿著短褲背心和拖鞋。

客廳里很安靜,老媽早已睡了。

外面的小區也一樣,靜謐而祥和。

呆坐片刻,陳宇方才清醒過來。

緊接著,他就看向手中的青銅密碼筒,意識隨之透入混沌空間。

「主人,您終於回來了,咱們可以說話了嗎?」

那個稚嫩的聲音再次傳來。 「呼呼呼!」

江玉燕殺瘋,蘇木寫瘋了。

凌晨一點,他在敲擊著全篇的最後幾句。

「噼里啪啦」聲過後。

蘇木立刻把鍵盤扯了下來,站起來扔在了床上。

「完結了!不到十天完本一本60w的書……老鷹不如我啊!」

蘇木念叨著,嘴角還不自覺的上揚。

念叨之後,又坐了下去,滑動着滑鼠,對着發佈按鈕點了下去:

「封筆!睡覺!」

……

這個時候,是凌晨一點半。

蘇木爸媽的卧室也是安靜的。

除了睡眠枱燈那微弱的燈光,整個房間也是暗暗的。

安靜的環境下,卻有不太平靜的人。

蘇正纔此時就翻來覆去的睡不着。

今天,不對,是昨天一整天,木賊沒有更新……

他很慌。

他怕那個逼悶聲悶聲的,又太監了。

據他了解,做得出的,那個逼做得出來這事兒的。

「哎。」翻來,「哎。」覆去。

老蘇同志現在就是靜不下心睡覺,甚至比上次木賊直接發太監感言時,內心都來得要忐忑些。

「蘇正才,你是不是有病!大半夜不睡覺!扭什麼扭!」

王媛一下就坐了起來,語氣暴躁的對着老蘇吼著,她忍蘇正才好半天了!

「我……我睡不着。」老蘇也坐了起來,把床頭的枱燈開得更亮,悶哼哼的答。

「你呀你,能不能有點出息!上次看什麼《誅仙》也是,人家寫死女主就寫女主,太監就太監了唄,你睡不着個什麼勁?」王媛日常的狠夫不成鋼。

「你還不是等到剛剛才眯眼。」老蘇小聲叨了一句。

「你說什麼?」王媛瞄了他一眼。

「沒有沒有。」

「不準動了,再亂動,書房睡去!」

「……」老蘇日常卑微,「好的。」

王媛躺下,老蘇嘆了口氣,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

「最後看一眼吧,不更就睡覺了。」

在心裏這樣想着,打開了思點的app,刷新書架……

「更新了!」蘇正才連忙拍了幾下身旁的自家老婆,「老婆,更新了!」

被打擾入睡的王媛剛想冒火咆哮,坐起來又熄了火,「更新了?」

「對……對。」回答著,老蘇突然有些磕巴,「更……更新了!」

「更新了……十幾萬字!」

「這麼多?」王媛也拿起了手機,語氣十分震驚,「這麼晚了,要不明天看?」

「行,老婆你明天看吧,我看完了睡……絕對不發出動靜。」蘇正才哪兒忍得住,眼睛都掉到手機里了。

「呵呵。」王媛撇了撇嘴,「少來,我也看完睡,不然你明天指定給我劇透。」

老蘇「嗯嗯」兩聲后,除了手指的划動就沒動靜了。

王媛也靜下心來開始看書。

不過安靜沒有多久,卧室里開始了時不時咬牙切齒的暗罵聲,依稀能聽到這些暗罵中,是帶有木的。

這種情況,大致持續到了凌晨4點。

「看完了嗎?」這是老蘇,正握緊了拳頭,重重的喘著氣。

一旁能看得出神色不太好的王媛連回話的心思都沒有,因為她怕她開口就是罵髒話,所以只是點了點頭。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